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诰命(54)/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想到大哥的思维转换地这么快,苏秋语下意识地啊了一声,眨眨眼睛才想了起来,带了郁闷地说道:“哦,也没什么。我请她帮我整治一下林媛那个小贱人,可是表姐不不想管我的闲事。哼,不想管我的事还想来问我问题,我才不会告诉她呢!”

苏天佑诧异回头:“她问你什么了?”

苏秋语嘟着小嘴儿,似乎在大哥面前找到了发泄的对象,抱怨道:“表姐问我当年太子表哥出事的时候有没有去咱们府上,还问我记不记得见到了什么。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我哪里记得?我那个时候有十岁吗?哎,我连我自己几岁都不记得了,还记得那么准吗?”

“她问这个做什么?”

苏秋语只顾着抱怨翠微公主不近人情不帮她处理林媛了,竟然都没有察觉到苏天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声调异常地紧张。

“谁知道呢?我跟她说自己太小不记得了,她就不再问了。哦对了,表姐还叮嘱我不要告诉别人的,我,哎呀我怎么给忘了!大哥,你可千万别再跟别人说了啊,还有二哥,二哥的嘴巴最管不住了,可千万别让他知道了。要是让翠微表姐知道我没有遵守诺言,肯定会斥责我的。”

苏秋语还在自顾自地念叨着,却没有发现,苏天佑已经僵着身子离开了花园。

宫宴终于结束了,林媛姐妹几个坐上马车赶紧往家赶,不为别的,就是希望能够赶上家里的晚饭。在宫里一整天光吃点心喝茶水了,好不容易等到了开宴的时间,结果那饭菜,哎,不说也罢。

回到家的时候,刘氏和林家信已经吃过晚饭了,看几人一进门就嗷嗷地叫着肚子饿,刘氏来不及问赶紧让海棠去厨房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

“不是去参加宫宴吗?难道宫宴不是宴会?不是吃饭?怎么一个一个地都饿着肚子回来了?”

刘氏一边念叨着,一边从张妈妈手里接过了糕点给她们拿了过来:“饭菜还要等一会儿,先吃点点心垫吧垫吧。”

谁知,刚看到糕点,这几个小丫头全都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毒药似的,一个劲儿地摆着手:“不吃不吃,我可不吃点心了!今儿在宫里光吃点心了!”

刘氏一愣,不过还是立即让张妈妈将这些糕点拿了下去,不过却是更纳闷了。

小河还算是比较不挑食的,所以在宫宴上多少吃了点东西,不像她们几个饿的那么厉害,便苦着小脸儿跟刘氏说了起来:“娘,你不知道,那宫里的东西是有多难吃,还不如我做的东西好吃呢!”

说完,她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都说御厨是世上最厉害的厨子,我怎么觉得这些厨子都是没有出师的?大姐,宫里的御厨都是这种水平,你要是进了宫,岂不是都能当御厨中的御厨了?”

林薇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觉得小河说的这话简直就是事实。

小林霜今日也跟着回了林家,她怕去了将军府以后没有吃的东西,就以想家为借口跟着林媛回来了。

“小河姐姐,你说的真是太对了!我都怀疑是不是那些御厨们看咱们几个不顺眼故意给咱们做的不好吃的菜!可是后来我趁宫女不注意,把自己的菜跟别人的换了,结果,哎,还是那么难吃!”

林薇几人全都跟着点头,以示赞同。

刘氏却是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儿,去参加宫宴的人那么多,怎么就她们几个吃不饱?明明是被林媛的厨艺给养刁了嘴,还在这里诋毁人家御厨的厨艺不好。

几人一番抱怨的时候,海棠已经带着几个小丫鬟将饭菜端了上来,厨娘们都收拾完东西回去休息了,只有一个留下值夜的厨娘在厨房里盯着。所以只是做了几碗面,并没有做很复杂的东西。

虽然只是最普通的鸡汤面,姐妹几个都吃得香得不行,要不是知道她们刚刚从宫里回来,刘氏夫妻二人都以为这几个是逃难来的小叫花子!

小永严乖巧地坐在林家信身边,看着几个姐姐吃得香喷喷的样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吃过面条,林媛几人才跟刘氏说了今天在宫宴上小林霜出手救了公主的事,也将皇帝给了刘氏诰命的事给说了。

一听自己也有了诰命,刘氏激动地竟是一晚上没有睡着觉。

第二天,果然就有宣旨太监登门了,刘氏接过那沉甸甸的圣旨来激动万分。

林家信在一旁打趣道:“老婆子居然还成了诰命夫人了,啧啧,看来这家里以后没我的地位了。”

刘氏剜了他一眼,嗔道:“想要地位?好好地培养你儿子,等你儿子成了状元郎,你这个状元爹才能算是跟本夫人平起平坐了。”

看着刘氏故意挤兑丈夫的样子,林媛几人哈哈大笑起来。

宣旨太监还给小林霜送来了可以随时出入藏书阁的令牌,有了这个令牌,小林霜就可以在这一个月里随时去藏书阁看书了。

看着小林霜这么好学,刘氏和林家信也欣慰了不少。

正如田惠所说,林府这几天果然热闹得很,林媛最讨厌跟那些人寒暄应酬了,每天一吃过早饭就去洞天待着。

刘氏一开始也躲懒去了将军府几天,可是一直这么躲下去也不是法子,没办法只好接了几个以前有些接触而且看起来还比较面善的夫人的帖子。

不过像那些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夫人小姐们,她是决计不跟这些人交往的。虽说是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但是有林媛和夏征在,谅那些人们也不敢在背后说什么闲话。

宫宴那天,林媛还跟严如春商议好要一起开铺子的,可是出宫都三天了,严如春都没有来洞天找她。这天她正在屋里算账的时候,严如春的丫鬟给她捎了句话,说是严如春现在手头有些紧暂时先不开铺子了,还连连说着对不住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