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赶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想拉着她却没有拉住,不过,兰花刚走到门口就又折了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嘿嘿,那个,我看你们家桌子上放了不少瓜子儿糖的,你还有吗?要是多的话可以当做礼物送给他们,他们就算是走了也不会说什么了。”

林媛噗嗤一笑,她就说嘛,怎么兰花突然回来了,敢情也是不好意思赶人啊!

不过兰花的话倒是提醒了她,回来之前她的确让银杏和水仙买了不少瓜果点心的,就是想着回来以后分割村里的小孩子们吃的。这不,正好可以拿出来送人。

瓜果点心都是分好了用油纸包着的,拎着上边的麻绳就能走了,很方便。

有了这个,兰花再去赶人也就方便多了。

林媛好奇她怎么赶人的也跟着去了,只见兰花一进门就十分为难地看着刘氏:“婶子,林媛让我来问你一声,这马上就要晌午了,是不是让大家都留下来吃饭?”

刘氏还未开口,那满屋子的女人们就都眼睛一亮,装模作样地说着不吃不吃的话,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真的转身就走的。

刘氏自然也看出了大家的意思,苦笑一声对兰花点点头。说真的,别说是林媛了,这屋子里不少人就连她都有好多是不认识的。

兰花心中冷笑,十分为难地搅了搅手指头:“可是婶子,你们回来得太突然了,家里的粮食不够吃的,林媛说现在再去镇上买的话,等回来了再做饭吃饭都要下午了。要不,这样吧。”

兰花转向了自家娘亲,问道:“娘啊,我记得咱家还有半袋子白面呢,要不我先去扛过来?”

毕竟是亲母女,王婶子怎么会不清楚兰花这问话是什么意思?只是一旁的长庆嫂子却是不明白的。

长庆嫂子刚想接口纠正小姑子家里的不是半袋子白面而是两袋子得时候,就感觉到了婆婆压着自己手背道:“去吧去吧,不过那半袋子也不够大家吃的啊,要不大家谁家有白面先拿出来给林媛他们用着?”

说着,便扫了一眼屋里站的人满为患的女人们,果然见到大家没有一个开口说话的,都骨碌着眼珠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门口的林媛此时也想明白了,拍了拍衣襟,走了进来:“哎呀,真是太对不住了,我们回来的时候就想着回家了,都忘了家里这么久没有住人,早就没有能吃的东西了。各位婶子谁家有白面的,能不能先借我们一些?等我明儿买了再还?或者,我用银子买也行的。”

一听用银子买,有几个女人的眼睛亮了。

不过还不等她们开口答应,就听到一直没有吭声儿的三婶子开口了:“什么还啊买啊的,大家都是一个村里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又是好朋友好邻居,这点儿白面还要什么钱?桂芝啊,咱们家里还有多少白面?你叫着二栓都给扛来!”

“是,娘。”桂芝嫂子说着就起身准备出去了。

兰花暗道一声不妙,赶紧拉住了她的手,暗暗挠了挠她的手心儿:“嫂子,你家还有多少,我看看够不够?”

桂芝嫂子有些莫名其妙,明显也看出来兰花和林媛是有什么事,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是该说多好还是说少好。

“哎呀,嫂子,你家白面要是不多了就直说吧,别不好意思。是不是半袋?”

兰花的手指头挠的更欢快了,桂芝嫂子忍住手心里的痒痒,憋住笑摇头:“不到半袋了,这还是店里的沉面拿回来自己吃的呢,不知道有没有生虫子。”

看来桂芝嫂子也明白了,林媛心中偷笑,看向了屋里的女人们:“这都生了虫子了还怎么吃啊?再说了也不够啊,几位嫂子家里有吗?”

有也不能白白拿过来!

屋里坐着的几个女人早就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三婶子都说了不要钱了,若是她们几个贸然要钱这不是丢大人了?再说了,这林媛现在说什么明儿还给她们,谁知道还不还?刚才林家信那口子都说了,她们还回再回到京城去的,谁知道是今儿走还是明儿走?没准儿明儿起来了就不见人了呢!

这么一想谁也不舍得把自己家里那点白面拿出来了,那可是白面,她们家可不想桂芝和兰花家有能耐,能挣钱,那点白面可是要留给家里的男人和孩子吃的,傻子才会拿出来给这些不相干的人吃。

现在这几人想着林媛她们是不相干的人了,刚刚坐着不走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自己就是不相干的人呢?

“不了不了,我们不在这儿吃饭,家里还有那么多人等着呢!”

“就是就是,别麻烦了,俺回家了!”

说着,便有几个女人站起了身,临走还不忘从桌子上那瓜果盘子里抓了好几把瓜子放进了自己的兜里。

还有几个女人把自己孩子叫过来,把孩子的兜里也都装满了瓜子和点心。

林媛看着也有些于心不忍,现在他们去了京城开了店铺,见到的都是有钱人居多,甚至都忘了以前在林家坳时过这种贫苦不堪的生活了。

林媛心中一软,有些后悔刚刚听从兰花的话,不让他们留下来吃饭的主意了。虽然这些人在自己一家贫困的时候没有帮忙,甚至有的人见了她还吐吐口水骂她小灾星。可是那毕竟已经过去了,总不能一辈子记在心里吧!

