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母狗(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夏征得意地挑了挑眉,冲林媛嘿嘿一笑道:“苏天睿就在房间对面,他看的清清楚楚,那墨竹将姚含嬿放进了隔壁房间之后,赵弘盛就进去了。”

赵弘盛?

林媛唇角微微一勾,果然是他。

看林媛那果然如此的表情,夏征也知道她心中所猜就是此人,勾了勾她的小鼻子,续道:“只是,好像赵弘盛和墨竹也不知道那些贵女们会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那些人来闹事的时候就夺窗逃走了。”

噗!

林媛一时没有忍住,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上辈子经常听说的桥段,两人偷情途中正主突然回来,情郎光着屁股抱着衣裳鞋子狼狈跳窗的一幕。

只是还没想过堂堂皇子居然也有被人给堵住门的时候,不知道他有没有光着屁股?有没有抱着衣裳?有没有被大街上那些人给瞧见?

对,那会大街上肯定好多人,他要是不想让人认出来,就只能把衣裳包在头上。可是包在头上了还怎么裹着身子?

啧啧,这家伙该不会真的是紧紧包着脑袋光着身子逃跑的吧?

林媛两眼放光,嘴里发出吃吃的笑声,小脸儿上满是贼兮兮的奸笑。若是此时有镜子照一照,这笑容简直跟夏征如出一辙!

啪!

夏征一巴掌拍上林媛的脑门儿,有些哭笑不得地将她从堕落的边缘拉了回来:“你这满脑子都在想什么烂七八糟的东西?”

林媛摸了摸脑门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过,看夏征这表情,显然也是跟她想到一处去了。

“虽然你这满脑子都是龌龊想法,不过倒也想的差不多,因为那赵弘盛的确是用外套包着头跳出来的。”

似是又回想起了方才看到的一幕,夏征的嘴角挂着得意和落井下石的笑容。

赵弘盛进入客栈的时候应该有人看到了,若是他跳出来时还穿着那个外套岂不是不打自招?所以他只好以里衣包裹身子以外套包着头了,偏偏这家伙还爱臭美,出门的时候也没有披个斗篷,活该被冻得瑟瑟发抖。

好笑地摇了摇头,林媛挑眉道:“怪不得我进到房间里的时候,看到姚含嬿正侧着头看着窗子,显然是在看匆匆逃走的赵弘盛。啧啧,你说这家伙也是,吃干抹净了就不管了,怎么着也得给她把被子盖一下吧?唉,可怜了姚含嬿,被折腾地连自己盖被子的力气都没有了,就那么被我们给看了个精光。可怜,可怜!”

连说了两个可怜,但是林媛的脸上却一点都没有半分怜惜姚含嬿的神色。那个女人为了嫁给夏征,居然想出这种下三滥的法子,活该被人算计失了名誉和清白!

“咦?”

夏征突然凑了过来,一张俊脸在林媛面前分外清晰,弄得林媛一愣:“怎,怎么了?”

夏征嘴角斜斜一挑,抬手挑起了林媛的下巴,语气里满是蛊惑:“若是我的话,别说没有力气盖被子了,一定会让你连睁开眼睛都觉得累。”

林媛一愣,什么睁眼睛什么累啊?

下意识就要开口问什么意思,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林媛像是触电一般地抖了抖,这家伙,他的关注点居然在那件事上!

想着这件事,林媛感觉被夏征挑着的下巴都像是在火上烤过了一样,赶紧将他的手打开,扭过脸去哼了哼:“你给我闭嘴!”

“为什么要闭嘴?我觉得我这张嘴特别厉害,啊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动嘴?那我动手怎么样?”

“你,你!你把手拿开!”

“好好,我把手拿开,既然你不喜欢腿,那我放在这里怎么样?”

“你敢!”

马车里一阵争吵一阵打闹,却时时散发着甜蜜的味道。

林毅百无聊赖地挥着马鞭子,慢悠悠地驾着马车在大街上来回溜达。

刘掌柜还在洞天门口等着夏征和林媛回来,可是,林毅驾着马车已经在门口走过了两次了居然都没有停下的打算。

整个酒楼的小伙计小姑娘们都好奇地凑过来看着,直到有人隐约听到马车里似有娇嗔之声传来,一伙子小姑娘全都红着脸跑进了洞天。

此时的姚府已经闹翻了天。

姚芷兰命小丫鬟彩儿回府报信儿的时候,也不知道彩儿是怎么想的,一进大门就呜呜地哭了起来,还一个劲儿地说着大小姐出事了的话。

姚仕江正在厅堂里跟孟氏和几个小妾训话,庶子庶女们也都在。听到他们姚府的大小姐居然出事了,个个都紧张地询问起来。

孟氏更是急得不行,姚仕江刚给她说了几家合适的男子,姚含嬿可不要在这个时候出事啊!

