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定亲(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水仙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娘的身子已经大好了,奴婢就是想给她补补身子。奴婢谢小姐关怀。”

既然如此,林媛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便让她回府去周管家那里预支银子了。

“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水仙离开之后,夏征一边缠着她鬓边的发丝,一边好奇地问她。

林媛眉头一挑,眸中有抹了然:“奇怪什么?她们两人情同姐妹,一人有难另一人帮忙,很正常。”

夏征勾勾唇,将那发丝放到了自己鼻尖下嗅了嗅,心情愉悦地说了句:“好香。”

林媛小脸儿一红,一把将自己的头发从他手里抢了回来,哼了一声。

夏征好笑地将她抱得紧了紧,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有几分怨念地将头埋在了她的颈窝里,闷声道:“年底了,腊月初六就是兰花成亲的日子了。她比你大一岁,去年这个时候都已经跟小马定亲了呢!”

林媛眉头一挑,心中一阵好笑,这家伙又在想成亲的事了。

不过,说起来她今年十四岁了,也该到了定亲的年纪了。而且,自打从林家坳回来以后,刘氏好像已经开始着手给她准备嫁妆了,安乐公主也更是整天急得不行,恨不得能立即把林媛娶进府去。

再经过前几天姚含嬿的事情之后,夏征也是着急了。可是林媛总觉得,若是不能把苏秋语她们几个人的事弄清楚了,她跟夏征定亲了也会觉得心里不安稳。

“前几天我听娘她们聊天呢,说等大哥从西凉回来以后,就给咱们把亲事定下来。你觉得如何?”

夏征突然在耳边说了这样一句话,竟让林媛心头猛地一跳,身子也开始僵了起来。

感觉到怀里人儿的不自然,夏征心里莫名沉了沉,不过还是强作欢笑地说道:“没事,你要是觉得太快了,我们还可以……”

“不是。”

夏征一愣,下意识地问道:“什么不是?”

林媛笑了笑,已经从方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了,她侧过身子看着有些微失落的夏征,笑道:“我刚刚不是不同意,只是突然听你说起要定亲了,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而已。”

看着林媛眉眼弯弯的样子,再看她眼眸里清亮的笑意和一丝羞涩,夏征竟有几分不相信。

他紧紧地抓住林媛的胳膊,激动地甚至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你刚刚说,不是不同意?这么说,你同意了?媛儿,你同意要跟我定亲了?”

被夏征激动地晃着身子,林媛忍不住笑了起来,声音清脆而响亮:“是啊,我同意,我做梦都想嫁给你!”

“应该是我做梦都想娶你!”夏征一把将林媛抱在怀里,激动地声音都有几分哽咽起来。

整个房间里回荡着两人激动地呼吸声,感受着对方胸膛里剧烈跳动的心脏发出的砰砰声,两人都格外地心安。

良久,林媛才听到夏征的声音在耳边悠然响起:“媛儿,我会给你一个盛大的成亲礼,整个京城都为我们喝彩,所有的百姓都为我们祝福。媛儿,我要把我最珍贵的东西全都交给你,我等了你三年了,终于要等到这一天了。”

夏征温热的气流喷在林媛的耳边,就像有一只小手儿在轻轻抓挠一般,林媛心里也痒痒的,笑得却更加开心。

“好,不过,成亲那天需要的喜饼礼服还有各种事项,都得由我负责,行不行?”

夏征嘿嘿一笑,头点得像是小鸡吃米一般:“行,你说了算,只要你肯嫁给我,你想怎么着都行!”

林媛扑哧一笑,侧头看着已经笑开了花的夏征,打趣道:“你就不怕我把你的家产全都给败光了?”

“败!随便败!”

夏征好爽地一甩袖子,好像真的将手里的所有家财都散出去一般:“男人挣钱不就是让媳妇儿花的?若是连这点银子都没有,还娶什么媳妇儿?”

林媛掩唇偷笑,不过还是翻了个白眼儿,哼了一声:“瞧你这大方的样儿!你不是一直都财迷得很吗?恨不得把钱袋子时时刻刻都拴在裤腰带上!”

