183、辅食(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慧娟目前的情况,京城里的人们应该都知晓,所以才会在白氏上位之后跟她疏远了吧,毕竟,一个没有母亲庇护的女子是很难找得到有力的依靠的。将来的韩慧娟,不是被白氏给折磨死,就是将她许配给一个对自己儿子前途有用的人家。

以前的白氏打的是第一个主意,不过在发现韩慧娟居然有林媛这样的朋友之后,便打起了第二个主意了。

喝了口茶,林媛又将话题回到了经营铺子上:“慧娟,若是把你娘的铺子还给你,你能打理好吗?”

“会!”

出乎意料地,一向柔弱的韩慧娟竟然在这个问题上回答得非常坚定。虽然性格怯懦,不过韩慧娟的确有一股韧劲儿,不然也不会在那个小破旧院子里住了好几年。若是一般的女子被小妾那样欺负,肯定早就寻了短见。韩慧娟却依旧顽强地活着,只是,她娘的铺子恐怕不会回到她的手里了吧!

“你娘的铺子会不会回到你的手里暂且不说,不过,你若是真的想开个铺子,我可以帮你。”林媛将手边的茶杯放下,似笑非笑地看着韩慧娟。

原本只是无心地说起了铺子的事,韩慧娟根本没有想过林媛会帮助自己开一个铺子。但是看着她现在的表情,韩慧娟知道,她不是说说而已。

“媛儿,你……”

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兴奋,韩慧娟的嘴唇都有些哆嗦起来。

林媛点头:“慧娟,你本就生在京城,有个道理应该明白,白氏之所以对你态度转变,皆是因为我的出现。但是,我能帮得了你一时,却是帮不了一世的。要想改变自己的现状,还是要自强。”

“我明白的。”韩慧娟点点头,从鬼门关上走了一圈,虽然她的性子没有多少改变,但是思想却是改了不少。

以前她的母亲总是教导她要宽容待人,但是有的人不是说你待她好就会反过来对你好,恩将仇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摸了摸头上戴着的发簪,韩慧娟抬起头来,眼睛明亮而坚定:“媛儿,你知道我头上的这个簪子的来历吗?”

这个簪子的来历她没有跟别人说起过,自然不会有人知道。韩慧娟也并不是要让林媛回答,问完后便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这个簪子是我娘亲自己做的,你别看这上边的夜明珠很小,但是那是娘亲以前的情郎送给她的。只是可惜,那个男子家境不好,外祖父不同意他们的亲事。恰巧当时我父亲上门提亲,那个男子便想着让娘亲过好日子,便主动放弃了。”

“听我娘亲说,那个男子后来离开了京城,再也没有回来过。所以他应该也不知道,我娘亲嫁给父亲之后,并没有如他所欲想的那样过得很好。相反,父亲是个十分花心的人,对我娘亲也只是一时新鲜。外祖父一家不如父亲家中的权势重,说了父亲几次之后不见效果,也就不再理会了。”

“后来,娘亲便一心在房中教养我,并且自己动手做了个簪子。”韩慧娟将那个凤凰衔珠的簪子拿下来,小心翼翼地摩挲着,声音轻得如同天边的云彩:“大家都说我娘亲是被小妾挤兑病了,其实我知道,她是思念那个送给她夜明珠的男子了。”

房间里陷入了无尽的沉默,韩慧娟低着头,泪眼婆娑。

林媛双手紧紧搅在一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韩慧娟能把这件事说给她听,看来是真的将她当做亲密的好朋友了。

只是,对于韩夫人和那个男子的事,她不做任何表态。

“慧娟,你想开个首饰铺?”看韩慧娟这个样子,应该是想帮她娘完成未完成的心愿。

韩慧娟点头:“是的,我一直都想着开个首饰铺子,在我娘亲还在世就跟她说过。”

说完还神秘兮兮笑了笑,压低了声音道:“我跟你说哈,其实我自己有很多银子的,我娘亲在世的时候给我留了银子,说让我藏起来。那时候我还小,不懂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后来她走了,我才知道娘亲其实早就在做身后打算了。”

