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价格战(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向开眉心的川字纹更深了三分,虽然疑惑却也不尽相信:“不会的,去洞天吃饭的人不仅有普通人,还有朝中的达官贵人们,甚至连三位皇子都去了的。那洞天会有这么大胆子往里边放五石散?不可能,那可是要封店的。而且,给皇子们吃五石散可是要杀头的!”

五石散这个念头冒出来以后,凌掌柜的脑袋也灵光了起来,顺着刚刚的想法继续往后想就更加顺理成章了。

“东家啊,您想想,那洞天的东家是谁?对啊,那可是三皇子的义妹,是夏二公子的心上人。有皇子和将军府安乐公主罩着,她什么事不敢做?再说了,三皇子是她的义兄,她自然是不会给三皇子吃。可是二皇子呢?二皇子跟三皇子可是宿敌,都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啊,说不定放五石散这个主意,就是三皇子在背后用的呢!”

啪!

严向开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若是单单只是抢生意也就罢了,但是若是下五石散害他的外甥,那就绝不容许了。

“查!给我派人偷偷地查,看看那洞天的饭菜里到底有没有放不该放的东西!”

一连忙活了好几天,林媛差点都要体力透支了。不过,驻马镇传来的好消息却让她精神一震。

郑如月生了,是个儿子,五斤六两,母子平安。

接到这个消息后,刘氏拿着范氏的信激动地捂住嘴,泪珠儿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生了,生了!母子平安,母子平安啊!”刘氏连连重复了好几遍,见人就叨念,不消一会儿阖府上下就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不少不知情的小丫鬟们议论纷纷,猜测着这个生了的人到底是谁。

对于刘氏的心情,林媛却是能够理解的,毕竟这个孩子是他们一家人盼了好多年才盼来的孩子,对她们的意义不亚于当初小永严出生。

要说最高兴的人自然是小林霜了,毕竟郑如月当初的针灸都是她亲手做的。说起来,这个孩子的成功降临也有她的一份功劳呢!

范氏来信,除了通知大家这个好消息之外,也是要跟大家说给孩子过满月的时候让大家都回去的事。这个孩子来得很艰难,自然是要被大家捧在手心里宠着的。

刘氏当即便跟林媛几人说定,全家人都要回去给小家伙儿过满月。

正好,林媛之前就很想念驻马镇的朋友们,正巧趁着这个机会回去看看,不过手边有这么多事要忙活,也不是说走就能走的,幸好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也够她料理一下洞天的事了。

既然要回家去,刘氏自然不能空着手,立即张罗着要给小家伙买些京城的好不了给他做身好衣裳,而且也要给范氏几人买些好料子带回去。

说买就买,一家人好久没有一起出去逛街了,便趁着这个机会去了陈记布庄。

本是一件高兴的事,却不想竟让一家人都心塞不已。

不知道是不是许久没有出门来,当刘氏带着几个女儿来到陈记布庄门口的时候才发现,这对门开的陈吴两家布庄,竟然在打价格战!

陈吴两家门口都摆放着一张大大的台子,台子上胡乱堆放着各种各样的布料,以往被大家视为珍贵布料的流光锦啊轻霞啊,此时都跟不要钱似的缠在一起,甚至连地上都耷拉着好多,已经被不知道谁的脚丫子踩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一群女人跟抢不要钱的大白菜似的围在这两个台子面前,一会儿在这边刨啊刨,一会儿又跑到对面找啊找。

林媛嘴角抽了抽,仿佛看到了后世那些在门店上挂着大牌子,上书“跳楼大甩卖”“老板跑了,我们出血大甩卖”的鲜红大字。

刘氏显然也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到了,更让她吃惊的是,她居然在陈记布庄的门口还见到了江氏的身影。此时的江氏完全没有了那日见面吃饭时的端庄矜持模样,她的脖子上缠了好几圈红红绿绿的料子,胳膊上,腰上也都被各种颜色各种式样的布料缠住了,就连她原本衣裳的样子都瞧不出来了。

不仅如此,浑身缠满布料的江氏正坐在陈记门口卖布料的大台子上,一手举着手里的蝉翼往一个老妇人手里扔,另一手则扯着一条已经被撕烂了的轻霞扔到了一边地方。她的嘴里也在高声叫着:“不要钱了啊不要钱了!所有布料,全部六折!六折啦!”

这边江氏的声音刚刚落下,对面吴记门口的台子上也站着一个双手叉腰的妇人,恶狠狠地叫着:“哼,五折!我们吴记的布料全部五折了!赶紧来买啊,再不来就晚了!”

这声音一落,原本围在江氏身边的女人们立即扔下已经挑好的料子全都忙不迭地跑到了对面。

杜氏得意洋洋地挥着从腰上解下来的料子,高高挑着纤细的眉毛,冲着对面气得脸色苍白的江氏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

“贱人!”江氏也艰难地从台子上站了起来,将腰上脖子上缠着的布料通通解了下来,大声叫道:“五折!我们陈记也是五折!而且,只要满十两银子,就送轻霞帕子一块!”

