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约会/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即便如此,林薇作为一个外人还是没有权力插嘴别人的家事的,她只是静静地听着,偶尔点头笑笑,心里对程夫人让她来房间里的用意很是好奇。

程夫人自顾自说了这么许多,也不见林薇脸上有什么表情,只好横刀直入了。

“薇儿啊,有句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成家立业。”

林薇点头,这句话很简单啊,她自然是听过了的。

程夫人笑着拍拍她的手,身子也往前倾了倾,笑道:“圣人都说,成家立业,成家立业,自然是先成家再立业了,你说是不是?”

林薇心里有些突突,总觉得程夫人问她这个问题别有用意,可是一时又想不出哪里有问题。

“是,夫人说的对。”林薇点点头,俨然被程夫人牵着鼻子走了。

程夫人心里开心,更加亲昵地握住了林薇的手:“薇儿啊,自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这个孩子,真是可心。模样又俊俏,人品又好,最重要的是,你还有一手好绣活儿,比我绛烟阁里所有的绣娘们都强。”

明明是被程夫人夸赞的,可是林薇总觉得心里有些忐忑。

“薇儿啊,不瞒你说,我年轻的时候呢,也跟你一样,只是可惜,看错了人,付错了情,最终这辈子也就这样交代过去了。所以啊,女人这辈子呢,一定要擦亮眼睛找个好夫君。你瞧你大姐,就是个有眼光的,夏二公子人品贵重,对你大姐又百依百顺。薇儿,跟我说,你羡慕不羡慕你大姐?”

林薇眨眨眼睛,一个是她大姐,一个是她大姐夫,两人这一路走来她都是亲眼看着的,自然知道其中的艰辛和甜蜜。只是,说羡慕倒是没有多少,若真的要说点什么的话,应该是期待,期待自己也能有个这样的将来。

不过,看着程夫人那殷切的目光,林薇从善如流,点点头:“嗯,羡慕。”

程夫人喜出望外:“羡慕就对了,来,我告诉你啊,我这里呢,正好有个合适的男子,模样比夏二公子更俊俏,人品也是万里挑一,莫说夏二公子了,就是皇子们恐怕都没有他一半好呢!”

林薇勾着唇十分应景地笑了笑,不过心里却是唏嘘,瞧程夫人这嘴儿,当绣娘真是委屈了她了,她应该去当媒婆才对!

现在她也算是终于明白程夫人将她叫过来,又是说程皓轩又是说她大姐的,原来是想给她说媒啊!哎呦,这可真是不好意思啊!

等等!说媒便说媒吧,为何要提程皓轩?

难道,之前她说过的玩笑话都是当真的?

林薇猛然睁大了眼睛,想起了自己刚来绛烟阁的时候,程夫人曾经打趣地称自己为儿媳妇儿的事,不禁后背都出汗了。

不是吧?难道真的是给她和程皓轩牵线说媒?

不要啊!她还有小林子呢!再说了,她可不能做对不住田萱的事!

就在林薇暗暗觉得对不住田萱的时候,程夫人终于将正事给扯了出来。

“薇儿啊,你来到这绛烟阁也有不少日子了,说起来,跟皓轩应该也见过好几面了吧?怎么样,我儿子是不是样样都是出类拔萃的好男儿?呵呵,别说你了,就连我这个当娘的都觉得整天对着他会被勾了魂去呢!”

“哎呀,别害臊嘛,这里又没有外人,咱们娘俩儿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哦对了,你不会还是在为那个陈夫人的事伤怀吧?哼,要我说啊,那个陈夫人简直就是有眼无珠,像你这么好的姑娘给她当儿媳妇儿,都是她修了八辈子的德修来的,偏偏她还挑三拣四的!”

“对!她就是嫉妒你,嫉妒你容貌好人品好,怕你进了门以后会把她的光辉给盖过去!哼,这样的老妖婆真是居心不良。你没有进他们陈家的门真是庆幸!薇儿啊,你别担心,娘才不会嫉妒你呢,娘是真心地喜欢你的,只要你跟轩儿过的好,赶紧给娘生个大胖孙子,娘就开心地不行不行的了!”

