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约定(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茹绣娘和茹绣娘面面相觑,也不知道程夫人到底是怎么了就是看不上人家田府二小姐,说起来,这个田府二小姐比林薇的身份地位还要高许多呢。

不过,又不是给自己找儿媳妇儿,两人当然聪明地闭了嘴巴,只是说着程夫人找了个好儿媳的好话。

躲在暗处的林媛和小河,看着临江楼二楼上程夫人那开心的模样,顿时松了口气,看来今日的事是真的瞒过了程夫人三人。

正要离开,林媛便见到程夫人和茹绣娘蕊绣娘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便准备离开了,许是怕被程皓轩发现她们吧,反正现在两人已经见了面,接下来的事就不用她们操心了。

见程夫人三人已经坐上马车离开了,林媛和小河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拍拍沾了脏东西的裙角,便准备去江边找藏着的林薇,然后三人一起回去了。

江中心,身着林薇衣裙的田萱满心欢喜地上了船来,一进船舱就瞧见了小榻上正睡得酣甜的程皓轩。

一颗心小鹿一般乱撞着,田萱转过身去双手在身前晃了晃,高兴而无声地大笑了三声之后才整理了一下衣裙,转过了身来。

回过头来,就又变成了端庄挑眉的田萱了。

船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程皓轩却还是跟毫无察觉一般,依旧闭着眼睛睡得香甜,听着那均匀而有韵律的呼吸声,田萱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整个船舱里好像都弥漫着粉红色的气泡泡。

“程公子?”田萱轻声细语地唤了一声,榻上的人依旧闭着眼睛呼吸声没有任何变化。

田萱又轻轻走近了几步,再次低声唤了一次,偏那人还是没有回应。

这次田萱胆子大了,睡得这么沉,是不是就是等着她去做坏事的?

眼珠子快速地转动着,田萱看了一眼船舱外掌舵的船夫,整个船上除了他们三人再没有旁人,而这游船又在江中心,莫说人了,连个鸟都没见几只。

“呼,呼!好紧张,好紧张!”田萱转过身去,轻轻用双手拍着自己微微发烫的脸蛋儿,船舱里都是她啪啪打自己脸的清脆声音。

声音突然一顿!

田萱猛然瞪大了眼睛,慌忙回身,待见到榻上的人还在熟睡后才松了口气。

这次不敢再大声拍脸了,若是把程皓轩吵醒了,别说坏事了,就连多看他两眼都难了。

“不紧张,不紧张!”轻轻拍着自己的胸口,田萱轻手轻脚地凑近了程皓轩,小脸儿在距离他的脸两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哇,这还是头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看他呢!果然好白啊,怪不得京城人都称呼他为白二爷呢!

嗯,好帅啊!瞧这眉毛,浓密的很。还有这眼睫毛,卷卷翘翘的,比女人的眼睫毛还漂亮呢!

还有这鼻子,哇,好挺翘啊!鼻尖也这么帅气,哎呦,怎么办,好像吃一口!

呲溜!

程皓轩是被一声接一声吞口水的声音给吵醒的,眼睫毛颤了颤,眼睛似睁未睁隐约有光透进来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个凉丝丝的东西碰到了自己的……

鼻子!

碰就碰吧,为什么,还要伸舌头舔?

哎呦,好痒啊!

等下,不对劲儿!

“啊!”

程皓轩高声大叫一声,捂着自己的鼻子就从小榻上给跳了起来,指着眼前还在微张着嘴流口水的女人气呼呼叫道:“你亲我!不对,你咬我做什么!”

微微发愣的田萱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地将嘴角的口水吸了回去,眨着眼睛无辜地说道:“程公子你是不是做梦了?我什么时候亲你了?”

说到最后,田萱竟是低下头双手捂住发烫的脸颊扭捏地笑了起来。

她这样一笑,程皓轩顿时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为什么笑?为什么笑?这丫头刚刚明明占了自己的便宜,怎么这会儿就不认账了?

