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聊天(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了一眼正在跟其他绣娘讨论绣法的林薇,陈乐瑶蹙蹙眉头起身走到了她身边。

“薇儿,我有话想跟你说。”

林薇正在跟几个前几年进入绛烟阁的绣娘研究双面绣的针法,冷不丁听到陈乐瑶的话错愕抬头。自从那日在陈家门口说完了话,两人已经好几天没有说过话了。而林薇也借此跟别的绣娘们拉近了关系,只有陈乐瑶因为陈家传闻的事,在绛烟阁里愈发孤立了起来。

“陈小姐,有事的话就在这里说吧。”

林薇还未开口,跟她讨论针法的几个绣娘就当先帮她挡了过去,那日的事情她们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是却是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在她们看来,陈乐瑶此时过来就是来找事的。

她们可不想林薇这只温顺的小绵羊被陈乐瑶这只小老虎给欺负了,想想刚才,连罗三娘都被吓跑了呢!

陈乐瑶仿佛没有听到那几个绣娘的话,只是紧紧盯着林薇,语气也重了几分:“薇儿,你就真的不想听我的解释吗?我们真的要闹到这种地步吗?”

“陈小姐,请你……”

“几位姐姐别担心,我没事的。”林薇赶紧站起身来,在那几个绣娘和陈乐瑶开始互撕之前结束了战局:“陈小姐,我们去房间里说话吧。”

陈乐瑶看都未看那几个挑事的绣娘,抬着下巴挺着胸脯高傲地走上了二楼的楼梯钻进了一个无人的绣室里。

林薇摇摇头,这个陈乐瑶果然是江南大户人家出来的小姐,还真是不把这些绣娘们放在眼里。

对那几个绣娘笑了笑,林薇便也上了二楼。

那几个绣娘千叮咛万嘱咐地在身后给林薇打气,不过在她的身影进到绣室之后,几人交换了个眼色,也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

可惜脚丫子还未挨到楼梯台阶,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程夫人给一眼瞪了回去。

绣娘们吐吐舌头,立即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绣案前继续刺绣了。

程夫人瞪了这几人一眼,见她们都老老实实地低着头没有人再敢抬头,便翘着兰花指捏着自己的衣摆小心翼翼地上了楼梯,猫着腰儿听墙角去了。

绣室里,陈乐瑶定定地看着林薇。

林薇被她看得有些心理发毛,正要开口问她怎么了,就见一向高傲的陈乐瑶突然撩起了裙子扑通一声跪在了自己面前。

天哪天哪!陈家大小姐居然下跪了!

听墙角的程夫人惊愕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程夫人,这个时候就跟初出茅庐的纯情小姑娘一样,浑身上下都挑动着八卦的小精灵。

“姚姐姐,你这是干什么!”林薇也被吓到了,赶紧上前去扶陈乐瑶,可是陈乐瑶是铁了心地要下跪,任她如何搀扶膝盖都跟灌了铅一样没有动弹。

“薇儿,求求你,放过我们陈家吧!”双手被林薇扶在手里,陈乐瑶抬着头眸光潋滟:“我知道这次的事是我不对,我不该将你和小弟相识的事情胡乱告诉我娘。我知道我娘也有错,她不该不分青红皂白地就诋毁你的名声,可是薇儿,回去了以后我已经狠狠地说过她了,她也知道错了。薇儿,求求你了,放过我娘吧!我给你磕头了!”

说着,陈乐瑶便真的挣脱了林薇的手给她磕起头来。

林薇这下是更蒙了,什么叫放过她们啊,她怎么一句都没有听懂?

“姚姐姐,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呀?什么放过啊,我怎么了?”

正在磕头的陈乐瑶一愣,她虽然跟林薇相处不久,但是林薇是个没有心眼的人,她早已经将她看透了,她不会说谎,看来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不过转念一想,陈乐瑶眼前突然闪现了林媛那似笑非笑的脸和古井一般幽深的眼睛。对,不是林薇就是林媛,肯定是林媛!

