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卖身契三章(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写好卖身契,按好手印儿,槐花和乔寡妇看着那卖身契笑得见牙不见眼。

卖个身都能笑成这样的,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刘掌柜将那卖身契从两人手里夺过来,像是看傻子一般地看着两人。

跟这边母女笑成一团相对的,就是那边哭成一团的银杏爹和银杏的两个妹妹了。

此时银杏爹已是万分后悔,哭得连嗓子都哑了。

林媛看了他一眼,唇角微微抿起,虽然对两个小女娃儿有几分怜悯,但是对于这个憨厚老实过了头的男人,却是没有一点感觉得。

若是他强硬一些,也不至于让三个女儿落得如斯地步。

拿着手里的那张卖身契,林媛仔细看了看,见没有什么漏洞才给了水仙一个眼神,让她把银杏叫了进来。

银杏一进门,就扑通一声给林媛跪下来,拼了命地给她磕头,口中连声说道:“奴婢多谢小姐,多谢小姐!”

林媛心头一软,探了探身子将她扶了起来,冲她两个妹妹那里点了点下巴,道:“去吧,带她们两个去后院梳洗梳洗,找两身合适的衣裳换上。”

而后转头对水仙说道:“一会儿你去小丫头那里走一趟,让她过来给她们两人量量尺寸,做几身合适的衣裳。”

银杏的两个妹妹脱离苦海了,水仙也高兴的不行,立即就痛快地应了。

看着她这高兴地好像是自己妹妹被解救似的样子,林媛斜了她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到银杏来了,再听到林媛和银杏说的话,银杏爹和两个女娃儿都惊诧地停止了哭声。

她们刚刚说什么?做衣裳?

“三花,小花,走吧,我带你们去后院换衣裳!”

银杏抹了一把眼泪,笑着牵起了两个妹妹的手,将呆愣愣的两人带走了。

虽然两人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银杏了,但是毕竟小时候是在一起长大的。家里孩子多,一般都是大的带小的,所以一见面几人就熟络了起来。

“二花……”

银杏爹看着银杏带着两个妹妹走了,有些失神地低喃了一声。

走到门口的银杏身子一僵,头也不回地说道:“爹,我叫银杏,以后,你就不要来找我了。现在家里只剩下小弟了,你能养得起他了。”

说完,银杏声音一哽,带着两个妹妹快步离开了。

银杏爹又是悔恨又是羞愧,他一个大男人养活一大家子的确辛苦,可是更辛苦的难道不是被自己卖出去的闺女吗?

现在家里只剩下一个儿子了,他就是再苦再累,也要把儿子拉扯大。

“什么叫家里只剩下小弟了?难道我生的花花不是家里的人?”

乔寡妇此时是怎么看银杏都不顺眼了,她自己的闺女现在也卖给了林媛,她就等着当夏二公子的老岳母享福吧!

满意地看着夏征,乔寡妇似乎已经看到夏征拎着一大堆金银财宝喊她娘的情景了。

夏征被她的眼神看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斜了斜眼睛将她瞪得缩了脖子。

乔寡妇一心想着享福,槐花却是敏锐地发现了问题,为什么林媛只让银杏带走了那两个丑丫头,却不让人带自己走呢?

更何况还要找人做新衣裳呢,怎么不给自己也做呢?

“郡主,我……”

槐花刚开口,一边的水仙立即竖着眉毛开口训斥道:“小姐没有让你说话,你怎能擅自开口?再者,这里没有我,你应该自称奴婢。”

被水仙没来由地训斥了一通,槐花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好不精彩。

乔寡妇也急了,自己的闺女何时受过这样的气?别人的闺女她不管,但是自己的闺女可一直是捧在手里含在嘴里地养着的!

“你这丫头凭什么骂人!”

乔寡妇似乎是美梦做得太多了,竟把刚刚的事给忘了个干干净净,显然有些得意忘形了。

水仙眉头一皱,刚要开口,就听到林媛幽幽道:“怎么,我的丫头教导下人规矩,还需要你这个外人插嘴?”

林媛一开口,乔寡妇立即就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顿时没脾气了,缩着脖子就躲到了槐花的后边。

槐花咬咬唇,又摆出了一副被欺负了的可怜模样,那泫然欲泣的样子还真是我看犹怜。

林媛斜了斜眼睛,果然顺着槐花的目光看到了夏征,她心头冷笑,斜着眼睛给了夏征一个眼神。

被她这眼神一看,夏征身子一颤,瞪着眼睛看了看槐花,再看看林媛,顿时明白了,赶忙摇头。

林媛挑了挑眉,蛊惑地勾了勾唇。

夏征依旧不肯屈服,一个劲儿地摇头。

林媛眼睛眨了眨,使出了美人计。

夏征眉头一簇,点了点自己的唇,眉头得意地抬了抬。

林媛耸耸肩,挤挤眼睛,成交!

