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多久了/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大姐这样说,林薇心中更加担忧了,小林子也被关了起来?那他现在到底如何了?有没有饭吃有没有被打?

瞧着林薇这担忧的样子,林媛心中微叹,看来江氏方才的猜测并不是无中生有,林薇和小林子应该是有了几分情意的。

“放心吧,小林子聪明的很,又是个极有韧性的孩子,他不会有事的。”

宽慰了林薇几句,林媛看了一眼江氏和不敢往这边看的陈乐瑶,大声对对面正一脸错愕地瞧着突然蜂拥而至的女人们的徐娘高喊了一句:“徐掌柜的,给我来一千两银子的布料,就要你们吴记最好的翠锦!”

徐娘微微一愣,随即笑得比花还灿烂,扬着手里的帕子大笑着回了一声“好嘞”,而她脸上的脂粉又刷刷地往下掉了一层,隐约都能瞧见里边满是纹路的脸庞。

一千两银子啊,那可是一个多月的进账收入了,怪不得徐娘会这样高兴了。

而对面的江氏和秦掌柜却是惊得掉了下巴,秦掌柜之前跟林媛几人见过几次,想着凭着那几次见面的情分来说服林媛改买他们陈记的布料。

可是这次,林媛破天荒地对他没有好脸色,弄得秦掌柜一头雾水。

江氏自然是知道其中原委的,既有林薇的缘故,自然也有小林子的缘故。

“夫人,小姐,您几位快请进店喝喝茶歇歇脚,我啊这就让人去给你们准备布料!”徐娘亲自迎了过来,将刘氏和林媛几人往吴记布庄里请。

小林霜和小河都抬着下巴冲江氏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儿,趾高气扬地踱着步子进了吴记的门,那得意的模样,俨然就是巡视自己众多后妃母鸡们的公鸡!

“薇儿,我……”陈乐瑶紧走几步,想要跟林薇说什么。

林薇冷冷看了她一眼,咬咬唇:“陈小姐,我觉得,我们可能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以后,还是各走各的吧!”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追上刘氏几人的脚步,往吴记去了。

陈乐瑶悔恨地咬着唇,想起了这些日子跟林薇一起跟在程夫人身边学习刺绣的经历。这届进入绛烟阁的新人就只有她们三个。而罗三娘是个痴的,她的眼里除了刺绣就是刺绣,有时候甚至会练习到连饭也不吃觉也不睡。

她们两人跟罗三娘没有共同语言,或者说整个绛烟阁的人都跟这个怪人没有共同语言。如此,两个年纪相仿,又同爱双面绣的小姑娘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所以,当日陈若初被江氏派去接陈乐瑶回家的时候才会跟林薇碰了面,才会被陈乐瑶看到。而陈乐瑶虽然拍着胸脯说不会介意,但是转头就将此事告知了江氏,也就引发了之后的一连串的事。

陈乐瑶后悔吗?她肯定是后悔的,当初比赛台上她就觉得林薇很合眼缘,后来在绛烟阁相处久了更是如此,没想到今日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不仅弄丢了一个好朋友,更是把陈记的声誉也给弄坏了,而这一切,都是拜她的亲娘所赐!

愤愤地跺了跺脚,陈乐瑶气急败坏地转身回了陈府。

“瑶儿,瑶儿!”江氏唤了几声,却不见女儿回头。布庄这边已经这样了,她的心里乱的很,一跺脚索性也不管了,跟上陈乐瑶的步子回了家。

看着眼前这一堆烂摊子,秦掌柜简直是有苦难言,双手拍着大腿唉声叹气了好半天。

好不容易追着女儿回到陈府的江氏,有些气恼地训斥起了不听话的她:“瑶儿!你没听到娘亲叫你吗?怎么这么不听话!”

陈乐瑶自然是听到了江氏的叫声的,只是没想到到了现在她都没有想明白自己错在了哪里,不禁又气又急:“娘!你今天是不是病糊涂了?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都做了什么傻事!”

“谁病糊涂了?娘根本没有病!”江氏一愣,“等等,什么傻事?你是不是怪罪娘亲刚刚将林薇和陈若初有奸情的事给说了出来?娘亲虽然……”

“有奸情有奸情!你到底弄清楚了没有就说他们两人有奸情?”

陈乐瑶气得双手抱头原地转起了圈圈。

江氏看得直眼晕,拉住了她沉声道:“你别转悠了好不好?娘今天又是吵架又是骂人的,现在整个脑袋都是大的!我知道我知道,你跟我说他们两人的奸情,好好,不是奸情不是奸情。你给我说他们两人认识的时候,的确只是猜测。可是,我哪里知道他们两人以前真的认识?我不是也是刚刚才听林媛说起来的吗?”

说起林媛来,陈乐瑶更气了:“娘,你还好意思提林媛!你是不是忘了林媛是什么身份了?啊?我知道你是打着坏了林薇和林媛的名声,让她嫁不进将军府的主意,好让你女儿我趁虚而入。可是,娘啊,你是不是忘了她林媛身后还有个三皇子呢啊!即便女儿能进将军府,那也不能跟三皇子抗衡啊!更何况,我又根本进不了将军府!”

