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设宴(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一系列的乡试殿试,这次的科考前三甲终于出现了。马俊英不负所望地摘得了状元头衔,给驻马镇的百姓们争了一回光。

马家主带着马晓楠早在殿试之前就从驻马镇来到了京城,一听到儿子高中立即高兴地派人回家报信儿了。

状元出线,按理说是要宴请亲朋和同窗的。按照马博文的意思,是在京城最好的酒楼醉仙楼设宴,虽然价钱贵了一些,但毕竟是给儿子庆贺,脸上也有光。

但是马俊英却是不同意,非要将地点安排在洞天,至于其中的原因,恐怕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洞天是最近京城中刚刚兴起的新秀,虽然不及醉仙楼年代久远,但是因为饭菜可口,内里的各种装修有十分有特色,所以在京城里的名声也非常好。

再加上东家是熟人,马博文也就勉强答应了。

不过,当马俊英派人来洞天定地方和时间的时候,好巧不巧正好夏征也在。

看了一眼这个醋坛子,林媛暗暗呲了呲牙,不等夏征有何表现,就已经当先拒绝了:“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洞天的大堂里好像坐不下这么多人,所以还请马状元去……”

“嗳!”夏征突然弯弯绕地打断了林媛的话:“这届科举状元能在咱们洞天设宴,那可是咱们洞天的大喜事和福气,别说地方小了,就是拆墙我也得让马状元在咱们这里办!”

看向那个小厮,夏征拍地胸脯啪啪响:“回去了告诉你们马状元,就说咱们洞天结下了他这个生意了。本来呢,咱们东家跟你们马状元也是老乡,理应给你们马状元打个最优惠的折扣。”

小厮眼睛一亮,刚要道谢就听到夏征语气一转,将方才的话给吞了回去。

“只是呢,马状元可是三年才能出现一次的状元郎呢!家里又是一方财主,怎么可能连这点儿吃饭的银子都拿不出来呢?啧啧,我这要是打折扣,那就是对咱们状元郎的一种侮辱!所以啊,回去了以后跟你们状元郎说,咱们洞天可不能做这种侮辱人的事,一定要原价供应,而且还要清店,恭迎状元郎大驾光临!”

小厮嘴角抽啊抽,抱拳的手都快要开始痉挛了,却又不敢说什么出格的话,生怕给自家状元郎抹了黑,只好笑着应了下来。

看着小厮微微颤抖的背影,林媛又好气又好笑,擂了夏征胸口一下,说道:“你这个家伙!故意的是不是?”

夏征眨着无辜的眼睛,手在胸口轻柔地揉了揉,脸上一副十分享受的欠揍模样:“什么故意的?人家刚刚说的不都是大实话吗?再说了,状元郎啊,咱们今年刚刚开张,他就选在了咱们洞天设宴,这都不用咱们刻意宣传,别说京城了,整个大雍都会知晓咱们洞天的名头!也就是你,傻不愣登的,居然把客人往外推!”

说着,还伸出手指头来在林媛的额头上毫不留情地戳了一把。

林媛揉着被他戳红了的脑门儿,小声嘀咕了一句:“我还不是怕你这个醋坛子吃醋啊!”

既然接下了这桩生意,林媛就得尽心尽力开始准备了,大到房间的设置,小到桌上每一个碗碟的摆放,她都亲力亲为。甚至还专门为马俊英这个状元郎推出了一种新菜,叫做喜登科。

虽然名字叫喜登科,其实那样东西很简单,就是后世的蚂蚁上树。只不过为了应景,她特意将原本混成一团的粉丝做了个造型,中间是个用胡萝卜削成的小树模样的墩子,用胡萝卜条插在上边做成树杈,以防粉丝从树杈上掉下来。

将粉丝和肉沫缠到了“树”上以后,她还让帮工们削了好几朵萝卜花摆放在树杈上,最后又放了一些香菜叶子。

经过这么多的装饰,原本光秃秃的蚂蚁上树简直是焕然一新,果然带了几分喜气。

这道菜虽然简单,但是因为粉丝是只有洞天才有的东西,显得这道菜更加稀有珍贵。

看到它之后,夏征一拍桌子,脱口而出:“好!这道菜以后就是咱们洞天的招牌菜了!吃了它,就能登科做状元!所以,五十两银子一盘!”

