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妖娆贱货/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村里人听说林家信一人从京城回来了,都来家里看他们了。

最先来的当然是王婶子了,不过跟她一起来的不是兰花,而是她的儿媳妇儿长庆嫂子。说起来长庆嫂子跟刘氏还是同乡,而且还是刘氏好朋友的侄女儿呢!

一见到长庆嫂子,刘氏的眼睛就亮了,拉着王婶子的手又高兴又羡慕:“嫂子,你这是要当奶奶了啊!”

王婶子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高兴地点头:“是啊,这可还得多谢你呢,要不是你给说媒,俺可找不到这么好的媳妇儿!”

长庆嫂子羞涩一笑,轻轻地抚摸了两下高高隆起的肚子,对刘氏说道:“姨,你们在京城过的还好吧?长庆早就听说你们要回来了,这不,今儿一早就去镇上买菜买肉了,今儿你们别做饭了,都去俺们家吃饭!”

经过儿媳妇儿的提醒,王婶子也拍着手笑道:“瞧我,真是老了不中用了,刚来的路上还跟媳妇儿念叨着吃肉菜呢,结果一进门就给忘了。走,俺们俩就是来叫你们过去吃饭的,兰花已经把面和好了,她还吵吵着非要来见媛儿呢,让我给招呼了一顿!”

林媛噗嗤一乐,就说嘛,怎么今儿王婶子和长庆嫂子都来了,就是不见兰花呢?这一点儿也不像她的风格啊,原来是被王婶子给关在家里和面呢!

小林霜也凑过头来嘻嘻笑着:“婶子和嫂子还有嫂子的小娃娃都来了,就是不让兰花姐来,兰花姐肯定气坏了!”

长庆嫂子掩唇一笑:“其实兰花是为了我,她是不想让我太累才主动留下和面的。”

王婶子拍拍媳妇儿的手,摇头道:“让她在家里再干点活儿吧,等过几个月出嫁了,可就摸不着她干活了!”

说到这里,王婶子的语气莫名有几分低落。

刘氏看看林媛仿佛也感觉到了王婶子的心思,抿唇将她们婆媳二人拉进了屋里。

原来兰花出嫁的日子就快到了啊,自己的好朋友马上就要出嫁了,别说王婶子了,就连林媛这心里都不怎么好受。

不过看到王婶子和长庆嫂子两人相处得这么好,林媛也高兴了起来,闺女总归是别人家的人,媳妇儿才是接下来要过一辈子的人。王婶子前半辈子有兰花这个好闺女陪着,后半辈子有长庆嫂子这个好媳妇儿陪着,也很幸福了。

娘几个坐到一起刚说了没两句话,外边就响起了小石头高声叫小林霜的声音。

刘氏一乐,赶紧站了起来,果然是林儿栓两口子带着小石头来了,还有三婶子和小河。几人眼睛都红红的,想必是刚刚见面以后激动地哭了。

一见到刘氏,三婶子就感激地拉着她的手,连连说着“辛苦了”“多谢”的话。

刘氏看着小心地搀扶着奶奶的小河,笑道:“嫂子这是说的什么话,小河是我的女儿,我对她好是应该的,哪里还有什么谢谢辛苦的?一家人,别说那些话。”

三婶子心里更是久久不能平静了,想到当初自己那个混账的大儿子,居然还瞎了眼的想着把小林霜掳走卖掉,活该他死在大牢里!

一听三婶子的哀叹,林媛眉头一挑,果然见到桂芝嫂子跟自己轻轻点头,看来三婶子是知道林大栓已经死了的事了。看着眼前这花白头发的老太太,林媛不禁摇摇头,若是当初林大栓和陈氏都能好好过日子,现在肯定也跟林儿栓两口子一样过着幸福的小日子吧。

跟王婶子的来意一样,桂芝嫂子一家人也是来请林媛他们去自己家里吃饭的,这边也请那边也请,索性都来林媛家里吃饭得了。

这么定下来了,长庆嫂子当即就起身准备回去叫兰花把和好的面搬过来,顺便跟林长庆说一声让他回来以后把买来的肉和菜都拿到这边来。

王婶子不放心媳妇儿,非要自己回去。长庆嫂子现在已经八个月了,肚子大的不行,她担心也是应该的。

婆媳二人正商量谁去的时候,小林霜和小石头举着手里的糖果自告奋勇要去传话,反正两个小家伙最是闲不住,不是往这跑就是往那跑,留在房间里还挺招人烦。

刘氏当即就点头,借机让他们两人出去玩了。

不消一会儿,兰花就抱着一大盆面来了,还未进门就扯着嗓子大叫:“林媛,你这个没良心的,也不知道出来接接我!”

正给几位婶子嫂子倒茶水的林媛噗嗤一乐,笑道:“好久不听兰花招呼我,我还有点不习惯呢!得,身子,嫂子,你们先坐着,我去接接咱们马夫人!”

林兰花的未婚夫就是镇上老马杂货铺家的儿子小马,她叫兰花马夫人也没有错。

王婶子将手里的瓜子皮儿扔到林媛脸上,啐了一口,嗔道:“什么马夫人?就你抬举她!”

