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和亲(23)/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逸茗轩?

刘掌柜暗自念叨了两遍,连连点头:“闲逸释然,香茗爽心,果然是个好名字。”

林媛唇角一扬,笑得眉眼弯弯。这个名字可是她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当然好了。

而且,她还特意去找了三皇子,让他帮自己提了字。林府门口的大牌匾是当今天子的题字,她的茶楼是皇子的题字,这份荣光一般人可享受不了。

林媛挑了挑眉,突然嘻嘻笑了起来,若是将来大哥能够立为太子荣登大宝,那她现在这牌匾可值了好多钱啦!

一个念头在心底打着转儿,林媛的手又开始痒痒了,她是不是应该趁着大哥还没有被立为太子提前去要点墨宝?等将来大哥当了皇帝,这些字画肯定能卖个大价钱!

若是赵弘德知道了林媛心里打的小算盘,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当初认了这个小财迷为义妹?

从茶楼回来,夏征已经在洞天等着她了。

一瞧见夏征那满脸压抑不住的笑容,林媛就知道,他今天进宫肯定做了什么事。

果然如此。

夏征嘿嘿一笑,将她搂到了怀里把早朝时的事跟她说了起来。

当夏征把西凉太子主动提出和亲的事当众说出来之后,满朝文武都开始议论纷纷。正如林媛和夏征所想的,大家都在议论到底是让谁去和亲。、

翠微公主的确是没有成亲的最合适的一位公主了,只是,苏丞相心疼妹妹和外甥女儿,苏天佑又对翠微公主情根深种,自然是不想让她去和亲的了。

苏丞相作为朝中文官之首,他不发话谁敢提出这件事?

如此一来,这和亲的人选便落在了那些百官的头上。

有人欢喜有人愁,正在大家跃跃欲试想要推荐自家闺女的时候,便被夏征的一句话给打击到了泥里。

夏征说:“西凉太子言,对我大雍文化和礼仪十分向往,希望能够求娶到一位兰心蕙质秀外慧中的女子。这样的女子我们大雍比比皆是,只是。”

说打这里,夏征突然顿了顿,待大家都急急追问的时候,他才把后边的话说完:“只是,西凉太子还希望这位女子才貌双全冠绝当世。啧啧,这学富五车的男子我们可是多的是,但是女子嘛,能够称得上才貌双全又冠绝当世的,好像还真是挺少的。”

岂止是少,简直就寥寥无几啊!

不过,虽然寥寥无几,但也是有的。

众人心思流转,立即便有人将目光转向了大学士姚仕江的身上。他家姚含嬿堪称京城第一才女,这样的女子不就是才貌双全冠绝当世吗?

姚仕江心头猛地一跳,夏征说的人不就是自己的女儿吗?京城第一才女,京城第一才女,难道他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女儿,要便宜了那个荒凉外族之人?

听完夏征的话,林媛不禁挑了挑眉,抬手在他腰间掐了一把,问道:“那个西凉太子真的说过这样的话?”

夏征一把抓住她作乱的小手儿,嘿嘿笑道:“他有没有说过很重要吗?反正现在他说过了。”

林媛撇了撇嘴,夏征这个家伙,果然是个坑人的!

只是,她总觉得以姚含嬿的心性,是绝对不会就这样乖乖就范的。

姚大学士府。

姚仕江一回到府中,就立即将妻子孟氏和姚含嬿叫去了书房。当他把夏征在大殿里的话说完之后,姚含嬿已经摇摇欲坠站不稳当了。

孟氏更是震惊,连自家闺女都顾不得了,双膝一弯就跪倒在姚仕江腿边,呜呜地哭诉起来:“老爷啊,咱们就只有这一个女儿啊,万万不能让她嫁去西凉啊老爷!”

姚仕江自然也是不愿的,他好不容易培养出了一个德才兼备的女儿,怎能轻易出嫁?就连皇子他都是看不上的,偏偏现在居然要落个和亲的地步!

这种事,对于那些无作为的官员来说,可能是可遇不可求的,可是对他这个大学士而言,那就是耻辱。

西凉远在西方,又地广人稀,听去过的人说那里的人野蛮无礼,就跟尚未开化的蛮人一般。

那种地方出来的太子能配得上他姚仕江的女儿?

更何况,现在西凉刚刚才跟大雍经过一场战事,谁能保证这一个女儿嫁过去,就能维系两国安稳?

说不定,他女儿前脚嫁过去,后脚就又开战了,这岂不是白白送命?

孟氏还在哭诉,姚仕江的脸色亦是不好看。

姚含嬿在一开始的震惊之后,迅速地恢复了镇定,她抿了抿唇,坚定而镇定地跪在父亲面前,郑重地行了一礼。

“父亲,女儿既然是京城第一才女,理应为了大雍百姓的安危而前去和亲。只是,女儿这一去,想要再见到爹娘,便已经是遥遥无期。请受女儿一拜,望爹娘珍重,康泰百年。”

她的声音决绝,但又透着点点哽咽,听得姚仕江的喉头也忍不住滑动了两下。

“含嬿!”孟氏搂着女儿的胳膊,以帕子捂着嘴巴呜呜地哭了起来。

姚仕江眉头紧紧蹙起,看着哭成一团的妻女,心头升起一股悲凉。他没有嫡子,唯一的嫡女就是他全部的骄傲,别说平民百姓,就是西凉太子也配不上她。

“此事陛下尚未确定,到底是不是含嬿和亲尚未可知。更何况,那西凉太子来到大雍至少还要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里只要把含嬿的亲事定下来,莫说西凉太子,就是陛下也不能随意更改他人姻缘。”

姚仕江抬手将姚含嬿和孟氏扶了起来,凝眸沉声。

只是姚含嬿在听到姚仕江的话后心头顿时一沉,一个月里将亲事定下来,那岂不是要跟夏征……

“求老爷给含嬿做主。”

姚含嬿刚开开口,孟氏已抢先一步拉住了她,跟姚仕江求情了:“求老爷为含嬿寻一门好亲事,只要不去那西凉,谁都可以的。”

姚仕江沉声蹙眉:“胡闹!我姚仕江的女儿岂是随便什么人都可嫁得的?夫人放心,为夫定然为女儿寻一门门当户对的好亲事的。好了,你们先出去吧,我有些事要处理一下。”

“是。”孟氏拉住姚含嬿的手立即转身出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