说到这里,韩慧娟的声音颤了颤,随即又高兴了起来:“你别看白姨娘抢了我不少庄子铺子,但是我娘委托我外祖父给我偷偷买了两个铺子一个庄子,还把地契都给了我藏起来。这些年,那些银子都存到了城中的银庄里,全都是我的名字。”

韩慧娟说得兴高采烈,林媛却是听得一愣一愣的了,本以为救了一只弱鸡,却不想竟是捡了个宝,还是个有很多银子的宝。

两个铺子一个庄子,这么多年就算是租出去的租金也得存了好多了吧!

再加上韩慧娟娘亲生前给她的银子,她现在怎么也得有一千两了吧!

“那你那些银子,没有被白氏抢走吧?”这才是林媛最担心的事。

韩慧娟挤了挤眼睛,笑得眉眼弯弯:“你别看我浑身上下的首饰只有我娘留给我的这个簪子,其实我那些首饰银子全都藏在了我住的那个破旧院子里。那个院子据说是我祖父的一个小妾的院子,后来荒废了,我小时候,那里边有一棵桑葚树,我经常去那个院子里摘桑葚。白姨娘只当我贪玩,没有在意过,当然你不知道我把银子都藏在了那里。”

听到这里,林媛都不禁笑了起来,这个韩慧娟果然跟表面上看到得不一样,还是有几分聪明劲儿的。

现在铺子和银子都是现成的了,林媛原本打算跟她合伙开铺子的念头也打消了。不过,还有一件事很重要,韩慧娟现在的铺子和银子都是藏着不能见光的,因为她现在的翅膀还不硬,若是让白氏或者韩泰宁知道了,肯定会想方设法地抢走的。

这也是韩慧娟一直担心的事,所以才没有想着要去自己经营。

听韩慧娟说请她帮忙推荐个人,林媛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脸上有胎记的女子,她的手艺自是不必说的,最重要的是她的人品是极好的。

说做便做,林媛跟韩慧娟将这个女子的情况说了说,果然她也很是赞同。现在韩慧娟所有的行动都受到白氏的控制和监督,所以她不能自己去找那个大姐见面。

林媛便将自己家作为了两人见面的秘密地点,以后再有什么事要商议,便都来林府。

白氏一心想着让自己儿子跟林媛一家巴上关系,自然愿意韩慧娟多跟林媛走动了。

送走了韩慧娟,林媛就让银杏提前去长街上探了探那个大姐的口风。听说自从她脸上的胎记没有了以后,她家夫君更是心疼她,都不许她再出门摆地摊儿了。

不过这个大姐最喜欢做首饰,憋在家里十分无聊,夫妻两人一商议,就打算支个小摊子。林媛这时候来找她合作,真是太及时了。

那个大姐当即就同意了,约定好第二天来林府跟韩慧娟见面,银杏便喜滋滋地回来了。

距离午饭的时间还早,林媛就又回到房间里写那些辅食的菜谱了,有各种漂亮的馒头,还有一些汤的做法。怕厨娘们做不好,她的菜谱写的十分相信,六个菜谱足足写了半个时辰才好。

“把这个送去厨房,让厨娘们好好研究研究,回头给小永严做。”将菜谱给了水仙,林媛伸了个懒腰,松了松筋骨。

水仙拿着那个菜谱看了一眼,不禁赞了一声:“小姐,您这菜谱写得真详细,做一个馒头居然有十六步,还有图!哇,这馒头真好看,有小花,小鸡,还有小猪呢!哈哈,好可爱啊!”

噗嗤一声,林媛忍不住笑了出来:“死丫头,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哪里有小猪啊,那个明明是小狗!”

水仙呲了呲牙,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不过再低头看那菜谱的时候更憋不住笑了:“小姐啊,你这,你这画的明明就是小猪嘛!哈哈,你瞧这大耳朵,还有这大鼻孔!”

