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清白(37)/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远还在极尽所能地蛊惑着小林霜去将军府暂住,连刘氏都感受到了他喜欢闺女的心思,忙给小丫头使眼色。

看着眼前盼女心切的夏大将军,林媛也有些心酸,悄悄在后边戳了戳小林霜的肩膀。

小林霜轻轻叹了口气,点头道:“哎,既然将军你这么盛情地邀请我去你家作客,我若是拿乔不答应就有些太做作了。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去你家住上一段时间吧。不过我可说好了啊,我还得忙活着霜雪阁的事,你可不要不让我出门就行了。”

一听小林霜答应了去将军府暂住,夏远的脸上立即浮现雀跃之色,点头保证:“只要你喜欢,去哪里都行的,我保证不拘束你。”

就这样,小林霜终于在夏远的盛情邀请下去了将军府暂住,因为有老烦和安乐公主以及田惠在,小林霜倒也不拘束,不是看荷花就是喂鱼,池塘里的鱼以前三五天不喂一次,现在是一天喂三五次,这可把鱼儿们都给乐坏了。

只是鱼儿们吃得多了也就个个撑得不行,每天都能在水面上看到好几条翻着肚子的锦鲤,都是被撑死的。

这池塘里的锦鲤都是名贵的品种,安乐公主虽然可惜却也不心疼,只要小林霜高兴就好。

而夏远更是如此,当听到管家禀报说池塘里的锦鲤都快要死得差不多的时候,随口说道:“快死光了?”

管家重重点头,等着夏大将军发话不让小林霜再去喂鱼了。可是夏远却是话头一转,急切道:“那就再去多买一些来,若是池塘里的鱼都死光了,霜儿没有喂得了肯定就会走了。快去快去,多买些鱼来,越多越好!”

管家抽了抽嘴角,脸色难看地出去买鱼了。

小林霜在将军府住着,倒是让刘氏几人得了清净,府里没有这个小丫头来回跑着叫着,难得的过了几天舒心日子。

甚至有次林家信还在吃饭的时候突然问起小林霜什么时候回来,林媛以为他想女儿了就说第二天去接她。

可是林家信连忙摆手阻止:“别别,让她在将军府多住些日子吧,她要是回来了,我那几幅画肯定又要遭殃了。”

林媛林薇几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样嫌弃自己的闺女,她们严重怀疑小林霜到底是不是林家信的亲闺女。

林府这边的日子过得欢乐,严府这几天却是愁云惨淡。

在洞天偷下五石散企图诋毁洞天和林媛名声的那几个小混混被京兆尹带走后,谁都不肯说出背后指使之人是谁。

古代审案子多是要用刑的,既然这几人谁都不说,那京兆尹便上了刑具。终于那个体质敏感的男子因为经受不了酷刑而张开了嘴,说出了背后之人。

一个人开了口,其他人也都顶不住了,纷纷开了口。至于他们指认的人,全都无一例外地指向了醉仙楼的东家严向开。

这事若是落到别的人手里掌管,肯定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偏偏京兆尹是个铁面无私的人,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管辖的京城出现这种祸乱之事。

于是,从未进过衙门的严向开被召来了衙门大堂,严向开虽然改为了经商,但是他的亲妹妹是当今柳妃,京兆尹自然不能不给柳妃面子,问了几句话后就让他回去了。

即便没有说什么,但是醉仙楼的名声还是因此而受到了损失,可把严向开给郁闷坏了,整日在府中生闷气。

严如春接到消息来到父亲的书房,看着一夜之间仿佛老了许多的父亲,严如春心中不忍,虽然在她看来,父亲更偏疼姑姑,但是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她终究是难以袖手旁观的。

“爹,这件事真的不是你做的?”

严向开抬起疲惫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女儿:“难道,你也认为是我做的?呵,你姑姑说我罪有应得,你也认为我罪有应得吗?”

严如春抿了抿唇,坐到了父亲身边:“爹,女儿不是这个意思,女儿相信爹不会做这种下三滥的事,但是,别人不一定会相信。只要这件事不是爹做的,就一定有迹可循,您又何必如此自怨自艾?”

看着女儿着急的小脸儿,严向开深吸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道:“好孩子,是爹心慌了。你说得对,只要咱们清者自清,那些诬陷的人就一定能找出来。”

说到了这里,严向开又想起了妹妹让小宫女送来的话,便想开口劝女儿接受二皇子的这门亲事。可是,话到嘴边,终究是没有说出来,自己的女儿自己疼,谁不希望女儿能有个幸福的将来?若是他为她挑的夫婿不喜欢,将来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咱们洞天的事不大,你也不要担心了。有空就经常出去走走,你这个性子啊,都让爹给惯坏了,别人家的小姐们都三天两头地聚在一起说笑玩乐,爹也没见你出去玩过。若是喜欢,就将朋友们请到家里来,别总是对谁都是一副欠你钱的模样,知道吗?”

严如春有些愣了,父亲虽然很疼爱她,但是印象里好像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样的话。

垂了垂眼眸,严如春再抬头时已经有了笑容:“爹,你就放心吧,女儿多得是朋友呢,不用操心我了。我昨天就约了许胖子出去喝茶呢,行了,约定的时间应该也要到了,我就先走了,爹你忙吧!”

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严向开忍不住摇了摇头,女儿总是一副万事不放心上的模样,但是他却是知道女儿在京城的贵女圈子里不甚受欢迎。

没有了朋友依靠,就只能依靠爹娘。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要更加努力地挣钱,给女儿留下足够的银子,让她将来有个依靠。

茶楼里,严如春一进门就径直来到了自己预定的雅间里。房间里,许慕晴已经等了好久了。

“哎呀!臭嘴,你怎么来这么晚!我都饿的不行了!”一见到严如春,许慕晴就嘟着嘴儿抱怨起来,她脸颊上的肉一颤一颤的,甚是可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