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挑战(1)/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林媛和夏征来到门口的时候,果然看到十多个汉子围在洞天门口,只是,也不像刘掌柜说的那样,个个凶神恶煞手里拿着棍子。

但是最吸引林媛注意的不是那些人手里的棍子,而是放在最中间的那一个蒙着红布的东西,四四方方的,足有一人高。

林媛挑了挑眉,她可不认为这是醉仙楼送来的感谢牌匾。

夏征也是奇怪地咦了一声,显然也是对那个东西很感兴趣。

这么多人还带着东西围在洞天门口,早就吸引了不少过路人围观,不仅是路人,还有临近几个铺子里二三楼的窗子也都被打开了,探出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头。

见到林媛出来,那些人齐齐抱拳,高声喊了句“见过平西郡主”。

这一声出来,把刘掌柜惊了个仰倒,还没见过踢馆子的人这么客气的呢,难道不是像他想的那样?

正纳闷的时候,只见站在最中间的几个汉子向左右侧了侧身,而后,严向开和严如春便从中间走了出来。

这还是林媛头一次见到严向开呢,跟想象中的模样不太一样,她以为能够开得了醉仙楼和醉仙居这样大的酒楼的人,一定是十分精明的面相。

但是眼前的男子,说白了就是位不苟言笑但是却并不让人觉得有距离的慈爱父亲,令人看了一眼就觉得他并不讨厌。

林媛挑了挑眉,若不是看到严如春搀扶着他,而且两人的面相有几分相似,她真难相信,这个面善的男子就是醉仙楼的背后东家,简直跟林家信一样啊!

“严老爷。”

虽然贵为郡主,但是林媛是个晚辈,见到了严向开自然是要行个礼的。

夏征身为郡王,又向来对二皇子那边的人没有多少好感,自然是不会将严向开放在眼里。

严向开也是头一次见到林媛,在一瞬间的怔愣之后,便自嘲一笑,点头道:“平西郡主果然是年少有为,后生可畏啊!”

看他这个样子,刘掌柜不禁有些汗颜,这一见面就夸来夸去的,看来不是来找事的了。

严如春搀扶着父亲,难得的乖巧了一次,笑着看向林媛道:“林媛,我父亲对你十分好奇,更对你的洞天十分好奇。那日我将你做的蟹黄带回去给我父亲尝了尝,他对你更加好奇,所以,今日非要来找你……”

严如春故意卖了个关子,虽然是笑着的,但是林媛觉得她的笑容里有几分不怀好意。

果然,严如春勾了勾唇之后,便继续说道:“所以,我父亲今日来找你,挑战!”

挑战?

此二字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不过很快便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起哄声。

“醉仙楼挑战洞天!太好了!快快,答应答应!”

“京城最大的两个酒楼比赛啊,也不知道谁更厉害一些?”

“我看好醉仙楼,毕竟都已经开了几十年了!”

“不,我觉得洞天更好,你是没有吃过洞天的饭菜吧?绝对比醉仙楼好!”

“行了行了,你们就别操心谁好了,到时候比赛看看不就知道了?”

“肯定是洞天!要不我们打赌?”

“打赌就打赌!我赌醉仙楼!”

“我赌洞天!”

“我也赌洞天!”

听着四周此起彼伏的吵闹声,林媛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些人还真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双方当事人还没有决定到底怎么样呢,他们就已经开始押银子打赌了!

夏征勾了勾唇,在林媛耳边嘀咕了一声:“我看啊,这几天赌坊的生意肯定会火爆起来了。媛儿啊,等你比赛的时候一定要先示弱,等他们把银子都押去了醉仙楼那边,你再强势起来啊,这样我就能赚得盆满钵满了!”

听着夏征在耳朵魔性的笑声,林媛不禁嘴角抽搐,趁火打劫也不过如此了吧?

见林媛还没有开口回应,严向开开口了:“怎么,平西郡主是看不起严某人吗?”

林媛干笑了一声,不接受挑战就是看不起,接受了肯定又会被说成不敬老了吧?

还真是进退两难。

就在林媛哭笑不得的时候,对面严向开手一抬,而后,那几个簇拥着四四方方的牌子的汉子,便将上边的红布给揭了下来,红布落下,露出了里边的东西。

战书!

噗!

林媛憋了半天的气终于泄了出来,那个东西果然不是感谢地牌匾啊,居然是战书!

只是,用这么大的木头牌匾下战书,也太夸张了吧!

不仅是林媛,就连夏征此时都已经憋笑憋得脸颊通红了,这样别开生面的战书,他还是头一次见呢!

这么大的战书送上门来,若是不接,岂不是不礼貌?

“媛儿,看在严老爷这么大诚心的份上,你便接了吧!”

夏征悄悄用手指在林媛的腰间戳了戳,也不知道是被戳的不舒服,还是被夏征的话气得不舒服,林媛一个大大的白眼儿毫不吝啬地送了出去。

“平西郡主,今日老夫携女儿亲自登门挑战,你总不能让我再抱着它回去吧?前些日子有一帮宵小来洞天闹事,事后还将脏水泼到了我醉仙楼的身上,这个黑锅我们可不能背。”

严向开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故意放大了一些,不仅是周围围观的百姓,就连周边那些探出头来看得客人们也都听了个仔仔细细。

林媛挑眉,知道严向开也是借着这个机会在给醉仙楼洗刷恶名。

看了看对面的严如春,林媛正好接收到她意味难明的眼神。

林媛在心里叹了口气,为了这丫头的护爹之心,她就配合一下吧。

“不错,上次的事情的确是有人别有用心故意挑拨,不过好在,京兆尹大人明察秋毫,将此事查了个水落石出,还了醉仙楼的清白,也解开了我们两家的心结。”

林媛都这样说了,那些看热闹的人立即便相信了,都纷纷谴责起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甚至还有想象力丰富的人说,这都是别的酒楼看醉仙楼和洞天生意好,故意用的下三滥的招数来挑唆好从中渔翁得利的。

对于这些人丰富的想象力,林媛表示很无语。

不过不管如何,既然两家的心结解开了,多少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题外话------

下午四点还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