程夫人一张嘴巴拉巴拉地说个没完,林薇只觉得好像有一百只苍蝇在自己的耳边嗡嗡嗡个没完,脑袋都要大了。

在听到程夫人竟然都跟她自称娘了,林薇更是如坐针毡,就想着赶紧逃跑了。

“夫,夫人啊,我,我还不到十一岁呢,现在说这件事还有些太早了吧?”

“不早了!”程夫人一把拉住打算遁走的林薇,将她的手紧紧握在自己的手里,分外认真地说道:“你没听过这样的话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那就是在两个人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形影不离互生爱慕之心了。你们都十一岁了,轩儿也十三四了,一点儿也不小了。有的地方的孩子成亲早的,像你们这个年纪都有成亲生孩子的了呢!”

林薇苦笑着,只觉得按照程夫人的说法,恨不得自己现在就跟程皓轩赶紧成亲,然后明年就给她生出一个大胖孙子来。不,一个哪里够?要生就得生一串儿!

想着自己年纪轻轻,从十二岁就要开始生孩子,一直生到二十二岁,甚至三十二岁,那得是多么地高产啊!

林薇眼前蓦然就出现了在林家坳时养的那头大母猪和几头小猪崽儿,浑身都悸动起来。

“夫人,夫人啊,我觉得这件事还是得从长计议。这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大姐都十四岁了,我娘都舍不得她出嫁呢,我就更不着急了。”

林薇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慌乱地推开程夫人紧紧握着自己的手,逃命似的跑出了她的房间。

程夫人眨眨眼睛,看着林薇的背影吃吃笑了起来:“哎呦,果然还是个孩子,才说到这儿就脸红了。啧啧,不过这孩子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切不可急躁,要从长计议才行。过几天,不行,就明儿吧,明儿就先让他们两个见见面,培养培养感情。快六月了啊,郊外的花儿肯定都开了,就让两个孩子去游湖赏花吧!”

打定了主意,程夫人赶紧将茹绣娘给叫了过来,让她先去城外定游湖的船,还特意嘱咐她一定要在临江楼定个视野开阔的房间。

看着程夫人这兴奋异常激动地脸色潮红的模样,茹绣娘隐约也猜出了是什么事,十分爽快地就赶紧去办了。

林薇逃也似的从程夫人的房间里跑了出来,就一头扎进自己的专属绣室里不出来了,本想着这样就能躲过一劫的,却不想没一会儿,蕊绣娘就笑盈盈地过来找她了。说是邀请她明日一同去游湖,还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她千万不要迟到。

林薇一时蒙了,没能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之后才想明白,什么游湖,明明就是去相亲的。

“哎呀,惨了惨了,若是让萱儿知道了,肯定要跟我划清界限,不理我了!”双手支着下巴,林薇一脸抑郁地哀嚎着。

不去?

林薇来了精神,她若是不去呢?悄悄看了眼房间里的程夫人,林薇总觉得不去的话好像有点儿亏。倒不是她亏,而是替田萱亏得慌。

一个念头在心里萌生,林薇眼睛亮了起来,还是回家先跟大姐商量一番再决定吧!

这日,林薇早早地就回到了家,拉着林媛和小河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姐妹三人嘀嘀咕咕商量了好久都没有出来。

小林霜看得心痒痒,想着也跟着进去听听,可是林薇身边的丫鬟石榴和牡丹就是不许她进门,还说什么里边谈论的话题都是少儿不宜的东西,不许她进去旁听。

这可把小林霜给郁闷坏了,扒拉着小腿儿非要进去瞧一眼几个人到底在干什么。

府中上下几乎都知道小小姐的吃货本性,看着小林霜这个急不可耐的样子,石榴想起了大小姐交代过的话:“小小姐,几位小姐真的是在谈论很重要的事,不是在吃什么稀有的东西,你就放心吧!”

小林霜果然停下了往里拱的动作,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真的不是在吃什么好吃的?”

