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上火(44)/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姚小姐真是太客气了,大家不是好朋友吗?怎地还行这些虚礼?快快起来吧!”林媛笑的开心,随意说着让她起身的话。

看着她巧笑嫣然的模样,姚含嬿心里憋屈,不过面上的表情却是完美无懈可击的。

“林小姐现在可是县主,含嬿自然要遵从礼仪。更何况,现在还是在宫中,若是被旁人瞧去了,岂不是要议论我不懂规矩?”

林媛呵呵笑了两声,看着姚芷兰那快要憋屈死的小脸儿,心里好笑,招了招手道:“姚小姐快过来坐吧,我们正在吃点心赏花呢,外边热得很,别晒到了。”

宫中的花园里有很多供人休息的凉亭,有的是一张石桌四个石凳,有的则是五个石凳,摆成梅花的形状。

林媛一行人人数较多,自然是挑选五个石凳的凉亭坐了,现在小林霜出去玩了,剩下的正好五个人,每人一个凳子坐着。林媛又让姚含嬿姐妹二人过来坐下,坐哪儿?

按理说是应该让田萱林薇小河这三个年纪轻一些的姑娘起身让座的,只是,这三人一个低头喝茶,两个聊着天,谁都没有要给人让座的意思。

饶是姚含嬿修养再好,此时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

她干笑了两声道:“多谢县主美意,只是不巧,我之前答应了另外几位小姐要同坐的,现在她们正在前边等我,我就不陪着几位了。”

说完,便跟姚芷兰行了一礼继续往前走了。

姚芷兰还忍不住回过头来瞪了林媛一眼,不过这么个瞪法真的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几人看到了也当没有看到,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把姚芷兰气得脸都憋红了。

待两人走了,林媛才勾了勾唇角,好奇怪,平时一见面,那个姚二小姐不是经常替她姐姐出头骂她们几句的吗?可是刚才她们都这样不敬了,那姚芷兰居然没有开口替姚含嬿当靶子,真是好奇怪。

“哇!惠姐姐!媛儿!”

一道活泼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林媛的思绪,一听到这个声音林媛的唇角就忍不住扬了起来。

果然,抬头便见到了许慕晴正抖着那一身肥嘟嘟的肉往这边跑,只是她实在是太胖了,别说是跑了,就是走快一些都困难。

所以大家只能看到一个圆滚滚的大肉球下长着两只小脚丫儿,挥着胳膊往这边滚来。

田惠也被许慕晴憨厚可爱的模样给逗乐了,站起身来冲她招手叮嘱道:“别跑了,小心摔倒了!”

别看她身上的肉很多,但是小脚丫儿倒腾地倒是快,田惠刚说完,许慕晴便已经到凉亭里了。

只是跑了这么一小段路,她的头上就已经满是汗水了,整个人还气喘吁吁地,就跟赶了多远的路似的。

林薇好笑地掩了掩唇,站起身来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她:“许姐姐快过来坐下歇歇吧,瞧你这一脑门儿的汗。”

许慕晴是真的累坏了,也不矫情,一屁股就坐到了林薇那里,还随手抓起一只杯子就要喝水,只是桌上的茶水不是凉茶,她喝不进去,胖嘟嘟的小手儿就立即改了方向抓起了一串儿葡萄吃了起来。

连着往嘴里塞了五六颗葡萄,她才咕哝着嘴巴嚼了起来。嚼到一半又睁大了眼睛看着林媛:“哎呀,我光想着吃了,都忘了给你行礼了!”

林媛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是行礼。

她随手拍了一把想要起身的许慕晴,笑道:“行什么礼,快吃你的吧!”

说完,还让一旁侍候的宫女去端一壶凉茶来。

小宫女立即就去了,只是在走出凉亭的时候突然见到了严如春。

严如春的父亲并非朝中官员,按说她是不能来的。但是她的姑姑却是当朝柳妃,柳妃让自己的亲侄女儿来参加宴会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以前柳妃就经常让严如春入宫的,只是她自己跟京中的闺阁小姐们说不到一起去,总觉得这样的宫宴实在是无趣得很,便经常找借口推脱。

没想到今日她竟然来了。

“严小姐。”下宫女行了一礼便快步走了。

而凉亭里的几人在看到严如春的时候都有些诧异,其实严如春一直在许慕晴身后,只是这家伙实在是太胖了,把严如春给挡住了。

刚刚林薇将自己的位子让给许慕晴的时候,小河也一并跟着站了起来,严如春一来直接就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小河的凳子上。

对于严如春,大多数人都觉得她是个十分冷淡的人,但是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她其实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就比如许慕晴,虽然一直念叨着她是许胖子,还总拿二傻子不要你了的话来刺激她,其实她并没有恶意。或许,在这个京城里,只有这个一直念叨着许胖子的严如春才算是许慕晴真正的朋友。

洞天被人污蔑的事,在座几人都是知道的,不仅知道,还都知道那几个人最后都将矛头指向了醉仙楼的东家严向开,也就是严如春的父亲。

可以说,严如春和林媛,现在就是一对敌人。敌人见面还能有好?

田惠和田萱都小心翼翼地看着两个人,生怕这两人再一言不合打了起来。

不过出乎意料的,林媛只是笑着点了点头,严如春也回了一个微笑。

田惠和田萱莫名其妙地互望一眼,难道是她们想多了?

“平西县主,恭喜你。”最先出声的是严如春,她不说话几人都没有发觉,这严如春的嗓音竟然有些沙哑,再仔细看看,好像嘴角也隐约长了几个小疙瘩,莫非是在上火?

林媛笑着点点头:“多谢。”

想了想,还是没有再多问什么,她们两个人之间好像还不像跟许慕晴那样熟悉呢,严如春上不上火跟她没多少关系。

不过,田惠却是开口问了。

严如春尚未回答,一边的许慕晴当先抢着说话了:“哎呀,惠姐姐你不知道,前些天不是有一伙子人去洞天那里闹事吗?也不知道怎么地,那些人后来都说是严伯父指使的,哎呀呀,这可把臭嘴给急坏了,这不,这些天正在找人查找呢!到底是谁这么讨厌,居然诬赖好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