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砰砰砰(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正如吴正清所说,她就是从小门小户里出来的女子,能进入吴家已是三生之幸,哪里还敢奢求过上舒心的日子?

可是,这样煎熬难过的日子,她倒宁愿当初自己没有点头同意父亲的话。若是自己不点头,父亲肯定不舍得自己给人家做填房的!

悔啊!恨啊!

再悔再恨却都无计可施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杜氏终于张开了嘴:“我,我听外边有人传,说是要让玉儿去给二皇子做通房丫鬟,所以,所以才过来问一问,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吴江涛白了一眼毫无出息只知道抹眼泪的吴含玉,嘟囔了一句“就这种货色连通房丫鬟人家都不一定要”,便重新坐回到凳子上了。

一直沉默的吴正清终于笑了,抬手抚了抚吴含玉肿胀的脸颊,柔声道:“玉儿,疼不疼?来,二哥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啊。”

说着,果真像个心疼小妹的亲哥哥一般低头帮她吹了起来。

可是吴含玉就跟僵住了一般,整个身子都不能动弹了。她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经常遇到的场景,大哥总是抢她的玩具银子和各种吃食,她若是说一个“不”字,就会换来大哥一个耳光。等她哭得哇啦哇啦的时候,二哥就会像个翩翩君子一般帮她轻柔地吹脸颊,柔声地安慰她。

那个时候,她就觉得二哥是世上最疼她对她最好的人,甚至比她娘亲对她都好。她就想着等自己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好好报答二哥,二哥最需要什么她就去做什么。

可是后来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她才发现,二哥好像也不像看上去地那么疼爱她。今日一看,果然啊,若是他真的心疼自己,早在大哥动手打她的时候就已经出手阻止了,又怎么会在打完之后才过来不疼不痒地说两句好听的话?难道随便动动嘴皮子吹一吹,她的脸就不疼了?她的心就复原了?

想通了这些,吴含玉忍不住浑身战栗,下意识地就往后退了两步。

正在给她吹脸的吴正清脖子一僵,眼睛阴险地眯了眯。

“二哥,我,我……”

吴正清勾唇站直了身子,仿佛刚才的尴尬并没有发生,依旧笑得温柔,声音依旧柔和地如同天边的云一般:“小妹怎么了?是不是还在担心外边那些传言?放心吧,有二哥在,怎么会舍得让你去做那么有名分的通房丫鬟?再说了,就算你不要脸,咱们吴家还要脸呢!吴家是不会出这种下贱女子的!”

明明是在宽慰她,可是吴含玉却觉得这话听在耳朵里分外地刺耳。

杜氏喜出望外地拉住女儿的手,感激地连连说道:“是是,就是为了咱们吴家的脸面,也不能让玉儿做那没有名分的野女人,正,二公子说的是,说的是。”

好一番感激涕零之后,杜氏心满意足地拉着女儿的手走了。

吴江涛百无聊赖地撇了撇嘴:“二弟,你该不会真的打算改变主意吧?啧啧,含玉这模样的女子在二皇子府那简直就排不上个儿,让她当侧妃,还真是难如登天了!”

一想起二皇子身边跟着的唐如嫣和安悦儿,吴江涛本就躁动的心更加不安分起来。唐如嫣就算了,早就是二皇子的人了,而且她也实在是聪明,想要将她弄到手才是难如登天了。

至于那个安悦儿嘛,嘿嘿,空有一副美貌,却是个绣花枕头,傻呵呵的,倒是很容易到手。

吴正清也坐到了凳子上,系上了领口处的扣子,分辨不出他的语气里是什么情绪:“你以为这首儿歌是胡乱编的?那陈若初果然是个厉害角色,有的没的都让他给查出来了。而且好像还很会揣度人心,居然猜到了我们会将含玉送给二皇子做礼物。啧啧,他倒是自负,竟然妄图想要显示自己能够洞察天际?”

吴正清唇角勾起,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既然你这么自负,我就偏不让你得逞。你不是说含玉会落得个沦为通房丫鬟的境地吗?我就偏要跟你对着干,我要让含玉嫁给最好的男儿,给我们吴家铺路!”

洞天,陈若初若无其事地走上二楼,身子一闪便钻进了一个雅间里。

“小林子!”林薇早就等在里边了,见到他平安无恙才放下了心来:“太好了,你没事!”

陈若初抬手抚抚她的脸颊,轻声安慰了几句。

“咳咳!行了行了,注意一下啊,这房里还有别人呢!”夏征虽然自己经常喜欢吃林媛的豆腐,可是却看不惯别人在他面前秀恩爱,特别是现在秀恩爱的还是自己的小姨子。

许是跟林媛在一起久了,他早已将林薇几人当做了自己的亲妹妹看待,现在好好的一棵大白菜眼看着就要长成了,却被不知道哪里窜来的大臭猪给拱了,真是心塞!

夏征烦躁地敲着桌面,想着自己将来跟林媛一定要生儿子,千万不能生女儿,不然的话,每次看到女婿都有一种自己家的大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都会忍不住想要拿着鞭子将猪给撵走。

嗯对,还是让他家的猪去拱别人的大白菜吧,千万不要来拱他的大白菜!

