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嫌弃(7)/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眼睛一亮,立即掉转头朝着刘掌柜指的那个方向的房间里跑去。耳边散碎的发丝像是带了风一般潇洒而自在地飞扬着,那上下翻飞的裙角更像是可爱活泼的小姑娘,随着林媛雀跃的脚步奔向了思念多日的人。

看着林媛雀跃的背影,刘掌柜会心一笑,不过很快便变了神色。少东家说了不让东家知道他回来了的,哎呀,又说漏了嘴,还是避一避的好。

讪讪的咳嗽了一下,刘掌柜立即跟小伙计叮嘱了一声便乘着马车去了林媛最新买的那个茶楼了。年东家说今儿搬家的,他还是过去盯着比较好。

这会儿还早,洞天还没有顾客上门,整个二楼的雅间都是空着的,只有偶尔几个小姑娘收拾着各自负责的雅间。

不过有一间,是刘掌柜明令禁止不许她们靠近的,因为那里好像有个人正在睡觉。

林媛此时,就在这个房间的门口。

所谓近乡情怯,没想到刚刚还激动地难以自持的林媛,竟然在房间门口胆怯了。

他不想让自己知道他回来了,难道是受伤了?

一想到受伤,林媛的一颗心又吊了起来。老烦受伤了,她和田惠也差点出意外,若是夏征……

林媛不敢往下想了,她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敲了敲门。

门里,没有声音。

林媛的心跳的更厉害了,难道真的受伤了?伤重的都不能给她起身开门了?

林媛感觉自己的心已经快要冲出嗓子眼儿跳出来了,甚至连举着的手都已经冰凉地近乎僵硬了。

“夏征,你,你不能有事。”

心中默默祈祷着,林媛轻轻推了推门,竟然发现那门居然没有上栓。

林媛闭紧了眼睛,深深吸气,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她推开门,慢慢走进去。

挺巧精致的鼻子微微动了动,林媛稍稍放了心,雅间里没有草药的味道,看来即便是受伤了应该也不是很重。

床上锦被微微凸起,床头的帷幔挡住了床上那人的脸,让她一时看不到夏征的脸。

不管有没有受伤,此时看到自己思念了近三个月的人终于出现在面前,林媛又是激动又是急切。

“夏征,夏征!”

口中激动地低喃着,林媛快走两步,却发现床上的人突然动了动身子,好像自己的脚步声吵到了他一般。

林媛像是触电一般赶紧停了下来,脚步顿时放慢,就像一只马上要接触到猎物的猫一般,蹑手蹑脚地走过去。

三尺,两尺,一尺。

当林媛快要接触到那床头的帷幔时,那动了一下就不再动弹的被子下,突然横伸出一只大手,拽住她的胳膊就将她带到了床上。

啊!

林媛的身子被他拽地一个趔趄,忍不住惊呼出声,可是那人的目的显然不是将她拽到床上就算完事。

当她扑倒在那人的身上时,那人长腿一个用力,便将她连人带被子通通掀翻到了床榻的里侧。

屁股第一时间与墙壁亲密接触,林媛的头被那人拽地还有些晕,眼看着后脑勺儿也要跟墙壁做最亲密的动作,她便被一只胳膊温柔地揽了过去,躺在了那人的怀里了。

林媛瞪大了眼睛,以他的胳膊为枕,她的额头则顶着他的脖颈。而他的大手则翻了过来落在了她精致而柔软的耳垂上轻轻捏了捏。

被这一捏,还在扭动着反抗的林媛顿时安静了,鼻孔里也被熟悉的气息所充斥。

这家伙,不是在睡觉吗?

其实一开始林媛的确知道此人就是夏征,只是刚刚那个动作太过突然野蛮,竟让她错以为房间里的人是戴了夏征模样的面具的人。

刚刚那个反抗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

“才多久不见你就抗拒我了?嗯?是不是我没在的这几个月,你又有了新欢?”

夏征略微沙哑的低沉声音在头顶响起,震得林媛的头皮一阵一阵地发痒,甚是不舒服。

她缩了缩有些发痒的脖子,闷闷地回道:“对啊,我已经有了新欢,所以你这个旧爱回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头顶又是一阵压抑的笑声,林媛的脸正好埋在夏征的胸前,甚至都能感觉到他胸腔在震动。

林媛嘴角忍不住勾了勾,手指头在他胸前戳了戳,哼道:“想笑就笑呗,憋着做什么!”

“谁说我憋着了,我像是憋着的人吗?”

许是看出了林媛微微缩脖子的动作,夏征再说话的时候故意从口中吹出了一口气,果然看见林媛缩脖子了。

这缩脖子的动作真是太可爱了,惹得夏征忍不住哈哈笑出了声。

林媛的小脸儿顿时就红了,敢情这家伙是故意看自己出糗的啊!

“夏征,你真是太可恶……”

林媛气呼呼地抬起头来,一句嗔怪的话还未说完,她自己当先便愣住了。

眼前的人真的是夏征吗?

那疲惫的脸色,凌乱的头发,大大的黑眼圈,鸦青的眼袋,青黑色的胡茬儿,甚至连嘴角都起了两个大大的火泡。那火泡此时已经破掉了,但是却更显地狰狞可怖,红红的血丝混着微微发黄的水,令人看了有些恶心。

但是林媛却忍不住抬手想要摸一下他的嘴角,怪不得声音沙哑成这样,这得是熬了多少夜才会变成这样啊!

“被动,脏。”

夏征轻轻握住了林媛的小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微微咧了个笑容出来:“本来想着收拾干净点再出来见你的,谁承想还是让你给发现了。”

林媛鼻头微微一酸,眼角一滴晶莹的泪便滑落脸颊。

“傻瓜!我会嫌弃你脏吗?”

哽咽着将这句话说完,林媛终究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埋头在夏征的胸口轻轻抽泣起来。

见她如此,夏征竟然傻了,一双手一会儿抬起来想要摸摸她的头发,又想着去拍拍她的肩膀。可是,那手来回动了好几次都没有找到最合适的落下的地方。

“媛,媛儿,你别哭啊,我,我没事啊!你瞧,我没有受伤,没有吃苦,就是心里急着见你,所以才会这么着急往回赶路的。你别哭了啊,乖,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