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飞去哪儿的聘礼(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林霜歪着小脑袋儿,很是纳闷地指着桌上的纸:“大姐,我刚刚明明看到你是在画画的,怎么现在,变成字儿了?”

林媛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写着字,轻声嘟囔了一句:“你刚才离得那么远还能看清楚我在干什么?你看错了!”

真的看错了吗?

小林霜不相信地凑近了一些,伸出小手儿就要翻林媛面前的宣纸,非要看看下边有没有藏别的东西。

“去去去,一边玩去,没看见我正在忙呢吗?小孩子家家的别捣乱!”

还未等小林霜碰到自己的纸,林媛就立即将她推到了一边去,还十分嫌弃地哼了哼。

这么反常的表现更是引得小林霜一阵挑眉,不过,她就算好奇也还是不能抵抗地住林媛的,最终还是被林媛连拉带拽地给送到了门外。

“我要练字了,银杏,看着门口,别让别人进来!”

随手招呼了一声,林媛就把门给关了起来,看得院子里的人面面相觑。

大小姐什么时候练过字?这么勤快?

小林霜撇撇嘴,扒拉着窗子就要看一眼,不过,很不幸的,窗子在她头顶嘭地一声关紧了。

“小气!抠门儿!哼!”

小林霜皱着小鼻子冲着窗子哼了半天,才终于甩甩袖子准备离开了。

不过,刚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大声叫道:“虽然你这么小气,但是我可是大气的人!我又从藏书阁翻到了好几个秘方,过几天邀请你来霜雪阁瞧瞧!”

“知道了!”

听到房里传出来的闷闷的声音,小林霜撇了撇嘴,无聊地踢着小石子儿走了。

待小林霜走后,银杏才好笑地趴到门口,轻轻拍了两下门,低声说道:“小姐,小小姐走了。”

“真的走了?”

银杏抿唇:“真的走了,奴婢去门口看过了,您就放心吧!”

听见门那边松了口气的声音,银杏和水仙相视一笑,自动站到院子门口守着了。

刚刚就是一时没有注意,才让小小姐突然进来了,差点就把大小姐的秘密给撞破了呢!这次可不能大意了。

“这个死丫头!越来越人精了,真是想骗都骗不过去了!”

林媛一把将刚刚写过几个字的纸拿起来放到一边,果然在下边看到了画得密密麻麻的图纸,那上边是各种样式的衣裳,还有漂亮的头饰,若是仔细看,上边还标着各种各样的尺寸和颜色。

“啧啧!”林媛举着自己刚刚画好的图纸,得意洋洋地点头赞道:“我果然是个天才!这么复杂的服饰都能画出来,真是太厉害了!”

不错,这上边画着的正是林媛自己设计的婚服,以前在大酒店的时候经常能遇上婚礼,她最喜欢的就是各种漂亮的婚纱礼服,每次做完菜都会偷偷溜到大厅里去看新娘子的衣服。

这不,今儿还真给派上用场了!

将画纸收起来,林媛又画了几样喜欢的鞋子的样式,直到刘氏让海棠过来喊了好几遍吃完饭了,她才满意地将图纸收进了箱子里放好。

夏征回到将军府后,跟安乐公主将定亲的事说了,安乐公主立即激动地叫着田惠一起找人算好日子盘点库房里各种聘礼之类的东西了。

看着夏征眉飞色舞的样子,田惠忍不住抿唇打趣道:“终于如愿以偿了,我看啊,以后你肯定哪儿都舍不得去了!”

安乐公主也高兴地不行,精致的脸蛋绯红非红的:“这臭小子就是个有了媳妇儿忘了娘的!刚才我说去库房清点聘礼,这臭小子还说什么要挑最好的!哼,你既然这么心疼你媳妇儿,就把你自己的小金库贡献出来给你媳妇儿好了!”

安乐公主有两个儿子,两个儿媳,自然不能对哪一个有所偏袒。所以,从公中拿出来的聘礼都是一模一样的,但是若是这两个儿子想要自己再给媳妇儿添一些别的聘礼,那她就管不着了。

田惠性子温顺心地大度,又跟林媛关系好得很,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不过还是笑着打趣着夏征:“娘说的是,当初你大哥还送了我一处宅子呢!你啊,可不能比你大哥差了!”

夏征撇撇嘴,装得十分委屈的样子:“大哥城外那个庄子可是皇帝老头儿赐给他的,我又没有上阵杀敌的军功,哪里会有那么好的庄子?”

一直在一旁垂眸饮茶的夏远突然悠悠说了一句:“这次大败西凉,陛下不是赏赐了你不少土地和庄子吗?我看把那些给了你媳妇儿就挺好,省得你哪天做生意赔了都给填了债窟窿!”

一听这话,安乐公主和田惠都相视一笑,纷纷点头称是。

夏征眨巴眨巴眼睛:“那些庄子和地自然都是我媳妇儿的,不过,我哪有做生意赔了的时候?不可能!”

一家人在屋里说着话,秋菊和冬梅拿着礼单从库房回来了,一进门就面色不怎么好看地回禀道:“公主,库房里的东西凭空少了好多,奴婢不敢耽搁,赶紧回来禀报了。”

少了许多?

