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原委(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氏也愣了,不过很快便被心中的喜悦替代了,看吧,她果然没有猜错,这两个人之间的确有见不得人的事!哼,看这个刘氏还怎么在安乐公主面前抬得起头来,将自己的女儿教导成了这种不要脸的货色,看来这个林媛也别想再进将军府的门了。

“对啊,他们早就认识。”看着江氏得意洋洋的模样,林媛心中微叹,她其实是真的不想打江氏的脸的,但是,现在人家都凑过来求着她打了,她若是不配合,岂不是太不通人情了?

“不仅是林薇,还有我,还有小河,小妹,甚至连我娘都跟陈若初早就相识了呢!”

听到林媛的话,江氏嘴角的笑容僵住了,心中一个声音高叫着:天哪天哪!都见了父母了啊!这是要当上门女婿吗?

林媛的话是真的,小林子在驻马镇的时候还去了城南学堂上了几天学,当时林薇小河小林霜也都去了,他们自然相识!要说起来,也就是刘氏跟小林子不是很熟悉,不过倒是也见过几面。虽然那天吃饭时没有认出来,不过后来在问过林媛之后,她也想起了陈若初就是小林子。

看了江氏一眼,林媛好笑地勾了勾唇,而后故意放开了嗓门,让在场的所有女人们都听到。

“陈夫人,你说你们陈家的男人都是正人君子,都不纳妾不找通房丫鬟,那我请问你,这陈若初莫非也是你的嫡子?”

“他……”

江氏脸色大变,答是也不行,不是也不行,她为什么那么反对林薇和陈若初在一起?不就是怕有了林家这个靠山,陈若初的地位大涨盖过了她们母女吗?就算她江氏在外怎么维护陈家,但是在陈家大宅门里边,她就只是个善妒的妇人,绝对不会允许一个庶子将原本属于自己女儿的家产给分了去。

她早就给女儿打算好了,京城达官贵人太多,若是挑不到合适的人,她就让娘家在江南找一个合适的男子招为上门女婿。这样陈家就有后了,他们陈家的家产也不会落到一个庶子的手里。

虽然林媛猜不到江氏这么多打算,但是也已经料到她肯定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了陈若初的嫡子地位,不然的话,陈乐瑶就什么都捞不到了。

果然被她猜中了,江氏斟酌再三,还是宁愿打自己的脸也不肯抬高陈若初的身份。

“他才不是嫡子,他是一个不要脸的小丫鬟爬了我家老爷的床生下来的庶子。”江氏恶狠狠地吐出一句话,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发现那个小丫鬟生下儿子时的场景。

林媛勾勾唇:“哦,原来是庶子啊,看来你们陈家的男人也不是如你所说的那么光鲜亮丽嘛!”

哈哈哈哈,在场看热闹的女人们忍不住笑了出来。

还有几个女人接口道:“哪里光是男人了?我看女人也不怎么样嘛!”

“都说江南女子温婉,可是我刚刚看这位夫人骂街时可真是彪悍啊!乍一看还以为是街头捡破烂儿的泼妇呢!”

这几个女人一唱一和地,把江氏说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林媛好笑极了,续道:“可不是吗?反正我可是领教了这位陈夫人的淫威的,你们是不知道,她可是把自己的庶子给活活逼得离家出走了呢!哎呦呦,快想想吧,他们原本身处江南,人家陈公子愣是一路流浪到了咱们京城附近了呢!”

“你怎么……知道?”

江氏猛地睁大了眼睛,就连陈乐瑶也惊愕地抬起了头来,陈若初的确是离家出走了,而且他们后来也正是在京城重新见面了的。可是这些事也就只有他们陈家人自己知道,这林媛是如何知道的,难道是陈若初自己跟他们说的?

不对,林媛说他们早就认识了,难道是因为陈若初当日离家出走正好就遇到了林媛一家人?

这次陈乐瑶比江氏更聪明了一些,还真让她给猜到了。

“呦,陈夫人难道不知道?再怎么说我们林家可是陈公子的救命恩人呢,要不是我们一家人收留了他,他肯定还跟大街上的小叫花子们混迹街头过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苦日子呢!哦对了,光是吃不饱穿不暖也就罢了,整日里还要遭受那些小混混们的殴打追逐,甚至连只觅食的野狗都能轻易将他们撵走!”