不知道是不是被孟氏和姚仕江吓到了,彩儿也不哭了,双膝一软就跪到了地上,倒豆子一般地将客栈里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从听到谣言开始,到墨竹堵门,再到林媛踹门,最后姚含嬿光着身子躺在客栈里一动不动,全都说了个干净。

孟氏早在听到墨竹堵门时就觉得此事不对劲了,待听到姚含嬿一丝不挂地被众多女子们看了个精光更是怒急攻心当场晕倒了过去。

“孽子!孽子!孽子!”

姚仕江一连说了三个孽子才堪堪抖着身子瘫倒在椅子上,听彩儿这话,分明就是姚含嬿在跟情郎私会,结果还被那么多人给当场捉住了。

真是丢人啊,真是太丢人了啊!

姚仕江的几个小妾全都幸灾乐祸地交换着眼神,平日里被孟氏和高高在上的姚含嬿打压地太久了,此时听到姚府最受宠的嫡小姐竟然做出了这等下贱的事,都有一种憋了多年的气被发泄出来的快乐。

不过,幸灾乐祸归幸灾乐祸,生了女儿的小妾们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女儿的亲事着想也不能任由姚含嬿被扔在悦来客栈里。

姚芷兰的生母罗姨娘立即上前,焦急万分地对姚仕江说道:“老爷,此事颇有蹊跷,还是先把大小姐接回来再说吧!”

姚含嬿是姚仕江最为骄傲的女儿,他没有嫡子,一直把姚含嬿当做自己的命根子。现在命根子出了事,给他丢了这么大的脸,他自然颇受打击!

姚仕江脑袋蒙蒙的,随意地摆了摆手:“你去,你去把那个孽子给我带回来!”

罗姨娘一愣,看向了旁边正在丫鬟怀里猛烈喘气的孟氏,犹豫道:“可是夫人她……”

“还管她做什么!生出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孽畜,她还有脸出门?”

姚仕江一拍桌子,双眼瞪得老大,完全不像是平日里儒雅的老学士形象。

孟氏原本已经从姚含嬿的震惊中稍稍回了神,此时听到姚仕江的话更是气急攻心,嗷的一声又晕倒了。

罗姨娘心中窃笑一声,立即行了一礼,跟自己平日里处的比较好的一个小妾一起去了悦来客栈。

当姚府的马车赶到悦来客栈的时候,之前那几个闹事的贵女们还没有离开,待看到马车上下来的不是姚仕江也不是主母孟氏,而是两个小妾的时候,都纷纷露出不屑和鄙夷的神色。

这份不屑和鄙夷倒不是冲着这两个小妾的时候,而是冲着姚含嬿的。出了这么大的事,姚府居然只派了两个小妾出面,甚至连亲娘都没有来。

这说明什么?

是不是姚府已经将姚含嬿放弃了?

几个女子转着眼珠子,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

罗姨娘一下马车就见到了几个贵女,整理了一下表情,笑着给几人行了礼,说道:“给几位小姐请安,今日的事恐怕是个误会,还请各位小姐看在往日跟我家大小姐的情谊上口下留情。”

程月秀眉头一挑,口下留情?这个小妾说话还真是有意思,不说让她们闭嘴,居然说口下留情。

不过,在场的几个人都是各府的嫡女,向来是不把小妾看在眼里的,若是这个小妾跟她们说闭嘴之类的话,恐怕更会惹得大家不快。

几个贵女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便各自上了马车离开了。

跟罗姨娘一起来的那个小妾有几分担忧,但是罗姨娘却一点儿也不觉得怎样,勾唇道:“咱们的身份本来就尴尬,今日出面处理此事都是不合情理的,就算说两句不合情理的话又如何?”

勾了勾唇,两人相视一笑,带着两个婆子进了悦来客栈。

姚芷兰还在门口守着,一边呜呜地哭着,一边拈着几颗花生往嘴里塞,一瞧见生母来了立即偷偷一笑,更加大声地哭了起来。

罗姨娘作势安慰了几句,便进门去了。

墨竹已经给姚含嬿穿好了衣服,只是原本就折腾地不能动的她此时虽然能动了,但是一双眼睛却是空洞地望着屋顶,怎么叫都不动弹。

墨竹一看来的人居然是两个小妾,原本明亮的眼睛立即昏暗了,老爷不来也就罢了,连夫人都不来了,那小姐还能顺利嫁给二皇子吗?若是小姐进不了二皇子的门,那她呢?这一切岂不是白做了?

罗姨娘两人都是经过人事的,一进门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两人互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嘲笑。

“还不赶紧带小姐回府!”

跟着来的两个婆子立即上前将她架了起来,姚含嬿整个身子软的不行,踉踉跄跄地被她们拖走了,活像一条狼狈的母狗。

------题外话------

以后每天三更,今儿没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