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碗碟(8)/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边说着安慰的话,夏征的手终于落在了林媛的肩头轻轻拍了起来。

感受到夏征的安慰,林媛更是心疼了,吃苦受罪的人明明是他,怎么反倒安慰起自己来了?

林媛抽了抽鼻子,将眼泪强行压了回去,为了不让夏征担心,她猛地靠近了夏征,小脑袋左右摇晃着,在他的衣服上来回蹭着,把眼泪和鼻涕通通都蹭在了上边。

“反正你身上也已经很脏了,再脏一点也不碍什么事!”顶着微微发红的眼圈,林媛的笑容分外惹人怜爱。

夏征一愣,微薄的唇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一抹狡黠之色在他的眼底划过,而后,将沾沾自喜的林媛一把按到了自己的怀里来回蹭了起来,嘴里还得意地笑着:“你我夫妻本是一体,既然我都脏了,你还这么干净实在是说不过去。所以,让我们一起脏吧!哈哈。”

被夏征按着脑袋传染他身上的脏,林媛真是死的心都有了,这家伙能再幼稚点吗?

夏征是真的累了,闹腾了一会儿便安静了下来。不过那只手依旧紧紧地环着林媛的身子,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

林媛也就不再动弹,静静地在他怀里躺着,只是她刚刚睡醒一点儿也不困,睁着两只大眼睛只能盯着夏征的胸口看,这一亩三分地,就算是有会跳舞的肌肉也早就看腻了。

微微咧了咧嘴,林媛想着换个姿势躺着。

可是头刚刚做了个抬起的动作,甚至都还未来得及离开他的胳膊,夏征慵懒的声音便在头顶响起:“去哪儿?”

“哪儿也不去,你睡吧。”林媛吐吐舌头,重新躺了回去。

夏征的手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带着青黑色胡茬儿的下巴在她的头顶轻轻蹭了蹭,慢慢道:“不睡了,我已经睡了一晚了。”

睡了一晚了?

刚才两人光顾着玩闹了,她都没来得及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昨晚就回来了?哦对了,我房里那些账册都是你看的?”

问完,林媛便感觉夏征的下巴在头顶点了点,那尖尖的有些硬的下巴硌得她有些疼。

“听刘掌柜说你昨晚早早就回家了,我想着自己的样子太邋遢了,就没有去找你。”

顿了顿,他又说道:“正好我看到你房里有账簿没有看完,就顺便帮你看完了。”

看完以后实在是太累了,就随便找了个房间睡了。

之所以没有找林媛的房间就是怕她早上来了看到自己的邋遢模样会心疼,谁知躲来躲去还是被她给找到了,还成功地把她的眼泪给惹了出来。

虽然这是林媛头一次为他落泪,但是看到这丫头哭鼻子,还真是心疼得很。

夏征轻轻地叹了口气,心里又是甜蜜又是怜惜,这么一想,更是不舍得让林媛走了。最好两个人就这样一直抱着,一直躺着,任他们在外边怎么吵,怎么闹,怎么打,怎么夺,都不管了!

“西凉的事都处理好了?大哥他们也回来了?”想起田惠,林媛忍不住问了一句。

夏征声音有些闷闷的,似乎对林媛问起别的男人来有些不满,即便那个男人是他大哥。

不过他还是开口说了:“嗯,差不多了,大哥他们应该也启程了。哼,主要是有那个烦人的大尾巴,不然早就回来了。”

林媛一愣:“烦人的大尾巴是谁?”

说起这只大尾巴来,夏征脸上的不耐更甚了:“媛儿,你问错了,不是这样问的。”

林媛挑了挑眉,不是这样问?那应该怎么问?

正在心里暗自嘀咕着,林媛便听到夏征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嫌弃的语气嗤笑道:“应该问,烦人的大尾巴是什么东西。”

噗!

林媛斜着眼睛剜了他一眼,好吧,一个是谁,一个是东西,端看你有没有把那个烦人的大尾巴当人看了。

夏征闷闷地笑了一声,才解释道:“那个烦人的大尾巴,不就是抢了咱们琉璃的家伙吗?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跟他讨要回赔偿了。”

这话里的信息很大嘛!林媛眼睛一转,原来那个烦人的大尾巴就是西凉太子啊,只不过为什么要说他大尾巴?难道他也要来大雍?

还有赔偿,林媛最关心的就是赔偿的问题,那可是满满一大车的琉璃啊,若是那车琉璃当初也能顺利到达京城,她现在早就靠着镜子发家致富,甚至富可敌国了呢!

看着林媛这亮晶晶的眼睛和雀跃兴奋的小脸儿,夏征抬手在她粉嫩嫩的脸颊上捏了一把,感受到手底下那滑腻的触感,仿佛整个身子都轻松了许多。

“说起这个来,我倒是想问问你,你知道这傻东西抢了咱们的琉璃干什么去了吗?”

看着夏征眸中流露出来的狡黠奸诈的笑,林媛顿时来了兴趣:“做了什么?”虽然不知道那家伙用来做了什么,但是林媛知道肯定很傻,不然夏征也不会笑得整个身子都开始颤抖了。见夏征只是笑,好像忘记要告诉她了,林媛忍不住又催问了一遍。夏征抹了一把下巴,压抑着喉间的笑意说道:“他,他啊,他应该是知道我开了酒楼,就猜测我要琉璃是用到酒楼里的。然后,然后他居然用琉璃打造了几十只碗碟,碟子盘子也就罢了,居然还用做碗,那得浪费多少琉璃啊!”忍不住又笑了笑,夏征又道:“听我安排在西凉的暗桩回来禀报说,那家伙不仅自己打造了几十只碗碟,居然还让人送去了各个酒楼里。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只要有人不小心摔碎了那碗碟,他就抓了起来。若是我猜测地不错,他可能是……”可能是什么?

林媛听得正起劲,冷不丁听到这家伙又在卖关子,气得抬起小拳头来砸在了他的胸口:“想说就说,不想说就算了,你瞧你,还一直卖关子,真是讨厌!”

夏征故意哎呦一声,痛苦地捂着被她捶过的地方。

林媛一愣,突然就想起了老烦,生怕夏征也是故意隐瞒自己的伤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