哇!买一送一啊!女人们刚在吴记门口的台子前站定,还未来得及挑选,就又被江氏的话给吸引了去,呜啦啦一下子全都跑了回去。

“贱人,看你怎么跟我比!”江氏得意地冲着杜氏吐起了口水,跟大街上光着脚丫子骂街的妇人没有两样。

林媛张着嘴巴,已经完全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天哪天哪!她看到了什么?五折,六折,还买一送一!她是不是来错地方了?她刚刚见到的是不是假江氏假杜氏?

还有她们眼前原本高贵如天边云的轻霞蝉翼流光锦翠锦,此时此刻竟是比街边地摊上的粗布麻衣还要不如!

小林霜兴奋地拉着林媛的袖子,整个人都跟刚从桑拿房里出来的一样,小脸儿激动地酡红酡红的:“大姐大姐,别愣着了!这么好的便宜还不赶紧去抢啊!”

呃!

林媛扑哧一声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果然,她今天肯定是出来的时候没有带对人,连吃货小妹都变成钻进钱眼子里出不来的钱串子了!

不过,钱串子的显然不只是小林霜一个,因为当林媛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陈记门口的台子前已经站着两个熟悉的身影了。

再仔细一看,哎呦我去!那不是林薇和小河吗?

默默摇了摇头,林媛总觉得眼前的画风不太对劲,果然还未等她过去,陈记的秦掌柜已经走了出来,他身边还跟着几个孔武有力的婆子。

秦掌柜给婆子们使了个眼色,几人便上前去将还在高声和杜氏对骂的江氏给架了下来。

江氏俨然还没有骂够,死命挥着双手,嘴里高声叫着“放开我放开我,让我骂死那个贱人”。

对面杜氏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吴家两兄弟倒也沉得住气,见对方出手了,他们才命人出来将杜氏给弄了下来。不过杜氏显然要差劲一些,在台子上没能骂得过江氏,被扶下来以后更是没有机会了。

陈吴两家的当家夫人们都被弄走了,两家的掌柜自然要出面了。陈记是老头儿秦掌柜,而吴记的掌柜则是个风韵犹存的妇人,身上穿着吴记最得意的翠锦,脸上画着浓厚的脂粉和妆容,一双眼睛不正常地眨动着。

林媛猜测恐怕是她脸上的粉太多了,所以她才不敢使劲儿眨眼,不然的话,肯定一眨眼就掉下一层粉,一眨眼就掉下一层粉,这样眨不了两下,那眼皮上肯定就露出深深的沟壑来了。

白扑扑的一张脸上,只有两只眼皮是黑乎乎纵横交错的,林媛想想都觉得浑身战栗寒毛直竖。

秦掌柜和徐娘避到了一边,两人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在说什么。不过瞧那模样,林媛猜测恐怕是在传达各自老板的意思,希望能够达成一致的价格吧!

果不其然,不消一会儿两人便都回来了,秦掌柜年纪大了,城府极深,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但是徐娘却是不同,笑得脸上的粉都掉了一层。

林媛暗道,两人许是达成了一致了。

还未听到两家商量好的结果是什么,一声尖锐的嘲笑飞入了林媛的耳朵里。

“呵!刘氏!你还真敢来啊!还带着你的女儿?怎么,是来会情郎的?我可告诉你,别再做你们的大头梦了!我们陈家是不会让你女儿这样的人进门的!想都不要想!”

林媛眉头紧蹙,这说话的人是江氏,而这被骂的人怎么是她娘亲?什么情郎,什么进门的!难道是……

林媛心中一个咯噔,连忙赶到陈记门口,果然见到江氏正叉着腰泼妇一般地指着刘氏和林薇骂了起来。刚刚跟杜氏对骂,江氏的嗓子都哑了,更是因为身上缠着一圈又一圈的布料,热的她满头是汗。

可是,即便是这样也没能挡住江氏骂人的兴致,一张嘴巴拉巴拉骂个没完,骂人时连她刻意练习的京腔都不用了,换成了软糯的江南口音。

而被江氏当面指着骂的刘氏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身边的林薇却是满脸通红恨不得将自己藏到那一堆布料里再也不见人了。

“陈夫人!请你口中留情,到底何事这样当面羞辱!”

今日因为两家的价格战,店铺门口本就聚满了不少人,有一些还都是京中有头有脸的官员的女眷们派来的丫鬟婆子。这些人虽然都对着眼前的布料看似在挑选,其实她们的耳朵早就竖起来,眼睛也一个劲儿地瞄着这边。果然每个女人的身体里都住着无以计数的八卦因子。

林媛眯了眯眼睛,知道不管今日的事情该怎么处理,都挡不住她们将事情传播出去了。不过即便是这样,她也不打算忍气吞声受了这些窝囊气!

陈乐瑶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见到林媛来了一脸惶然地使劲扯着江氏的衣袖,让她闭嘴。

可是江氏刚刚已经跟杜氏骂傻了,哪里知道女儿是什么意思?见林媛语气不善,她更是嚣张了几分,将脖子上的轻霞往身后女儿怀里一扔,嗤笑道:“羞辱?哈,你妹妹做了那等见不得人的事都不知道羞耻,今日被我当面讲了出来就知道羞耻了?真是笑话!”

