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冤家(16)/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看了夏征一眼,说起来这件事很是棘手,因为林毅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猛子,当事人不在,即便有东家的一面之词,也很难将墨竹归案。

若是之前洞天的事还可以不管,那么现在这件事就不行了。首先安乐公主就第一个不答应。

“你看……”林媛看向夏征,见他脸色同样阴沉恐怖,不由得心头一跳,看来那姚含嬿是没有好下场了。

“还看什么?那姚含嬿就是个人面兽心的东西!”

夏征还抿着唇未开口,一边的严如春已经当先过来急急抢道:“林媛,不管你是怎么想得,反正我是不会怕他们大学士府的。若是那姚含嬿将墨竹推出来顶罪,大不了我就找人暗地里用强,把她教训一顿!哼,敢在老娘头上动土,我看她是活得不耐烦了!”

严如春不太清楚田惠马车的事,还以为林媛问夏征的就是陷害洞天的事。

魏博宇呲了呲牙,赶紧过来了:“你就不能少说两句?”

“你给我闭嘴!”严如春一瞪眼,将魏博宇给瞪得不说话了。

林媛无语地看着这两个有快要炸毛的家伙,摇摇头看向了夏征。

虽然动了手脚的是田惠的马车,但是姚含嬿跟田惠没有什么过节,若说过节的话,那就是她。

所以,林媛相信,姚含嬿没有办法动她的马车,就只能借着田惠的马车来害她了。

久久不言声的夏征突然冷冷哼了一声,抬起头来看了严如春一眼,沉声问道:“你想怎么教训她?打一顿就行了?”

这么一问,严如春还真就给愣了,是啊,打一顿就行了吗?难不成还杀了她?虽然她很气愤姚含嬿将脏水泼到自己父亲的身上,但是总归也没有什么大的损失。

“这……”严如春抿了抿唇,微微垂了垂眼皮子,不说话了。

魏博宇牵了牵唇角,似是放心了。

夏征又看向林媛:“这件事交给我来办。”

林媛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总觉得夏征微勾的唇角似是在酝酿什么坏主意。

她不禁问道:“你可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夏征挑眉,握着她的手来回摩挲着:“你忘了?西凉太子不是打算和亲吗?正好我们缺少一个合适的代嫁公主呢!”

和亲,代嫁公主?

林媛眼睛一亮,是啊,这姚含嬿做这么多不就是为了将她除掉然后霸占夏征吗?既然她满心期盼着的就是嫁给夏征,那就让她希望破灭,嫁去西凉那个远地方吧!

严如春也是一愣,不过随即便开心地勾起了唇角:“好啊!太好了,那个姚含嬿一向心高气傲,觉得整个京城的男人都配不上她,甚至连皇子都看不上眼。正好,那就让她去西凉做个摆设皇妃吧,跟一堆女人抢男人,这样的生活她一定很喜欢,哈哈。”

不仅如此,而且西凉太子诡计多端,擅攻谋略,就让姚含嬿这个阴毒的女人跟着他,你算计我我算计你去吧!

不仅是林媛和严如春,就连魏博宇都觉得这个法子十分好。

只是,林媛不经意地看着夏征的时候,总觉得他嘴角的笑意有些意味深长,好像,这件事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

几人在茶楼里商量妥当了对付姚含嬿的事,许幕晴的丫鬟也兴冲冲地跑来了,说是许幕晴和魏博容在江边挑了好多活蹦乱跳的螃蟹,已经送去了洞天。

小丫鬟还笑嘻嘻地看着林媛,说她家小姐已经在洞天等着了,中午请她给做一顿螃蟹宴吃。

听说有螃蟹吃,林媛也忍不住勾了勾唇角,说起来她的洞天还没有螃蟹这个菜式呢。

说起吃来,夏征头一次就乐了:“有螃蟹吃?哈哈,今日还真是沾了二傻子的光了,不然什么时候能吃到我家媛儿亲手做的大螃蟹呢?”

林媛忍不住觑了他一眼,这话说得,好像她没有满足过这家伙的馋嘴似的。

不过既然许幕晴和魏博容已经买来了螃蟹,那中午就吃螃蟹好了。

她扭头看向严如春和魏博宇,笑道:“一起去吧?”

魏博宇倒是不客气,反正买螃蟹的人也是他的亲弟弟和未来的弟妹,他这个大伯哥过去蹭顿饭吃也是说得过去的。

只是严如春嘛,想到自己的尴尬身份,虽然很想去,不过还是抬了抬眼皮子,摇头道:“我还要回去告诉父亲这件事,就不跟你们吃饭了。”

林媛眉头一挑,她明明看到严如春的眼睛里都是期盼的光,怎么还端起架子来了?

不过心思一转,林媛就明白了,之前这姑娘倒是个随性的,只是后来发生了柳妃斥责小林霜的事,她应该是过意不去吧。

“说事嘛,什么时候都能说,又不急在这一时,走吧,反正出了茶楼就是洞天,又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说完,也不管严如春还想再说什么,她就已经当先跟夏征一起离开了,临走时还不忘回头重复了一遍:“快点啊,来晚了的话,我不保证慕晴会给你们留哦!”

夏征也回头皱着鼻子冲魏博宇哼了哼,不过有林媛在一旁守着,他也没有把不许魏博宇来吃螃蟹的话说出来。

待两人都走了,雅室里只剩下了严如春和魏博宇这一对冤家。

严如春显然还没有从林媛的邀请中醒过神来,一时有些怔愣。

魏博宇斜着眼睛睨了她一眼,忍不住笑道:“呦,天不怕地不怕的母老虎严臭嘴,居然还能做出这个表情来?啧啧,真应该把你拉到大街上让大家都看看,肯定会让大家……哎呦!你什么眼神!没看到我的脚在这儿嘛?就这么往上边踩?呀,你还踩!不是说好了动口不动手的嘛?”

从魏博宇的脚丫子上离开,严如春心情大好,大摇大摆地便推门出去了,嘴里还得意洋洋地念叨着:“这么臭的脚丫子也好意思往外带?切!”

看着严如春消失在门口的身影,魏博宇气得龇牙咧嘴,怪不得京城的女子们都不喜欢跟严如春来往,果然是个臭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