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八卦(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我要跟你比赛!啊啊啊!你看不起我,你只跟醉仙楼比赛都不搭理我!我要跟你比赛啊林媛啊啊啊!”

门外还是程皓轩大呼小叫的声音,引得不少正在洞天吃饭的客人抬头往这边看。

林媛蹙了蹙眉头,也不管那些客人们怎么看,啪地一声便将门给关上了,还有些不悦地哼了一声。

夏征好笑地嘿了一声,立即引得林媛斜着眼睛白了一眼:“怎么,我被他惹得这么生气,你居然还笑得出来?很好笑吗?很有趣吗?”

夏征讪讪地摸摸鼻子,虽然笑林媛有些不地道,但是刚刚她跟程皓轩之间还真的是挺有意思的。

“那个,咳咳,要不你就收了那家伙为徒吧!反正你手底下也只有小河一个徒弟,再收一个也不多。”夏征挑着眉头,说收徒说得轻巧地就像是在说等下要吃什么饭似的。

林媛又恨恨地翻了个白眼儿,一屁股坐回到椅子里:“收徒弟那么容易吗?你也不看看他身后的人是谁?你觉得程夫人会同意我收他为徒?我可不想被程夫人满大街地追杀!”

说追杀有些过了,程夫人那温婉的性子应该也不会满大街追杀她的,只不过见了面不好看是肯定的了。

不过说到这里,林媛倒是十分好奇。

“程皓轩不是程夫人的养子吗?我听说程夫人对这个养子宠爱的很,甚至为了不让旁人欺负他,小时候都是藏着养的。既然这么宠爱,为什么就是不许他去学习厨艺呢?学习厨艺也不影响他接手绛烟阁吧!”

夏征眼珠子骨碌一转,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你若是这样说的话,我之前好像听闻过一件事,是程夫人年轻时的事。”

“哦?”林媛眼睛顿时放光,显然从这句话中嗅到了很不寻常的味道。

看着她这八卦的模样,夏征扑哧一笑,忍不住打趣道:“我说你什么时候从小财迷变成小八卦了?咱们洞天明明没有六子啊!”

六子可是稻花香最八卦的小伙计了,以前莫三娘的事谢致远的事,林媛都是从他那里听说的,没想到她来到了京城以后竟然也多了几分八卦的特质。

林媛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两声,凑到夏征身边坐好,用胳膊肘子在他身上拐了拐,眨着眼睛问道:“别光说我了,不是在说程夫人的事嘛,快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征抬手在她额头上敲了敲,笑道:“这件事我也是听别人跟我说的,听说程夫人年轻的时候有个相好的,是个十分厉害的厨子。据说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只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厨子出了点事,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走了,总之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程夫人之后大病了一场,也跟着销声匿迹。直到两年后,才突然出现在京城里,一手创办了绛烟阁。”

果然是情伤。

林媛不禁嗟叹了一声,当一个女人只有遇到让自己伤心欲绝的事情之后才会变得愈发坚强起来。看来程夫人对那个厨子应该是真心相待的,只是可惜,那个男人好像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爱她。

“又是个渣男!”林媛忍不住替程夫人打抱不平,气得精致的小鼻子都一鼓一鼓的了。

虽然不知道渣男是什么意思,但是看着林媛这个嫌弃的表情,夏征还是能猜到这个渣男肯定不是个好词。

夏征哭笑不得,将她揽在了怀里,捏着她鼓动着的小鼻子,笑道:“别人之间的事外人怎么说得清?你只看到了程夫人被那个男人伤得痛苦,却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准儿那个厨子本就有了家室,程夫人才是后来出现的那个呢?”

林媛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问道:“你说什么?难道,你又听说了什么?”

夏征挑挑眉:“倒不是我听说了什么,只是后来有人见到程皓轩以后,猜测他就是程夫人跟那个厨子的亲生子。不过,也有人觉得,这个儿子可能是厨子跟原配夫人的儿子,但是两人不知遇到了什么不幸,留下了一个孤儿托给了程夫人。”

顿了顿,夏征又道:“总之,说法很多,但是不管外人如何说辞,程夫人都当做是没有听到,从来不予回应。再加上她跟京城里不少贵家夫人们交好,旁人慢慢地也就不敢再轻易传这些事情了,所以程皓轩现在应该也没有听过这些事,完全就当自己是个养子而已。”

怪不得夏征之前说为了不让程皓轩被打扰才藏着养,原来是不想让这个孩子听到关于他的传言啊!

一开始林媛还对程夫人阻挠程皓轩和田萱的事有些不理解,现在想想多少明白了一些。只有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孩子,才会希望他更好吧!

不过不管怎么样,林媛还是希望程夫人能够接受田萱,不要用自己的标准来为儿子寻找伴侣,毕竟,儿孙自有儿孙福,还是让孩子自己选择得好。

两人正说着话,便听到门口好像有个人在来回走着,听那脚步声,应该是犹豫不定到底要不要进来。

林媛眉头一挑,抬高声音问了一声:“谁在外边?”

听到林媛冷不丁喊了一嗓子,门外那人显然被吓了一下,脚步顿时就停住了,不过还未经过多久,便有人敲了门:“小姐,是我。奴婢有事求见。”

是水仙。

夏征挑了挑眉,眼眸里显出几分疑惑。

不过林媛已经开口让她进来了。

水仙进门后便又将门关上了,而后行了一礼,低着头道:“小姐,奴婢,奴婢有事相求。”

林媛对待下人向来宽厚得很,立即便笑道:“什么求不求的,你若是有事只管说吧。”

水仙点点头,小心翼翼地说道:“小姐,奴婢的娘亲身子不好,奴婢想,想跟小姐预支一个月的银子,给我娘看病,买些补品。”

原来是想预支银子,林媛笑了笑,十分随和地说道:“很严重吗?用不用小小姐给你娘瞧瞧?”

------题外话------

三更在九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