听前面的话,大家还觉得挺正常的,可是一听后边的话,在场所有人都不禁目瞪口呆。林媛更是双腿一软,扶住了桌子,五十两银子,这夏征果然是够坑的!说起来这菜上也就是那粉丝值点银子,可是最多也就十两,他这倒好,上下嘴皮子一碰,说出来的数字就跟大风刮来的似的。

林媛挥挥手,冲刘掌柜使了个眼色:十两。

“二十两!”

刚使完眼色,没想到就被夏征给瞧见了,林媛无语,妥协了:“好好,二十两。”

总比五十两强多了不是?

状元设宴这天,林媛早早地就让小伙计们开始忙活起来了,今日要来吃饭的,不仅是马俊英的同窗好友,还有不少是朝中官员们。毕竟新科状元还未赐官,最次了也会是个五品。起点这样高,若是将来再做出点政绩来,加官鬻爵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所以马俊英设宴,只要是心眼儿活泛的官员一般都来了。

这可给林媛的洞天增光不少,之前洞天开张时,也的确吸引了不少人,但是因为顾着二皇子和醉仙楼,不少官员都避嫌没有来洞天吃过饭,今日正好借这个机会来看看这个传说中十分有特色的洞天究竟是如何的别有洞天。

林媛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在一楼的空地上,今日她特意安排了一个大师傅当场给大家表演烤乳猪。因为马上就要夏季了,夏季最痛快的事情就是在晚上的时候吃着烧烤喝着啤酒,现在没有啤酒,不过有刘家酒庄提供的山楂酒和其它各种果子酒,倒也应景。

这烤乳猪也是林媛今日特意添加的,小猪崽儿自然是早就准备好了的,提前一天用蜂蜜和酱油盐等调料腌好,今日早上再用两根木棍从小猪崽儿的身子两边穿进去,然后架在大火上烘烤就行了。

用来烘烤的火炉子也是特制的,其实就是个圆肚子的大锅,在里边放了不少大个儿禁烧的柴火。

因为烤乳猪的时候,猪油掉到火里会生出一些烟来,所以林媛就让小伙计们把架子支在了靠近窗户的地方,还特意用木板围在了架子四周,就是怕油腥溅出来以后烫伤了客人。

来吃饭的人一般都是在大堂里坐着的,一些有身份或者官位高一些的会安排在雅间里,至于那些特色馆,林媛没有开放,但是却让那些穿着和服和汉服衣裳的侍女们也在大堂的角落里设置了专门的桌案,上边摆放着的都是一些寿司啊冷面之类的特色菜肴。哪个客人想要尝试一下,可以跟传菜的小伙子或者小姑娘们说一声,让他们给端上来。

不过,因为人员众多,所以所有的特色菜都是每桌只供应一盘。这样限量供应的饭菜更是引起了大家的强烈兴趣,纷纷喊着小伙计们上菜。

看着眼前这么闹闹哄哄却又井然有序的大堂,林媛不禁笑了起来,今日这桩生意还真是接对了,果然给洞天又做了一次极好的宣传。

抬头看了一眼二楼的方向,林媛嘴角的笑容变得有些变幻莫测。

今日来的宾客除了马俊英的同窗和一些同乡之外,有几个人自然是不能少的。二皇子赵弘德自然是一个,想着他刚刚进门时身边跟着的唐如嫣和安悦儿,林媛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唐如嫣也就罢了,不管她是真心喜欢赵弘德还是只是为了一个皇妃之位,都跟她没有多大的关系。可是安悦儿呢?那个傻姑娘居然还乐呵呵地跟在赵弘盛身边,难道她没有发觉吴江涛看她的眼神儿不对吗?

想到这里,林媛就气的牙痒痒,赵弘盛明明看到了吴江涛的猥琐眼神,居然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是什么意思?提醒?还是警告?亦或者是……

想到这个可能,林媛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赵弘盛现在身边有江南吴家这个大财主,安家自然不再入他的眼了,若是他为了拉拢住吴家,而把安悦儿给送了出去,那安悦儿现在岂不是危险的很?

紧紧咬了咬唇,林媛捏着毛笔的手攥的更紧了,上次陈记布庄开张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对劲,已经给安杰提了醒。没想到这次安悦儿又傻不愣登地跟着来了!

