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送去(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拖回姚府的姚含嬿连自己爹娘的面都没有见到便被关进了祠堂里闭门思过。

虽然此事看似板上钉钉,但是孟氏作为亲娘自然是最了解女儿的,当即便把墨竹叫了过去,当着姚仕江的面询问那男人究竟是谁。

墨竹不敢隐瞒,将姚含嬿跟二皇子相会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

一听那人竟是二皇子赵弘盛,姚仕江的身子立即颤了三颤,眼前一蒙,差点晕倒过去。

孟氏却是不相信的,她的女儿她怎会不知道?这丫头最是看不上京城里那些三妻四妾的男人,一心想着找个不纳妾的男人。说起来,她对夏征有几分是真爱,她这个当娘的也说不清楚。

但是不管怎么样,姚含嬿是绝对不会跟二皇子情投意合的,外边那些胡说八道的谣言全都是假的。她根本就不是去私会什么情郎,她是被人给陷害的。

听到孟氏的问话,墨竹有一丝的慌乱,不过很快便掩饰地极好,一口咬定姚含嬿跟二皇子是真心相爱的。

“行了!现在此事都已经闹成这个样子了,还说这些有什么用!赶紧把那个孽畜给我关起来!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那个混账了!”

姚仕江一甩袖子,气急败坏地出了房间。

孟氏身子晃了两下,口中喃喃地说着“怎么会这样”便瘫坐在了椅子上。

墨竹抬头看了孟氏一眼,见房间里没有旁人了,才小心翼翼地走近了几步,低声道:“夫人,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别管小姐跟二皇子到底是不是情投意合,我们都改变不了什么了。夫人,为了小姐的名声,还是早做打算得好啊!”

孟氏眼睛空洞洞的,活了大半辈子,哪里会想到自己的女儿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墨竹,你跟我说实话,你家小姐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孟氏紧紧地攥着手,墨竹眼神闪了闪,低头道:“奴婢也不清楚,原本小姐是打算跟夏二公子生米煮成熟饭的,但是,也不知道怎么了,小姐竟然跟着二皇子走了。奴婢当时想着,也许小姐是改变了主意喜欢二皇子了吧?至于那些来闹事的小姐们,恐怕是得到了什么消息被挑唆了吧?”

说到这里,孟氏基本已经明白了,姚含嬿果然是打算跟夏征在一起的,只是二皇子不知用了什么样的甜言蜜语竟然把她给蛊惑了。至于那些闹事的人,应该是故意的。

但是现在最要紧的根本不是弄清事情的原委,而是善后。贵女的名声已经毁了,眼下只有嫁给二皇子了。

只是,女儿现在的名声糟成这样,还能光明正大地进二皇子的府邸吗?

祠堂外,姚芷兰一脸阴翳地瞪着紧紧关着的大门,嘴角一抹冷笑划过:“姐姐啊姐姐,做梦都没有想到通风报信的人其实是我吧?呵呵,怎么样,没有想到吧,自是聪明的你,居然会栽在一向看不起的傻妹妹手里,哈哈,真是痛快!”

二皇子府,赵弘盛一回府便气急败坏地将头上包着的衣裳扔到了地上,还觉得不解气,又上前踩了几脚。

唐如嫣一直静静地跟在一旁看着,明艳的脸上毫无表情。

双手插在袖子里的徐斌一脸阴郁地看着正在发火的赵弘盛,喉头里发出沙哑低沉的声音:“殿下,这件事肯定是夏征在暗中搞鬼,让殿下出丑。”

唐如嫣抿了抿唇,目前能想到的幕后之人也就是夏征了。她就说,怎么夏征那样聪明的人会着了姚含嬿的道?敢情这一切都是做戏。

赵弘盛恨恨地跺了几下那地上的衣裳,抬头便看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唐如嫣,一双眸子里满是阴冷的寒光,吓得唐如嫣一个哆嗦,立即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殿下,我错了,是如嫣考虑不周全,害得殿下出丑,望殿下恕罪。”

恕罪?赵弘盛心里一阵气恼,他现在恨不得挥剑杀了这个蠢材,可是一想到还有许多事要依靠这个女人,他又不得不将这个女人继续留在身边。

“以后你只管负责府中之事,其他事,全都交给斌先生。”

唐如嫣眼睛慌乱地转了两圈,虽然不让她插手别的事了,但是只要还是将她留在身边就好了。

“是是,如嫣记住了,如嫣记住了。”

徐斌斜着眼睛瞥了唐如嫣一眼,心里暗暗窃喜,以后没有这个聪明的小丫头碍事,他想做什么都可以随便去做了。

姚含嬿与情郎私会的事第二天便传得整个京城都知晓了,对于京城第一才女,原本还有很多人爱慕的,但是经过此事之后,立即引得大家一致的唾弃。

平日里看着端庄高贵高高在上的冰美人,原来骨子里还是个骚到家的啊!

