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画画(14)/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征垂眸看了一眼桌上放着的画像,声音幽冷:“不管她是无心还是故意,都逼得老烦暴露了身份,以致于招来杀身之祸,我就不能轻易饶了她。”

看着夏征幽暗深沉的脸色,林媛眸子微微抖了抖,虽然姚含嬿罪不可恕,但是她不喜欢夏征因此而杀人。

似是看出了林媛的担忧,夏征轻轻一笑,脸上的阴郁也一扫而光,转而又是明媚的俊颜。

伸出长长的胳膊搂过了林媛的腰肢,夏征将脸贴在她的额上,轻声道:“放心吧,我不会杀了她。折磨人的法子多得很,死却是最简单最痛快的一个。”

林媛抿抿唇,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夏征,轻轻问道:“刺杀老烦的人,是不是二皇子?”

夏征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坐在窗边正在跟魏博宇对峙的严如春,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正是。不过,确切地说,应该是他的母妃,柳妃。”

“为什么?”

居然连一个老人都不放过,这得是有多大的仇恨?难道老烦之前害得柳妃掉过孩子?若是丧子之痛恐怕会恨这么久吧?

说起旧事,夏征的脸色一变,不过还是缓缓道来:“说起来还不是因为我和小白兔?”

林媛一愣,看着夏征有些愧疚的神色,却聪明地没有插话。

夏征看了她一眼,便将安乐公主告诉他的事又都告诉了林媛。

原来,当年淑妃和柳妃前后脚进宫,因为安乐公主跟淑妃是好姐妹,安乐公主便请陛下多照拂。再加上淑妃本就样貌绝美,又体贴温柔,陛下便更宠爱她一些。

后来柳妃怀孕生下二皇子的时候,淑妃也怀了。一个是刚刚生产的妃子,一个是刚刚怀孕的妃子,都是最需要皇帝呵护疼爱的时候。只是,显然皇帝更喜欢跟淑妃在一起。

柳妃看不过眼,便动了一些歪心思,想着让淑妃不小心滑胎。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庇护,即便她动了几次手,但是淑妃的胎十分稳固。

后来柳妃才知道,原来都是老烦的功劳。

再加上后来三皇子慢慢长大,夏征和三皇子总是找二皇子的麻烦,柳妃对两人更是深恶痛绝,偏偏每次都有老烦帮他们俩善后,柳妃对老烦自然更讨厌了。

再加上之后田妃的事,柳妃故技重施害得田妃掉了第一个皇子,又将责任推到了王大海父亲的身上。当时老烦已经查到了一些端倪,只是可惜,柳妃太过狡猾,又有严向开帮她开脱,此事最终还是害了王大海的父亲。

柳妃虽然没有暴露,但是对老烦的恨意更深了。本来想着他岁数大了,早晚会离宫,便一直忍着。

谁知老烦离宫之后就被安乐公主和夏远明里暗里地护着,让柳妃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再后来,老烦就被夏征拐走去开酒楼了,倒也安安稳稳地过了几年自由日子。

只是没想到,刚回京城,就被姚含嬿用计给逼得现了身,这刚现身就遇到了追杀,不是柳妃还能是谁?

听完夏征的话,林媛心里久久难以平静,看得出来,虽然老烦一辈子没有成亲,也没有自己的孩子,但是他却是将夏征和赵弘德当做了自己的亲孙子看待的。不仅是他们两人,还有林媛姐妹几个,更是如此。

想起自己跟老烦刚刚相识那会儿吵吵闹闹的情形,林媛就忍不住一阵汗颜,虽然老烦就是个小孩子脾气,但是遇到了事还真是个稳重的人,不然,也不会不告诉她们自己被追杀的事了。

“老烦的事,你……”

夏征微微一笑,打断了林媛的话,拍着胸脯保证:“放心吧,老烦是我的人,爷当然得罩着他了!再说了,这个世上只有我欺负别人,还没有别人敢欺负我的时候!”

对于夏征这大言不惭的模样,林媛默默翻了个白眼儿。不过,虽然很嘚瑟,但是不得不承认很霸气。林媛噗嗤一乐,弯着眼睛嗤嗤笑了起来。

严如春一会儿看看正默契配合着画画的许幕晴和魏博容两个小胖子,一会儿又看看依偎在一起不知道在小声说着什么的林媛和夏征,肚子里一阵闷气。

“卿卿我我就回家去,也不注意一下!”

嘀咕了一声,严如春扭头便要喝茶,却发现对面的魏博宇正瞪着一双眼睛出神地看着自己,不禁也跟着眼睛一瞪:“你敢瞪我!”

此时的魏博宇正在思考着最近经常在自己心里时不时冒出来的念头,冷不丁看到严如春炸着毛一般骂他,魏博宇立即失望地摇了摇头,嘴里还喃喃地不知道在说什么。

“哼!”严如春不禁冷笑一声:“要骂人就大胆地骂,嘀嘀咕咕算什么男人!”

魏博宇才不理她,翻了个白眼儿去看窗外了。

在魏博宇这儿碰了个冷钉子,严如春喉头滑动了两下愣是没有说出话来。

若是让许幕晴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拍着小手哈哈笑话她:“哇,臭嘴终于输了!哈哈!”

这边几人各自心怀心思的时候,那边许幕晴突然啊哈一声大笑,几乎要震得雅室都颤上三颤了。

“容哥哥你画的真是太像了!哈哈,我要拿着这画像去找姚小姐问问她像不像她的婢女墨竹!哈哈。”

一听这个,林媛赶紧跑过去,一把抢过了许幕晴手里的画像,再三叮嘱道:“傻瓜,这画可不能让姚小姐知道,不仅是姚小姐,也不能让别的人知道!记住了没有?”

许幕晴嘿嘿一笑,指着林媛紧张地有些发白的小脸儿痴痴笑道:“好啊好啊,只要你给我做个好吃的我就不说。我喜欢吃羊肉,你给我做羊肉吃。”

看着许幕晴的眼睛里毫不掩饰的急切和奸计得逞的得意之色,林媛真想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许幕晴只是贪吃而已,又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怎么会不知道这画像的重要性?

就她,还傻不愣等地跑过来抢画,还认认真真地叮嘱她,敢情这一切都是为了一顿羊肉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