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鬼话(更9)/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此,林家坳的百年实录里便多了今日一笔,夏征公子非常敬业地给林家坳的历史添加了一笔极富神秘色彩的传奇。

刘氏知道夏征掉进了水里之后,十分担心,虽然现在是夏家,但是浑身都湿透了还是很容易着凉的。刘氏非得让小林霜给夏征开了几服药吃着,也不知道小林霜是不是把中午没有吃到鱼的缘由都怪到了夏征的头上,这次给他开的药竟是格外的苦涩,比黄连还要苦。

有好几次夏征都忍不住想要吐出来,可是偏偏刘氏林家信小永严林薇小林霜,再加上林媛,这一家六口竟然跟围观猴戏一般围着自己,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手里的药碗,只要他的碗一放下,几人就恨不得一副要亲自动手灌药的模样,弄得夏征大气也不敢喘,捏着鼻子一口气全都给干了!

直到后来夏征才偶然地从刘氏那里知道,原来那天的事都是林媛捣的鬼,她跟一家人说夏征最是怕吃药,经常偷偷地吐到花盆里。再加上刘氏和林家信都没有亲眼见过夏征喝药也就相信了她的说法,动员了所有人去监督他。

夏征真是气啊,他的确是故意用那只臭鞋报复的,但是也不至于受到这么多不公平待遇啊!

只是可惜,夏征的哀嚎老天爷听不到,林媛却是听到了。

她冲夏征勾了勾手指,笑得妩媚而迷人:“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姐很恶毒?那你可以回去找苏小姐啊,或者姚小姐,我保证绝对不会生气的哦!”

鬼才相信你的鬼话!

夏征义正言辞地推开她放在自己下巴上的小手儿,举起手来发誓道:“什么恶毒?爷就喜欢你这样恶毒的女人!你越是恶毒,爷就越是喜欢,最好恶毒地把我全身都毒烂了!”

说着还真的拉着林媛去了自己的房间里,呈大字形往炕上一躺,一副慷慨就义的激昂模样:“来吧,快来毒我吧!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从高到低地荼毒我吧!”

林媛嘴角抽了抽,果然按着他说的顺序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从高到低地看了他一遍。只是,等下,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还能理解,这从高到低是什么意思?

闭着眼睛躺在炕上的夏征眉头邪魅地一挑,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平躺着的自己身上那唯一一处高高矗立的地方,嘿嘿笑了起来。

林媛脸上顿时一红,随手抄起炕上的一个枕巾冲着那个地方就扔了过去!

“流氓!”

看着林媛转身就走毫不迟疑的决绝模样,夏征一脸茫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高高绷紧的脚尖儿和被枕巾盖住的小肚子,不懂林媛为何要骂自己流氓……

夏征落水吃药后,刘氏怕他再受凉,只让他在房间里躺着哪里也不许去。这一天就只好这样无聊地过去了。

第二天,是郑如月的儿子过满月的日子,一家人早早起床,将要送过去的礼物都装了车。虽然只是个刚满月的小孩子,但是给他的礼物居然装了半车,剩下的半车则是给范氏两口子和郑如月两口子的,当然还有二表哥刘志阳的。

刘家村还是老样子,没有多少改变,但是在看到林家信一家人的马车时还是有些人很是激动地指着他们讨论起来。

“快看快看,那个就是京城的林府的人!”

“他家的闺女听说在京城里开了个酒楼,可大可大了!”

听到酒楼二字的时候,林媛忍不住笑了,她刚回家时才跟村里人说过的事,没想到才一天的功夫就传得十村八乡都知道了,连相隔了一座大山的刘家村也有人知道了。

真是有意思。

说起来这还是夏征头一次来到刘家村呢,虽然各个村子都差不多一样,但是夏征还是对刘家村甚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在养出刘氏这样端庄的女子的同时,居然还能养出刘丽敏那样彪悍的女土匪。

若是林媛知道他此时的想法,一定会气得将他抓回到马车里去。

夏征本是好奇刘家村,不过当他扒着马车窗子往外瞧的时候正好被路上走过的大姑娘小媳妇儿们瞧见了,这可引起了整个村子的轰动。

刘家村的男人不少,但是长得模样周正的不多,像夏征这样几乎带着几分邪魅的俊俏美男子就更是凤毛麟角了。

于是乎,在进入刘家村的大路上便上演了这样一幕。

马车上,一个美男子扒着窗口十分陶醉地欣赏刘家村的美景,马车后边跟着二三十个大姑娘小媳妇儿追着马车跑,这些女人们一边跑还一边挥着手企图引起美男子的注意。甚至有的女子都会因为这美男子不经意的一瞥而激动地痛哭流涕晕倒在地。

美男子微微翘着下巴,迎着阳光将自己最完美的侧脸呈现在大家面前,供大家欣赏追捧。早晨柔和的阳光拂过他俊朗的脸颊,竟是那么地默契,配合得竟是那么地完美。

只是。

陡变突生!

一只纤细白皙的小手儿突然将那美男子拉回了马车里,就在大家为美男子去了何处而心焦时,那原本应该出现美男子得窗口,竟然突然出来了一个亮闪闪的泛着凶光的东西,那东西背着光,让大家看不太清楚。

有眼尖且角度好的女子突然指着那东西大叫一声:“啊!刀!”

随着女子的尖叫声出现的,是那泛光的东西上突然掉下来了一地红呼呼的散发着腥气的东西,那东西在大家的注视下落在了地面上,很快便渗入了土里。

马车还在继续前行,二十多个姑娘却鬼使神差地停下了脚步,她们围在了那个滴落在地的东西前,有人突然尖叫起来:“血!是血!”

二十多个姑娘如受惊的小兽一般四处逃窜,但是却是再也没有人敢去追那辆马车看那个美男子了。

那个持刀的手很明显是个女子的,现在刀上滴落了血迹,是要告诫大家不许打她的男人的主意的意思吗?

大家咽了咽口水,纷纷猜测着那个持刀女子会是个什么样的彪悍母老虎,肯定比刘家的刘丽敏还要厉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