其实田萱刚刚咬得并不用力,只是因为程皓轩突然惊醒反应太大,逃跑的时候又正好撞在了田萱的牙齿上。别说他鼻子疼了,田萱的牙还疼呢!

只不过此时正沉浸在甜蜜里的田萱根本没有心思去管自己的牙罢了。

捂着发酸的鼻子,程皓轩才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等下,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田萱眼神微微闪烁,继续扭捏地晃了晃身子,打起了马虎眼:“哎呀,你说我怎么在这里呢?”

“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在这……”程皓轩都快被田萱弄晕了,之前见过的她可不是这样扭扭捏捏的样子啊,怎么今儿这么羞涩,哎呀,这样的田萱真是太丑了!

等下!

程皓轩突然感觉不到鼻子的痛感了,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你,等下!跟我相亲的女子,就是你?天哪!娘说的惊喜就是你?”

田萱虽然花痴,但是聪明的很,一听程皓轩这话就明白了,原来程夫人只是让程皓轩来相亲,却并没有透露相亲的对象是谁!

这下可好办了,田萱掩唇笑了起来,觉得林薇真是她这辈子认识的最好的朋友了!

抬头看着弯腰站在小榻上的程皓轩,田萱笑吟吟地冲他招招手:“程公子,你快下来吧,你瞧这船舱这么小,你那么大的个子还站在小榻上,肯定会顶到脑袋的。来来,快下来坐吧!”

程皓轩此时也的确发现自己的姿势很是诡异,怪不得刚刚觉得自己的头顶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拍似的,原来是船舱。

“那你往后边一点啊!”生怕田萱再冷不丁地过去咬他一口,程皓轩十分小心地让她后退几步,自己才从小榻上下来了。

田萱抿着唇笑,哪里想得到居然还有跟意中人以这样的方式独处?

想起临上船的时候林媛教给自己的话,田萱轻轻咳嗽了一声,打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食盒,从里边取出了两样小点心来。

这小点心都是昨晚上林媛临时在厨房里做的,因为程皓轩的舌头太厉害,她还故意做得差了点,就怕被他尝出来。

“公子,你刚刚小憩了一会儿,肯定饿了吧?来,这是我自己做的小点心,味道特别好,你尝尝。”

程皓轩还真是有些饿了,主要是今儿早上还没有睡醒就被程夫人给揪了起来,起床气太大,便连饭都懒得吃了。

本来还想着客套地说声不饿,可是肚子却是诚实地叫了起来,程皓轩顿时有些尴尬。

田萱好似没有听到,继续低垂着眼皮给他夹了个小点心:“公子尝尝这南瓜饼,我可是用南瓜和面,又在油里炸过的哦,蘸着白糖吃,又甜又糯,你快尝尝味道如何。”

若说这世上最让程皓轩难以拒绝的东西,那就是美食了,还是没有见过的美食。

田萱夹来的南瓜饼只有小孩子拳头大小,扁扁的,上边刻着急道印儿,中间还有个小蒂,看上去真的跟圆滚滚的南瓜似的。

程皓轩尝了一口,本来微眯着的眼睛顿时睁大了,唔,好吃,甜甜的,软软的,还有一股南瓜的清香味道。

“这真是你做得?”程皓轩一口将那个南瓜饼都塞进了嘴巴里,不可置信地看着田萱:“你不是最喜欢刺绣吗?怎么还会做这个?”

见他喜欢,田萱心里早已高兴地跳了起来,不过面上却是谨记林媛的话,没有那么夸张地笑:“实不相瞒,刺绣和下厨都是我喜欢的,只是,我的厨艺不是很好,娘亲和姐姐也都觉得女子总是下厨不是那么回事会被人家笑话,所以,我就……”

程皓轩十分赞同地点着头,又尝了尝田萱带来的另一样点心,味道也很棒:“嗯,我明白了,不光是你们女子啊,就连我们男人也总有些身不由己。哎,你这个桂花糕做的不如南瓜饼好吃,这桂花糕的桂花放得太少了,不甜,下次再多放一些就更好吃了。”

田萱连连点头:“真的吗?不甜吗?我尝着差不多了呢!好的好的,我下次多放点桂花。你喜欢这个?那就多吃点啊!”