说到这里,江氏隐约知道自己今日犯下了什么样的大错了。可是事情已经做了,难道让她去给林媛点头认错?就算她拉的下这个脸,林媛也不一定会接受啊!

见娘亲不说话了,陈乐瑶心中叹口气,又道:“有件事我一直没有跟你说,你光想着打压若初甚至也没有派人去打听。娘,你知不知道,吴家为什么非要让吴含玉进到绛烟阁?”

傻呗!江氏刚想脱口而出这两个字,可是在看到女儿急红眼的样子顿时不言声了。

陈乐瑶默默摇头,以前那聪明伶俐的娘亲去哪儿了?难道这几年跟陈若初那个庶子斗法都把她的聪明和玲珑心窍给斗没了?

“吴家抱上了二皇子这棵大树,娘你应该知道吧?我们再怎么有钱也是商贾之家,只有为官才能提高地位。那吴家两位公子就是打着这样的心思,想将吴含玉送到二皇子府,即便不能为侧妃,就算当个侍寝女子也好过一般商贾之家的小姐了。”

眼珠子转了转,陈乐瑶见身边没有外人,才走进几步,压低了声音对江氏续道:“而且,吴家既然选择了二皇子,就是想着有朝一日二皇子荣登大宝,他们凭借从龙之功能够一跃而起。这样,吴含玉最好也能混个妃子的位置,若是她命好再生个皇子,那吴家的地位……”

后面的话不用陈乐瑶再说,江氏就已经明白了,若是真有那么一日,那吴家的地位可就不是陈家可以比拟的了。

怪不得那么多人都想着巴结皇子贵人!

只是可惜了她的瑶儿,偏偏有那么个一根筋的爹,别说皇子了,就连一般的朝廷命官都不知道巴结。

看着娘亲俨然已经想明白了的样子,陈乐瑶有些痛心疾首地问道:“现在您总该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傻事了吧?那林媛哪里是能这样随便得罪的?”

江氏手指颤了颤,心中悔恨不已,可是她一向是个高傲的女人,就算做错了事也从来没有表露出来过悔意。

“不就是三皇子吗?女儿你就放心吧,那吴家小姐也只是个一般人,无论是样貌还是才智,女儿你就高她许多。他们不是想着巴结上二皇子吗?娘也能!”

陈乐瑶被江氏这话吓得一个哆嗦,不过转瞬便想通了,赶紧抱住她的胳膊急道:“娘,你可不要胡乱找事,女儿可一点儿也不想跟那个二皇子沾上一丝一毫的关系。”

她虽然没有见过那个二皇子,但是因为跟林薇交好,可是听林薇说过多次的,那二皇子奸诈狡猾,盛气凌人。再加上能看上吴家那样的人,也足见这二皇子不是什么正派人士。

江氏笑着拍拍女儿的手背,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放心放心,咱们不巴结二皇子,大雍朝的皇子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你不是担心娘亲因为开罪林媛而得罪了三皇子吗?那咱们就抱上三皇子这棵大树好了。”

怕女儿不同意,江氏还神秘兮兮地冲她挤了挤眼睛:“娘可都打听过了,那三皇子仪表堂堂正义凛然,而且他的身边连个女子都没有,若是让他相中了,女儿你就算不能为正妃,也会当个侧妃的。”

江氏心中的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陈乐瑶却是急得白了脸,什么正妃侧妃的,她可一点也不想跟了皇子。即便是江南人,但是她也对后宫那些勾心斗角的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再说了,她们刚刚不是还在讨论得罪林媛的事吗?怎么一不留神就扯到了她的婚事上了?

一番口舌却没能让娘亲转变想法,陈乐瑶真是又急又气,一甩袖子扔下一句“不跟你说了”就回到自己房里生闷气去了。

不过临走的时候还不让叮嘱娘亲将陈若初给放出来,既然已经惹得林媛不快了,现在就赶紧赔礼道歉吧,也许凭着陈若初和林媛一家人的交情还能扭转局势。

“好啦好啦,娘会看着办的,你就安安心心地等着嫁给三皇子吧!”挥着手,江氏笑得眼角的皱纹都出来了。

“哎呀!嫁什么嫁啊!不嫁!”跺着小脚,陈乐瑶跑得更快了。

待女儿的身影消失不见,江氏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

“放出来?哼,既然已经得罪了,就没有道歉的道理,我江月娥还从来没有跟谁低过头。他陈若初就算有通天的本事,在我面前也只是个庶子,只要他不被赶出陈家的门,见了我都得恭恭敬敬地尊称一声母亲。哼!想要巴上林媛一家来要挟我?做梦!”

碎了一口唾沫,江氏默默坐回到椅子里,小心思开始急急转了起来。

“没想到吴家竟然还做了那样的事,这可真是我大意了,幸好提前将那个吴含玉从绛烟阁给踢了出来不然的话,吴家的如意算盘不就打响了?杜美娇那个贱人还妄想做皇子的丈母娘?简直是笑话!”

