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护着/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越是优秀可人的女子,她就越是嫉恨。她绝对不能容许那个小杂种得到世上任何美好的东西,包括媳妇儿!

“女儿,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娘已经想好了,给你招个上门女婿!”江氏早就做好了打算,即便族中那些人觊觎陈家的家产,但是只要她找到的上门女婿有能力,就不怕他们趁火打劫。

听了江氏的话,陈乐瑶简直都要气笑了:“娘,你说什么?有能力的上门女婿?哈,你也不想想,哪个男人会愿意当上门女婿?若不是家中穷得很,或者是个性子懦弱的人,会那么没出息地来做上门女婿?再说了,你觉得你女儿我就只能配得上一个上门女婿?就连吴含玉那个继室所出的女儿都能光明正大地嫁出去,为什么我就非要找个没出息的男人做上门女婿?”

跟女子不能继承财产一样,男子当上门女婿也是最不能让人接受的事。若是跟李家诚一样因为深爱安以香而自愿上门也就罢了,一般肯当上门女婿的男人根本就是没有出息的男人。

也难怪陈乐瑶会不同意江氏这样安排了。

“不想招上门女婿?那好啊,娘给你牵线搭桥,咱们给三皇子做妃子!”江氏的眼睛亮的比墙上的夜明珠更甚,好像自己的女儿已经当了皇子妃,甚至马上就要进后宫做后妃了一般。

陈乐瑶一时还有些难以适应江氏突然转变的话题,不由得愣了愣,下意识问道:“什么皇妃?娘,你是不是在做梦啊,女儿连三皇子的面都没有见过,怎么当皇妃?”

见她问了许多,江氏就以为女儿是真的动了心思想要嫁给三皇子为妃了,笑嘻嘻地拉着女儿坐到了一边,有些神秘兮兮地说道:“就是因为没有见过,所以娘才给你找机会见面啊!你以为娘这些日子都在干什么?娘啊,已经找好人了,你就等着娘的好消息吧!”

拍着女儿的手,江氏笑得胸有成竹。

可是陈乐瑶却觉得她就是在做梦,皇子是那么容易就能见到的?再说了,就算见到了也不一定能入了他的眼啊,人家可是皇子,什么女人没有见过?怎么会看上她这样身无长处的普通商贾家的女儿?

“嗳!你怎么这么悲观呢?放心吧,娘说行就一定行,你啊,就只负责打扮地漂漂亮亮地,等娘接到了那人的信儿,就送你过去见面。”

看着江氏这胜券在握的样子,陈乐瑶也有些心动了。其实在听说吴含玉被引荐给了二皇子之后,她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不过在知道吴含玉没能打动二皇子以后,她的心里就多了几分幸灾乐祸和自豪感,甚至想着若是自己去见二皇子,肯定会将他收入囊中。

不过跟二皇子相比,她倒是更仰慕三皇子,毕竟从林薇那里听到了不少关于三皇子的事,在她心里,早已对三皇子倾慕不已了,若是江氏真的能给她制造机会接近了三皇子,也不失为一件幸事。

或许,她的命运能够就此改变了呢?也许将来的某一天,吴含玉再见到她的时候就要跪在她的脚底恭敬地尊称一声娘娘呢?

这么想着,陈乐瑶便更加期待江氏说得见面了。

不过,外边的传闻传得实在是太难听,而且陈乐瑶以给三皇子留个好印象为由,果然说服江氏把陈若初给放了出来。

不仅如此,陈乐瑶还给江氏说,让陈若初去处理陈记布庄的烂摊子。别看这小子是个庶出,但是头脑灵活,经商这方面比陈海刚还要厉害。

“哼,便宜了那个小杂种!”江氏总归还是不忿将陈若初放了出来,时时刻刻都想着要骂上两句。

陈乐瑶秀眉紧蹙:“娘,你再怎么不待见他,他也是爹的儿子,他是小杂种,那爹是什么?我又是什么?再说了,若是你一不小心说溜了嘴,将来在三皇子面前也这样说吗?让三皇子知道了会误解女儿的!”

江氏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赶紧答应了:“对对,还是女儿你想得周到,娘以后不再那样叫那个小杂……咳咳,总之娘记住了,以后会改口的,放心吧啊!”

陈乐瑶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反正不管经过如何,今日总算是把小弟给弄出来了。

因为价格战,陈记的生意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再加上吴家的添油加醋,更是让陈记雪上加霜。不过当陈若初完好无损地出现在陈记布庄的时候,有些谣言便不攻自破了。

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街上的小叫花子们突然不唱讨饭歌了,反而传唱起了一首叫做《吴家事》的儿歌。

这首儿歌的内容非常有可听性,简直就是一台令人交口称赞的宅斗好戏。什么原配儿子继室女儿的,什么小妾斗气继室打压的,甚至连原配儿子的各种风流韵事都有,而且还唱得绘声绘色,就跟亲眼见到了似的。

世人都有好奇心,甚至都有向往桃色新闻的心理,这首儿歌简直极大的满足了大家的各种猎奇心理,不消三天,这首儿歌便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甚至比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陈家家事传得更广。

在这首儿歌的冲击下,陈家和江氏终于成为了过去式,不到七天,便再也没有人提起了。

而此时处于风口浪尖的吴家,竟被有心人安到了江南吴家的头上,因为这首儿歌里传唱的内容简直就跟江南吴家一模一样。原配生了两个儿子,继室生了一个女儿,这不就是在说吴江涛兄弟和杜氏母女吗?还有原配的儿子风流成性,吴江涛日日出入怡红院的事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这还用质疑吗?

