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被拒了(21)/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大家只是随便说了几句话便都各自离开了。

香满楼的吴掌柜倒是故意留在了最后,跟林媛说了说最近跟醉仙居的对抗情况。说是对抗,其实现在醉仙居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生意火爆了,毕竟他们店里的菜式已经很久没有创新了。

吴掌柜纳闷地蹙了蹙眉头:“说起来那个醉仙居的神秘大厨好像也已经很久没有来邺城了,虽然有不少特意来邺城品尝他的厨艺的人,但是好像都觉得不似以前那样好吃了。”

林媛纳闷挑眉:“吴掌柜怎么这么笃定?”

据她所知,那个神秘大厨只是每个月固定几天来邺城,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吃到他的饭菜的。而吴掌柜就算吃到了,也不一定能尝得出什么来。他做生意很有一套,但是品鉴美食嘛,林媛就不敢恭维了。

果然,吴掌柜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东家你还真是厉害,一眼就让你给看出来了,嘿嘿,这话的确不是我说的。你还记得那个金灿吗?就是金舌头!”

金舌头她当然记得了,她还亲自做了一盘鱼丸给他品尝过呢!

“是金先生告诉你的?”

“是他。”吴掌柜点点头,自从上次因为安杰突然中毒一事福满楼生意下滑,金灿四处找人帮他们之后,现在金灿几乎已经是香满楼自己人了。

“邺城有个有钱人上个月定了让醉仙居的大厨亲自做饭,还请了金灿过去。结果,那天吃过饭以后,金灿就来找我了,说是大厨的菜被别人代劳了,那天的饭菜没有一个是大厨亲手做的。”

原来是这样,林媛点点头,既然是金灿亲口说的,你就没差了,他那条舌头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一直没有开口的夏征突然开口了:“那个大厨不在正好是咱们香满楼崛起的好机会,老吴你可得抓住这个机会别错过了!”

“那是自然!”吴掌柜的激情顿时被调动了起来,临走时还不忘跟林媛道:“对了,金舌头听说东家你在京城开了个洞天,他还想着哪天去京城尝尝洞天的饭菜呢!”

“好啊,告诉他随时欢迎。”好不容易在这里遇到一个拥有敏锐味觉的人,林媛当然求之不得了。

各位掌柜们又马不停蹄地回去了,林媛却是歪坐在椅子里不愿动弹了,明明是回家,可是总感觉比在洞天忙活了一整天还要累。

夏征起身,亲自准备了热水和布巾,帮林媛擦起了脸,擦完了脸颊又轻轻拉起她的手来认认真真地擦着手,一根手指头一根手指头的,连指甲缝里都不放过。

看着他这模样,林媛不禁好笑:“怎么突然想起服侍我洗脸了?”

将布巾洗干净放回到架子上,夏征擦了擦手转过身来笑道:“那你觉得为夫服侍得好不好?”

这个为夫立即让林媛明白了,敢情这家伙还在为刚才在莫三娘家的事而得意呢,看来以后还是要多哄哄他,听话的女人有好事降临嘛!

擦得这么干净,若是不占点便宜就不是夏征的风格了。果然,刚走到林媛身边,夏征一伸手就将她抱在了自己怀里,两人身子一转,夏征坐回到刚刚林媛坐着的椅子里,而林媛则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的腿上,头也被夏征轻轻按着落在了他的胸口。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就这么抱着,林媛靠在他胸口,听着他的心膛砰砰跳动的声音,不知不觉竟然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睡梦中隐约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摩挲自己的脸,好像还有微凉的唇瓣在脸颊上来回流连。她微微牵了牵唇角,想要醒来,却被某人的大手柔和而有节奏地拍打着,这拍打似乎有魔力一般,让她着迷,竟不忍心睁开眼睛打扰。

就这样睡吧,安安心心睡吧!

心里有个小人儿在说着蛊惑一般的话语,林媛将脸颊更近地凑到了那炽热跳动的心膛,沉沉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林媛突然觉得自己黑暗的梦境里似乎挤进来一个人,那人的声音软软的,说着什么不见的话。

不见什么?是不见了,还是不见人?

越想越纳闷,林媛的意识也就愈发清明起来,这次她听到了更加清晰的话语,是夏征。

“就说东家累了,正在午睡,让她明天再来吧!或者,在外边等着,一会儿醒了再见。”

一个小伙计的声音轻轻说了句“是”,而后便是关门的声音,那声音也是极轻极轻的,要不是现在林媛意识清明了,只怕都会听不到。

“谁啊?”

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林媛的头也轻轻动了动,坐着睡觉就是不舒服,脖子好像落枕了,只是微微一动就疼得很。

林媛忍不住露出一个难受的表情来,这个表情却在夏征眼里变成了被吵醒的不耐。

“没谁,你若是困就再睡会吧,天还早。”

林媛捂着自己的脖子小心翼翼地从夏征的怀里坐起来,尝试着摇摇头:“不睡了,这样坐着睡觉太累了,晚上回去了再睡吧。哎呀,这哪里还早啊,太阳都快下山了。”

透过窗户,正好可以见到大大的太阳橙红橙红的,目测得有四五点钟了。

可是夏征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上边,皱了皱鼻子,揉着自己的肩膀:“是,坐着睡的确太累了。可是你至少还睡觉了呢,再看我,哎,可怜!”

这委屈的小模样就是在控诉林媛,人家做了这么体贴的事她居然不领情,还要埋怨说不舒服。

林媛噗嗤一乐,搂住他的脖子上前吧唧就是一口。

“一口就想着完事了?不行!太少了。”

啵儿!

“这里这里。”夏征得寸进尺,指着自己的嘴,嘟着唇索吻。

“行了,别臭美了!刚刚到底是谁来了?”

林媛想起了正事,赶紧站了起来,若是两人再这么闹下去,来人肯定走了。

索吻被拒,夏征有些憋闷:“还不是你那个好姐妹,就是姓金的那个,也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你回来了,这不就带着她那个弟弟来找你了。我看你在睡觉就没有让他们进来,想着等你睡醒了再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