林媛小脸儿红了红,抢过了那几张菜谱,亲自叠起来往厨房去:“你取笑我,哼,等下做出来的好吃的,你不许吃!”

一听有好吃的,水仙立马好无骨气地改了口风,追着林媛跑了出来:“那个小狗,就是小狗。小姐,是奴婢眼花了,对,奴婢刚刚刺绣太长时间了,所以眼花看错了,嘿嘿。”

偷眼瞧了瞧,水仙眼珠子转得骨碌骨碌地:“小姐啊,你等下打算做什么好吃的啊,奴婢听说,公子今儿早上让冬青送了好多虾子来呢!据说那些虾子个个肥嫩的很,要不,咱们做虾子好不好?”

倏地顿住了脚步,林媛故意板着脸回过头来,不过在看到水仙快要流口水的小模样后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伸出手指头戳了戳她的脑门儿:“死丫头!那就遂了你的愿,做个干锅虾吃!”

“真的?太好了!”水仙一下子跳了起来,抱着林媛的胳膊高兴地叫了起来:“小姐你是世上最好最好的小姐!”

被水仙抱得紧紧的,林媛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臭丫头!你该减肥了!”

这丫头,为了吃高兴成这样,看来自己这转变吃货的本事越来越精进了,以前水仙可是个十分苗条的姑娘呢!

自从忙活起了洞天的事,林媛就很少来到厨房亲自下厨做菜了。所以当她突然出现在厨房的时候,还引起了厨娘们不小的骚动。

她们可都记得林媛上次做菜的时候,那些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是如何吸引大家的。

“你们都忙着吧,我就做几样小食,给我腾出一个小灶台就行了。”

林府的厨房很大,灶台也多,厨娘们立马就行动起来给她收拾了一个干净的小灶台出来。有了这两次的做菜经历,主管厨房的厨娘也暗暗萌生了给林媛单独留一个专用灶台的打算。

银杏出门去找那个十分擅长做首饰的大姐了,还没有回来。而小河现在则在洞天跟着几位大师傅学习最基本的厨艺,几乎也是整日不在家里。所以这次就由水仙来做下手了。

给林媛腾出来地方后,厨娘们就继续忙活起了午饭。

林媛在厨房里转了一圈,果然见到了肥嫩的大虾。之前厨娘们是想着做个水煮虾的,不过听说林媛要做个谁都没有听过的干锅虾,就都把虾子留给了她。

收拾虾子的厨娘开始动手处理起来,这样的河虾不好处理,林媛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个厨娘的方法又慢又不高效,就亲自动手给她做了个示范。

因为干锅虾需要的都是留头留尾的大虾,所以她只在虾背开了个口子,用一根小木棍儿挑起了虾线,就算完成了。

厨娘学得很快,只看了一个就已经学会了,虽然一开始的时候虾线不小心挑断了,不过练习了几个就很熟练了。

让她将收拾好的大虾用盐和一些白酒腌起来,林媛就去忙活别的了。

干锅虾是给大人们吃的,她今儿主要是给小永严做些好吃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厨艺实在是太好,小永严自从能吃东西之后,嘴巴变得特别刁,软的不吃,硬的不吃,甜腻的不吃,油炸的不吃。

因为吃东西,刘氏每天都要想尽十八般花样逗他才行。愁的刘氏直言要将他塞回肚子里重新生。

“看来我们家又要出一个嘴刁的小吃货了!”好笑地摇了摇头,林媛从别的厨娘那里拿来了有些发好的面团,又让水仙洗了几种应季的蔬菜,便准备动手做饭了。

第一个要做的是玫瑰花馒头和小动物馒头,做法很简单,主要就是造型需要一些耐心。将胡萝卜蒸熟后压成了泥,搀进面团里和好,就变成了橙红色的玫瑰花的面团了。

揪出六个小剂子,分别擀成圆片,然后一个叠着一个地排好,再从一边卷起来,等卷好后再在中间切一刀,这样,就成了两个玫瑰花的馒头了。

这馒头可以吃上好几天,林媛难得下厨就打算多做一些,所以一连做了十来个。

水仙一边将洗好的菜放到一边,一边看着蒸笼里的小馒头,兴奋地小脸儿酡红:“真的好像满园的玫瑰花啊!小姐你真是太厉害了!”

