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堕落(4)/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也不着痕迹地瞪了林毅一眼,这个家伙,当着这好几个女人的面说什么尿尿!

被林媛一瞪,林毅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已经很小心了好不好?要是按照他们在军营里的说法,还有比这个更粗鲁的说法呢!

林媛才不去管他们把尿尿叫成什么,赶紧跳过了这个话题。

“那那个东家看到了那个姑娘的模样吗?能不能给画下来?”

林毅语气有些失落,摇头道:“那房东说自己当时只顾着照顾小孙子了,对那女子的模样只是匆匆瞥了一眼,并没有仔细记住,只知道是个眼角上挑的漂亮小姐。不过,她说若是再见到了此人,她一定能够认出来的。”

能认出来有什么用?京城这么大,别说漂亮的年轻女子了,就是光眼角上挑这一点也能找出不少来。更何况现在京城的女子们都爱描眉画眼,就算是伺候人的丫鬟也经常要画画眼睛眉毛的,这一点儿也不能作为找到那女子的线索。

如此一来,猛子这条线索暂时就是断的了。

“媛儿,别气馁。虽然我们知道的信息很少,但是至少知道这个小姑娘很漂亮啊,只要将你们身边可能有嫌疑的人一一排除不就行了?”

安乐公主温声安慰着:“再说了,不是还有猛子吗?既然收买猛子的人是个女的,想必她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再去找个人来处理猛子,猛子活着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啊!”

正如安乐公主所言,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猛子了,希望这个做过恶的人不要死得太早。

林毅立即领命,出去给他的人传信去了。

经过今日的事,林媛也起了防范之心,赶紧回府去提醒刘氏等人了。

“媛儿,你等下,买茶楼的银子还是你自己拿的呢,走,我去给你取银票。”

林媛刚起身要走,就被田惠叫住了。

林媛一愣,不是说好了要等到装修完了以后一起算的吗?怎么现在又提了起来?

正要开口问田惠今日是不是真的不舒服,林媛就看到田惠正背着安乐公主和老烦给自己使眼色,她立即会意,笑着点了点头。

老烦今日的精神也不大好,林媛和田惠离开以后他就回房休息去了,不过临走还不忘叮嘱安乐公主一定要把林媛给他炖的猪脚汤端过去。

安乐公主被这个老小孩儿给气笑了,重重点头答应连说了三个好字,老烦才终于放心地让人抬着走了。

一出厅堂,田惠就不由分说地拉着林媛往自己的院子里走。

林媛纳闷,连连问她怎么了,可是田惠就是不说话,直到两人走到了田惠自己的院子里,她才终于撒开了林媛的手,将老烦遇险的事跟她说了。

其实田惠也只是在刚刚听老烦和安乐公主聊天时才知道这事的,所以对于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并不知情,只是觉得应该让林媛知晓而已。

“甄老先生怕你知道了以后担心,可是我总觉得今日马车的事跟老先生受伤或许有些关联,就想着赶紧跟你说了。”田惠小心翼翼地看着四周,她知道安乐公主不想让林媛知道,所以生怕安乐公主会突然遣侍女过来。

“媛儿,我听着老先生的意思,好像知道刺杀他的人是谁,要不,我们去单独问问他,看他能不能给我提供一些线索,或许就能查到是谁要害你了。”

对于田惠的猜测,林媛却有些不敢苟同,既然老烦和安乐公主一致决定不告诉她,想必这事背后牵扯的人地位很高。

一个人名在心里呼之欲出,但是这个人好像跟自己的过节不是很深,不至于为平白无故地要了她的命。

“惠姐姐,这件事你就不要操心了,既然公主和老烦都不想让我知道,你就假装没有告诉我。这件事还是等夏征回来以后,让他处理吧,毕竟京城里那些勾心斗角的事,他比我们更清楚。”

让夏征处理这件事,不仅是因为他更熟悉,还有夏征的话,他说过,这些勾心斗角交给他,她只需要开自己的铺子开开心心挣大钱就好了。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那作为他的女人的自己,就乖乖听话好了。

虽然田惠比林媛大了几岁,但是对于处理这些事上,毕竟不如林媛遇到的多。听到她这样说了,田惠的心里多少也安定了一些,她点点头,再三叮嘱她一定要注意安全才让水儿送她出去了。

林毅从将军府挑了个机灵的小厮去夏家军营送了个信儿,自己则在马车旁等着林媛出来。出了田惠马车那件事,他是一刻也不敢离开林媛半步了,不仅仅是因为夏征的命令,更是因为他自己。

跟在林媛身边两年了,他有时候竟然会忘记自己还有个暗卫副统领的职务,甚至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自己在成亲在洞房,而那个身穿大红色嫁衣的新娘子,却总是调皮地不让他看到她的长相。

一想起这件事来,林毅的心里就有些烦躁,半夜醒来也总是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可是,更让他气恼的是,不光睡着的他在想女人,就连清醒了居然还在想女人!

太堕落了!真是太堕落了!

林毅狠狠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瓜子,恨不得用刀切开看看里边都有些什么,想什么不好,偏偏想女人。想哪个女人不好,偏偏想那个大圆脸的丫头!

当林媛带着水仙来到马车前时,看到的就是林毅狰狞着一张黑脸死命地敲打自己的脑袋的模样。

林媛倒还好,十分镇定。但是水仙却是错愕地张大了嘴巴,天哪,林毅真是太恐怖了,回去了一定要跟银杏说以后大家都离他远一些。

一看到林媛和目瞪口呆的水仙,林毅立即来了个瞬间大变脸,表情不再狰狞,双手也安安分分地放在了身侧,就连那被他抓乱的头发都神奇般地恢复了原状。

林媛好笑地摇了摇头,一步上前跳上了马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