嗤笑了一声,江氏的手指在桌上有韵律地敲击着:“不行,我也得赶紧想个法子让瑶儿在三皇子面前露露脸才行。老爷是指望不上了,安乐公主?不行不行,今日没能成功扳倒林媛,安乐公主肯定恼了我了,她这条路也行不通了。”

使劲摇摇头,江氏又想了好几个在京中结实的朝廷命官的女眷们,可是想来想去,好像还真的没有哪个能有那通天的本事帮她引路。若是真的有这样的本事,人家早就给自己女儿留着这样的好事了,傻子才会给自己女儿找一个分宠的情敌。

“不管了,就是使银子攀关系人托人,我也得给瑶儿把这个事办成了,绝不能让她被那个继室所出的吴含玉给盖过了风头!”

拍了一把椅子扶手,江氏下定决心,立即就派人出去打听消息了。

却说刘氏带着几个女儿回到了林府,当即便把林媛和林薇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说话去了。

小林霜和小河面面相觑,想着偷偷在门口听听墙角,可是耳朵刚贴过去,就被一只纤细的手给揪到了一边。

“疼疼疼,娘,手下留情啊!”捂着耳朵呲哈呲哈地叫唤着疼,小林霜十分配合地挤出了两滴眼泪。

刘氏却一点儿也不心疼,直把两人给揪远了才板着脸沉声警告:“回房去,不许瞎听!”

在她看来小林霜还只是个孩子,她要跟林媛林薇姐妹两人说道的事情不适宜被她听到。

教训完小林霜,刘氏看向低头不语的小河,想了想也把她给叫进了房间里去,这下好了,四姐妹里边只有小林霜被排除在外了,可把她给郁闷坏了,吵着嚷着也要进去。

“小小姐,您还是快回房去吧,哪里有上赶着挨骂的啊!”海棠和张妈妈都围过去劝她。

“我们都是姐妹,要有福同享有难……什么?挨骂?”

看着海棠和张妈妈点头,小林霜再结合之前发生的事立即就明白了。

“哎呀呀,原来是挨骂啊,我还以为是有什么好吃的她们在偷偷聚餐哩!既然这样,那我就回房去吧。啊,还困啊,回去睡一觉再说!”

刚刚还义薄云天叫嚣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小林霜,一眨眼的功夫溜得比兔子还快。海棠和张妈妈面面相觑,不由得好笑得摇了摇头。

而房间里正在“偷偷聚餐”的母女几人此时的气氛却有些诡异,刘氏端坐在桌前,右手搭在桌子上,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站在最中间的林薇,许久不说话。

她越是不说话,林媛几人就越是心惊胆战,以前的刘氏可从来不会这样的,看来今日是真的被气到了。

说来也是,换做任何一个母亲在外边听到别人那样说自己的女儿,都会气得仰倒吧!

林薇被刘氏盯的不敢抬头,林媛和小河头陀交换着眼色,小河让林媛开口,林媛默默撇嘴猛摇头,她可是最了解这个娘亲的,别看平日里温柔地跟猫似的,但是一炸起毛来,那简直就是一头母老虎!

不知过了多久,刘氏终于开口了:“多久了?”

这话是问中间的林薇的。

林薇身子蓦然一抖,怯怯地开口:“什,什么多久了?”

啪!

刘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这清脆的声音在冷凝的房间里显得分外突兀。别说林薇和小河了,就连林媛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还不说?别以为你们胡乱说一通就能把事情揭过去,我可是你们的娘,你们肚子里有多少东西我能不知道?说,你跟那小林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媛心中嘀咕了一下,挤出平生最乖巧的笑容来:“娘,你说的是小林子啊,他们在学堂里就认识了,我算算啊,大概有……”

“你闭嘴!”刘氏瞪了林媛一眼,“别跟我说什么同窗之谊,那日吃饭的时候我就发觉薇儿的神态不对劲儿,若只是同窗之谊怎么小河没事?丫丫没事?偏偏薇儿一直低着头默不作声!还有那个陈夫人,从薇儿一开始见到她,就带了几分畏惧和讨好。别以为做得不着痕迹娘就看不到,我原本还以为你是因为陈家大小姐的缘故,现在想想,根本就是因为那个小林子!”

听刘氏连好早以前的事都给翻了出来,林媛不得不佩服女人的敏感洞察力,这些事她也察觉到了,所以才会觉得奇怪。当然,在见到陈若初的时候她算是明白了。

只是没想到,同样明白的人还有刘氏。

林薇垂着头,双手紧紧绞着衣角,一动也不敢动。

一边的小河也把头垂地快要贴上地面了,恨不得自己赶紧钻进去立即消失在刘氏的面前。

可是,刘氏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小河你说!你跟薇儿一直是好朋友,在学堂的时候又是同窗,你告诉我,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刘氏点名,小河呲着牙笑得比哭还难看,看看林薇又看看林媛,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票,么么哒~今儿一更的日子~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