“要不……”

兰花拉住了林媛的手,对她笑道:“对了,刚刚林媛说了,虽然家里的白面不多了,但是他们从京城回来的时候买了不少瓜果点心,一会儿几位嫂子婶子走的时候,别忘了给孩子们带一份回去。”

一听居然还有点心可以拿,女人们个个又精神了起来,纷纷来到林媛面前笑吟吟地跟她说起了话。好像几年前骂林媛是小灾星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似的。

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奉承话,林媛苦笑一声,让小孩子们跟着银杏去拿糕点了。

有的女人带了两个孩子来,有的女人带了一个来,自然心里不平衡,在自己孩子拿过一包之后,自己也笑嘻嘻地也拎了一包。

银杏皱眉要拦,可是还未开口呢,那女人就已经自己撇着嘴哼道:“哎呦,不就是一包点心嘛,你们小姐都有钱请佣人了,还会在乎这点银子?真是小气!”

银杏和水仙被气得一噎,见林媛摆摆手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不过林媛和兰花见了心里却很是不屑,林媛心里那点不忍也不见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古人诚不欺我。

这些女人们带着孩子拿了糕点走了以后,王婶子才跟三婶子桂芝几人说清楚了刚才的事,虽然她们觉得这样赶人不好,但是在看到那些女人们得了糕点还冷嘲热讽的样子后都不由得摇了摇头。

几个女人在房间里说着话,林家信林长庆几人也都进来了,林长庆是林家信唯一的徒儿,现在师父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他自然要把自己的事跟师父好好说一说了。

跟在林媛身边学了几个月的厨艺,再加上自己本就勤奋刻苦,现在小河的厨艺可谓是突飞猛进,这不,今儿中午的饭菜根本就不用林媛出马了,小河自告奋勇全都包揽了。

再加上有水仙银杏石榴几人的帮忙,林媛也很放心,跟兰花一起进了房间听大家聊天了。

林长庆在镇上的家具铺子生意很好,他打出来的家具得到了全镇人的追捧,虽然也有一些木匠们看着眼气,偷偷学了林长庆想出来的立柜和各种衣架的样子,但是他们的雕花手艺跟林长庆比起来,简直是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这样一来,画虎不成反类犬,倒让林长庆店里的生意更好了。

林二栓和桂芝嫂子的铺子一直生意就很好,现在已经处于平稳阶段,即便有人开了类似的铺子,但是因为林二栓和桂芝嫂子是老铺子,声誉又好,老主顾们自然都愿意光顾他们的。

至于兰花就不用说了,豆腐坊里的情况林媛一直都有关注,每个月大嗓门子都会把豆腐坊和稻花香的经营状况送到京城一次,林媛看过之后也会给出相应的意见。所以离开了将近半年,但是这几个铺子的生意都没有下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见大家的生意越来越好,林媛真心地感叹了一句。

桂芝嫂子掩唇笑了,拿眼睛挤了挤王婶子,道:“媛儿你别光问我们,也问问王婶子和林大叔呗!”

王婶子和林富贵立即就哈哈笑了起来。

林媛一愣,难道这几个月里王婶子和林富贵也发了大财?

老两口都不好意思说,最后还是兰花给林媛解了密。

之前林富贵不是一直赶着牛车来回拉客人吗?后来林长庆有了钱,就给林富贵添置了一辆马车。马车虽好,但是农村里的人哪里舍得坐马车?

林富贵思前想去,还是没让儿子买马车,而是用相同的银子又买了两辆牛车。加上以前那辆总共就有三辆了,除了林富贵,他还在村里雇了两个跟自己差不多岁数的人一同赶车。

至于这另外两辆车在哪里,兰花故意卖了个关子,让林媛自己猜。

林媛心思转了转,笑道:“难道,是在城南学堂?”

兰花瞪大了眼睛,转回头去问王婶子:“娘,你们是不是已经提前告诉了她?”