“真是个蠢货!”

扔下手里的毛笔,林媛又找了个不是很忙的小伙计去给安杰报信儿了。安家跟马俊英既不是同乡也没有交集,这次设宴自然没有来。

不一会儿安杰就亲自来了,见到林媛感激地点了点头,就在小伙计的带领下去了二楼雅间。

安杰是安悦儿的亲哥哥,想要带走自己的妹妹自然随口扯个谎就行了。

看着安杰将苦着小脸儿的安悦儿带了下来,林媛心里多少有些放心了。

只是,那安悦儿好像根本不领情,在走过林媛面前时皱着小眉头瞪了她一眼。

虽然并没有什么恶意,也没有多少杀伤力,但是看样子安悦儿也想通了这两次被大哥抓包的原因是她在通风报信了。

林媛无奈地耸耸肩,没有将小丫头的不满放在心上。

安悦儿刚走,此届科举的状元郎马俊英就从雅间里出来了,手里还端着一杯酒。今日的他身着一件玄色长袍,腰间用同色腰带勒紧,腰上别着两块儿品质极佳的羊脂白玉。

从一楼看上去,林媛的眼前有些恍惚,状元郎果然不一般,此时的马俊英跟以前的她见过的马公子给人的感觉很不同,少了几分儒雅,多了几分凌厉。

林媛微微蹙眉,觉得这样的马俊英不是自己以前亲近的那个了,感觉距离很远,很缥缈。

她知道这不是身份改变的原因,夏征比马俊英的身份还要高贵,但是她从未在夏征或者夏臻身上感觉到一丝一毫地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是的,优越感,距离,这就是马俊英现在给人的感觉。

“各位!”

马俊英突然开口说话了,将林媛的思绪拉了回来。

只见他在二楼走廊里,高高举起酒杯,居高临下地对大堂里坐着的同窗、同乡、好友们说道:“各位,马某十分感谢各位今日能够亲临宴会,也十分感谢以前各位对马某的照顾,在这里,仅以一杯薄酒道尽感激之意。各位,请!”

话落,便左手托住杯底,一饮而尽。

林媛抿了抿唇,继续埋头看自己的账簿了。

不过,她刚低头,就听到马俊英冷不丁地喊了自己一声:“林姑娘,多谢你今日的盛情款待,有劳了!”

林媛抬头,正好对上马俊英含笑的眼睛,不由地微微失神,难道之前都是错觉吗?温文尔雅的马公子没有离开?这不还是那个跟她在雪地里谈笑看孩子孩子们玩耍的那个马公子吗?

“马公子客气……”

“哎呦!状元郎可真是客气!”

林媛一句话还未说完,就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一只大手紧紧钳住,而后夏征略带挑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们洞天可是开门做生意的,别说是状元郎了,就是改日来个探花榜眼,我们也会照样盛情款待的。当然,只要掏钱,我们都会盛情接待的。你说是不是?娘子?”

看着夏征突然凑到自己面前蓦然变大的笑脸,林媛瞬间脑袋短路把他那句娘子给忽略了,满心想着的都是“好帅啊”“好迷人”。

马俊英本是跟林媛套近乎的,没想到又被这个夏征给半路截胡了,可把他给气得鼻子都歪了。刚刚明明看到夏征出门了的,怎么突然又给跑回来了!

心里虽然气着,但是现在面前这么多人,又有不少朝中的官员们,他可不能表现出跟将军府二公子不和的表情,不然的话,肯定会被有心人给利用了。

没再说什么,马俊英举了举酒杯,泄愤似的一饮而尽,而后转身回了雅间。

夏征冲着马俊英的背影得意地挑了挑眉,突然心中一动,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题外话------

老规矩,下午三点二更,么么哒~

推荐好友文文:妃撩不可:污王滚下榻

作者/梦璇玑

本以为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殊不知,这只是一场追情逐爱的撩心之计。

初次见面,她睡了他。

再次见面,她在杀人,梨花树旁,他在观摩。

第三次见面。

他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她答:“没有!”

他笑:“今日开始,你有了!”

从此,整个天阙王朝最想被男人女人们扑倒的吴王殿下在一条忠犬进化之路上一去不复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