“还有更厉害的呢!”林媛笑着将最后一个玫瑰花馒头放到蒸笼里,让厨娘拿出蒸上,便开始动手做别的了。

这次要做的跟玫瑰花馒头差不多,只不过不是馒头,而是饺子,是带馅的。

玫瑰花饺子就不用发面了,也不用有颜色,她随手和了一块儿有些软踏踏的面团,跟包饺子一样擀成了薄面片,而后跟做玫瑰花馒头时一样,将面片摊放在案板上,在中间放上调好的肉馅儿,然后对折,卷起来,这样一朵玫瑰花饺子就做成了。

看过玫瑰花馒头和玫瑰花饺子的做法之后,水仙也开始摩拳擦掌想要动手了。

林媛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便将剩下的玫瑰花饺子都留给她来做了。

别看小姑娘兴致极高,但是却是个手残的,卷第一个的时候就把馅料给漏了出来。一旁看热闹的厨娘们都忍不住逗了逗她,说的她脸蛋儿更红了。

林媛也实在是看不过去了,手把手地教了好几遍,这水仙愣是没有学会。

叹了口气,林媛连连摇头:“得了吧水仙,你啊,就不是下厨的料,还是回去做你的针线活儿吧。”

水仙也憋屈地不行,看着自己的一双手,不迭声地教训了起来:“明明做女红的时候很灵巧的,怎么一做馒头就不行了?真是笨死了你们!罚你们今儿中午不许吃饭!”

哈哈,厨娘们都被水仙的话给逗得大笑起来。

林媛也摇摇头,抿嘴笑了起来。

笑归笑,该做的饭菜还是要做的。水仙是指望不上了,林媛只好自己动手了。怕小永严挑事不喜欢吃胡萝卜的味道,所以做完了玫瑰花的饺子,她又用白面做了几个花样的馒头。有梅花的,还有小鸡小猪的。

“要是有豆沙馅儿就好了,就能做个小猪的豆沙包了。”一边将做好的馒头放进蒸笼里,林媛一边暗自嘀咕起来。

“小姐,你说什么?”水仙接过蒸笼,没有听清楚林媛说的什么。

“没什么。”笑了笑,林媛摇头擦了擦手。

今日做馒头,她突然想起了稻花香,想起了驻马镇的那些老朋友,难道是自己离开驻马镇太久了吗?可是也只有三个月而已啊!

摇了摇头,林媛决定等洞天的生意稳定了以后,就回驻马镇看看,毕竟那里还有她的稻花香和豆腐坊呢!

做完了馒头,时间还很充裕,林媛又做了个白菜肉卷和萝卜丝虾丸汤。

白菜肉卷很简单,顾名思义就是用白菜叶子把肉馅儿包起来蒸熟。萝卜丝虾丸汤也很简单,就是把白萝卜切成丝儿和虾肉泥做成的丸子一起煮就行了。

这两样菜都没有花费很长时间,一会儿就做好了。

因为这些都是给小永严吃的,所以里边放的盐不太多,主要以清淡为主。

------题外话------

大家情人节快乐~啦啦啦~

我老公带着他的小情人去浪了,我这个老妈子终于可以轻轻松松地歇一歇了,哈哈~

希望小棉袄给他拉一身黄金大便便,吼吼~

下午三点二更~别光顾着会情人,一定要看文哦~咱们还有一个来月就完结了,小仙女们别忘了继续支持人家的新文哦么么啪~

偷偷告诉你个小秘密,更新番外的时候,会不定时地在题外更新新旧文男女主之间的互动哦~想不想看媛姐儿和丑女的闺中密语?想不想看阿征和某腹黑傲娇男主的男人之间你懂得的对话?嘿嘿,别走开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