牡丹也忍不住扶额:“真的,只是在说话,没有吃东西。”

小林霜这才歇了往里进的心思,不过在走出去三步之后又给折了回来,眨巴着骨碌碌的大眼睛,抬着肉嘟嘟的小脸儿,嫣红的小嘴儿扁扁的:“石榴姐姐,牡丹姐姐,你们发誓,大姐她们真的不是在放家里吃什么好东西?”

石榴和牡丹都被小林霜这个模样给萌化了,哭笑不得地举着右手真的发起了誓言。

发完誓,牡丹还引着小林霜去了厨房,大小姐说了,若是实在拦不住小小姐了,就跟她说厨房里有好吃的。

虽然小小姐没有再往里边闯,但是这个萌萌的小模样还真是让人于心不忍,那就放一次水带她去吃好东西吧。

一听有好东西吃,小林霜跑得简直比兔子都快,牡丹紧跟着都没能追上她,赶到厨房的时候小林霜就已经将案板上带来的辣炒年糕吃了一多半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薇就早早地来到了蕊绣娘跟她约定的地方,不过她并没有直接出现,而是跟林媛和小河偷偷地躲到了一边暗中观察。

果然,诚如三人所料的那样,程皓轩在程夫人和茹绣娘蕊绣娘的陪伴下来到了临江。说是陪伴,倒不如说是押解,因为程皓轩那张俊俏的小脸儿此时跟吃了个黄连一样难看。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程夫人给儿子整理了一下衣襟,就将他推到了江边,还不忘嘱咐着他一定要好好对待人家姑娘。

程皓轩心不甘情不愿地往江边走,正好在林媛几人藏身的地方前路过。

三个小姑娘赶紧缩回了脖子,屏住了呼吸,竖着耳朵听到程皓轩一路抱怨着走过去了。

“什么啊,大早上地就把我揪起来,还骗我说是出来玩,到了才跟我说是相亲!真是的,这都什么世道了,哪里还兴相亲?再说了,就小爷这风流倜傥的模样哪里用得着相亲?随随便便抛个媚眼儿,还不是想要多少女儿都会上赶着来倒贴?”

听着程皓轩这自我感觉良好的一番话,藏在暗处的林媛三人齐齐做呕吐状,要不是怕暴露了自己,她们肯定要跳出去指着这程皓轩的鼻子好好挖苦嘲笑一番!

“哎!相亲就相亲呗,也不说是谁!还弄得这么神秘,难不成是公主?啧啧,当驸马有什么好,还是当厨子最好。给我找个公主,还不如给我介绍个御厨的女儿呢,那才符合小爷的心意……”

程皓轩一路嘀咕着走远了,那边程夫人三人也趁程皓轩不注意悄悄地溜进了临江楼。她们可不敢让程皓轩知道就在旁边围观,好不容易把这臭小子从床上给忽悠了出来,若是再惹毛了他,这场亲事肯定就没戏了。

林媛三人偷偷探头出来,林薇悄悄道:“大姐你真是太厉害了,连程夫人在旁边偷偷看着都猜到了。”

林媛哼哈两声,苦笑着点点头,她当然知道了,这种被家长骗来相亲还要被双方家长盯梢的事她可没少见过。

“薇儿啊,你真的决定将这个程公子让给萱儿?”小河还是有些不同意两人的做法,“我觉得这个程公子可比小林子更适合你,最重要的是,程夫人特别看重你,若是你跟了程公子,等你过了门绝对不会被婆婆欺负。但是小林子嘛,啧啧,就有你受得了。”

不仅是小河,连林媛也觉得程浩轩比小林子更适合林薇。虽然程浩轩不是程夫人的亲生儿子,但是程夫人对待程浩轩却跟亲儿子没有两样了,亲儿子也不过如此了。

不过不管两人怎么说,林薇的心里都已经住进了一个人,正如她自己所说,旁人再好都比不上心里那个人。

林媛也是深有体会,即便夏征霸道贪财,甚至有时候很是小心眼儿,可是在她心里就是千金不换的人。

知道再劝林薇都没有用了,林媛和小河也就不再多说了,三人各自分头,去帮田萱牵线搭桥了。

说起来这程皓轩真不是个懂得浪漫的人,他上了游船之后居然又歪着头倚在小榻上睡着了,就连游船慢慢悠悠地划到了江中心都没有察觉到。

程夫人三人却是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程夫人更是气得破口大骂起来:“这个程皓轩,是不是故意来气我的!薇儿还没有来呢,他居然就把船划到了湖中心,真是气死我了!这个混账东西!等我过去揪他耳朵!”