又夹了一块儿南瓜饼给程皓轩,田萱笑得眼睛都弯弯的了。从来没有想过她居然还能有跟程皓轩这样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说起来还是要多亏了林媛和林薇姐妹俩了。

以前她一直以为程皓轩出自绛烟阁,会对刺绣情有独钟,却不想,原来这个大男人真正喜欢的竟然是下厨做菜,啧啧,还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看来程皓轩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南瓜饼,不一会儿就见底儿了。

意犹未尽地抹了抹嘴儿,程皓轩眨巴着眼睛问道:“你还会做什么好吃的?”

什么也不会!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可是田萱嘴上却是不敢这样说,拍着胸脯骄傲地说道:“多了,你要是问我刺绣什么的,我可能还不能打包票,但是做饭嘛,哈哈,只要你说,我肯定能做得出来!只不过,我这厨艺不是太好,所以这个味道嘛……”

田萱有些羞涩地低了头。

“不怕!”程皓轩回味了一下南瓜饼的味道,想着南瓜饼都能做成这个样子,做其他的菜肯定也不会差很多。

“不用担心,我会啊,你若是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可以来请教我,我来教你!”

田萱眼睛顿时亮了:“真,真的吗?你,不会嫌我烦吧?”

程皓轩蹙眉:“怎么会?随时来找我!”

“但是你娘她,她好像不太喜欢我……”

程皓轩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之前程夫人不是一直说田萱不好的吗,怎么今儿还带着他来相亲的?

“别管她,她既然都同意你来相亲了,肯定就是默许了吧!哦对了,我可提前声明啊,虽然我可以教你做菜,但是你可不要有别的想法,我对你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田萱心里撇了撇,神色有些失落:“是吗?可是我听薇儿的姐姐说,心情不好的话做出来的饭菜也不会好吃,若是改天我做出来的菜难吃的不行,那肯定不是因为我的厨艺不好,而是因为我的心情不好。”

程皓轩嘴角抽了抽,林媛那个死女人居然还说过这种话?难道做菜真的跟心情有关?

“算了算了,小爷心胸大得很,多你一个也不多。不过可说好了,不许再偷偷咬我!”

“好好!绝不偷偷得了。”田萱点头像小鸡吃米,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下次绝不偷偷得了,一定要光明正大地亲,咬!

不过,高兴归高兴,她还是谨记林媛的话,有些沮丧地叹了口气,果然引来程皓轩的询问。

看了他一眼,田萱语气不太高昂:“还不是你娘啊,她好像不太喜欢我,也不喜欢你做菜,若是知道咱们两个人见了面就聊天说做菜做饭的事,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是啊。”程皓轩也点了点头:“所以,咱们就不让她知道我们在聊什么不就好了,不光不让她知道聊什么,就连我们在哪里见面怎么见面都不告诉她。反正是她让我来相亲的,最后结果是什么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了。”

程皓轩心里的叛逆因子蹭蹭地往外冒,田萱心里的小欢喜也是哗啦啦地往外流,这下两个欢喜冤家终于达成了一致看法,一拍即合。

却说程夫人和茹绣娘蕊绣娘两人乘坐马车回到了绛烟阁,便有个小绣娘跑来说有人要见程夫人,已经等了好久了。

程夫人心情大好,一边下马车,一边随口问是谁。

“盼珍,是我。”

一个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蓦然在耳边响起,刚刚落地的程夫人身子一僵,脸色大变。

茹绣娘和蕊绣娘跟在程夫人身边最久,却也根本不知道她还认识这样一个人,不禁有些纳闷。

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人,在经过一瞬间的失神之后,很快便恢复了镇定,她正了正自己的衣裳,让茹绣娘几人先回去。

待只有自己和面前这个男人之后,程夫人的面色依然没有正常过来。

“盼珍,我……”

“陆先生,请称呼我一声程夫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