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够不够(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揽着林媛的右手微微动了动,捏了捏,哎呦,好柔软!

再捏捏……

“啪!”

林媛一个耳光冲他脸上就给扇了来,幸好整个大堂里人声鼎沸,大家的注意力又都被刚刚出现的状元郎给吸引了去,才没有人注意到这边发生的事,不然的话,刚刚还在秀恩爱的夏征,此时一定会窘迫地无地自容。

不过即便没有人注意,此时的夏征也已经窘迫地满脸通红了,因为,他刚刚不小心捏到的柔软的地方,好像正好是林媛的……

“对不起啊媛儿,我刚刚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才摸到……”

“哼!”林媛又羞又怒,原本被夏征抱在怀里还觉得他好男人的,可是这花痴状态只维持了一下下她就蒙了,这个家伙,就不能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摸吗?

幸好此时的小伙计们都忙着,刘掌柜也不知道被哪个大官叫去唠嗑了,不然的话,她的脸肯定要跟熟透了的大虾似的了。

“去去!一边去!别挡着我算账!”胡乱地将夏征推到一边去,林媛装模作样地拿出了算盘,只是打了好半天自己都不知道打出来的是个什么东西。

夏征讪讪地吐吐舌头,灰溜溜地躲到一边去了,不过微微扬起的唇角却是怎么也压不下去。

二皇子来了,三皇子赵弘德作为此次主考官自然也是要出席的,只是他跟赵弘盛不同,身边既没有家人陪伴,亦没有高调出面接受大家的朝拜。

他的雅间里只有几个要好的朋友罢了,六皇子赵弘焱趁着这个机会也跑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安乐公主和淑妃给田妃做的工作很到位,反正现在田妃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死死限制赵弘焱的行动了。

自从那日夏臻成亲跟小林霜误打误撞再见面之后,赵弘焱几乎隔三差五地就要跑出来溜一圈。不是来洞天跟小林霜一起胡吃海喝,就是设法摆脱了身边跟着的人跟小林霜跑出去玩。

不知道是赵弘焱本就有吃货的本性,还是跟小林霜在一起久了近墨者黑,总之现在的他,也已经完完全全地转化为了一枚大吃货,甚至比小林霜还要厉害。

每次两人买了好吃的东西,大头都是被赵弘焱消灭掉了。小林霜又心疼吃的又心疼他,想着堂堂皇子也是很不容易的嘛,在宫里居然连饭都不给吃饱,真是可怜!

这么一想,她就不怎么心疼吃的了,好东西全都让给了赵弘焱。

而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短短两个月,赵弘焱原本清秀的小脸蛋就像是吹起来的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胖了一圈又一圈。

这可把田妃给乐坏了,自己儿子又胖又壮,这样才健康嘛!

这不,今日设宴,赵弘焱只在三哥身边冒了个头儿,就跟着小林霜偷偷溜走了。两人倒也没去别的地方,只是趁着今日林媛和夏征都无暇他顾,跑去了三楼的梦幻王国里疯玩了。

“让他们两个玩吧!”当小伙计过来禀告说两人去了三楼后,林媛笑着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不过夏征却是心心念念着他好不容易从四处寻来的好东西的,眼珠子一转,扔个小伙计一个本子,让他把两人不小心打碎的东西全都记下来,至于赔偿的人嘛,自然就是今日刚刚荣升状元郎的马俊英了。

小伙计嘴角抽了抽,心道那状元郎真是个可怜见的冤大头。

洞天门口不远处,程月秀躲在马车里不知道是第几次偷偷望外瞧了。她爹也是朝中官员,自然也要来参加宴会的。只是可惜,基本无人携带女眷,不然她也能光明正大地去跟马俊英见面了。

正郁闷,程月秀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房间里边,就瞧见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十分亲昵地跟林媛说说笑笑。

“你不是……”

程月秀秀眉紧紧蹙起,那个女子不正是马俊英的妹妹马晓楠吗?

“她!她居然跟那个小贱人那么熟悉?”程月秀狠狠拍了一把马车车门,气得整个身子都开始哆嗦起来了,她费了那么多劲去接近马晓楠,甚至可以说是讨好,都没有让马晓楠对她这么亲昵,瞧啊,那个林媛做了什么?就让她欢喜地跟见到了亲嫂子似的!

亲嫂子?

程月秀被自己的想法吓坏了,是啊,瞧两人那亲热的样子,不正是跟姑嫂似的吗?