“你,你,你胡说!我什么都没有做!你别血口喷人!”

林薇紧紧咬着唇瓣,殷红的血从齿尖渗出,整张小脸儿都苍白地没有了血色。

林媛心疼地牵住了林薇的手,紧紧地将她攥在了手心里。

刘氏也一把将女儿护在身边,母鸡护小鸡一般张开了羽翼:“陈夫人!你自己也有女儿,请你说话时注意分寸,若是恶意诋毁我女儿,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对!你要是欺负我二姐,我就拿药毁了你的脸!”小林霜也气呼呼地举起了小拳头,手心里捏着一个疑似小药包的东西,因为一时激动,连称呼又都回到了林家坳时的二姐。

小河也紧咬牙关,护在了林薇的另一边,一双手紧紧攥着,眼睛却是看着林媛的,好像在等着她一声令下然后集体冲上前去将这满口喷粪的江氏给就地解决了。

而众人集体怒目而视的江氏却是一点儿也没有自知之明,嗤笑着瞥了一眼小林霜手里的小药包,显然以后那是小孩子过家家的面粉。

当然,林媛也不会真的让小林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江氏下药。

她上前一步,挡在几个妹妹面前,重新问了一遍:“陈夫人,我们都问了你好几遍了,你还是说不出什么来,莫非,真正做了丢人的事的人不是我妹妹,而是你的女儿?”

扫了一眼江氏身边脸色苍白愧疚地低垂着头的陈乐瑶,林媛心中疑窦丛生。

“不是不是,我可没有!我真的……”陈乐瑶赶紧摇头否认,不过在看到林薇蓄满眼泪的眼睛时,立即转过了头。

江氏冷哼一声,拉过女儿的手,骄傲而嘲讽地瞪着林媛:“我女儿?哈,我女儿才不会做出私会男子的事呢!”

私会男子?装模作样挑选布料的女人们眼睛更亮了。

“什么男子?”刚问出口,林媛就后悔了,还能是什么男子,瞧林薇那样儿,铁定是小林子了。

果然,江氏唇角一勾,十分不屑地哼道:“还能是谁,当然是我儿子了。我儿子根本就看不上你女儿,偏偏她看上了我们陈家的偌大财产,想着献媚爬床进我们陈家的门!哼,我告诉你,这种龌龊的手段是根本不顶用的!我们陈家的男子个个都是好儿郎,才不会看上这种主动送上门来的下贱女人!更不会纳妾找通房丫鬟!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娘,你别胡说了,哪里有那种事,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江氏刚说完,林媛还未反驳,陈乐瑶当先就拉着江氏的袖子嚷开了。

众人眼睛又是一亮,莫非这个陈家大小姐知道些什么?

江氏一推女儿的胳膊,警告地瞪了一眼:“一边去!你知道什么!”

陈乐瑶被推了一个趔趄,急得直跺脚:“我这怎么不知道!要不是我告诉你林薇和小弟很熟悉,你怎么会知道他们两人的事?可是,可是我也只是见到他们见面以后笑了笑打了个招呼而已,根本就没有你说的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娘,你别瞎想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

挑选布料的女人们窃窃私语起来,看江氏的眼神也不像方才那样热烈了,不过也有人好奇起来,林薇是怎么跟陈家公子相识的?

林媛却是明白这其中的事情的,毕竟陈若初是谁,她比谁都清楚。

被自己女儿这么当中拆穿,江氏脸上微微一僵,不过还是嘴硬地哼道:“就算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那这林薇是怎么跟若初认识的?哼,去绛烟阁学习刺绣的是你,又不是他陈若初,他们怎么会见过还那么熟悉的?就跟认识了好久似的!”

“什么叫就跟认识了好久似的?明明就是认识了好久嘛!”这下林媛算是弄清楚怎么回事了,应该是陈若初不知道为什么去绛烟阁,正巧遇到了林薇,两人见面打了个招呼正好被陈乐瑶看到了。陈乐瑶又是个妈宝女,自然会跟江氏说起来。

看陈乐瑶现在的样子,应该也是当成一件奇怪事跟江氏说起来的,根本不像江氏认为的那样肮脏。

听到林媛的话,在场所有人全都愣了愣神,而后便忍不住抬起头来看向了她,居然早就认识了,难道真的有什么事?

“你说,你说什么?早就认识了?”

------题外话------

今儿是二更的日子,下午三点不见不散~

容我打个广告,广告不算在正文里哦,不要钱~

推荐好友新文!《诱宠之商门茶妃》作者:南燚。正在PK中,求点击,求收藏。

这是一部古代妖孽美人vs穿越重生奇女子,妖孽美人温水煮娇妻,一起携手走向皇权巅峰的奋斗史。

【本文男强女强,甜宠。一对一爽文。种田、经商、宅斗、谋权。男主妖孽腹黑,女主自强不息。撩你没商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