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浪荡子(更8)/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口,一个浪荡子浑身又脏又湿地站在那里,夏征的衣裳从胸口开始往下,左边是湿的右边是干的,左边是脏的右边是干净的。而且他的袖子也是挽起来的,露在外边的两条胳膊上全是黑泥。还有两条腿也是如此,更惊人的是他的脚丫子,别说脚背了,就连脚趾缝里都是黑泥,又因为光着脚一路走回来,那黑色的泥上此时又沾染了一层黄色的土,这样一看,还真是跟画上去似的一样,只是别人的是一副优美的山水画,他却是一张满是残次的败笔。

最让大家惊奇的则是夏征的脸,头发上也全都是泥,头发一缕一缕地挂在身上,额头上的碎发还在一滴一滴地往下淌着水。

夏征撇着一张小嘴儿,委屈地看着林媛,那一双雾蒙蒙的眼睛里好像真的蓄满了泪水。

看到这双眼睛,原本还觉得好笑的林媛顿时就心软了,一股浓浓的愧疚之情涌上心头。

可是当她站起身来想要去询问夏征的情况时,一双眼睛又被夏征腰间别着的东西给吸引了。那是一个黑乎乎的扁平的东西,看上去好像是只鞋子。

林媛揉了揉眼睛,果然是只鞋子,还是只黑色的,因为夏征的衣服上有黑泥,刚刚匆忙一扫竟是没有发现它。

“你,别着只鞋干什么?”林媛怔怔地指着那只臭鞋,愣愣地看着夏征。

说起鞋子来夏征更委屈了,只见两只手一动不动,腰以十分滑稽的频率抖了抖。

而后,他腰间挂着的那只黑鞋便随着夏征身体的抖动来回晃动,晃着晃着便掉到了地上。

随着黑鞋掉到地上的同时,里面竟然跳出了十来条一乍长的小细鱼来,活蹦乱跳的,甚是热闹。

林媛瞪着地上还微微泛着绿苔光的黑鞋,再看看地上那十来条小鱼,胃里突然不规律地抽动起来。

她能忍受用夏征的袜子装小鱼,却不能忍受用别人的不知道是谁的臭鞋来装!

林媛捂住自己的嘴靠到一边的墙上,觉得自己这一个月都不要再吃鱼了,不,不是一个月,是一年!而且也不要再看到鱼了!

看着林媛这难受的模样,夏征又是得意又是心疼,得意的是自己终于成功恶心到她了,心疼的是她那苍白的小脸儿看起来真是令人心生怜爱。

“去把这些鱼都扔回到水塘里吧!”林媛有气无力地冲水仙摆摆手,让她立刻马上把那些小鱼都扔掉,处理了的就直接拿去喂了小狗。

当水仙抱着那些小鱼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夏征更加委屈了,扁着嘴看着林媛:“媛儿,我好不容易捉上来的鱼就这样扔回去吗?”

“不扔怎么办?谁知道你拿回来的那只臭鞋是哪个臭男人的?万一是个死人怎么办?”林媛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快走几步拉住满身是黑泥的夏征就往院子里拽:“你这身上怎么回事?看到我不见了以为我掉进了水里去找我了?”

夏征还被她刚刚说的死人恶心着呢,此时听她如此问就顺着她的话头接道:“可不是吗,我正在摸鱼你就不见了,我就想着你可能也是想摸鱼,就不小心掉进了水塘里。我一着急,就赶紧扎进了水塘里去找了呗!”

“净瞎说!”

进到夏征睡觉的房间里,林媛没好气地斥了他一句,一把将他的腰带给薅了下来,然后也不见怎么用力,夏征已经满是黑泥的外袍便被林媛一甩手扔到了角落里。

因为是夏季,夏征身上除了那件外袍,里边就穿了一件翠锦的里衣。翠锦被浸湿了紧紧地贴在身上,现在外边的袍子不见了,夏征的整个身子相当于是暴露在了林媛的面前。

林媛抓衣服的时候没有想过这么多,等袍子被他扔掉以后她才反应过来,只是此时美男已在面前,她的眼睛十分自然地顺着眼前的线条向下看去,越看自己的心跳的越快,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当看到那个不该看的地方时,林媛突然捂住鼻子转身就往外跑。

等在外边的水仙和银杏立即大惊失色:“哎呀,小姐,你怎么流鼻血了?”

看的人不舒服,被看的人更是不舒服。

夏征使劲咽了口口水,只觉得自己的喉头干涩地很,明明身上还是湿哒哒的,怎么就这么热呢!

他突然就想起了那天在福满楼林媛坐在自己腿上还不小心捏到了不该摸的东西的事,顿时,两股热流从鼻子里喷出。

正巧就进门给夏征送热水的林毅也惊异地叫道:“哎呀,公子,你怎么也流鼻血了?”

足足洗了两次,夏征才把身上的黑泥洗掉,而大家都好奇地很,夏征是怎么掉进水里去的。

虽然他跟林媛说是去水塘里找人,但是那个水塘那样浅,就是最中央也只刚到林媛的膝盖,若是夏征的话,别说膝盖了,顶多就是小腿肚的位置。

所以之前林媛说那只臭黑鞋是哪个死人的也是假的,故意恶心夏征的。因为那个水塘根本就淹不死人。

至于夏征是如何掉下水的,他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告诉别人了,因为他在发现林媛把他的鞋袜都带走了以后又急又恼,急急地往岸上追,原本小心翼翼地走他都会摔跤,更不要说着急的时候了。

于是乎,一向以俊朗风流自称的夏二公子夏征便华丽丽地侧歪在了水塘里,一半的身子都入了水,头发更是被水浸透了。

幸好当时摔倒的时候,夏征顾及面子硬是一声不吭地摔了下去,不然的话,周围那些干活的村里人肯定都要过来了。

但是即便摔倒的时候没有人看到,在夏征回家的路上还是丢了大人了。前一天还意气风发的夏公子今儿就变成了这幅狼狈模样,只要是看到的人全都忍不住掩唇笑了起来,甚至一猜就猜到了他是如何变成这样的了。

更让夏征气恼的是,明明已经快要晌午了,这些地里干活的人按说早就该回去了的,今儿的道上却有这么多人围观,他二十年的英明神武算是毁于一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