紧紧咬了咬唇,程月秀觉得自己现在根本无心再看眼前的情景了,将马车帘子一甩,她一屁股坐回到了马车里,心中更加坚定了要将马俊英和马晓楠握在手里的念头。

这场宴会整整持续了将近三个时辰,半下午的时候人们才开始陆续离开。

当然,为了留住今日这么多的权贵顾客们,林媛也想出了一个投机取巧的小点子,那就是在每位顾客离开的时候都送上一份洞天的招牌糕点。这糕点正是当初她在驻马镇的时候稻花香卖的糕点,因为京城里的糕点铺子很多,再加上林媛现在没有功夫再去招呼另外一个铺子,就把糕点挪进了洞天里。

今日送出去的糕点很小份儿,每个小盒子里只有六块儿,不过味道却都是不一样的,有最常见的绿豆糕红豆酥桂花糕,也有只有稻花香才卖的芙蓉玫瑰花糕、栗子杏仁酥,已经被做成了十二生肖模样的糯米糕。

既有美味的饭菜吃,临走的时候又有免费的糕点可以拿,今日来赴宴的客人们简直是高兴的不得了。

看着大家都欢天喜地地拎着画有洞天标志的糕点离开,林媛仿佛见到这些客人都捧着银子重新回到洞天吃饭的场景,简直让她笑得乐不拢嘴了。

“这么高兴,在想什么?”

一个温润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林媛一愣,唇边的笑意还未来得及收起。

原来是马俊英。

“哦,马公子金榜题名贵为状元,给咱们驻马镇争了光,我当然高兴了。”

虽然笑着,但是林媛的话却说得很是违心,好像刚刚真的是因为马俊英成为状元而高兴似的。

不过不管这话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在马俊英看来就都是真心的。

“媛儿,有句话我一直都想跟你说,今日我……”

“呦呵!这不是咱们的状元郎吗?哎呦,怎么样?对我们洞天的饭菜可还满意?”

夏征戏谑的声音冷不丁地在身后响起,将想要告白的马俊英惊得差点一个哆嗦。

林媛顿时满脸黑线,这个夏征倒是出现得很合时宜。虽然好笑,不过心里也很甜蜜。

看到马俊英的身子僵得跟冰块儿似的,夏征十分不厚道地咧开嘴笑了起来,一口白牙亮闪闪的,甚是晃眼。

绕过冰块儿一般的马俊英,夏征十分自然地环住了林媛的身子,不过这次很是识趣地躲过了敏感方位,以免脸上再被扇上一个耳光。

咧嘴看了林媛一眼,夏征又道:“状元郎恭喜啊,今日您可真是风光无限呢!”

马俊英刚要开口谦虚一句,就被夏征笑嘻嘻的声音给打断了:“那个,你瞧啊,这些宾客们可都走的差不多了,这账嘛,是不是也该结算起来了?”

咳咳。马俊英喉头狠狠地颤了颤,忍不住闷声咳嗽了起来,这家伙刚才不是还在恭维他吗,怎么一转眼就成了要账了?难不成他堂堂状元郎还会欠人银子不成?

林媛也觉得这样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开口打圆场:“马公子别生气,结账的事不着急。哦不对,怎么说咱们也是同乡,在驻马镇的时候又是好友,如今公子你高中,我巴结你还来不及呢!这样吧,今日的饭菜就当是我这个同乡送给状元郎的见面礼了,以后还请状元郎多多照顾我呢!”

说着还用胳膊肘捅了捅暗暗撇嘴的夏征一把,使劲儿冲他使眼色,这可是状元郎啊,以后会是大哥身边最得力的干将呢,可不能得罪了他。

本就看马俊英不顺眼的夏征被林媛这么一捅,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儿,不过很快便笑着接了她的话,点头道:“正是如此呢!媛儿说的真是太对了!”

这家伙终于开窍了,林媛大笑点头,可是还不等她将头点下去就被夏征接下来的话彻底打败了。

“我之前也是这样跟她说的,可是呢,马公子是谁?那可是高高在上光辉无限的状元郎啊!状元郎怎么会接受咱们这些小恩小惠呢?为官者理当爱民如子,既然咱们都是状元郎的子,他哪里好意思白吃咱们的饭菜呢?是不是啊,状元郎?是不是不能白吃?嗯?”

马俊英嘴角抽了抽,看着夏征这眉头高挑笑得奸诈如狐的样子,心中憋闷地几乎要晕倒过去。

“夏公子说的是。”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眼儿,马俊英从怀中拿出一叠银票,发泄般地摔在了夏征面前的柜台上:“一千两,应该够了吧!”

“够……”

林媛刚要伸手去拿,就被夏征死死钳住了小手:“一千两?啧啧,状元郎还是先看看账簿再问够不够吧。”

------题外话------

不好意思有点事耽搁了~谢谢妹儿的钻钻和花花,谢谢大家的票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