林媛说的这些都不是夸张,当初她第一次见到小林子的时候的确是这个样子,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在见到江氏和陈乐瑶后,对她们没有多少好感了。

江氏显然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她当初只以为陈若初偷偷离开是带了银子的,却不想原来这孩子在外边受了这么多罪。

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但是理智很快战胜了心中的那丝柔软。受罪又何如?他本就不应该被生下来,若是他那个打扫院子的丫鬟娘自珍自重,也不会有这么不堪的人生了。

相较于江氏的无情,一旁的陈乐瑶却是心软的多,毕竟血脉相连,即便不是从同一个娘的肚子里爬出来的,但是毕竟都是陈海刚的血脉。

“小弟他,真的……”忍不住喃喃一句,陈乐瑶的鼻子有些酸了。

林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她,而是拉着自己妹妹们的手继续道:“现在你们知道了吧,我们不仅收留了陈公子,还送他去了学堂,而我的三个妹妹也都在那个学堂里读书。说起来,他们是同窗,难道同窗就不该见面打个招呼吗?或者,再次见面之后,陈公子依旧装作不认识?呵,我倒是觉得陈公子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女人们纷纷点头赞同,对林薇和陈若初之间的误会也都释怀了。

误会解除了,林薇的声誉也保住了,但是林媛的目的却没有达到,江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诋毁林薇的清誉,简直无异于谋杀。

“陈夫人,人人都说你温婉大方,待人温和可亲,哼,我看事实也并非如此啊!”

林媛扫了浑身不自在的江氏一眼,随手指了指那些堆在一起的布料:“人品如此,其布料也好不到哪里去吧!不然的话,以前好几十两银子一匹的流光锦居然会半价出售还买一送一?”

呜啦啦一下,围在台子旁边挑选布料的女人们全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是啊,这流光锦以前可是得花好多银子才能买到一匹的,现在说降价就降价了。还有那些轻霞啊蝉翼啊的,都跟垃圾一样扔在地上,难道真的跟这个小姑娘说的一样,这些布料都是有问题的东西?

“哎呦呦,我可不敢要了,我听说有人就买了有问题的布料,回去做出来的衣裳穿在身上起了好多红疙瘩!还痒得不行,把孩子痒得直哭呢!”

“真的?哎呦!我也不要了!我就说嘛,以前花多少银子都买不到的流光锦,怎么现在这么容易就买到了?原来是次品!”

“刚才我就看到有个小丫鬟是从屋里抱着一堆流光锦出来的呢!若是真的流光锦不应该是一匹一匹地放好的吗?怎么会跟报垃圾一样抱出来?”

“不要了,不要了!这陈记真是黑心!怪不得这次的皇商被人家吴家抢走了呢!”

“就是之前我还以为是吴家使了什么手段,现在看来,根本就是陈家自己不行了!”

女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顺着林媛的话头自己就往下把剧情接了下去,还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想出了各种其它的版本,听得林媛乐得不行。

原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女人们顿时走得差不多了,江氏和随后出来的秦掌柜都急得不行,脸皮都开始抽筋了。

而小林霜几人却是高兴地拍着手笑了起来,就连一向宽容待人的刘氏都幸灾乐祸地扬起了唇角。

只是林薇心里多少有些担忧,她们今日这样说江氏和陈记,小林子在陈家肯定不会好过了。

拉了拉林媛的袖子,林薇将自己担忧的事跟她说了说。

林媛拍了拍她的手背,看着急着解释的江氏,语气微嘲:“傻妹妹,你觉得今日对她脸色好了,小林子就会好过了吗?今日陈记和吴家打起了价格战,这样愚蠢的主意肯定不是小林子想出来的。我猜,应该是这个江氏把小林子关了起来,自告奋勇过来了。哼,那个陈家老爷也是个二愣子,居然由着江氏这样胡闹!”

正如林媛所料,江氏的确将陈若初给关了祠堂,理由正是她之前诋毁林薇时说的话,只是话却是反过来了,说小林子心思肮脏龌龊,做出了拐骗良家女子的事,还添油加醋地将那被拐骗的女子的家人也给搬了出来。说人家爹娘兄弟姊妹们个个气得要报官,要不是她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恐怕都保不下小林子了。

陈海刚是个一根筋的男人,一门心思就知道研究各种新奇的布料,甚至连做生意都不会拐弯儿,又怎么会看出江氏是在说谎?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