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这个棒槌!(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此时,林媛却对小林霜和文景明怎么相识的有几分好奇了,不禁问了一句。

说起此事来,小林霜就万分懊悔。

“哎!早知道会被这个缠人精给黏住,我当初就不该一时气愤逞强打败他了!”

说起来这事还是她在宫里看书的时候发生的了。

那日小林霜在宫宴上救了翠屏公主一命,正巧就被叫来看病的文太医给撞见了。

没想到眼前这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姑娘居然会是宫中最厉害的御医甄修明的徒弟。

当年甄修明那可是名誉满京城啊,别说皇帝皇妃满朝文武百官了,就连京城里最不应该知晓宫中秘事的平头老百姓居然都知道这老头儿的大名。

如此的结果就是,满京城所有的大夫们都想着跟这个传闻中的老头儿好好地较量一下,即便是输了也是脸上有光的。而那些年轻的小辈儿们,则把拜甄修明为师学习医术作为今生最为光荣的一件事。

说起当初的盛景,简直可以用空前绝后来形容了。老烦在京城里的宅子,几乎每时每刻都被人围的水泄不通。老烦甚至连家都不回了,天天躲在宫里待着。

而更让京城所有人难以理解的就是,甄修明一身医术,居然就是不收徒,不管是身世高贵的,还是普通的百姓,他一律不收。即便是聪慧冠绝京城的人找上门来,他也根本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

当初老烦还在宫里的时候,文太医还不是太医,只是个小小的学徒,自然是做梦也想着拜他为师了。

没想到,当年没能拜在甄老先生名下,现在居然遇到了他的徒弟,而且还是个小小年纪的小丫头,他自然是不会服气了,非要来找小林霜较量一番看看她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够让老烦看上眼。

所以,这家伙就三天两头地来藏书阁找小林霜。一开始还装作是偶遇,可是偶遇地多了,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端倪了,更别说小林霜这个人精了。

在“偶遇”了七八次之后,小林霜终于把文太医的原型给逼了出来。

一回忆起文太医叫嚣着要跟自己比赛的样子,小林霜就笑得不行。

“大姐,你要是见到他当时的样子,一定会觉很搞笑。他的身上带了十来个罐子,一走路全都叮叮当当地响,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从宫里偷东西出去卖的老太监呢!”

不光是小林霜好笑,林媛听了也是好笑地很,这文太医看来是知晓老烦行事的,知道他培养出来的徒弟一定跟他一样坑性十足,所以才会带了十多个瓶瓶罐罐的以防不测。

“他是防着你下药呢!”

听到大姐的打趣,小林霜笑得更厉害了:“我要是下药,别说是瓶瓶罐罐了,就是带着个大瓮都不管用啊!我看他年纪也大了,用那些药性大的怕他受不住,就给他下了一丁点儿哑药。”

说着,小林霜伸出小手指头给林媛比划了一下,以证明自己下的药真的就是一丁点儿而已。

“啧啧。”

遗憾地摇摇头,小林霜续道:“我跟他说若是认输了就来找我讨解药,本来以为他能自己解开的,谁知道,那么一丁点儿哑药啊,他居然三天三夜都没能解开!”

三天三夜?林媛想象了一下文太医这三天到底是在宫里怎么过得,难道,皇帝宣他过去瞧病的时候,他也比划着手指头跟皇帝打哑谜?皇帝不把他剁了都是仁慈了!

“后来我给了他解药,还让他不要来打扰我看书了,结果,他是不来了,但是这次换他儿子来了!”

说起这个事来,小林霜就一脸地痛苦:“跟他老子比,这个文大公子更是个棒槌!还是用的哑药,他第二天就来找我了。大姐,你知道他来找我的时候什么样吗?”

看着小林霜那一脸贼笑的模样,林媛就知道这文景明肯定做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了。

果然,还真让她给猜对了!

小林霜撇着嘴,一脸的嫌弃,但是微微上翘的唇角还是暴露了她此时的心情:“那个棒槌,回去了以后把自己能找到的所有草药全都往嘴里塞,能吃的就吃,不能吃的就抹!哎呀呀,咱们这些草药好多可都是药性相生相克的,这个棒槌把一堆药往自己身上用能落得好?”

