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切磋医术(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小伙子只觉得手心里就像是有只苍蝇落了一下似的,是一种轻轻巧巧、柔柔弱弱、似有若无的感觉。

这么轻,好像刚刚小林霜的动作就只是做做样子,根本没有碰到两人的手心一般。

白脸的小伙子愣了愣,失神一般的问道:“这是,摸?”

黄头发的小伙子也愣住了,这哪里是摸,明明是戳了一下而已,而且,他也不确定刚刚那个小丫头到底戳到了自己没有。

小林霜早已将小手儿背到了身后,歪着头眨着眼睛,一脸的无辜:“两位大哥哥请开始吧!”

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不仅把这两个人给说愣了,整个大堂里的人全都面面相觑起来,开始什么?难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她们没有看到的事情吗?

“这,这。”

白脸小伙子突然暴躁地嘿了一声,指着小林霜就开始大骂:“你,你这小丫头到底使得什么鬼!什么开始不开始的,你拿小爷我耍着玩呢?”

“小,小白,我,我……”

白脸小伙子瞪着眼珠子怒目看着小林霜,听到黄头发的小伙子突然结结巴巴起来,有那么一丝地不耐烦,不悦道:“什么你啊我啊的,就不能好好说话!啊!你,你怎么了?小黄,你为什么哭了?”

这才说了两句话的功夫,怎么他再一扭头,这黄头发小伙子就给哭了起来,瞧这满脸的眼泪鼻涕啊,是被谁揍了一顿吗?这么可怜!

黄头发小伙子哭得更厉害了,用下巴点着自己的胳膊,呜呜地嚎叫着:“小白,我的胳膊不能动了,我都感觉不到他了,我的胳膊是不是坏了?是不是要锯掉啊!”

“怎么会呢,不会的,不会的,肯定一会儿就好了,你别害……啊啊啊!我的,我的胳膊呢?为什么我动不了了!我的胳膊去哪儿了!”

白脸小伙子想要伸手去给同伴擦擦眼泪,可是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刚刚他“指着”小林霜开骂的时候,竟然没有把手指头举起来,甚至连整个胳膊都是僵硬着留在原地的。

更让他们诧异的是,这胳膊不仅是没有知觉了,甚至只能停留原来的位置不能动,两人说了这么半天的话,他们的胳膊竟然一直都是保持着向前伸直的状态,伸直连手心都是平伸着的,完全没有一点变化。

黄头发小伙子清清楚楚地记得,刚刚小林霜在戳自己手心的时候,他的小手指头是微微弯曲的,他当时还嫌弃那样弯着的模样不好看,打算把手指头伸平来着。

可是,可是他的手指头都尚未来得及伸平就不能动了。

对,就是从小林霜戳过自己手指头之后不能动的!

不仅是手心,手臂,现在就连整个身子都开始发麻了,动一下都觉得难受。

黄头发小伙子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小林霜,明明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明明笑得那样灿烂天真,可是,为什么他却觉得这个小姑娘那么可怕?

不仅是黄头发小伙子想通了,白脸小伙子也想明白了,两人现在身上唯一能动的就是脖子以上了,脖子以下的部位全都跟木头一样了。而这一切都是拜这个小姑娘所赐。

“林小姐!林小姐!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啊,您高抬贵手行行好放过我们吧!”

“是啊林小姐,我们自不量力,不该来您的店里闹事啊,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们这一次吧!”

两人争先恐后地跟小林霜道起歉来,眼睛里的泪水就像是不要钱一样往外淌,还有那吸溜吸溜的鼻涕,看得所有人都忍不住开始干呕起来。

不过更多的则是纳闷,刚刚还冲着小林霜气势汹汹地叫嚣的两人,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变了模样?还说着什么高抬贵手之类的话,难道小林霜刚刚做了什么不成?

大堂里的人面面相觑,不过纳闷归纳闷,大家却对这两个小伙子没有什么怜悯之情可言。毕竟一开始就是这两人来闹事的,现在看到这两个人突然不能动,还这么痛哭流涕地悔过,竟然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看着两人这么诚心地悔过,小林霜耸耸肩,十分大度地摆摆手:“哎,刚刚可是你们说要跟我切磋医术的,我这才略施小计,怎么你们就认输了呢?”

大堂里的人们全都恍然大悟,原来这是小林霜在跟他们较量医术啊,那这两个人也太差劲了吧,败在一个小姑娘手上也就算了,怎么还哭得这么没骨气?

“林小姐,大姐,姑奶奶,我们输了,我们认输了,我们以后再也不敢来找您的麻烦了!您医术高超,我们,我们自愧不如啊!还请姑奶奶您放过我们吧!”