哈哈,几人抚掌大笑起来,看来林媛是猜对了。

倒不是她提前知道了,而是之前跟莫三娘通信的时候听她说起过,现在城南学堂的学生不仅仅是城南的孩子了,不少城里的普通家的孩子都来这里上学了。

如此说来,肯定会需要牛车来回拉孩子了。

至于另外一辆就更好猜了,驻马镇周边的小村子多得是,林富贵负责镇上到林家坳这一片,至于另外那辆马车则负责相邻的那片村子。

如此,林富贵每个月挣得的银子就比以前多了三倍,再减去那两个人的佣金,倒也能剩下不少银子。

真没瞧出来这老头儿还有这样的头脑,这不就跟后来的出租车一样吗?林媛笑着夸了林富贵几句,让老头儿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至于王婶子就更厉害了,她之前不是一直在自己做泡菜吗?镇上的人全都喜欢她的泡菜,后来实在是供不应求了,王婶子就效仿林媛的豆腐坊,在家里院子里搭了个小偏房,然后在村里挑了两三个心眼儿实诚又勤快的女人跟她一同做泡菜。

这泡菜的秘方还是林媛告诉她的了,为了不让自己的秘方流传出去,王婶子只让这几个女人做做切菜洗菜的工作,真正要放盐放糖腌制的时候还是自己动手来。如此,王婶子家里就成了一个小手工作坊了。

对于王婶子的泡菜作坊,林媛很是佩服,没想到王婶子这么大年纪了,居然做泡菜还能做出点名堂来。连王婶子都这么卖力,她这个年轻人怎么好意思不奋斗?

听完了几人的发展,大家又都问起了林家信一家在京城的近况。当听林媛说起已经开了个洞天,并且连马俊英状元郎都在洞天设宴之后,大家纷纷惊奇地议论起来。

“马公子真的考中状元了啊?天哪,真是太好了!真给咱们驻马镇争光!”

“听说镇上学堂因为这个事还大宴了三天呢,怎么能是假的?只是那马公子既然考取了状元为什么不回家来看看呢?人家不是都有句话叫做衣锦还乡吗?他怎么也不回来看看?该不会是……”

“该不会什么,别瞎猜!我虽然没有见过马公子,但是听城南那些学生们说他很好的,待人又温和,不会看不起咱们驻马镇的!”

“不是看不起怎么不回来?你瞧媛儿一家都记着回来看看呢,那个马公子刚中了状元就忘了自己家乡,你不知道镇上有多少人骂他吗?”

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林媛也蹙紧了眉头,最近没有听说马俊英有很多事要忙啊!啊对了,前些日子马晓楠去洞天找她玩,好像说过马俊英最近一直在赴宴啊疏通关系啊什么的,难道他就是忙着这些事?

一旁的夏征在听到马俊英被驻马镇的人骂忘本之后不禁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他看马俊英不顺眼,虽然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林媛,但是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觉得这个男人太会装。

是的,装,这个马俊英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好像他太过完美了,完美的有些不真实。这样的人,要么是真的没有瑕疵,要么就是内心太过深沉,一般人难以对付。

而现在看来,他应该是属于后者。

满屋子人聊天的时候,小河已经将饭菜做好了。林长庆买回来了菜和肉,兰花带来了白面和豆腐,林二栓桂芝嫂子也带来了不少做好的馒头和肉,而且林富贵还从家里搬来了一坛子好酒,今儿非要跟林家信几人好好喝上一杯才行。

饭菜上桌,引得大家一致称赞,不得不说,小河这几个月的厨艺真不是白学的,做出来的肉菜深得林媛的精髓,就连夏征也挑不出多少毛病。

小姑娘虽然不是头一次做菜了,但是却是头一次给自己的家人们做菜,没想到竟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别提多高兴了。

亲自给三婶子送了一碗肉菜,小河甜甜地叫了一声“奶奶”。

看着这个已经长大了的孙女,三婶子又是欣慰又是心疼,想要练成这么一手好厨艺得吃了多少苦啊,不过只要孩子有出息就好,也不算辜负了林大栓的在天之灵了。

“我家小河有出息了,以后一定要找个好人家,千万别找你爹那样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老了,最近三婶子的话越来越多了,总是说着各种莫名其妙的话。

“娘,快吃饭吧,别提不开心的事了。”桂芝嫂子见她又说起了伤心事,赶紧制止了她。

三婶子连连点头,接过媳妇儿递来的馒头低头吃起了饭。

林媛跟桂芝嫂子碰了碰眼神,桂芝嫂子苦涩地摇了摇头。

林媛会意,看三婶子这半年来花了大半的头发,还有她脸上愈发深刻的皱纹,以及走路时颤颤巍巍的样子,真的是显老了。别看三婶子刚才说话时那么明白,其实她的脑子已经开始糊涂了,恐怕是没几年活头了。

果然,吃过饭后跟桂芝嫂子聊天,桂芝嫂子的话证实了她的猜想。

原来自从林大栓在大牢里死了以后,三婶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经常梦到死去多年的丈夫和大儿子了,丈夫跟她说有儿子陪着自己很好不用担心,可是大儿子却总是一个劲儿地数落她,说她偏心,不疼自己只疼老二。

林二栓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一再追问之下才知道了那个梦。

可是即便知道了梦里的内容,林二栓也不知道该怎么纾解她,从那以后三婶子的精神愈发不好,总是独自一人嘀嘀咕咕地,甚至还经常在梦中惊醒,说着什么你爹和你大哥说那边寂寞,想着让她过去的话。

------题外话------

今儿没有二更,明天补上,或者大家晚上零点以后来看,应该就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