安乐公主拿过礼单来瞧了瞧,当初夏臻和田惠成亲的时候,安乐公主就准备了两份儿一模一样的聘礼。不仅是这两个儿子,就连夏痕这个小叔子,她也给准备了一份儿聘礼,只不过因为夏痕是长辈,所以他的聘礼要更好一些。

夏痕和夏征都未说亲,聘礼应该是原封不动地放在库房里才对的,怎么此时再看,居然少了整整一半之多?还偏偏少的都是夏征那份聘礼!

库房的钥匙就只有她才有,别人怎么进去?那个小窗子?有点难吧?

歪在椅子里的夏痕垂眸不语,好像他们正在说的事跟自己无关一般。

是夜,何家村的庄子里,刘丽敏最后一次检查过酒窖里存放的红酒和果子酒之后便回到了房间准备休息了。

一进门,毫不意外地,桌子上又放着一件用红色绸布细心包裹着的盒子。

刘丽敏下意识地转身奔出门,不过左看看右看看,还是没有发现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影,甚至连往常经常见到的红色或白色的衣角都没有见到。

“这个家伙!天天送东西,就是不露面!”

虽然嘴里是嘟囔着的,但是刘丽敏的心里却是高兴的。

坐到桌边,将那个盒子打开,同样的纸条同样的笔迹,不一样的数字。

“聘礼第二十六件。”

含笑将那张字条读了好几遍,刘丽敏才小心翼翼地将它舒展平整放到了一边,一边小声嘀咕着“这次是什么东西”,一边讲那个盒子打开了。

这甜蜜而期待的心情,完全就跟小时候打开爹娘出门时买回来的纸包一模一样,不知道那纸包里放着的是甜糕还是油炸果子。

“咦?居然是个小瓶子!”

盒子打开,里边放着的是一个青花瓷的小花瓶,线条很简单,上边画着的图案更简单,看似毫无规律,却又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上下翻动着看了几眼,刘丽敏挑挑眉,将它放到了窗边的小桌子上,喃喃道:“虽然小了点儿,不过用来插花倒是正好。正好大哥温室里的花开了,赶明儿我去讨几枝来插上。”

看着那个小花瓶,刘丽敏又把这些天夏痕送来的其它几件聘礼都小心翼翼地擦拭了一遍才作罢。就连桌上那张小字条都收进了一个小匣子里放好了。

忙完了这一切,刘丽敏才心满意足地睡下了,唇角满是幸福的笑意。

在宫里这一个月,小林霜可谓是收获颇丰,不仅学到了不少古籍上的秘方,还找到了好几个前朝的妃子们用来保养肌肤的好方子,这样的好东西当然要学以致用才行!

反正她现在还小,别人打心眼儿里觉得她就是个小打小闹的小孩子,所以很少有人来找她瞧病。这倒是给她留下了自己研究护肤品的宝贵时间了,一来到霜雪阁,小姑娘就钻进了自己的小房间里研究了起来。

不过,总有那么几个人特别地没有眼力劲儿,非要挑这个时候来打扰她!

“小姐,楼下有两个小公子在闹事,说您要是不出去,他们就不走了!”

杜若在门口敲着门,焦急地叫着小林霜:“咱们店里的女客们,已经有好几个都被他们给撵走了,小姐,您快去瞧瞧吧!”

话尚未说完,小房间的门就嘭地一声开了,小林霜瞪着眼睛鼓着小脸儿气呼呼地站在门口:“可恶的家伙!都追到宫外来了!看来今儿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都忘了我是甄修明的徒弟了!”

杜若一脸错愕地看着气势汹汹冲下楼去的小林霜,下意识地喃喃道:“这,这个人真的是我家小小姐?好,好厉害啊!”

杜若满脸都是崇拜,急急追了过去,口中还不停歇地大叫着:“小姐,你好厉害啊!我好崇拜你啊!”

小林霜蹬蹬地跑下楼,果然在楼梯口看到了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正气焰嚣张地指着柜台里卖货的小姑娘吵闹着。

脸色白皙一些的小伙子一拍柜台,抬着下巴哼道:“去把你们东家叫出来!不是号称是甄老先生的关门弟子吗?来来来,让小爷瞧瞧,到底是个什么厉害的货色,居然还能进了甄老先生的法眼!”

另一个头发微微发黄的小伙子则翘着二郎腿儿坐在供客人休息的椅子上,将桌上的茶水往地上一倒,一脸的嫌弃:“这就是你们用来招呼客人的茶水?真是太难喝了!你们那凝脂露一盒就要好几两银子,居然让客人喝这么烂的茶,真是黑心!黑心奸商!”

“就是!这么黑心的奸商居然还自称是甄老先生的徒弟?绝对是沽名钓誉,挂羊头卖狗肉!”

看着气焰嚣张的两人,小林霜勾了勾唇,居然笑了。

------题外话------

今儿又是九千字,感觉自己这个月好勤奋,啦啦~

可能赶不上十点的审核了,大家明儿还是中午来看吧,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