又是引得大家伙好一顿笑。

待林媛出来以后,兰花已经抱着那盆面走到厨房门口了,虽然嘴上抱怨着林媛没有出来接她,但是真的见到了林媛,她又舍不得让她动手受累了。

打了一把林媛要接的手,兰花故意板着脸哼了哼:“喊你了才知道出来,一点诚意都没有,哼!是不是在京城结实了新朋友,就不稀罕我这个穷沟沟儿里的小村姑了?”

噗。

林媛心中好笑,怪不得一进门就能听出兰花语气里的酸劲儿,敢情是在担心她有了新朋友就不搭理她这个老朋友了啊。

“怎么会呢?谁说你是穷沟沟儿里的小村姑了?你可是镇上老马杂货铺未来的老板娘呢!”林媛一把抱住兰花的腰,将头埋在她的肩膀上,她不是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但是这几个月不见,今日在见到兰花她才感觉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朋友。

兰花十分嫌弃地撇着嘴,口中一直叫着:“哎呀,快起开起开!说话就说话,干嘛还动手动脚的,真是肉麻死了!”

嘴上虽然念叨着肉麻死了,但是手却是一动不动得,嘴角上满是笑容,看来这些天也是想她想得紧。

“不起来!”林媛叹了口气,“哎,兰花啊,你不知道京城里的那些人可坏了,她们都欺负我是穷沟沟儿里出来的,都说我是上不得台面的小村姑,她们都……哎呦,我的脖子!”

“什么?!她们居然这样欺负你?”兰花前一秒还在给林媛抱着,后一秒说窜就窜了,弄得林媛的脖子差点扭到。

兰花却没有空管她的脖子了,撸起袖子来就往北房走去,嘴里还气呼呼地叫嚣着:“夏征呢?让她给老娘滚出来,老娘把你交给他不是让你被别人欺负的!没出息!自己媳妇儿被欺负了他都不知道说句话?不对,说什么话,直接上去一巴掌糊死那几个贱人!穷沟沟儿里出来的怎么了,小村姑怎么了?再穷那也比她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强!”

看着兰花撸袖子要教训夏征的彪悍模样,林媛眼眶一热,眼泪差点就出来了。果然,不管她走到哪里,遇到了多好的朋友,真正对她好的人永远都是兰花一个。她还记得当初她见到夏征时那有些胆怯的模样,却不想今日她竟然为了自己要去跟夏征干架了,这就是好朋友!好姐妹!

林媛还在这里感慨,那边兰花真的进去把夏征给叫了出来,当着林媛的面就是一顿耳提面命。

夏征眨眨眼睛,一顿茫然,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乖乖在屋里给刘氏王婶子她们斟茶倒水,怎么一下子就给惹恼了兰花?

林媛站在一旁,好笑地看着这一幕,却没有阻拦兰花为自己出头教训夏征。如果不让兰花好好地臭骂一顿夏征,恐怕兰花也不会放心自己了。

兰花巴拉巴拉地骂了好一顿,直到嗓子都冒烟儿了才摸着脖子瞪了夏征一眼:“你别给我打马虎眼,刚刚给你说的事都记住了没有?我可告诉你,别以为我们林媛老实脾气好就能让人欺负了她,她要是再在京城里被别的女人欺负,就算我身在林家坳也会扛着刀杀过去!你听到了吗?”

被教训了这么久,夏征若是还没有听出来是怎么回事那就是真傻了,他自然也看出来了林媛的用意。虽然对遭受这么一顿无妄之灾有些憋屈,但是看到兰花这样真心地维护林媛,他也是很开心的。

“是,兰花姐,我一定好好保护媛儿,绝对不会再让那些妖娆贱货们欺负她了……”

“什么?妖娆贱货?”兰花刚点着头觉得夏征也算是个孺子可教的,谁成想这家伙竟然这么不上道儿,居然敢当着她和林媛的面夸奖那些贱货生得妖娆?怎么?这是嫌弃她们林媛没有线条吗?

“你居然敢说那些贱货妖娆?好啊,果然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平日里见你眼里只有林媛一个人,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呢!呵,回到了京城果然就原形毕露了!妖娆!我让你妖娆!”

说着,兰花就真的抄起一旁的箩筐冲着夏征身上就给砸去了。

夏征哎呦一声跳了起来,又急又不能还手,心里可真是悲催,妖娆贱货不是骂人的话吗?怎么到了兰花这里就成了夸奖了?

“媛儿啊,你还看着吗?快来救救我啊!”

看着兰花彪悍地追着夏征满院子跑,听着夏征一声高过一声地求饶和哀嚎,林媛笑得肚子都疼了起来。兰花手里的箩筐沉得很,又是个女子,哪里跑得过夏征?偏偏夏征这个黑心肝的,故意逗着兰花在身后追。眼看着兰花马上就要追上了他就跑快点,见兰花累得不行想要停下了他就故意慢下来,惹得兰花抱着箩筐又是一顿猛追。

林媛又是好笑又是好气,赶紧追上去拉住了傻大姐儿,抢过了她手里的箩筐:“兰花,你就放心吧,京城里那些贱货们就只是敢背地里叨咕我两句,哪个敢当面欺负我?若是真的当面欺负我,也都被我给还了回去,放心吧,京城里的菜刀可是多得很呢!”

