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杀千刀的(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小姐!”

被林媛的腿风一带,守在门口的墨竹一个趔趄,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好巧不巧地,鼻子正好撞到了门边摆放的那个花盆,连门牙都被重重地磕了一下,流出了猩红的血。

不仅是墨竹,其他几个贵女小姐也都踉跄着抖了两下,要不是被身后的小丫鬟及时扶住,只怕此时门口已经摔倒一片了。

苏秋语前脚还叫着找人来撞门,没想到林媛后脚就将门给踹开了。

这女人什么时候来的?

这真的是女人吗?

看着眼前咣啷响着歪倒在一边的门板,苏秋语几人全都齐齐咽了口唾沫。

果然彪悍啊!

但是她们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再去管这个小泼妇了,因为她们的眼睛都看向了门内!

一把将门踹开,林媛又一脚将企图抱着自己腿阻止自己进门的墨竹踢到了一边去,林媛便霸气地走进了门里。

只是,跟自己想象中的不同。

不是说夏征遇到了危险吗?不是说晕倒了吗?

怎么这房里……

林媛瞪大了眼睛看着地面上扔得乱七八糟的衣服,而她此时正踩着的,居然是一只粉红色绣鸳鸯的肚兜!

“噫!”

林媛咧着嘴嫌弃地将那只肚兜踢到了角落里,这才抬起头来看向床上。

地面凌乱,床上却是干干净净的,因为,被子早已不知道被扔去了哪里。此时的床上,除了一个一丝不挂的美人,什么都没有!

姚含嬿浑身光溜溜的,长长的头发凌乱地披散在身后,身上全都是欢好之后留下的痕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折腾地太厉害,此时的她连动都不能动一下,就那样一丝不挂地在床上躺着。

说是躺着,其实是半倚着的,她的头歪着,绝望地看着大敞四开的窗子,似乎那里有什么人凭空出现了一般。

“哎呀!”

苏秋语等人都急不可耐地想要看看房间里的夏征有没有被姚含嬿这个贱人糟蹋,但是当她们争先恐后地闯进门看到床上的女子时,都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只是,指缝间却可疑地留了不少空隙。

不知道是谁突然叫了一句:“瞧啊,她的腿上怎么有血?”

叫出这句话的女子显然是个还未长大的小姑娘,其他几人虽然都还没有出阁,但是对于房中事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一瞧见姚含嬿腿上那可疑的血迹,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姐姐!”

姚芷兰尖声叫着想要过去帮姚含嬿盖衣服,只是刚走了两步就忍不住停了下来,嫌弃地撇了撇嘴:“什么味道?好难闻!”

的确难闻,刚刚欢好过后的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即便开着窗子,但是也不能及时将味道散去。

“姐姐,你等着,我这就叫人回去请爹娘,让他们你给做主!”

姚芷兰一边说着,一边叫着自己的小丫鬟赶紧回家去。

床上的姚含嬿早已被这个不中用的妹妹气得差点背过气去,此时哪里是找爹娘的时候?此时最重要的事是把眼前这些看光了自己身子的女人们都赶出去啊!

可是,虽然姚含嬿此时心里已经气急,她却不能做任何事,整个身子又疼又酸,别说说话了,她就是连喘口气都觉得累。

好想睡觉好想休息啊!

可是,一闭上眼睛看到的全都是那个男人在自己身上蹂躏的场景,一想到这些,她就恨不得自己的眼睛是瞎的!

胃里没来由地翻腾起来,姚含嬿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整个身子也火辣辣的,即便窗子开着,门也开着,可是整个人都跟架在火上烤一般,痛苦难堪,生不如死!

一滴晶莹的泪在眼角滑过,却怎么也洗不掉今日受到的耻辱。

“怎么回事?征……”

苏秋语愣愣地看着眼前光着身子的女子,却没有找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下意识地就问了起来。

“苏小姐,你胡说什么!”

不等她说完,林媛已经当先打断了她,一个冷厉的眼神瞪得苏秋语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苏秋语此时也后悔了,房间里没有夏征不是正好吗?她怎么还要往夏征身上扯呢?真是蠢死了!