夏征瞪大了眼睛看着她,脸上一副“我是这样?”的表情。

林媛一把推开他凑到自己面前的俊脸,说起了正事:“等大哥回来了定亲的话,我觉得有些赶。那个西凉太子也不也要跟着一起来吗?”

这倒是。夏臻带着千军万马回来,自然不会像夏征一个人回来这么利索了,算算日子,还得有半个月才行。如此算来,就得等到冬月中旬了。

再加上西凉太子要和亲,现在姚含嬿出了事,和亲人选依旧是悬而未决的,看来这西凉太子是要留在大雍过年了。

夏征抿了抿唇,哼了一声:“他来就来吧!别说只是个还未登基的太子,就是西凉王亲自来了,也不能阻挡爷娶媳妇儿!”

林媛勾唇一笑:“好,那就不管那个西凉太子了,咱们的事咱们自己定。”

“好。那我就跟娘说,冬月或者腊月我们就定亲!”

说着,夏征就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麻溜儿地出了房间回去找安乐公主定日子去了。

“你……”

林媛一句话还未说完,夏征就已经不见了影踪,弄得她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不过,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成为夏征的未婚妻,心里有几分喜悦和小忐忑。

“没出息,定亲就开始紧张了,等成亲的时候还不得吓得哭起来?”

拍了拍自己微微发烫的脸颊,林媛嘿嘿一笑,坐在椅子里发起了呆。

今年她就已经十四岁了,当初来京城的时候就想着一定要混个好身份,现在好了,竟然真的让她一路到了郡主的位子。不仅如此,还有洞天和即将开张的茶楼,说起来,简直跟做梦一样。

静下心来,林媛又将最近的事理了一遍,听刘掌柜说茶楼那边已经有不少人来报名应聘了,抽空她得过去看看。

还有跟醉仙楼的比赛,等比赛结束之后,茶楼再开张吧。

再者,夏征是郡王,她又是郡主,两人定亲不是小事,至少得跟皇帝说一声,看来想要定亲,也得等腊月了。

啧啧,林媛摇了摇头,心里嘀咕了起来,原来想要成亲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啊!定亲都这么麻烦,那成亲得更麻烦了!

林媛拿手支着自己的下巴,另一只手在桌上敲了敲,喃喃道:“看来我得提前准备一下大婚时用的东西了,婚纱是别想了,若是让那些老顽固们看见我袒胸露乳,肯定会用唾沫星子把我给淹死!还有那白色,他们肯定会说我晦气!啧啧,看来只能穿最保守的衣裳了!”

想了想,林媛准备有空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地画一画自己梦想中的礼服样式。现在的女子都自己动手绣嫁衣,让她自己绣就算了吧,她可不想穿着一身丑不拉几的破布去嫁人。

“还是让绛烟阁出手吧!”

打定了主意,林媛便又开始念叨着其它的事项了,什么婚房装扮啊,什么手捧花,甚至连花童都给想到了。整个房间里全都是林媛笑得傻呵呵的声音。

林府,水仙从账房出来以后,便将刚刚预支到的银子给了银杏。

“喏,拿去用吧!”

银杏圆圆的脸蛋儿上满是不好意思,感激地说道:“水仙,谢谢你。”

水仙白了她一眼:“说的什么话?咱们两人不是姐妹吗?再说了,你要是自己出面去预支工钱,怎么跟小姐说?说你爹娘病了?小姐又不是不知道你是被你爹卖进将军府的,不过……”

顿了顿,水仙看了看身边没有人,才低声对银杏说道:“不过,你卖身的时候签的可是死契,别说让你拿银子养爹娘了,就是他们死了你都不用回去哭一哭。当然,我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但是,但是你爹三天两头跟你要银子,让你养一家子怎么行?你一个月才多少工钱?那家里多少人?”

看着银杏垂眸不语的样子,水仙都替她着急,以前两人都在将军府的时候,银杏的爹和后娘顾忌着将军府和安乐公主不敢上门跟她要银子,但是现在来到了林媛身边,那两人就三天两头来要。

要知道,从银杏六岁卖进将军府,他们已经七八年没有来看过这个女儿了!