夏征兴奋地哈了一声,十分高兴地扫了槐花一眼。

槐花心头一颤,顿时迷离在夏征“满含柔情”的目光中。

林媛和夏征两人的眼底官司旁人谁也没有看懂,不过深知两人坑性的水仙和刘掌柜,都在心里默默地点了一炷香。

看着银杏爹和乔寡妇,林媛清了清嗓子,说道:“两位,虽然卖身契已经签好了,但是有件事我还是要再强调一遍。”

林媛抖着手里的卖身契,声音清脆且不容置疑。

“第一,这三人已经是我林媛的人,我有权对她们进行各种处理,包括打杀贱卖!当然,我这人十分善良,只要她不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是不会如此的。”

听着这第一条,银杏爹身子一抖,对三个女儿更加愧疚了,闺女看起来光鲜亮丽,原来每天过的都是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啊!

女儿的银子都是从刀尖上挣到的,他还舔着脸来跟女儿要银子,真是不要脸啊!

这样想着,银杏爹打定了主意,以后就算是穷死饿死,也不会再来找三个闺女要银子了。

不过,乔寡妇和槐花却一点儿也没把林媛的话放在心上,刚刚夏征已经看她了,说明什么?说明他对她有意思!为妾之路,近在眼前!

看着三人各怀心思的样子,林媛勾了勾唇,继续说道:“第二,既然已经是死契,以后你们最好不要再来找她们,我这人不喜麻烦,银杏的事不想再发生第二次。若是有,那我不介意将她们贱卖出去,省得我心烦!”

“不会不会,我再也不会来找我闺女了!”

乔寡妇连连摆手,表明着心意。

银杏爹也含着泪点头答应了。

林媛对此十分满意,又道:“第三,那二百两银子的事就这么算了。不过,你们之前找银杏要的那些银子……”

闻言,乔寡妇下意识地揪住了自己身上的绸布衣裳,惊恐而不安地看着林媛。

林媛心头冷笑,白了一眼道:“放心,你总归是银杏的亲爹,虽然对她们不怎么样,但是她是女儿,孝敬你是应该的,这银子,就不必还了。”

听说不用还银子了,乔寡妇立即松了口气。

水仙撇了撇嘴,对她这贪小便宜的样子十分不齿。

咳嗽了一声,林媛又道:“看在你是她爹的份上,银子不用还了。看在银杏死去的娘和她小弟弟的份上,我会额外给你三十两银子,希望你能好生将儿子养大,不要辜负了他死去的亲娘。”

说着,刘掌柜已经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钱袋交给了银杏爹,那银子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银杏爹呆呆愣愣地,没想到今日居然还能拿到银子!

“郡主!小老儿多谢郡主!”

看着银杏爹感激地老泪纵横的样子,林媛摇摇头,再次提醒道:“这银子,不是给你的,是给你儿子的,希望你能把好不容易得到的儿子培养成才!”

她有意无意地瞥了乔寡妇一眼,冷笑道:“当然,你也可以拿着这些银子挥霍掉,比如买些绸布啊猪肉的……”

“不会的!小老儿回去以后就把这银子寄存到村长家里,只给我儿子将来读书用!旁人,谁都别想惦记!”

不等林媛说完,银杏爹已经当先抢道,显然他也已经想到了乔寡妇的贪婪。

村长虽是外人,却是个大好人,绝对不会昧了他的银子。可家人就不一样了……

见银杏爹似乎想通了,林媛也就不再多言,身子一歪坐进了椅子里喝起了茶。

水仙心领神会,对乔寡妇和银杏爹道:“郡主没有事要说了,现在卖身契也签好了,你们两位赶紧走吧!记住郡主说过的话,以后,不要来找银杏和她的妹妹了。”

乔寡妇立即点头“哎哎”应着就往外走,一点儿也不留恋槐花。

银杏爹抱着银子,目光殷切:“小老儿,能不能再,再见见她们?”

水仙看了一眼通往后院的门口,银杏的绣花鞋若隐若现,却没有要进门的意思。

她叹了口气,知道银杏是不想再见这个爹了。

“你们快走吧,别再耽误我们洞天的生意了。”

水仙摇摇头,将两人送了出去。

乔寡妇立即拉着银杏爹连骂带说地将他拉走了,临出门时忍不住回头看了槐花一眼,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题外话------

媛姐儿和阿征的表情包看懂了吗?我在置顶评论写个小剧场,想看的亲们可以去瞧瞧,么么哒!

若是有写的更好的,可以发表出来让大家瞧瞧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