见苏秋语终于聪明地闭紧了嘴巴,林媛才将眼神从她身上移开,扫了一眼正瞪着眼睛看着姚含嬿的几位贵女们,淡淡道:“各位小姐不知道从哪来听来的谣言,此时一见也该澄清了。各位还是请出去吧,墨竹,还不过来给你家小姐整理一下。”

墨竹早已被眼前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了,她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进了房间,两行鼻血也来不及擦,被磕得少了一块儿的门牙也顾不得了,在房间里来回寻找着,口中还魔怔了一般叨念着什么。

看着墨竹这个样子,林媛眼睛一眯,看来这个墨竹知道些什么啊!

房间里的地面上只有女式衣裙,没有一件是男子的,再看那开着的窗子,显然那男子已经在这些女人们来闹事的时候夺窗而逃了。

只是,那个男子是谁?真的是夏征吗?

林媛的心忍不住沉了沉,虽然她很相信夏征,但是一想到刘掌柜过来禀报时说过的话,她就心疼,这个女人居然给夏征下药害他晕倒,就算是让她在所有男人面前赤着身子都不为过!

更何况现在看到的只是几个女子,够便宜她了!

抬脚踢了墨竹一下,林媛有些嫌恶地哼了一声:“蠢东西!还不给你家小姐穿上衣服!”

墨竹怔愣了一下,终于回过神来抓着地上的衣裳就踉踉跄跄地冲到了床边,手忙脚乱地给姚含嬿盖着身子。

都说捉奸拿双,今日只捉到了姚含嬿,却没有夏征,也不算是捉奸了。

但是,姚含嬿的身子被人给糟蹋了却是事实,来闹事的几个贵女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都偷偷地拿眼睛去瞄林媛。

她们记得这女人踹门之前喊了一句“老娘的男人老娘自己救”,莫非她也觉得那里边的男人就是夏征?

不仅是这些人,苏秋语也很想拉住林媛问问夏征到底在哪里,可是现在最重要的是夏征的名声,即便她不想跟这个小村姑说话,但是也不能置夏征于不顾。

几个贵女们当先下了楼,苏秋语故意拖慢了几步,转过楼梯时拦住了林媛,以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质问道:“你把征哥哥藏到哪里去了?他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林媛眉头一挑,抬眼审视了苏秋语一眼,不得不说,这个苏秋语的确比姚含嬿好上那么一些,至少她对夏征是真心实意地好,不像那个姚含嬿,一门心思想着用各种下三滥的方法得到他。

林媛甚至相信,若是夏征没有跟自己相识,或许苏秋语会是他最好的娘子。

“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也许是出于苏秋语对夏征的几分纯真的爱意,林媛此时对她的态度好了一些。

“你也不知道?那,那房里的人……”

“房里的男人不是他!”

知道苏秋语要问什么,林媛抢在她之前坚定地说道:“跟姚含嬿在一起的男人,不是夏征。”

看着林媛坚定的目光,不知为何,苏秋语居然深信不疑。只是她还是下意识地问道:“你怎么这么肯定不是他?”

林媛勾唇一笑,现出一个自信而骄傲的笑容:“因为他是夏征,是我看中的男人。这个世上,只有他算计别人,却绝不会有人能算计得了他。”

苏秋语顿觉自己的胸腔被重重锤了一下,痛得她身子急剧摇晃起来。

“只有他算计别人,不会有人能算计得了他。只有他算计别人,不会有人……”

她一直失神地喃喃着这句话,是啊,从小就有小霸王之称的夏征怎么会是轻易就被人算计的人?

她忍不住抬眼看了看已经下了楼去的林媛,突然有些明白自己究竟是哪里不如她了。

当林媛来到客栈门口的时候,那几个贵女正聚在一起说着悄悄话。虽然房间里没有男人,但是刚刚那个情景,任谁看到了也会想到姚含嬿遭遇了什么事。

“也不知道是哪个多嘴的人没有弄清楚状况就胡乱谣传,人家姚小姐明明是在跟情郎约会嘛,哪里去救人了?”

“就是说呢,哎,这姚小姐也是可怜,居然就那样被情郎给扔到了客栈里,可怜见儿的!”