不过,也有一些人认为,这姚含嬿是听到了最近京城中让她去和亲的传闻,才故意将自己跟情郎的秘事爆了出来,如此一来,她当然不用去和亲了。

而更多的人则是好奇地猜测着那个情郎到底是谁,有人说那人是将军府的二公子夏征,但是更多的人则出面力证夏征一直跟苏二公子下棋喝茶,根本就没有去过悦来客栈。

还有人猜测此人是二皇子,因为之前二皇子还上门提过亲,但是却被姚大学士给拒绝了。

甚至还有人说此人就是姚府的一个小厮或者护卫,姚府觉得两人门不当户不对,不许姚含嬿下嫁。所以,姚含嬿才会暗中跟这个小厮或者护卫私会。

“你说,姚府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林媛将手里的毛笔放下,抬头看了一眼正百无聊赖地画着什么东西的夏征。

夏征唇角一勾,一副看好戏地模样:“当然是把女儿送去二皇子府了。”

送去?林媛眉头一挑:“二皇子不会娶她吗?毕竟姚大学士身后还有不少学生呢,若是没有名分,他们会同意吗?”

夏征勾了勾唇,抬起头来看着林媛,挤了挤眼睛道:“所以啊,若是二皇子承认了此事,那么姚仕江的那些学生们肯定会指责他为何不在第一时间站出来。若是他不承认此事,那姚仕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动用所有能用的力量跟赵弘盛死磕到底。这样一来,对他都没有好处。”

“这承认也不对,不承认也不对,那那赵弘盛会如何做?”林媛好奇地向前倾了倾身子,眼睛分外明亮。

“依我看啊,他应该会在最近几天亲自上门提亲,而且对姚含嬿私会情郎的事绝口不提。”

夏征用手指敲了敲桌面,眼角眉梢全是笑意:“不仅如此,若是旁人问起此事,他一定会面露难色含糊其辞,这样一来,在外人看来,二皇子就是为了帮姚府遮掩丑事才故意接下这个绿帽子的。”

林媛撇了撇嘴:“他倒是聪明,这事明明就是他做的,还故意摆出一副他是无辜的,真是渣!”

“渣不渣的,反正他的目的达到了。姚仕江为了不让女儿成为全成的笑柄,只能把女儿嫁给他。再者,姚含嬿本就不是个甘于平庸的女人,经过此事,她一定会更加卖力地帮赵弘盛出主意。不过嘛……”

夏征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引得林媛好奇不已:“不过什么?”

夏征挑眉看着她:“你该不会忘了赵弘盛身边还有一个女人吧!”

林媛恍然,对啊,赵弘盛身边不是还有个聪明绝顶的唐如嫣吗?她们两个人聚到了一起,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哈哈。林媛抚掌大笑:“不仅是唐如嫣,还有那个墨竹,姚含嬿肯定到现在都想不通自己到底是怎么晕倒的,等她跟墨竹撕开了脸皮,就等着看好戏吧!”

到时候,赵弘盛后院起火,看他还怎么跟别人斗!

夏征也很是期待地点了点头,赵弘盛这个混蛋居然敢派人刺杀老烦,让他戴上这个不能对外人言说的绿帽子算是便宜他了!等他哪天后院起火的时候,他可是很乐意过去再泼点煤油的。

两人正聊着,刘掌柜突然敲门进来了,还未等他开口说话,这颤颤巍巍的老掌柜就被身后突然闯进来的少年给撞到了一边去。

“林媛!你是不是要跟醉仙楼比赛?不行,你怎么能跟醉仙楼比赛?他算个什么东西,你要是想比赛,也应该跟我师父比!”

看着刘掌柜晃晃悠悠堪堪站稳了的样子,林媛眉头一蹙,对闯进来的程皓轩没好气地哼道:“我跟谁比赛关你什么事!你不在你的绛烟阁看你的账簿来我洞天做什么?快走快走,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程皓轩“咦”了一声,眉头高高挑起:“怎么不欢迎我了?小爷我可是来你们洞天吃饭的,哪有把客人往外哄的道理?”

林媛翻了个白眼儿不理他,夏征在一旁哼了哼:“小白这不是也知道自己是客人吗,既然是来吃饭的客人就请去一楼大堂或者二楼雅间里,来东家的账房算怎么回事?”

程皓轩呲了呲牙,想了半天才勉强挤出来一句话:“小爷我不叫小白,叫我白二爷,白二爷!”

“行,白二爷,请下楼去吧!”林媛看了看刘掌柜,见他没有什么事才没有再跟程皓轩多废话,不过也不等他提什么比赛的事了,就直接让人将他给轰了出去。

她跟醉仙楼比赛又不是自己乐意的,人家抬着战书找上门来难道缩着脖子不接?

------题外话------

感冒了,眼睛疼,二更晚一点,四点哈,不好意思了二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