“姑奶奶,您真是华佗在世,当之无愧的甄老先生的亲传弟子啊!那些纨绔公子哥儿们哪里是您的对手?对对,还有您的霜雪阁,这里的胭脂水粉全都是顶尖好的东西,别的胭脂铺子都比不上您!”

“对对,都比不上您!”

这两个小伙子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好听的话,说得小林霜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挠了挠头,略带羞涩地说道:“哎呀,两位大哥说话怎么这么好听呢?你们要是刚才也这么好好说话,那咱们还较量什么?”

面上笑意盈盈,但是小林霜的心里却是冷笑的,别以为她小就好糊弄,这两个人刚刚明明在互相使眼色,肯定是想着先糊弄她给了解药然后再找她的麻烦的。

哼,这种人真是屡教不改!

看着小林霜突然笑了起来,两人的眼睛里果然光芒大绽,就在两人以为自己奸计得逞的时候,就见小林霜突然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瓷瓶,那小瓷瓶红灿灿的,十分漂亮。

但是在两人的眼里,这红灿灿的颜色就像是鲜艳的血一般,让他们不寒而栗。

晃了晃手里的小瓷瓶,小林霜嘿嘿一笑:“两位大哥放心吧,我这就给你们喂解药。啧啧,你说你们要是提前说多好,非得等我把药都下了你们才跟我说不会解!哎,真是天大的误会啊!咦,这位大哥,你不想吃吗?你确定真的不吃吗?”

小林霜踮着脚费力地举着小瓷瓶就往黄头发小伙子嘴里放,可是这黄头发小伙子愣是不肯张嘴,弄得小林霜艰难地举着小药瓶随着他的脑袋来回摆动,十分辛苦。

“我,我不吃,我不吃!”黄头发小伙子将头甩得跟拨浪鼓似的,弄得小林霜没有办法,只好将小药瓶放了下来。

她有些委屈地撅了撅嘴,再次看向白脸小伙子,眨巴着眼睛无辜地问道:“那这位大哥,你吃吗?”

白脸小伙子下意思地觉得这个药不能吃,但是,他也不想一直这样僵硬着不动,一时犹豫不决。

看着两人一个不吃一个不敢吃的样子,杜若突然拧了拧眉毛,走过来对小林霜道:“小姐,这两个人一进门就要给您较量医术,您一出手就把他们给打败了,他们不说佩服也就罢了,居然还怀疑您的解药有问题!我看这两个人就是居心不良,要不咱们还是送去京兆尹大人那里审问一番吧,没准儿他们背后还有别人指使呢!”

不是没准儿,是一定有!

小林霜在心里念叨了一句,不过却没有说出来。

那两个小伙子一听说要去京兆尹大人那里立即就傻了,他们这些京城里的小混混们,最怕的不是皇宫里那位皇帝,因为他太远了管不到自己。他们最怕的是就是京城衙门里那位黑面青天,若是落到了这人的手里,就别想有个好!

“别别,我们没有人指使,没有人指使,我们吃,我们吃!”

两个小伙子争先恐后地张着嘴跟小林霜讨要她手里的药瓶,不管这里边是什么东西,反正肯定不会要了两人的命,但是一旦去了衙门里,可就少了半条命了。

之前看小林霜给两人喂药时两人不情愿的模样,大堂里的客人们都有些不解,不过听了杜若的话,再看现在这两人抢着吃解药的样子,大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两人就是故意来霜雪阁闹事的,以为这样就能阻挠了她们来霜雪阁买东西的热情?做梦!

小林霜抬了抬手,将小瓷瓶给了杜若。

她实在是太矮了,给这两个人喂药太费劲了。

杜若接过药瓶,将药粉一一倒进两人的嘴里,不一会儿,这两人的腿果然开始有知觉了。

两人眼睛大亮,难道刚才他们是看错了这个小姑娘?哼,本来以为是个厉害的呢,原来还是个怂包啊!

双腿刚开始有知觉,这两人便已经毫不遮掩地暴露了他们的邪心了,等他们两人的手能动了,一定要抓住这个小丫头五花大绑地捆起来,也让她尝尝不能动弹的滋味。

只是,两人的小心思刚刚升起,便觉得浑身不对劲起来。

------题外话------

各位亲们,扣扣书城搜索昕玥格,在悍女的置顶留言下边回复评论和点赞啦啊喂~就等你的宝贵留言和点赞啦~

记住,一定是在置顶的帖子下回复回复回复回复回复~

这么重要的事让我多说几遍吧~

九点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