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25)/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天后赶到京城的时候,整个京城就跟以前的样子不一样了,人人都十分地紧张。

林媛放下马车帘子,猜到恐怕是京城已经知道了西凉的战事了。

回到林府,周管家就将京城的情况跟大家说了,西凉已经好久没有骚扰过边境了,但是这次突然大范围地骚扰实属罕见。朝廷多年无战事,但是将士们却没有因此而荒废了训练,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纷纷热血沸腾,只要是能上阵杀敌的小伙子们都去军营报名了。

一听这个,刘志广也坐不住了,立即就让林毅带着自己去了夏家军。

临走前,刘氏又是一番千叮咛万嘱咐,刘志广却是斗志昂扬:“大姑,你就放心吧,等着我凯旋归来!”

刘氏又担忧又欣慰,望着他的背影久久不能放心。

朝廷果然将这场战事交给了夏家军,只是没有让夏远亲自挂帅,也没有将任何一个皇子随行,许是就是担心皇子们会因为这件事而收买了军心。

知道夏征还没有离开,林媛和刘氏几人又赶去了将军府。本以为夏征正忙活着出行的大事,却不想这家伙居然在厨房里跟一堆吃食大眼瞪小眼儿。

想起了那日夏征离开时跟她说起的话,林媛笑着牵着他的手道:“别担心了,我已经给你们想好了法子了。”

西凉的天气跟大雍不同,将士们多是这边人,很难适应那边的天气,特别是现在是夏季,西凉那边却是要冷得多,且多是高山,有时候走得太急,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就更不要说那边的食物了,将士们总是吃不惯的,以前过去打仗的时候将士们就是在这个方面吃了亏,即便最后能够打胜仗,但是将士们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听到林媛想到了解决办法,夏征自然高兴得很。

其实林媛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把白面做成水分少的馕,然后在中间夹上咸菜和腌肉,这样既能保存很长时间,也能让将士们吃得习惯。

“这个办法好!”夏征高兴地抚掌大笑,当即就眼珠子一转,带着林媛去找三皇子赵弘德了。

果然,赵弘德也对这个方法十分欣赏,咸菜和腌肉什么的倒是好说,但是馕却不是什么人都会做的,没想到林媛居然会做。

让林媛赶紧做了一些出来,赵弘德就带着这些东西去面圣了,正巧皇帝正在跟大臣们商议出兵的事。

不少人都为粮草的事而发愁,赵弘德带来的东西真真是雪中送炭。

皇帝大喜,当即就要赏赐赵弘德。

二皇子党们自然眼红得很,可是当听到他说这个法子不是自己想出来的时候,又都释怀了,只要不是赏赐三皇子就够了。

皇帝隐约想到了是谁想出来的,唇角不禁扬了起来。

赵弘德道:“回禀父皇,这法子正是皇儿的义妹林媛想出来的,上次活字印刷的功劳父皇还未行赏赐呢,这次加上这个,是不是一起赏赐?”

一听是林媛,不少人都心里不舒服了。

苏哲哼了哼,当即就站出来道:“陛下,上次活字印刷的事不是已经赏赐了墨宝吗?三殿下真是贵人多忘事。”

赵弘德微微蹙了蹙眉,俨然没有想到苏哲会出声反驳他,难道他也跟二皇子一个阵营了吗?

其实苏哲出声不是因为二皇子,而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就因为苏秋语,现在林媛已经不止是苏秋语的情敌了,俨然已经变成了整个苏家的情敌。

赵弘盛虽然嫉妒赵弘德得到了林媛这么个智多星,但是对于有人出声阻止还是很乐见其成的。

赵弘德抿抿唇:“苏丞相,林媛这两次的举动可不一般,上次的活字印刷可是为整个大雍贡献了不少人才。还有这次,这汉堡虽然看起来不出色,但是能让上阵杀敌的将士们保命,还能打胜仗,怎么,苏丞相难道觉得这样的大功劳只是一幅墨宝就够了的?再说了,上次父皇也说好了,那副墨宝之后还会再给赏赐,这次正好一起封赏不正好吗?”

苏哲哼了哼:“既然三殿下说这东西能帮将士们报名打胜仗,那还是等打完了胜仗再行封赏吧!现在还未出征就开始封赏,别到时候吃了败仗……”

“苏哲!你是觉得我们夏家军是吃败仗的散兵?”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夏远突然冷声打断了苏哲,不仅是夏远,就连皇帝的脸色也不好看了,这还未出兵呢,一国丞相就说这种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真的合适吗!

苏哲此时也察觉到自己说话欠妥了,赶紧上前给皇帝赔礼:“陛下,老臣一时失言,还望陛下恕罪!”

皇帝虽然老了,但是不傻,对于苏哲突然不许林媛受封赏的事也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对于林媛和苏秋语,他现在的确更喜欢林媛,人又聪明又懂事,以后还会是自己的侄媳妇儿,他自然喜欢得很。

趁着这个机会,正好可以给林媛一个名正言顺的封号,至于什么胜仗不胜仗的,无所谓,反正上阵的也是夏家军还有夏征,就算不是为了大雍百姓,就是为了保住林媛的封号不让她在京城丢人,夏征也一定会尽心尽力地提供自己的有用资源的。

“苏丞相既然知道失言那就不要再说话了。”虽然不是斥责,但是这样不冷不淡地说话更让被训斥的人心惊。

苏哲静默地站到一边果然不说话了,只是眼神深沉。

连一朝丞相都因为此事被皇帝训斥,其他人哪里还敢开口说话?

皇帝威严地扫了一圈底下站着的人,说道:“三皇子刚刚说的对,上次因为活字印刷,朕觉得甚是亏欠了那丫头,今日这丫头又想到了更好的法子,若是在座的人有谁觉得林媛的法子不好,不值得受到封赏的,大可想出更好的法子来,朕一定也会如同赏赐林媛一样封赏他。”

此话一出就更没有人说话了,别说是这粮草的问题了,就连之前那个活字印刷就已经够难得了。就连姚大学士家的姚小姐都没能想到法子,更何况别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