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螃蟹新娘(19)/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媛儿,快点!好吃又美味的大螃蟹出锅啦!”

看着那一大盘子红灿灿的大螃蟹,许幕晴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你们先吃着,我还有一个香辣蟹,马上就好。”

端着刚出锅的酱爆河蟹出来,林媛笑着让水仙和银杏再让小伙计们多拿张桌子来放到后院里。

后院里原本只有一个小石桌,本来是够几人吃饭的,只是今日吃的是大螃蟹,每个人需要的地方大了才能吃的痛快。

魏博宇也点头附和道:“对对,再去搬个桌子来,等下你们几个女人就在这小桌子上,我们几个男人在大桌子上。”

话音刚落,一边的严如春就立即皱着鼻子嗤笑了一声:“你们在大桌子,让我们在小桌子上,呵,这是什么逻辑?看不起我们?看不起我们女人可以别吃啊,这满桌子的螃蟹都是人家林媛做的,有你什么事?”

听到严如春的讥笑,魏博宇立即就瞪着眼睛呲哈了一声,觉得自己都快要被这个严如春给气死了:“我说严小姐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管我说什么你都要反驳我一句呢?”

说完,魏博宇眯着眼睛,一手环胸,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语气里满是戏谑:“该不会,你是喜欢我吧?”

喜欢?

正围着螃蟹流口水的许幕晴和魏博容突然支起了耳朵,刚要抬脚进到小厨房的林媛默默地停下了脚步,眼睛咕噜咕噜地转着,一门心思都在严如春和魏博宇的身上。

一句话问完,魏博宇其实也后悔了,他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

但是,为什么他还隐隐的带了一点期待,他在期待什么?

虽然心里已经悔地不行了,但是他的神色却是一点儿也不变,还是那副戏谑的模样,看上去就跟京城大街上随处可见的纨绔公子一样。

许幕晴和魏博容有些惊诧地互望了一眼,这样的大哥,跟平时不一样啊!

“喜欢你?”

严如春突然哈哈笑了起来,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指着魏博宇的脸笑得脸都红了起来:“喜欢你?你怎么这么会说笑话呢?哎呀,魏大公子啊,我这眼睛可没有出问题,才不会看上你的!”

看着严如春涨红了的小脸儿,魏博宇心里微微一沉,咧开的嘴角也僵了。

那边许幕晴和魏博容十分默契地转过了头,甚至还一人端着一个盘子悄悄地躲到了一边,生怕这两个人突然打起来再把刚出锅的大螃蟹给糟蹋了。

哎。

那边林媛微微叹了口气,回到小厨房里继续做香辣蟹了。

果然,不一会儿便听到那两人又开始互相呛了起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次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儿似乎更浓了一些。

香辣蟹也是一道十分简单的菜,把蟹壳小心地翘起来,然后把腮等东西去掉,再把剩下的蟹身切成两半就准备好了。

锅里放油,先把准备好的螃蟹炸一下,然后再放辣椒爆炒就行了。

当然,临出锅的时候不要忘了放盐调味儿,出锅后再放点香菜碎就行了。

这边香辣蟹都出锅了,那边严如春两人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地吵吵着。

不过这次两人明显都累了,魏博宇坐在小石桌旁边,严如春则坐在了高一些的大桌子旁边,两人一个居高临下,一个抬头仰望,看上去竟莫名地有几分喜感。

两人还在吵架,那边许幕晴和魏博容却是饶有兴致地不知道在聊着什么,笑得两张小胖脸儿跟花儿似的。

趁着还有时间,林媛就赶紧把河蟹面做了。

面条是从大厨房里拿过来的,第三盆里的小螃蟹们也让水仙和银杏提前收拾好,把蟹壳和腿上的皮都弄干净,然后把蟹黄和蟹肉用筷子取出来,再用葱姜蒜炒一下,就成了面条的蟹黄卤了。

等这一切都做好了,就等着一会儿烧水煮面条就行了。

把几样菜都准备好了,林媛看了一眼还在那大眼瞪小眼你呛我我呛你的严如春和魏博宇,便去叫夏征下楼来吃饭了。

本以为夏征还在睡着的,却不想,当林媛蹑手蹑脚地进了房间的时候,竟然看到夏征正睁着眼睛呆坐在床边,满脸都是受伤的痛楚。

“怎么了?”林媛一愣,怎么夏征这表情跟受了很大打击似的呢?

夏征抽抽鼻子,伸出长胳膊一把将林媛搂了过来,自己则将头贴在了她的肚子上,扁着嘴可怜兮兮地抱怨着:“媛儿,我梦到咱们两人成亲了。”

成亲?那是好事啊?

林媛小脸儿一红,才不会告诉他自己也经常梦到两人成亲的场景。

“成亲了,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

林媛的声音闷闷地,隐约有几分不悦,难道他们两人成亲他不高兴?

夏征使劲抽了抽鼻子,将头在她身上蹭了蹭,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哭得,声音比林媛的还要憋闷:“我们都进了洞房了,我都掀开红盖头了,可是,可是我看到的不是你,而是,而是一只大螃蟹!还举着两个大钳子夹了我的鼻子!呜呜,媛儿,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都是骗我的。”

林媛嘴角抽了抽,身子也僵了,好好地新娘变成了一只挥舞着大钳子的大螃蟹,还被莫名地夹了鼻子,别说是夏征了,换成是她,她也会郁闷地哭死的。

不过,林媛却一点也不觉得夏征做这个梦是因为太想跟她成亲,而是他想吃螃蟹了!

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儿,林媛一把将赖在自己怀里还趁机摸了摸自己腰肢的夏征推到一边去,哼了一声:“行了,你朝思暮想做梦都梦到的大螃蟹已经做好了,就等着你这个新郎官过去宠幸了!”

说完,林媛便抬了抬下巴,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夏征舔舔有些干涩的嘴唇,将快要流出来的口水吸了回去,也不知道那口水是因为螃蟹而流,还是因为刚刚闻到的林媛身上的甜馨味道而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