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坐实(15)/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觉自己的智商被许幕晴深深地嘲笑了,林媛撇撇嘴默默回到了夏征身边。

不过魏博容的画功确实很好,他画出来的墨竹简直是太像了,寥寥数笔就将墨竹的神韵画了个七八分像。这在这种画像完全靠想象的古代,已经很厉害了。

“画的不错,比那张图像多了。”

林媛不吝辞藻地夸赞着,不过她也只知道,对于魏博容来说最好的奖励就是让许幕晴高兴,而让许幕晴高兴的最简单最指戳人心的方法就是美食。

“行了,过两天你们俩人来洞天,我亲自下厨给你们两人做一顿好的感谢感谢你们。”

果然,这个奖励比任何华丽的辞藻更能让两人开心。

看着两人高兴雀跃的模样,严如春面上虽然没有丝毫表现,但是眸子里却是放出不易察觉的熠熠光辉。

魏博宇突然咳嗽了一声,提醒道:“我说平西郡主,这件事怎么说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吧,要不是我用计让那些家眷们开了口,你现在可还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幕后之人呢!”

林媛眉头一挑,敢情这家伙是在邀功啊!

“好……”

“好啊,既然魏大公子功劳如此之大,那就请严小姐做东,请你到洞天吃一顿好的吧,反正你做这件事也是严小姐出面请的,跟我们没啥关系,是吧,媛儿?”

被夏征搂在怀里,林媛干干笑了两声,她刚刚明明想说好的,结果又被这个家伙给抢白了。

魏博宇脸色一沉,哼了一声:“醉仙楼的菜早就吃腻了,我就喜欢吃洞天的菜,最好还是平西郡主亲手做的。我可听说了,平西郡主有一手好厨艺,就算是宫中御厨也难以出其左右。”

“有好厨艺也不给你做!想吃自己找个女人做!”夏征白了他一眼,显然对他十分讨厌。

这让林媛更加好奇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了,竟然“互相仇视”到这种地步。

疑惑刚刚冒上心头,魏博宇就主动帮她解答了。

只听魏博宇嗤笑一声,十分无语地说道:“我说夏征,你也太小心眼儿了吧,不就是我把你看中的一个店面给买走了吗,至于这样记仇?小心眼儿!抠门儿!”

“你才抠门儿!你才小心眼儿!爷早不记得那件事了!”

魏博宇刚说完,夏征就跟炸了毛的小公鸡一样开始叫嚣了,看得林媛哭笑不得。

其实那件事是夏征刚刚十五岁打算开店铺的时候发生的,因为小,又是头一次去看店面,好不容易看中了一个铺子,结果因为他暂时没有那么多银子,只好请卖家宽限几日。

谁知,两人刚谈好日期,这魏博宇就突然出现了,还当场就拿出了足够的银两将店面买了下来。

说起来,其实那个时候魏博宇根本不知道夏征跟卖家谈得内容是什么,只是想着夏征才十五岁,肯定不是买店面的,他也就没有问他。

“哼,其实你应该感谢我的,要不是我买下了那个铺子,你也不会放弃京城去了驻马镇。我可听说了,当初你只是提了句要买店面就被你老子扛着大刀满院子里跑的事,你要是跟他说你买了个店面,那你还能有命?”

魏博宇挑着眉,鼻翼翕动了两下,看夏征时就像是在看自己不经意间救下来的小麻雀。

夏征嘴角直抽,林媛甚至都能听到他紧咬自己牙根的声音。

她赶紧将夏征往自己身边拉了拉,抖着手里的画像连声道:“快快,把林毅叫进来,我让他去问问那个坏女人到底是不是墨竹,快去快去。”

林媛都发话了,夏征自然不会再跟魏博宇计较了,再说那件事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要不是今日正好见到了魏博宇,他也不会想起来。

林毅很快便来了,夏征拿过那纸给他,细细地交代了一番。

在林毅接过那纸的时候,夏征深邃的眸子定定地看了他一瞬,林毅眼睛一眨,立即拿着画纸出门去了。

待林毅离开后,许幕晴和魏博容也走了,两人听说最近江边正在卖河蟹,便去挑河蟹了,还说到时候去找林媛的时候让她给做螃蟹吃。

一说到吃的,这两个家伙就来劲,林媛笑着挥挥手,让这两个吃货赶紧走了。

至于严如春,在没有得到林媛确切的答复之前,她是不会走的。反正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就算林媛放过姚含嬿,她也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这个恶毒的女人表面看和顺贤良,其实内心就是个肮脏的毒妇,她害得她父亲无端承受指责,这种苦闷她身为人女自然不能轻易饶过她。

而魏博宇却是不赞成严如春这样做的,毕竟姚含嬿的家世不一般,即便是皇帝也要顾忌三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说着,就又吵了起来。

林媛和夏征面面相觑,两人说起了悄悄话,可是对面那两人还在吵,真是聒噪。

夏征掏掏耳朵,十分不耐烦地哼了一声:“我说你俩就该进一家门过一辈子,吵一辈子,看看最后到底谁能吵得过谁!”

林媛也笑着点点头,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对,年轻的时候比赛看谁吵得过谁,等老了走不动了就各自窝在椅子里,面对面地吵,看谁先被吵死。啧啧,这样的日子,想想也是挺有意思的嘛!”

两人这里说得开心,那边严如春和魏博宇却是变了脸色,齐齐瞪着他俩,又齐齐哼了一句。

“谁要跟他过一辈子!”

“谁要跟她过一辈子!”

异口同声,还是几乎一样的表情,说完之后又同时互瞪一眼扭过了头去,这几乎照镜子一般的动作惹得林媛和夏征哈哈大笑起来,却没有发现那对面二人的耳垂又几乎同时爬上了微微的红晕。

林毅很快便回来了,正如林媛所猜测的,当林毅把这张图像拿给租给猛子房子的东家时,那东家一眼就认定了此人正是那日来找猛子的年轻漂亮女子。

如此,墨竹和姚含嬿收买人企图谋害田惠和林媛的事就此坐实。

------题外话------

中午还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