不仅是京城中人开始相信儿歌中的事就是吴家,就连吴家人自己也开始相信了。

杜氏一脸惊愕地呆坐在卧房里,手指颤抖着,嘴唇都因为失血而变得苍白。

“原配子下毒去庶弟,继室妇再无生子命。这,难道……”杜氏颤颤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难道自己这么多年都没有再怀上孩子,都是因为那两个儿子暗中下了药?

杜氏身上的冷汗蹭蹭地往外冒,身上的衣裳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她愣愣地环顾着自己的房间,看到哪儿都觉得泛着莹莹的毒光。

“娘,娘!”吴含玉突然从门外闯进来,吓得杜氏又是一个哆嗦。

但是吴含玉显然没有发现娘亲的不对劲儿,紧紧攥着她的手急得声音发颤:“娘,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你是不是要把我送到二皇子府做没有名分的通房丫鬟?是不是啊,娘?我不要做妾,我不要做妾!娘,求求你,别让二哥送我去二皇子府,求求你了娘!”

杜氏被女儿摇的脑袋都要浆糊了,不过还是听清了她说的是什么事。直到此时她才想起来,在那首儿歌里好像还提到了继室女,原话忘记了,大致意思好像是说她要被原配儿子送给一个皇子做无名无分的小妾。

刚才只想着自己的事了,她都忘了女儿。

若是那首儿歌里的内容是真的,那么她就再也没有当娘的机会了,那含玉就是她唯一的希望了。杜氏怔怔地看着女儿,坚定地说道:“不行!娘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把你给卖了!”

继室这边不好过,原配那里也不痛快。吴正清是个狡猾的人,他做过的坏事还不是陈若初这样的小嫩鸡能够查得出来的,但是吴江涛却是劣迹斑斑。

吴正清一把接过小丫鬟送来的凉水,毫不留情地泼到了吴江涛的脸上。

一整盆凉水兜头兜脸地浇在头上,就是醉的再厉害的人此时也醒了。

吴江涛抹着嘴上和鼻子里的水,即便现在已是六月,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刚要开口大骂,一睁眼看到了二弟,差点冲出口的脏字立即偃旗息鼓。

“二,二弟,你这是干什么?若是有事你就直说啊,怎么又拿水泼我?”

看着大哥这不成形的样子,吴正清简直都快要气炸了肺了,他随手抄起旁边的一只凳子就往吴江涛的身上扔去:“泼你?我他妈地还揍你呢!”

本就因为醉酒而瘫软在地无法动弹的吴江涛,此时是一点儿招架之力都没有,双手抱住头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凳子。

那实木的凳子砸在身上简直疼的不要不要的,吴江涛捂着剧痛的腰肋嗷嗷直叫唤。

以前吴江涛也经常流连青楼,最长的时间竟然一个月都没有回家。但是那时候也不见吴正清气成这个样子。

吴江涛一边嗷嗷叫着,一边哀痛嚎叫:“二弟啊,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大哥啊,哎呦哎呦,我这腰啊,娘死得早,你忘了当初别人欺负你的时候可是我护着你的啊!哎呦呦,你说你今儿是怎么了,就算大哥做了什么错事,你也不用这样打我啊!啊啊啊,我这腰啊,我这肋骨啊,都断了啊!”

刚才吴正清也是气急了才会毫不留情地下手,这会儿发泄完了,心里的怒气也消了一些。

他索性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烦躁地解开了领口的扣子,一脚踹在了还在装模作样嗷嗷叫着的吴江涛的脚丫子上。

“别他妈叫唤了!我今儿揍你都是轻的!我问你,你把那个顶盘的女人怎么着了!”

“哎呦,我的脚啊,什么顶盘的女人啊,哎呦好疼啊!”这次吴江涛改成抱着自己的脚丫子了,真难为他了,这么胖的一坨竟然还真的能弯着腰够着自己的脚丫子。

“行了!再嚎我还踹!”

房间里顿时没了声音。

“我问你,那个女人呢!顶盘的女人!哎呀,就是布庄开张那天,在陈记门口演杂技的那个女人!”

吴正清这么一说,吴江涛终于想起来了:“哦!你说那个女人啊!”

“对!”

吴正清热切期待地看着他,可是让他失望了,吴江涛嬉皮笑脸地来了一句:“忘了。”

忘了?忘了!

