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上门求(24)/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一路无言,直到回到了孟氏的院子里,孟氏才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刚刚你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还在想夏征?”

看着娘亲生气的样子,姚含嬿微微垂眸不出声。

这样沉默的模样立即点燃了孟氏心中的怒火,她愤愤地哼了一声,骂道:“你这个孩子,是不是糊涂了?现在眼看就要嫁去西凉和亲了,你居然还在妄想着嫁给那个夏征?你若是有本事笼住了他的心也就罢了,偏偏又没那个本事,居然连个小村姑都斗不过,你还有什么脸面自称京城第一才女?”

孟氏的话震得姚含嬿身子一晃,不禁心中冷笑,京城第一才女?呵,她倒是希望现在这个第一才女根本不是自己,这样她就不用担心会被卖去西凉换取百姓安定的生活了。

她又不是什么皇室之人,那些边境百姓们能否安定生活,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只想要嫁给夏征,只想找个一心一意的男人过一辈子。管那个男人喜不喜欢自己,只要他不纳妾就够了。

从孟氏的院子里出来,姚含嬿一时有些失魂落魄,难道她真的要放弃夏征随便找个男人嫁了吗?

墨竹静静地跟在姚含嬿的身后,见她久久不出声,真是要急死了。

墨竹看了眼地上的小石子儿,眼珠子一转,一脚便将它踢到了前边。

姚含嬿本就心不在焉,哪里看得见那个突然飞来的小石子儿?

哎呦一声,姚含嬿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地。

墨竹眼底划过一丝得意之色,立即上前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急切问道:“小姐,您怎么样?有没有事?”

姚含嬿只是不小心踩到了石头而已,并没有受伤。她动了动脚踝,站直了身子,不过有了这次教训,她也不敢再走神了。

墨竹紧紧搀扶着她,立即抓住机会劝道:“小姐,你是不是还在为和亲的事苦恼?小姐,奴婢听闻那西凉人个个彪悍无礼,不懂得怜香惜玉,小姐若是嫁去了西凉,肯定会受不少罪的。小姐,您还是听从老爷的吩咐,找个好男人嫁了吧!”

“嫁?我不!”姚含嬿眼角微垂,绝对不会因此而屈服。

“西凉我是决计不会去的,京城那些男人?哼,除了夏征,旁人我也不会嫁得!”

墨竹抿了抿唇,你要是嫁给夏征还有自己什么事?

她眼珠子转了转,试探地问道:“奴婢听说二皇子为人就很好,见到谁都是笑盈盈的。小姐,您觉得呢?”

听到二皇子三个字,姚含嬿嘴角划过一丝不屑:“皇室的人,若是做不成正妃,就不要想了。”

言外之意,这姚含嬿看中的只是二皇子的正妃而已。

墨竹暗自撇撇嘴,不过,不管是不是正妃,若是姚含嬿嫁去了二皇子府,那她也会水涨船高当个侍妾了。若是将来二皇子荣登大宝,那她岂不是就能当个妃子了?

一想到自己将来也有身居高位,对丫头仆人们呼来喝去的一天,墨竹的心就砰砰地跳个不停。

只是,这些想要实现,就得让姚含嬿嫁给二皇子才行。

墨竹在心里嘀咕着,连姚含嬿叫她都没有听到,直到姚含嬿拍了她手背一下,她才蓦然回过神来。

“啊?小姐?”

姚含嬿本就心情烦躁,看到她这个样子更是恼怒,声音也重了几分:“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上次那件事处理的如何?有没有留下破绽?”

上次那件事?墨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姚含嬿不耐烦了她才猛然想到她说的是田惠的事。

“小姐您放心吧,我已经找人处理了猛子,不会有事的。”

听她这么说,姚含嬿才放下心来。

主仆二人慢慢走着,姚含嬿心里一直想着嫁给夏征的事,既然明媒正娶不能通行,那就只能用阴的了。

若是让林媛那个小贱人看到她心爱的人跟自己在一起,一定会伤心欲绝的,到时候,别说嫁给夏征了,肯定连面都不会见了。

姚含嬿秀眉微微一挑,喜不自胜:“对啊,就这么办!”

墨竹被她这突然变脸的样子给惊到了,待听见姚含嬿说生米煮成熟饭的法子之后更是惊得连嘴都合不上了。

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不惜毁掉自己的名节,这样的方法真的好吗?

姚仕江虽然一心急着给自己的女儿定亲,但是这件事做得十分隐蔽,生怕被有心人抓住了把柄。

而且他是个自视甚高的人,一般人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

姚仕江思前想后,将朝中的一干众臣一一斟酌之后,将第一个目标锁定在了新科状元马俊英身上。

马俊英是此次科考的新科状元,年龄相貌都能配得上姚含嬿,更重要的是,此子出身不高,若是让他做了自己的乘龙快婿,他一定会感激自己的提携,对女儿对自己肯定会百依百顺马首是瞻的。

只是他这样想,马俊英可不这样想。

当姚仕江的意思被人送到马俊英耳边时,新科状元呵呵一笑,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弄得传话的人甚是纳闷。

不过很快,二皇子的人便到了姚大学士府提亲。姚仕江本就无心参与到皇位斗争中来,对于二皇子的示好自然是婉言谢绝。这样自然就引得二皇子十分不满了。

听到派去的人的回话,赵弘盛脸色阴沉,眼眸里散发着点点狠厉的光芒。

唐如嫣惯会察言观色,一看赵弘盛这表情就知道他是被姚仕江的拒绝给气到了。倒不是因为他多喜欢姚含嬿,他只是不容自己的提议被拒绝罢了。

“殿下,那姚仕江很是不懂事,惹恼了殿下,殿下不要气了。”

顿了顿,唐如嫣唇角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既然那姚仕江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他面子却不知道珍惜,那我们就不用礼待了,殿下就等着他们上门来求吧!”

上门来求?

赵弘盛对这四个字十分喜欢,不由危险地眯了眯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