夏征都有这种感觉,就更不要说亲姐姐林媛了。不过好在小林子也算是她看重的人,对于两人的恋情倒也不是很反对。

“小林子,几个月不见,你这聪明劲儿见长啊,那首儿歌编的还真是绝了。”这话不是恭维,林媛是真心夸赞他的。

只是夸赞了一下别的男子,某个醋坛子就又开始不舒服了,凑到林媛面前,夏征笑得嘻嘻的:“媛儿你喜欢这样的儿歌?我也会编哦,而且还会唱呢,你要不要听一听?哎呦,你别推我嘛!”

林薇噗嗤笑了一声,掩唇坐到了一边。

陈若初也十分厌弃地翻了个白眼,这两人是故意的吗?以前在豆腐坊的时候就这样打情骂俏,现在在自己妹妹面前也不知道收敛,真是招人恨!

“不就是首儿歌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陈若初还是以前那副懒得搭理人的模样,林媛撇了撇嘴,怪不得那个江氏这么讨厌他,若是换了她,肯定早就把他大卸八块了!关禁闭?呵,真是太轻了!

“那首儿歌的确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你居然对吴家的家事这么清楚,肯定花费了不少功夫吧!”被林媛推到了一边,夏征心中塞得很,又恢复了在驻马镇时跟小林子互看不顺眼的状态。

陈若初斜了斜眼睛,一副“一般一般”的样子,更是把夏征给气得不行。

不仅是夏征,就连林媛也好奇得很,小林子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其实他也不是故意去打听的,想当初他从陈家离开之后,为了不让陈家人发现他的踪迹,便一路化装成了小叫花子。若说谁是城中的小灵通,那必须非叫花子莫属了。

在江南混迹了几个月,还真让他听到了不少吴家的各种小道消息。虽然不知道其中哪些事是真是假,但是真真假假不是才更能让吴家人心惊?

不过有一件事,陈若初却是不明白的。

“薇儿,你跟那吴家小姐相识?为什么要帮她?”在陈若初看来,吴家人没有一个好的,但是林薇非要让他将吴含玉要被吴家两位兄长送出去的事编进去,这让他着实纳闷了好久。

林薇笑了笑:“不是我要帮她,是你姐姐。”

陈乐瑶?

提到她们,陈若初脸上的笑意瞬间就不见了。

林薇垂了垂眸,绕开了江氏和陈乐瑶造谣生事的事,只说跟吴含玉之间的事:“我记得你姐姐说过,她在江南没有什么朋友,但是敌人却是很多,而最大的敌人就是吴含玉,每次见面不是斗嘴就是互相攀比。虽然她说这些的时候,满脸的嫌弃,但是我能看得出来,她对吴含玉应该是有几分友谊的。你应该知道的,你姐姐啊,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哼!

陈若初冷哼一声,对林薇这句话不置可否。

林薇也知道江氏母女对他的伤害,便没有再说话。虽然她也不喜欢江氏,但是陈乐瑶真的是个不错的人,若是没有江氏从中作梗,或许她们现在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知道陈若初对江氏母女早已深恶痛绝,林媛暗暗对林薇摇了摇头,便将这个话题揭了过去:“过几天我们要回驻马镇一趟,你可有什么要带的东西或者话?”

知道陈若初不可能跟他们一起回去,林媛也就没有多废话问他是否同行。

陈若初微微挑眉,驻马镇的确有几个人让他很是牵挂。想当日自己流浪到京城附近的时候,因为人生地不熟经常被人欺负,还是那些小叫花子们帮他遮风挡雨的呢!

而且听林媛说,即便他不告而别,那些昔日的好朋友们也都愿意留在豆腐坊等着他回去,这次自己有了消息,又怎么能不告诉他们一声?

“正好我也有些东西要送回去给他们,明日我会命人送来这里。”

就知道他一定会给那几个孩子送点东西回去,林媛微微点头,心中一喜,果然没有看错这个小林子,即便冷冰冰的,心地却是热的。

“哎哎哎!求我们帮你捎东西回去,怎么连个谢字都没有的?不行不行,我们这一路上路途遥远又人困马乏的,哪里还有力气给你捎东西?不管了不管了,你要是想捎东西回去就自己找人吧!”夏征身子一歪,对他将来这个妹夫甚是不满。

陈若初也看这个姐夫不怎么顺眼,冷冷道:“哦?没有力气了?原来这次回驻马镇是让夏二公子拉车啊!啧啧,不错,看来我要多准备一些才行!”

“小林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好话不说二遍。啧啧,敢情夏二公子都已经老到了这个地步?面对面竟然都听不到我说话的声音了?哎,大姐,你还是趁早赶紧换个年轻的吧!我看这京城里多得是青年才俊呢!哦,新科状元马公子就不错,跟你又是同乡,以前在学堂的时候还见过了好几次面,我记的当时你们聊得很合得来呢!”

砰砰砰!

某只醋坛子终于爆发了。

看着眼前这两个跟斗鸡似的男人,林媛扶额无语,她仿佛已经看到了以后四个女婿都聚齐以后是个什么情景了。

不行,以防以后四个女婿见面这样斗嘴,她得想个好法子未雨绸缪。

如此,麻将应运而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