“那就是你姐姐,薇儿,求求你们放过我们陈家,不要再给我们造谣了,我娘她,她都不敢出门了,这些日子一直在家中以泪洗面,每天都吃斋念佛面壁思过。”

正在家中挑剔地啃着水晶肘子的江氏突兀地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莫名其妙地晃了晃脑袋,继续埋头跟肘子斗争了。

听到陈乐瑶的话,林薇总算是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了。原来她是怀疑那些传闻是她们传出去的。

“你误会了,姚姐姐,我们根本没有传那些谣言。”

摆着手,林薇说话时不避不让,分外坦诚:“不瞒你说,我们再过七八天就要回驻马镇了,我姐姐最近一直在忙着洞天的事,根本就没有功夫去散播什么谣言。再说了,我姐姐也不是那种背地里使坏的人,若是有人得罪了她,她是会当面解决的,那日我们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我姐姐不会再揪着这件事不放的。”

若是林媛此时听到了林薇的话一定会汗颜地无地自容,原来自己在小妹心里是这样光辉的形象啊,只是可惜,她好像背地里也做了不少坏事。

这下陈乐瑶是真的愣住了:“你说,什么?不是你们?”

“不是我们,不是我们。”再三强调了两遍,林薇一边将陈乐瑶扶了起来。

如果不是林媛做的,那么这件事背后使坏的人就一目了然了。

“是他们!”陈乐瑶紧咬牙关,又气又恨。

陈乐瑶没有说是谁,林薇也不想过问这其中的猫腻,反正她现在跟陈乐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正如她那日所说的,以后的她们各走各的路,再不相干。

“陈小姐,若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说完,林薇转身便要走。

“薇儿,我……”陈乐瑶拉住林薇的胳膊,急急叫了一声。

林薇却是拂开她的手,浅浅一笑,一言不发地开门离开了。

陈乐瑶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里也变得空落落的。人们只看到她身为陈家嫡女的光鲜,却不知道她的孤单寂寞。她空有那么多银子,却没有一个真心的朋友。以前跟吴含玉斗嘴,虽然气人倒也有趣。后来家里有了个小弟弟,她想着终于有人能跟她一起玩耍了。

可是呢,娘亲说小弟是下贱人生出来的小贱人,她若是跟小弟玩了,也会变成被人们唾骂的小贱人。

娘亲说的话自然是真的,小小年纪的她奉为信条。

好不容易来到了京城,遇到了林薇,却不想最终还是被自己给亲手断送了这段友情。

呵,陈乐瑶,你真是可怜啊!活该你没有朋友,你就是活该!

打开门准备离开的林薇猛地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人给惊到了:“程夫人?”

程夫人正弯着腰趴在门上听墙角,差点因为开门而扑到了房间里去。

“呵呵,呵呵。”尴尬地看着林薇和房间里的陈乐瑶,程夫人拍了拍自己的衣摆,清了清嗓子,对林薇道:“薇儿,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你跟我来一下吧。”

“是,夫人。”林薇乖巧地点点头,跟在程夫人身后慢慢走了。

程夫人最是喜欢林薇这乖巧模样了,不知道比那个当中表白的田萱好多少倍!若是能得了林薇这样的孩子当自己的儿媳妇儿,那可真是上辈子积了大德了。

一边走,程夫人一边欢喜地笑着,那个陈夫人居然还看不上林薇做她的儿媳妇儿,呵,真是有眼无珠!

不过这倒是正好,把这么好的女孩儿留给她。

程夫人在二楼有个单独的房间,里边床榻桌椅一应俱全,这还是林薇头一次来到程夫人的房间呢!

一进门就被扑面而来的淡淡药香给熏得蹙了眉头。

程夫人也察觉到了她的异样,指着桌边凳子,笑道:“我身子不大好,除了每日吃药,还要用药熏着房间。你若是不习惯,我们就去别的房间里说话。”

“不碍事。”林薇处处为别人着想,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儿小事而介怀,不过她的注意力却都在程夫人的身体上。

“夫人,您身子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

程夫人倒茶的手顿了顿,笑了笑:“对,就是最近太累了,你也知道,这偌大的绛烟阁全都靠我一个人顶着,哎!”

叹了口气,她自然而然地将话题引到了自己的儿子身上:“我那儿子啊,哎,都这么大了,还是跟个小孩子似的,我想着把这绛烟阁交给他打理,偏偏那臭小子一心一意就想着去做菜。”

“我这绛烟阁可是耗费了多少心血才做到这么大的,那个臭小子说不接手就不接手,让我怎么办?”

对于程夫人的抱怨,林薇也只能无语地笑了笑,在绛烟阁这些日子,除了练习绣法就光听大家聊天八卦了。说得最多的,无非就是绛烟阁未来的东家程皓轩,她自然也知道程皓轩热衷厨艺无心掌管绛烟阁的事了。

不过,说起来也是奇怪,这个程皓轩虽然无心接手绛烟阁,但是他的聪明才智却是极其适合经商的。这次绛烟阁甄选厨娘还有今年上元佳节绛烟阁搞得猜谜活动,都是程皓轩想出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