兰花抱着肚子,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用来拎水的木桶上,又累又渴地抹着脸上的汗珠儿,听她这么说总算是放了心,不过却是累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指着夏征一个劲儿地喘气。

林媛会意,瞪了窃笑的夏征一眼,安慰兰花:“放心吧,夏征最是听我的话了,看我被人欺负了,都不用我动手,他一脚就把人给踢跑了!”

夏征摸摸鼻子,努力回想着京城里到底都有谁被自己踢过屁股。正想着就听到林媛冲自己颐指气使地哼了一声:“还不快去给兰花倒杯水来,没看到兰花的嗓子都冒烟了吗?真是没有眼力见,我是怎么教育你的!”

夏征瞪大了眼睛,接收到林媛递来的眼神儿,悄悄翻了个眼皮子,果然如同听话的小弟一般赶紧去端茶水了。

“看吧,他多听我的话?”林媛得意洋洋地冲兰花挤了挤眼睛,兰花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

林媛一家在村里要好的朋友不多,不过今日都知道林家信他们从京城回来了,上门的人还真是不少。不一会儿林家的院子里房间里就站满了人,大人们聚在一起聊天说话,小孩子们则四处跑着又是吃糖又是嗑瓜子儿的。

房间里有银杏水仙几个小丫鬟伺候着,倒也不需要林媛做什么。不过看着这么多人,她又开始眼花了。拉着兰花指着那些不熟悉的人问都是谁。

“那是村西头的胖婶儿一家子,那个是住在南头儿的大锁子一家,那个,还有那个也是村西的,跟大嗓门子住邻居的。啧啧,这两家子人可真是个滑头,自从大嗓门子有了钱,他们就赛着个儿的给大嗓门子介绍老伴儿,真不要脸!”

兰花撇了撇嘴,俨然对这两家人都没啥好印象。

不过林媛却是很纳闷,大嗓门子和大强子都已经没关系了,而且大旺小旺也都支持她再嫁,怎么兰花说这两家人不要脸?

见林媛纳闷,兰花拉着她就躲到了一边没有人的地方跟她嘀咕:“你是不知道,那两家人介绍的都是个什么东西,有的是死了老伴儿家里啥也没有的,啥?好?好个屁!不光没儿没女还没房没地,这样的男人能要吗?这哪里是找个老伴儿,这分明就是找个债主!七姐她又年轻又能挣钱,找个什么样的没有,非要这种需要人伺候的?”

林媛一想也是这么回事,若是找个老伴儿还得伺候他,那还不如自己过呢!

“哎呦,介绍这样的还算好的呢,还有个介绍的人更离谱,说是这男的吧挺厉害,能挣钱,把家里儿子们都给娶了媳妇儿了!挺好是吧?哎,你是没见过那人!明明四十多的人长得跟个六十的似的,而且听说他家三个儿子,谁都不养老。这哪里是来找媳妇儿的,这不就是来找个给他养老的?怪不得非要找个有钱的女人呢!”

这下林媛无语了,的确,女人想要再找个男人真的是太难了,一个是看男人本身,而且还得看他的家庭,像这种三个儿子的,若是将来老男人去了,大嗓门子可架不住那边!万一人家非得说大嗓门子的银子就是老男人留下的怎么办?

她可不认为大旺小旺那两个傻小子能干的过这边的三个儿子!

如此说来,现在的大嗓门子还是单着呢呗!

林媛叹了口气摇摇头,虽然希望大嗓门子能够再次找到自己的第二春,却也不希望她随随便便找一个凑合,委屈了自己。

跟兰花聊完了,林媛就想着回北房去帮忙招呼客人了,而且眼看着就到了吃饭的时间了,那么多人是不是都要留下来吃饭?她得过去问问刘氏的意思。

“傻啊你!”刚跟兰花说完,兰花就一把拉住了她,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屋里那些人你有几个是认识的?没几个吧!那你还留他们吃什么饭?哼,告诉你吧,他们就是看你们从京城回来的,想着过来沾点便宜的,你若是说留他们吃饭的话,他们肯定都乐得屁颠屁颠的!这种人我可见得多了,人家穷的叮当响的时候就跟躲瘟神一样躲着你,等你有了钱,他们就跟苍蝇一样飞来不走了!说白了,就是见钱眼开!”

林媛抿抿唇,她见过的人不比兰花少,自然是知道屋里那些人是什么心理的,可是,若是真的不留这些人吃饭,而是赶他们走,别说刘氏两口子了,就是林媛都不知道怎么开这个口。

看出了林媛的为难,兰花拍了她肩膀一下,翻了个白眼儿:“我看你在京城呆了这几个月都呆傻了,以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林媛去哪儿了?那些人又不是什么重要的朋友,随便撵,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去!”

“哎,别啊!”

------题外话------

过几天我可能要发一次疯~咳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