吴正清抬起脚丫子来作势又要踹,吓得吴江涛赶紧抱着两条腿往后躲:“我是真的忘了,真的忘了啊!那天我喝了点酒,跟那个女人好好地玩了一会儿,我就走了。哎呀,你是不知道啊,那个女人看着挺温和的,其实就是个小辣椒,根本就不让人碰啊!我刚把她衣裳脱了,她就张着嘴要自尽!”

“那她死了吗?”吴正清放下脚,急切地问着。

吴江涛嗤笑一声:“怎么可能?我吴江涛什么人?玩过的女人无以计数,怎么可能还没上过就让她死了?知道我是怎么做的不?”

吴江涛淫笑着凑近了吴正清,压低了声音说道:“嘿嘿,我把我的大裤衩子塞进了她的嘴里,哈哈,这下她就是想咬舌也咬不了了,哈哈。”

吴正清翻了个白眼儿,厌恶地离他远了一些,暗暗嘀咕了一句“禽兽”。

不过,若是按照吴江涛的话来说,那么那个女人应该还是活着的,可是为什么儿歌里唱她死了呢?难道是她自己想不开的?

“你走的时候她也活着吗?”

说起那日的事情来,吴江涛仿佛已经回到了当日的刺激场面里去了,浑身都开始躁动起来,嘿嘿笑着点头:“活着活着,我都说了,怎么可能让她死了呢!我还问她愿不愿意当我小妾呢,嘿,这家伙,拿着一双死鱼眼睛使劲瞪着我!得,你不想跟我我还不想要她呢,反正也不是个处儿!”

吴正清似乎想到了什么,使劲儿抓住吴江涛的胳膊:“你说什么?她不是处?”

吴江涛小心翼翼地掰着他的手指头,点头:“对,她不是处。哎,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反正也不是个处了,居然还那么强烈地反抗,啧啧,真是有毛病!哦对了,你怎么光问她啊?咦?你怎么知道我跟她…。啊!你又派人跟踪我!你不是说不再跟踪我的吗?”

吴正清白了他一眼,一把甩开他肉嘟嘟的胳膊,扔出了一句话:“你以为我愿意跟踪你?要不是大街上都在传唱你的事,我才懒得理会!”

吴江涛一直在青楼里待着,哪里听到这些?倒不是那些青楼女子们没有听说的,只是大家都猜测这首儿歌里唱得就是江南吴家的事,所以都没有在他面前提起过罢了。

“那个女人,死了!据说是投湖,他的未婚夫已经告上了衙门,说她是被人抢走了清白后杀了。”

听着吴正清的话,吴江涛愣愣地眨眨眼睛,赶紧澄清:“不是不是,我可没有杀她!她肯定是自己跳湖自杀的!未婚夫?对了,那个破了她身子的人肯定是她的未婚夫!”

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吴正清也算是踏实了。原本在听到外边流传的儿歌的时候,他也没有当回事,但是后来正好二皇子的人来报信儿,说他们家可能要摊上大事了,他这才信了。

不过现在吴正清也不怕了,反正吴江涛离开的时候那个女人是活着的,人只要不是吴江涛杀的,就能查出来。至于她是不是因为羞愧而自杀,这就跟他们吴家没有关系了,谁让她不同意做妾的?做了妾不就没有这么多事了吗?

虽然不用担心了,但是吴正清还是打算亲自去找一趟二皇子,当面跟他解释清楚,不然的话以后再因为此事毁了自家的形象就坏了。

刚站起身来打算去二皇子的府邸,杜氏便跟个疯婆娘一样带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吴含玉闯了进来。

看门小厮胆怯地低着头,直到吴正清挥手让他下去后才提着一口气赶紧走了。

“怎么?府里的规矩你是忘了吗?就这样毫无形象地跑出来,你以为你还是小门小户未出阁的小姐?你不要脸,吴家还要脸呢!”

毫不留情地斥责起杜氏来,吴正清根本没有一点儿心理压力,仿佛眼前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根本不是自己的继母,而是伺候自己洗脚的小丫鬟。

吴江涛也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随手拿过刚刚打砸自己的那个凳子坐了上去,语气凉凉:“她哪里还有脸?那天跟江氏那个泼妇骂街的时候,她的脸早就丢光了!”

杜氏面皮一紧,下意识就道:“那天不是你们让我去……”

“让你去你就去啊?”吴江涛笑得凉薄,眼神里满是鄙夷之色:“你是傻啊还是蠢哪!让你吃屎你吃不吃?让你去青楼卖你去不去?”

“大哥!你怎么能这样跟我娘说话,她好歹也是你的继……”

啪!

吴江涛蹭地从凳子上跳起来,三两步来到吴含玉面前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小丫头片子!这里哪儿有你说话的份儿!给我滚一边去!”

吴含玉捂着被打肿的左脸,怯怯地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再说了,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杜氏后知后觉地护在女儿身前,一双眼睛似要喷火,可是在看到更加暴躁的吴江涛和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更加阴狠的吴正清的时候,眼睛里的星星之火顿时熄灭了。

------题外话------

下雪了,下雪了,雪地里来了一群小贱人~

秋语画自己,含嬿画自己,月秀画自己~

为什么都要画自己?

因为这是贱人自画像大赛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