“我能怎么办?”

银杏的声音里有几分无奈和痛苦:“那是我的亲爹,我的亲妹妹,我的亲弟弟。娘亲死的时候说了,让我好好照顾他们的。”

“可是他们没有给你照顾的机会啊!”

水仙气急:“你娘刚死,你爹不就娶了村里的寡妇吗?还受到那寡妇的挑唆把你给卖了!她自己也带着女儿的,为什么不卖她自己的闺女,偏偏卖你?”

银杏紧紧地咬了咬唇,蓦地想起了因为生弟弟而难产去世的娘亲,若是娘亲还活着,一定不会同意爹卖了她的。

不过正因为如此,她才不能让爹再把两个妹妹也卖掉。

“没事的,水仙,我爹说了,有了这些银子,就给两个妹妹赶紧找个婆家,不会再把她们卖掉了。我,我先去把银子给我爹送去,我爹还在后门等着我呢!水仙,我一定会还你的,一定会的。”

看着这个不开窍的银杏,水仙也没法了,挥着手让她赶紧走吧。

不过,虽然一直骂着银杏不开窍,但是水仙也知道,身为儿女怎么忍心看到自己爹娘受苦?

“要怪就怪她那狠心的老爹和后娘!哼!”水仙哼了一声,便也转身离开了。

小林霜留在藏书阁看书的一个月时间终于到了,小姑娘临出宫的时候还专门去找皇帝道别。

皇帝看着这小丫头亮晶晶的大眼睛,分外喜欢,不由得多留了她说了会儿话。

“你可知道京城里有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要跟着甄修明学习医术吗?怎么你这小丫头偏偏入了他的法眼呢?”

小林霜眨眨眼睛,歪着头想了想,清脆的声音在御书房的偏厅里分外嘹亮:“回陛下,我猜,可能是我跟师父有缘。”

“哦?”皇帝本以为这丫头会说自己更聪明伶俐之类的话的,却不想她居然说了个有缘,还真吊起了皇帝的兴趣。

小林霜十分认真地点点头,头上梳着的两个小辫儿一晃一晃的,十分可爱:“对,就是有缘。师父的腿上还留着我的牙印儿呢,师父说,要不是看我这小狼崽子的牙厉害,他才不会留我在身边呢!您看,这不是有缘是啥?”

哈哈哈哈,皇帝高兴地开怀大笑,这还是他头一次听说拜师跟牙印儿有关系呢,更让他开心的则是这小丫头居然敢去咬甄修明的腿!她就不怕被那个老家伙给一副药毒哑巴了?

不过不管怎样,老皇帝确实明白了一点,甄修明对这个可爱又聪明的小姑娘是真的很喜欢,不然也不会任由她咬自己的腿了。

随手翻了翻小林霜这一个月以来记下来的手札,老皇帝龙心大悦,不由赞道:“你这丫头不仅聪明,更是十分勤快。小小年纪竟然真的能静下心来在藏书阁看书,而且,看样子应该也读了不少书。不错,不错,光凭这一点就比京城里那些叫着嚷着要拜师的家伙们强!”

小林霜嘿嘿一笑,亮出了两排白灿灿的小牙,看得老皇帝不由一笑:“只是可惜了,你若是生成个男孩就好了,凭着你这样的聪明才智定然能够考取状元!”

小林霜挑眉:“我虽然不能当状元,但是我家小弟能啊!我表哥也能当状元!”

老皇帝哈哈一笑,显然没有把这小丫头的话放在心上。

“不过呢。”小林霜十分认真地说道:“陛下,我有个叫建议啊,为什么咱们不能让女子也参加科考呢,我倒是觉得若是女子也能读书的话,肯定会出来好多女状元的!你瞧我大姐,她要是参加考试一定能比马公子还厉害!”

马公子?

------题外话------

明儿尽量八点,不能保证,大家要是看到八点没有就中午再看吧~

没有存稿的日子不好过,连生病都生不起,以后一定要存稿存稿~

不过还好今儿保证了九千,过几天身体好了,每天尽量一万二,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