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砍猪肉(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人不知道林媛的彪悍,刘掌柜可是清楚得很的。

一听她说要猪,立即就让呆愣的小伙计们去搬了,还十分“体贴”地嘱咐他们去小厨房把林媛一直用着的刀具都带过来。

乔寡妇傻了一般地看着林媛,也不骂人了,不过眼珠子却是骨碌骨碌地转的极快:“你想用猪肉收买老娘?做梦!就算你给我十头猪,也得把银杏叫来让她给我一百两银子才行!”

等着小伙计们搬猪肉的功夫,林媛好好地活动了一下手腕,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笑道:“你想多了。”

乔寡妇一噎,哼了一声。

不过林媛却是挑了挑眉问道:“你怎么不去林府找平西郡主?她性子好,肯定会给你一百两银子的。”

听到林媛说平西郡主性子好,刘掌柜突然像是被口水卡到一样剧烈咳嗽起来。

就连身边那些围观的百姓都面色古怪地眨了眨眼睛,纷纷扭过头去不忍直视她了。

乔寡妇自然不知道他们的心思,梗着脖子哼道:“你当我傻?平西郡主手里有银杏的卖身契,我要是去了岂不是自讨苦吃?但是你们洞天就不一样了,你们顶多把这件事上报给她,她还能因为一个小丫头的事亲自过来?”

乔寡妇自以为聪明得晃了晃脑袋:“她顶多让你们给我点银子打发了了事!”

林媛哦了一声,看来这个乔寡妇也不是没脑子啊,居然还知道这些。

不过可惜了,她千算万算愣是算错了她林媛,她今儿还真就为了一个小丫鬟的事亲自出面了。

说话的功夫,小伙计们已经用木板将后厨的猪抬来了。

其实这猪是今儿早上卖猪肉的商户送来的,因为洞天出事了,大厨们都不着急做饭,所以这头猪现在还是刚宰好的模样,尚未切割。

看着猪头上那个忽闪忽闪的大耳朵,林媛心情十分舒畅,也不让小伙计们搬桌子了,直接指着乔寡妇坐着的地方,大声道:“放这里!让大姐看得仔细一些!”

“好嘞!”

几个小伙计异口同声叫了一声,咣当一声便将那板子白花花的大肥猪扔到了乔寡妇面前,激起不少尘土飞扬。

林媛好笑地瞪着几个小伙计一眼,这几个黑心的,肯定是故意把猪肉扔得那么靠近乔寡妇的。

刘掌柜也抿着唇低声笑了起来,这猪肉离乔寡妇那么近,就让它去占乔寡妇的便宜吧!

这么一大只肥猪在面前,乔寡妇才不舍得让他们搬走呢!

咳咳咳咳。

她猛烈地咳嗽着,但是眼睛却是瞪得圆圆的,就等着林媛说“用这头猪抵银子”的话。即便今日拿不到银子,光是这头猪,就够他们吃上半个月了。

不仅是她,就连她闺女槐花也看直了眼睛,口水顺着嘴角就流了下来。

不过,林媛才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又是一声更加清脆响亮的哐啷声,乔寡妇身子一颤,眼睛被一道刺目的强光闪到,刺得她慌忙扭过了头去。

再回头来看时才发现,在猪尾巴的位置,居然放着大大小小十来把刀,个个瓦光锃亮,透着令人心颤的寒光。

“你,你,你想干啥?”

乔寡妇心惊胆战地抬头看着林媛,浑身都有些发毛了。

林媛嫣然一笑,弯下了身子,手指头在那排刀上轻轻抹了一遍,熟悉的刀在自己的抚摸下似乎也欢快地唱起了动听的歌谣,林媛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她轻轻地闭了眼睛,唇角一抹浅笑勾起,似在享受世间最美最悦耳的音乐。

“你听,它们都等不及了,想要尝一尝鲜血的味道呢!”

说完,林媛倏地睁开了眼睛,眸中凶光一闪定格在面前的乔寡妇身上,惊得乔寡妇身子一抖,连手指头都开始微微打战。

她想开口说话,可是,还不等她开口质问,甚至连求助的几乎都没有,林媛便已经笑了起来,仿佛刚刚那个瘆人的凶光根本不是从她眼睛里发出一般。

低头怜爱地抚摸着那些刀,林媛用最柔和最甜美的声音说道:“啧啧,乖啊我的小伙伴们,我这就让你们享用最美味最新鲜的,血!”

“血”字出口,林媛突然转变视线定在了乔寡妇脸上,惊得乔寡妇下意识地大叫出声!

“啊!鬼!救命啊!”

乔寡妇一边大叫着一边像个打架输掉的野狗一般倒腾着双腿往后退,她的女儿槐花立即上前搂住了她,质问道:“你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为什么要吓我娘!”

心狠手辣?

