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旧事(46)/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就到了开宴的时间,小林霜也在小宫女的带领下回来了,一同跟来的还有六皇子赵弘焱。

瞧着两人红扑扑的小脸儿和玩得高兴的样子,看来这两个人刚刚在一起玩耍了。

几人起身往偏厅的方向走去,那边姚含嬿和几个贵家小姐们也慢慢走了过来。林媛余光微微扫了一眼,正好瞧见姚芷兰在跟几个小姐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而姚含嬿则走在最前边,一脸的正义昂然。

“少跟她们来往。”严如春突然在旁边轻声说了一句,林媛一愣,转头看她。

严如春一直保持着目不斜视的样子,好像刚刚说话的人不是她似的。不过在林媛看过来以后还是补充了一句:“我只是因为你相信我父亲才好心提醒你一句的,没有别的意思,你要是觉得我别有用心的话,大可以当做没有听到。”

说完,严如春便淡然地快走了两步,刻意跟林媛拉开了距离。

林媛唇角微微一勾,继续往偏厅的方向去了。

当几人来到偏厅的时候,几乎已经有一半的人入席了。

林媛是新封的县主,按照品阶在一般的女眷里还算是比较靠前的。再加上有安乐公主罩着,宫女们自然将她们几人全都带到了安乐公主身后的位置坐好。

严如春有柳妃关照,姚含嬿的父亲是大学士,自然都做得比较靠前。不过许慕晴几人则要坐的靠后许多了。

对于这样的位置安排,许慕晴倒是高兴得很,刚坐下就看着小几上的果盘流起了口水。只是现在还未开宴,大家都端着架子互相聊着天,谁也没有吃东西。

这可把许慕晴给憋屈坏了,她在小几前正襟危坐,一双肉嘟嘟的小手在宽袖的掩盖下不安分地来回动弹。

坐在对面的魏博容正好能够瞧见她,然后他就看到心爱的小胖子一边骨碌着眼珠子,一边偷偷而快速地将手里捏着的东西塞进了嘴巴里。

魏博容嘿嘿一笑,看着许慕晴的小嘴儿一会儿动一会儿停一会儿忍不住又动了起来的样子,高兴地不行。

虽然这不是林媛第一次进宫,却是她第一次参加宫宴。说不紧张是假的,整个大雍朝的所有官员们都在这个大厅里啊,可以说大雍朝的核心领导人物都聚齐了,若是敌国派来个奸细什么的,随随便便下点药可就把整个大雍给拿下了呢!

想着想着,林媛自己就傻傻地笑了起来,她这是看宫斗戏看多了吧,居然还能自己编排剧情了。

正想着,林媛突然觉得有一道十分灼热的目光在盯着自己看,而那道目光就来自对面的男宾区。

她下意识地就想看回去,但是眼皮子刚撩起来就立即果断地垂了下来。傻瓜,用脚趾头都能想到那个人是谁了,居然还作死地看过去!幸好夏征不在,不然醋坛子肯定又要酸起来了。

看着马俊英那双炙热的眼睛紧紧盯着林媛,一直关注着马俊英的程月秀就恨不得将林媛的脸给划烂!

“贱人!贱人!贱人!”

一连骂了三个贱人,程月秀都无法将心中的怒气给消掉,这些日子她不是巴结讨好马晓楠,就是让父亲帮马俊英上下走动关系。他倒好,完全没有将自己的好看在眼里,即便知道林媛已经非夏征不嫁,他的一颗心还停留在那个小贱人的身上。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老太监尖细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所有人都跪倒一旁迎接帝后尊驾。

待帝后坐下后,底下人们又是一声声的谢恩,这才纷纷站起身来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待坐好之后,林媛这才看到苏秋语正从皇后的身边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虽然她的神情是清冷的,但是她的眼角眉梢无不透着高高在上的自豪感。

瞧啊,你们都在地上跪着,只有我是搀扶着皇后进来的。

苏秋语的座位被安排在翠微公主的旁边,林媛上次进宫的时候跟翠微公主有过一面之缘,虽然只是一面,她却是印象深刻。

皇后所出的嫡长公主按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偏偏这位长公主却是愁容满面,神情甚是清冷。

再看皇后的侄女儿苏秋语,林媛不禁很是纳闷,翠微才是皇后的女儿,怎么搀扶皇后的任务没有交给自己的女儿反而交给了侄女儿?

林媛悄悄地问了问身旁的田惠。

田惠面色有些为难,不过在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注意后便轻声告诉了她。

原来翠微公主以前有个很喜欢的男子,但是那个男子只是个小小的侍卫,皇后觉得他配不上自己的宝贝女儿就不同意这桩亲事。但是翠微公主也是个性子十分刚硬的女子,既然认定了一个人,任凭别人如何阻拦,她都不屈服。

最终没有办法,皇后便提出了一个要求,只要那个侍卫能够在深山里给她带回来一支千年老参,她便答应了这桩亲事。

千年老参虽然难得,但是只要细心寻找还是有机会找到的。那个侍卫想着深山里找到的机会会更大一些,便深入大山了。

可是深山里宝贝多,危险也多,那侍卫遇到了黑瞎子,一时不敌丧命熊爪之下。而更令人悲恸的是,大皇子爱妹心切,为了让妹妹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便也微服偷偷溜出了宫跟着那个侍卫一起去了大山。

如此,两人双双殒命。

皇后知道后痛不欲生,没想到自己只是为了阻止女儿的亲事最终又赔上了宝贝儿子的性命。而翠微公主呢,在这次意外中,失去了自己的爱人,也失去了她最敬爱的兄长,更是悲痛欲绝。

翠微公主认为这件事从头至尾就是个阴谋,皇后故意引那侍卫去深山寻参,待人进了山里以后她再布下埋伏诱杀。而且,就算皇后不派人动手,光是深山里那些危险就已经足够他丧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