“哼,他整个人全都肥了一圈,脸上还竟是大疙瘩。我给他下了药光是不能说话的,等他吃了一堆烂七八糟的东西回来以后,不光是不能说话,就连眼睛都有些瞎了,还有耳朵,一只能听到一直听不到!哎,这个棒槌,这个棒槌!”

看着小林霜那痛心疾首又嫌弃的样子,林媛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不想收这个文景明为徒了,有这样的坑爹徒弟在身边,她以后不是被累死就是被气死!

不过,看到小林霜被文家父子挑战,林媛感觉肯定不只是这两个人。

“除了这两个人,是不是还有别人来找你较量?”

闻言,小林霜用一种理解万岁的眼神看着林媛,激动地眼泪都快出来了:“大姐,你真是太聪明了!太医院那些老家伙们不去给娘娘们看病,结果全都找来藏书阁了,今儿问我草药的药性,明儿找我解毒,哎呀呀,若真的是疑难杂症也就罢了,偏偏他们找我来问的问题都是书上就能看到的!”

说完,小林霜还怨念地抱怨了一声:“难道宫里的娘娘们都不生病的吗?这些家伙拿着高昂的俸禄居然天天在宫里来回瞎转悠,皇帝陛下都不管他们吗?”

林媛耸了耸肩,有些无语地扭过了头去,太医院的太医们就是太闲了,不然文太医哪里还能等到三天来找她认输?没准当天就来了!

来一趟霜雪阁居然碰见了这么多事,林媛也没有心思再看什么新出的药膏了,带着水仙就回洞天去了。

待林媛一走,小林霜在小房间里左思右想,突然一拍桌子“嘿”了一声,惊得杜若身子一颤,愣愣地看着小林霜。

小林霜眯了眯眼睛,哼笑了两声:“那个胭脂铺子的老板不是找人来咱们铺子里捣乱吗?哼哼,本来咱们光是弄药膏,碍不着他们什么事,但是现在他们故意来招惹我,那我就不客气了。杜若,咱们也研制胭脂水粉!我就不信了,我的胭脂水粉比不上他们的!”

杜若一愣,不过随即便热血沸腾起来,早就有不少客人询问有没有胭脂水粉之类的了,以前是小姐嫌麻烦,现在小姐终于肯研究了,一定能挣大钱的!至于那些自不量力来闹事的人,就等着被气死吧!

回到洞天,刘掌柜立即就迎了上来,说是茶楼那边的人已经招的差不多了,不过不知道林媛有什么要求,所以最后的面试还是请林媛亲自过去看一眼比较好。

林媛点头,这个茶楼是她和田惠一起合作开起来的,理应让她也跟着一起去看看的。

想到这里,林媛便让水仙去将军府给田惠送了个信儿,第二天一起去茶楼看看。

这日早上,林媛很早便来到了茶楼,几天不见,茶楼的装修已经初见规模,特别是一楼和二楼的那两个台子,大框架已经有了,就差把台子弄得漂亮点了。

本以为田惠会很晚才来的,没想到林媛刚到没多久她就来了。

一见到林媛,田惠就忍不住抿着唇笑了起来,林媛有些莫名其妙。

田惠斜着眼睛嗔了她一眼,揶揄道:“那日阿征一回府就激动地跟娘说定亲的事,别说你不知道!”

原来是因为这个。

林媛脸颊上顿时飞上了两片绯红,不好意思地干干笑了两声:“这个事啊,呵呵,知道。”

“瞧你,还不好意思了!”

田惠掩唇打趣道:“阿征都说了,一定要给你准备最好最好的聘礼。媛儿,可别说我这个嫂嫂对你不好啊,阿征手头可有不少好东西呢,到时候你可得擦亮眼睛好好看看,别让他自己藏私房钱!”

噗!