林媛呵呵一笑,歪着头道:“我心狠手辣?我只是在说话而已,哪里狠了?你们大家评评理,我狠吗?”

周围看热闹的百姓们立即摇头,齐声道:“不狠,比起卖闺女进青楼的后娘,姑娘你就是个仙女啊!”

林媛勾唇一笑,对仙女这个叫法十分喜欢。

槐花恼羞成怒,紧咬着唇,拉着她娘就要走。今日碰到了难缠的,改天再来找银杏要银子!

“慢着!”

林媛可不是个放虎归山的主儿,她这猪肉都抬出来了,不绝了她们的念头岂不是白费力?

“怎么说走就走呢?你们影响了我们洞天的名誉,还害得我们损失了半天的生意,这笔账不算清楚就想走?”

槐花咬咬唇,隐忍道:“我二姐是你们平西郡主的侍女,若是有什么损失,你们去找我二姐要!”

噗!

林媛还没有笑出来,人群里便有个人先笑了起来,好笑地拍着手道:“本公子记得,银杏跟我们将军府签的是死契,她人都是将军府的,怎么给你们赔偿损失?你这小姑娘看着挺正常的,怎么说出来的话跟个大傻子似的呢?”

哈哈哈哈。

围观的人都哈哈笑了起来,林媛也好笑地嗔了夏征一眼,翻了个白眼儿没理他。

夏征呵呵一笑,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好几天不见林媛了,他着实想得很,没想到刚来就碰到了这么一场好戏,还真是有趣!

一见到夏征,原本还要反驳的槐花立即蔫了,不是吓得,而是犯了花痴!一双眼睛在夏征身上都快移不开了,口水更加汹涌地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他刚说将军府?还说本公子,难道,这就是将军府的二公子?银杏那个小贱人有什么福分,居然给这样的人当通房丫头!

槐花又是羡慕又是嫉妒,俨然已经把亲娘都给忘了。

林媛翻了个白眼儿,暂时没空搭理夏征,不过看着槐花对夏征那着魔的样子,简直要把她气坏了!

眼珠子骨碌一转,一个心思立即在心里升起。

“我说大姐,刚刚你也听夏二公子说过了,银杏都是将军府的,怎么给你们赔偿损失呢?哎,我刚也说过了,今儿你们让我们洞天受到了损失,总要留下点什么的,大姐,你瞧,要不留下个手?”

说着,原本还巧笑嫣然的林媛突然右手一挥,众人只觉得眼前刀光一闪,而后咣地一声,一只猪蹄子因为承受不住突如而来的猛烈砍剁,一下子从板子上飞了起来。

那只猪蹄子腾空转了个优美的圆弧,便又直直落在了地上,好巧不巧地,正好就在乔寡妇脚丫子前边。

看着地上那只沾满了尘土的猪蹄子,乔寡妇的身子抖如筛糠,她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手,连连高叫着:“不要,不要,不要砍我的手!不要砍我的手!”

“啊?手不行?”林媛眨眨眼睛,手中菜刀优雅地打了个转儿,指着猪头上的鼻子说道:“那,要不就鼻子吧!”

哐!

一只鼻子落在了乔寡妇的肚子上。

乔寡妇瞪着那只鼻子,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脸,眼泪鼻涕直流:“不要鼻子,不要鼻子!”

林媛挑了挑眉,笑道:“啊!鼻子啊!好,既然大姐你不想要鼻子了,那我就帮你剁了它吧!”

说着,林媛手中的菜刀凌空一砍,直直地冲着乔寡妇的面门冲去!

“不要!”

一声惨叫之后,乔寡妇两眼一翻顿时昏死在地上,鼻子里更是流出了两条黄不拉几的鼻涕,看得人直欲作呕。

围观的人们都嫌弃的噫了一声,扭过了头去,不过却全都纷纷给林媛叫起好来,刚刚她砍猪肉那几下,可真是太利索了。

就是不知道这乔寡妇为什么会吓晕了过去,没想到骂人那么厉害的女人,居然会怕砍猪肉!

林媛将手中的菜刀放回到板子上,刚刚她跟乔寡妇离得近,那些人没有听到她吓唬乔寡妇的话,当然觉得奇怪了。

不过,现在乔寡妇晕了过去,这笔账又该如何算呢?

“她娘,她娘!”

银杏爹跪倒在乔寡妇身边,用衣角给她擦着鼻涕,忧心地叫着她。

槐花秀眉一蹙,毫不犹豫地将银杏爹推到了一边去,焦急的唤着:“娘,娘!你快起来啊!娘!”

刚才她一门心思都在夏征身上,竟然没有注意到她娘是怎么晕倒的,真是太可恶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肯定跟这个拿到的贱人有关!

“你怎么我娘了!”

看着槐花的质问,林媛冷笑一声:“我怎么她了?哈,我还想问你呢,别以为装晕倒就能逃过一劫,我们洞天的损失你们打算怎么赔?快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