虽然说着可怜,可是这个女子的脸上分明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程月秀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帮苏秋语出气的好机会:“啧啧,这姚小姐不是还号称京城第一才女吗?没想到,人品竟是如此地……”

如此地如何?程月秀脸上满是不屑,显然不是好话。

几个女子撇着嘴纷纷点头,看着林媛和苏秋语时都想着打听一下夏征在哪里,可是看着苏秋语那惨白惨白的脸色时,又忍不住闭了嘴。

林媛觉得这些人都很无聊,她还得去找夏征,便打算离开了。

只是,刚走了两步便觉得对面正有个异常熟悉的人影慢慢走了过来。

瞧他脸上那贼兮兮的笑,还有眼眸里怎么也遮掩不住的得意,林媛的心蓦地平静了。

“哇!夏二公子!”

眼尖的女子已经惊叫出声,立即引得大家齐齐看了过去。

只见夏征神清气爽眉目含笑,翩翩然走来。他的旁边是苏丞相家的二公子苏天睿,虽然此子也是风流倜傥绝世无双,但是跟夏征一比,多少还是有些逊色的。

两人身后跟着一个脸色冷凝的男子,一身黑衣,见过林媛的人都知道他,他是林媛的车夫,好像叫林毅。

一看到夏征,苏秋语就忍不住流下了泪水,盈盈弱弱地快走了几步,口中还娇弱地叫着:“征哥哥,征哥哥!”

看着苏秋语梨花带雨地抢先自己一步迎上了夏征,林媛的眉头就忍不住蹙了起来,藏在宽袖下的手也不禁攥了攥。

不过,还未等林媛爆发,苏天睿已经当先眼疾手快地扶住了苏秋语的胳膊,干干笑道:“小妹,小妹你怎么了?呵呵,夏征这不是挺好的吗?”

被苏天睿拽住了胳膊,苏秋语使劲挣也挣不开,急得眼泪流的更凶了。

更让她伤心的是,虽然她已经抢先林媛一步来到了夏征面前,可是夏征却根本没有看到自己,一双眼睛越过了自己看向了身后的林媛,好像自己就是个透明人一般!

苏秋语又是伤心又是气恼,眼泪不要钱似的啪啪地往下掉。

那几个看热闹的贵女们都忍不住低头咳嗽了一声,扭过了头去,可是眼睛却总是情不自禁地往这边瞄着,瞧那幸灾乐祸的眼神,好像在说“刚刚苏秋语被拒绝的一幕真是太好笑了”一般。

“媛儿。”

夏征直接来到林媛面前,旁若无人地执起了她的手,这一摸才发现,林媛的手竟是这般凉。

夏征的浓眉紧紧一蹙,这才发现林媛出门时竟然没有穿斗篷。

现在已经是初冬,在外边待这么久怎能不手凉?

“怎么不穿斗篷?”

说着,夏征便将自己身上的斗篷解了下来披到了林媛的身上。

感觉到夏征斗篷上那熟悉而纯正的气息,林媛的心更加安定了,她回握住夏征的手,有几分委屈地抱怨了一句:“还不是因为你,也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竟然说你被人给伤了,还说你被姚小姐偶遇救回了城。我一着急,自然就不记得穿斗篷了。”

听林媛这么没有修养地说着“杀千刀”三个字,那几个竖着耳朵偷听的贵女们都忍不住咳嗽了一声。不过,虽然这字眼粗鲁,可是平心而论,真的是太解气了!

从此之后,杀千刀三个字便在京城贵女圈子里广泛流传开来,大家时常能够听到贵女们小声嘀咕着这粗鲁的话。

“卖胭脂的这个杀千刀的!今儿给我的胭脂这么少!”

“怎么这菜这么咸!杀千刀的!”

“表哥这个杀千刀的,都这么久了也不知道来提亲,真是气死我了!”

而“杀千刀”三个字后来还被一位当代大文豪收录进了大雍新词录中,地位之高可见一斑。

------题外话------

猜猜那个吃干抹净却一走了之的渣男是谁呗~吼吼~

下午三点二更~

以后若是到了时间还没有二更,麻烦大家去评论区的置顶评论看一眼,我会提前通知的,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