不仅是林媛,就连身后跟着的水仙和水儿也都给笑了出来。

林媛好笑地勾了勾唇,暗道田惠真是太有趣了,她这还没有进门呢,就来跟她说私房钱的事了。

不过,还未等她再说什么,田惠突然有些纳闷地说道:“对了,跟你说件奇怪的事吧!那天阿征回来说定亲的事,娘就让人去库房查看聘礼,你猜怎么着?那聘礼竟然莫名其妙丢了好几件!后来娘亲自去看了看,这才发现,不光是你的聘礼丢了,还丢了好几件其它的东西呢!”

林媛也蹙了蹙眉头,问道:“丢的都是很贵重的东西吗?是不是看守库房的人监守自盗?”

虽然这样问,但是话一出口,林媛就觉得不可能。从上次田惠的马车出问题就能看出来,安乐公主治理下人很有一套,别说监守自盗了,就是在院子里捡到了什么东西,肯定都不会有人据为己有。

田惠也摇摇头:“应该不是,库房的钥匙只有娘自己才有,而且整个将军府的东西基本都是在库房里放着的,有很多贵重的东西没有丢,偏偏丢的那些东西里边有几件不值钱的,很是奇怪。”

见林媛也跟着纳闷起来,田惠赶紧把这个话题给跳了过去,笑道:“瞧我,怎么跟你说这些糟心的事?你放心吧,娘说了,不管那些东西能不能找到,到时候你的聘礼都会一件不少的。而且啊,阿征这两天就整天盯着库房呢,非要把那个小贼给抓到不行!”

“惠姐姐,我又不在乎什么聘礼不聘礼的,多一件少一件无所谓的。”

林媛笑着摆摆手,不过她对夏征捉小贼这件事倒是很感兴趣,怪不得这两天都没有见到他呢,敢情是在家里下套捉贼啊!

两人说话的功夫,刘掌柜招来的那些小姑娘们也都陆续到了。有刘掌柜操持着,林媛倒是又躲了会儿懒,一边喝茶一边跟田惠聊着天,还时不时地透过门缝往外看着那些报名的小姑娘们。

来的人大概有二十多个,个个模样周正。不过,光是长得偏亮可不够,表演茶道的女子都得是身上有一种别样的气质才好,这种气质可不是通过后天培训就能塑造的。

所以,等下她得好好地观察一下这些女子才行。

眼睛在这些女子身上毫无目的地掠过,一个格外特别的人突然吸引了林媛的目光。

林媛将手里的茶杯放到了一边,仔细地打量着那个女子。

第一眼吸引林媛目光的是这个女子身上散发出的恬淡与世无争的气质,而当她为她驻足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女子身上多少还有几分淡淡的忧愁,并且,这个女子年纪不小了,看起来得有三十多岁了。

而且,此人的身边还紧紧跟着一个小丫头,跟女子比起来,这个小丫头的气质就要差不少了。不过,她的眼睛倒是很灵活,是个十分聪明的小姑娘。

林媛眼神里多了几分兴趣,这两人一看就是主仆。居然带着小丫鬟来找差事,真是够稀奇了!

“姑娘,人都到齐了,您看……”

刘掌柜恭敬的声音在外边响起,林媛微微一笑:“好,那我们这就开始吧!”

说完,林媛便跟田惠一起来到了大堂里。

刚刚在房间里看不觉得,此时走了出来才发现,原来这么多人呢!

田惠有些惊讶地张了张嘴,小声嘀咕道:“这么多人啊!”

田惠以前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今日还是头一次来面试呢,说不紧张是假的。

林媛微微一笑,悄悄地拉住了她的手,宽慰道:“别怕,放松就行了。”

田惠点点头,笑道:“我不怕,有你在没什么好怕的!”

“见过平西郡主,见过夏少夫人。”

见到林媛和田惠,那些女子们全都齐齐行了一礼,恭恭敬敬地问好请安。

田惠微微点头,林媛也笑道:“以后我们都在一起做事,大家不用这么客气,称呼我们东家就好了。”

女子们又是行了一礼,齐声道了声“好”。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票和打赏,么么哒!恭喜魅惑的小妖升为解元,么么哒~为了感谢你的支持,明儿加更~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