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送包袱(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过了多久,又有一个小男娃儿拎着裤子跑了出来,不过这次却没有急着去茅房,在看到院子里凭空多出来的大包袱后先是一愣,随即高声叫着:“大伯,大娘,快出来啊,有人在咱们家丢了东西了!”

林家忠和马氏都被他这叫声吵醒了,趿拉着鞋出来查看,连北房的杨氏也出来了。

三人一瞧见院子里的包袱都愣了,其实一开始听到孩子的叫声时,他们都理解错了,以为丢了东西是有人往他们院子里扔了东西,林家忠还埋怨了马氏一声,怪她又忘了拴上大门了。

但是当出来以后才发现,这个丢了东西不是扔了的意思,而是真真正正的丢。

可是谁会跑到他们家的院子里来丢东西呢?这包袱肯定是有人送来的。

三人想着的功夫,两个孩子已经打开了那个包袱,只见最上边的是两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的衣裳,两人比了比,嘿,正合适!

再之下是好几匹不同颜色的布料,有玄色的,紫色的,耦合的,还有枣红的,都是比较暗沉的颜色,很适合杨氏三人做衣裳。

大包袱里除了布料和衣裳,还有个小包袱,里边是一些瓜果糕点,两个小男娃儿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吃的东西,都忍不住吸了吸口水。

可是再怎么馋得慌,两个人都没有动手拆开那几个小纸包,而是抬头看着林家忠和马氏,征求两人的同意。

看着眼前的东西,再联想到今日那从京城回来的一家人,林家忠几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马氏鼻子一酸,转过了身去。

林家忠脸上也有些臊得慌,不过心里却难以平静。

杨氏知道这两个人是心里不舒服了,更是不好意思了,便没有理会他们。

“来,拿去吃吧,这是你们二伯和二大娘给你们送来的礼物,不是别人丢的,吃吧!”杨氏将糕点塞进了两个小男娃儿手里,笑盈盈地看着两人,心里又高兴又欣慰。

两个孩子接过了糕点,舔了舔嘴唇,可是并没有立即就吃,因为他们发现大伯和大娘的脸色不对劲儿,都抬着头眼巴巴地看着林家忠夫妻二人。

瞧着两个孩子这样懂事,马氏心头更是一痛,若是当初自己不那么溺爱林永诚和林永乐,他们是不是也不会落得那么凄惨的下场?

林家忠拍拍两人的头,笑道:“吃吧,吃完了去你们二伯那说声谢谢。”

马氏也抹了把眼泪,扯出一个笑容来,蹲下身子来帮两个孩子打开了纸包:“快吃吧,你媛儿姐的手艺可好了,比大娘做的还好吃呢!”

两个小男娃终于高兴地咬了一口糕点吃了起来,还不忘给杨氏三人每人一个。

林永喜更是嘴甜地看着马氏,大笑着道:“大娘,我觉得还是大娘的手艺好,大娘做的饭菜我最喜欢吃了!”

一旁林永贺嘴里塞满了点心,哼了哼,撇嘴道:“就你会恭维你,那怎么每次吃饭你都挑挑拣拣的吃不完?还说什么……哎呦!我还没去茅房呢!啊啊啊,我憋不住了!”

“哈哈,笨蛋,尿裤子了吧!哈哈哈哈。”

林永喜笑得前仰后合,马氏一脸无奈地看着林永贺的裤子上很快就画了个八字,无语扶额。

马氏牵着林永贺去房间里换裤子了,林家忠则把林媛他们送来的布料搬进了杨氏睡觉的北房。

按照杨氏的说法是让送去马氏那边的,可是林家忠就是不同意,非说这么好的布料都给杨氏穿。马氏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小心眼了,虽然很久没有添置过新衣服了,但是在看到那么好的布料的时候居然没有要占为己有的心思,也同意让送去杨氏的房里。

杨氏心中欣慰,眼睛在牵着林永贺的马氏的背影上打量了一下,决定趁着自己现在还能做活儿给马氏和林家忠各做一身新衣裳。

换好了衣裳,又吃了好几块儿点心,林永贺和林永喜兄弟二人便带着马氏准备的糖糕和红糖包子去了林家。以前他们经常在村子里跟小伙伴们玩,自然知道杨氏说的二伯家在哪里。

双胞胎来时,林媛已经睡了一觉起身了,正跟夏征坐在院子的阴凉里聊天。

猛地一瞧见双胞胎,林媛的眼睛亮了,怪不得马氏分不清楚呢,瞧这两个小子,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不光是模样长得一样,就连身高体态都是一样的。还有那瞪着眼睛好奇地往这边的眼神,哎呦呦,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两个双胞胎这么可爱呢!

夏征显然也被这两个小孩子给萌到了,对他们两人招了招手:“你俩就是那边的双胞胎?”

那边的?

林永喜和林永贺纳闷地眨眨眼睛。

林媛赶紧不着痕迹地捅了捅夏征的胳膊,轻轻瞪了他一眼,而后拉过靠近自己的那个小子,笑道:“对啊,这两个就是我三叔家的小子。哎,你叫什么?嗯!让姐姐猜猜!”

一听林媛要猜,这小子眼神愣了愣,不过紧挨着夏征的那个小子却是眼睛亮了亮。

林媛不禁笑了起来,对自己这边的小子道:“我猜到了,你是大贺,那个是大喜,对不对?”

林永贺一惊,下意识就点头。

林永喜却是大叫一声:“不对!”

只是不管他再怎么狡辩,那边林永贺却已经老老实实地点了头了,让他好一阵憋闷。

不过憋闷归憋闷,林永喜却是十分好奇,林家忠和马氏都带了他们快半年了,到现在都分不清楚他们俩人哪个是哪个呢,怎么这才见面的姐姐就分了出来?

听他纳闷问起,林媛好笑地搂过他来,看看两人的眼睛,道:“因为眼神啊!”

眼神?

两个小家伙不懂。

林媛又道:“大贺呢,老实,所以眼神也老实。但是大喜呢,贼心眼儿太多,眼珠子就总是骨碌骨碌转着。虽然平时看不出什么来,但是我刚刚一说要猜你们俩谁是谁的时候,大喜就故意想着要整我,大贺却没有。喏,我就是这样分辨出来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