说着,程夫人就起身往外跑。茹绣娘和蕊绣娘赶紧拉着,又是说好话又是顺气的。

三人正在临江楼里拉扯着,眼尖的蕊绣娘突然指着湖中心的小船叫道:“快看!有个小船过来了!”

程夫人和茹绣娘也不拉扯了,都扒着窗口往外瞧,果然见到一只小小的游船慢慢悠悠地靠近了程皓轩所在的游船。为了给程皓轩和林薇设置一个有情调的环境,程夫人还特意让茹绣娘订了一艘大点的游船。

刚才看着还没有发现什么,此时那小船飘飘摇摇靠近了,两艘船一比较,还真是显出了大船的大了。

“那小船,是不是有人?你俩眼神儿好,看见了没有?”

三人扒着窗口热切地看着湖面上,程夫人紧紧眯着眼睛,可是怎么瞧也瞧不真切那小船上是不是有人。

茹绣娘和蕊绣娘也眯着眼睛看着那小船,虽然她俩都比程夫人年轻了许多,但是因为常年刺绣,眼睛早就不如同龄人了,所以也只是看个大概,隐约能瞧见小船上好像坐着个女子,至于那女子是谁,模样如何,却是看不真切的。

茹绣娘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应该是,薇儿吧?”

蕊绣娘也蹙眉问道:“你看清了?我看着身形像,不过肯定是个年轻姑娘。”

三人正猜测着,那小船已经靠近了大船,小船上坐着的年轻女子慢慢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上了大船。

茹绣娘突然高声大叫起来,惊得程夫人和蕊绣娘心里都扑腾一下子。

“就是薇儿,就是薇儿!你瞧那女子穿的衣裳,不就是她刚来京城的时候,咱们给她们做的那件吗?”

经过茹绣娘这么一提醒,蕊绣娘也认了出来,拍掌笑道:“对啊,当时还是田家小姐带咱们去的呢!做了几件衣裳,一直没有见过薇儿穿,没想到今日这个场合给穿了来。哈哈,这小丫头虽然嘴上说不同意,其实心里高兴着呢!”

茹绣娘和蕊绣娘都敲定了那人就是林薇,程夫人也就认定了,高兴地眼角的皱纹都露了出来:“我就说嘛,薇儿这孩子最是通情达理,轩儿都将游船开到湖中心了,这孩子居然也不气恼,还自己找了个小船去那江中心。啧啧,这孩子啊,真是可心人儿啊!”

说着说着,程夫人的眼角便潮湿了,不着痕迹地抹了把眼角,程夫人顿时改变了语气:“哼,这要是换了田家那个二小姐,肯定早就气得转身就走了吧!”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

毒妃萌宝腹黑爷/凤玖

“贤良淑德”的土匪头子慕容栖一次下山拐回了一位身娇体软易推倒的压寨相公。

可相公带回山寨后慕容栖才发现不对,那双时时盯着自己恨不得把自己吞下肚的眼是怎么回事?

这哪是什么身娇体软易推倒啊,这分明就是腹黑霸道厚脸皮啊!

直到真的被吃干抹净了,慕容栖才悔不当初

“我要休夫!”

某男云淡风轻:“想都别想。”

“不许睡床!”

某男满不在乎:“那我睡你。”

实在不行,慕容栖使出了杀手锏,“你知道吗?我有儿子了,所以你带绿帽子了。”

某男眉毛一挑,勾唇一笑,“那是咱儿子!”

当土匪千金遇上无赖皇子,他们之间会生出怎样的火花?

本文1v1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