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青城雪芽(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银杏爹和乔寡妇离开以后,一直躲在门后的银杏才带着两个妹妹来到了屋里,姐妹三人齐齐跪在地上,给林媛磕起头来。

两个女娃儿只来得及洗了洗脸,梳了梳头发,身上的衣裳倒是换了,只不过那衣裳有些不合身,穿在两人身上更显得两人瘦弱不堪了。

刚刚在后院换衣裳的时候,银杏已经把林媛的用意跟两个妹妹说了。

两个女娃儿虽然性子怯懦一些,但是却不傻,谁对她们好对她们不好,她们是知道的。

“小姐在上,请受我们三姐妹一拜!”

银杏带头,领着两个妹妹给林媛磕头。

林媛要让她们起身,但是看着三人的神情终究没有开口。

对她而言,将这两个小姑娘买下来只是举手之劳,但是对于她们而言,却是改变了一生命运。

她们都是朴实的乡下人,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法子来报答她,磕头或许就是最崇高最能表达谢意的举动了。若是不让她们磕头,或许心里会更加忐忑不安。

林媛勾了勾唇,接受了姐妹三人的谢意。

槐花站在一旁看着地上跪着的三姐妹,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过,此时的她根本就没有心思再去想这是不是一场戏了,因为,她的眼睛已经被两个小姑娘身上的新衣裳吸引了。

瞧啊!她们身上的衣裳多漂亮!亮光光的,比她身上的绸布裙子还要亮还要滑溜!

一抹贪婪在她的眼眸里划过,心中邪念顿起,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好东西好衣裳不都是紧着她?等会儿她就把这两人身上的衣裳扒下来自己穿!

只是可惜,林媛显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快起来吧!”

待银杏三人磕完了头,林媛赶紧让水仙将她们扶了起来,打量了那两个小姑娘一眼。

这两个小姑娘,大的十二岁,小的十岁,跟刚满十四岁的银杏站在一起,却生生矮了一个头,也瘦了一大圈。

林媛在心中微微叹息,拉着两个小姑娘的手,柔声问道:“你们叫三花小花?”

之前她好像听到银杏这样叫过她们的,好像银杏爹还叫银杏二花的。

小姑娘们怯生生地点了点头,被林媛拉着的手僵僵的,感受着林媛柔软热乎的手,两个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了头。

银杏在一旁解释道:“小姐,我娘生了四个闺女,爹娘没念过书,就给我们四个起名叫大花二花三花和小花了。”

这么说,她们还有个大姐的?

见林媛问起,银杏点点头道:“是,当年我爹卖我的时候,其实我大姐原本是打算替我的。不过,我大姐她早早就定了亲,若是改了要还好多银子,所以才卖了我。”

原来,当年银杏爹年轻时没银子成亲,就跟村里一户人家借了一些。那户人家也不宽裕,不过家里有个儿子了。这年头,儿子娶亲,能把老两口压榨地掉一层皮。

所以,那户人家就说把这银子当做彩礼,要跟银杏爹定个娃娃亲。

银子不用还了,还能捡个女婿,银杏爹就答应了。

后来乔寡妇进门后,即便再讨厌大花,也不能将她卖了。不过还是在两人成亲的时候,又狠狠地敲了一笔银子才作罢。

当年说好了借出去的银子就是彩礼,现在又拿了一大笔银子,男方父母不乐意,成亲后也就不再让媳妇儿跟娘家联系。

大花夫妻二人都是心眼儿好的,暗地里也接济过三花小花。

公婆二人自然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看不到罢了。

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两人对银杏爹没有意见,只是看不过乔寡妇那德行罢了。

大花婆家条件也不怎么样,又被乔寡妇敲了一大笔银子,自己的日子过得也不好,即便想要帮三花和小花也是有心无力。

不过现在好了,他们也不用为娘家操心了。小两口和和美美地过着小日子就行了。

听银杏说完,林媛对那个乔寡妇更加不齿了,连带着看槐花时也多了几分嫌恶。

奈何槐花根本不自知,一双眼睛一会儿在三花小花的身上瞄着,一会儿又在银杏身上盯着,还时不时地去夏征身上沾些便宜,看得夏征恨不得将她眼珠子抠下来。

林媛挑了挑眉,没理她,对三花和小花道:“三花小花,我呢,能给你们安排三个去处,一个是跟着你二姐去林府,二是留在洞天端盘子,三是去逸茗轩学习茶道。你们,想选哪一个?”

两姐妹眨眨眼睛,其实对林媛说的后两种去处都不是很明白,不多第一种却是明白了,能跟在二姐身边。

虽然很多年未见了,但是她们却知道,自己能够脱离苦海免于被卖青楼的下场,都是因为二姐,她们对银杏很是依赖。

“我们,我们能跟着二姐吗?”两个小姑娘怯怯地问着林媛。

对于两人的决定,林媛不意外,不过,她并不认为去林府当下人是个好去处。

“银杏,你替她们决定吧!”

银杏感激地咬了咬唇,将两个妹妹拉到了一边跟她们把这三个去处的好坏说了一遍。

末了,她回来禀道:“小姐,奴婢想让两个妹妹去逸茗轩,还请小姐恩准。”

林媛勾唇点头,她的意思也是去逸茗轩,虽然不知道这两个小女娃儿有没有学习茶道的天赋,但是在逸茗轩那样的环境下,两人以后定然能成为有见识的温婉女子。

更何况,还有茗夫人和大叶她们,林媛就更放心了。

其实银杏也很想让两个小妹妹留在自己身边的,即便只在林府干一些粗活,将来配个小厮,但是天天守着,自己也放心。

只不过……

银杏瞥了槐花一眼改变了主意,她的两个妹妹都不能留在林府了,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就更别想做美梦了。

见银杏这样安排两个妹妹,槐花唇角噙着一抹嘲笑,心中直骂银杏自私,自己将来能给夏征当通房丫头当小妾,却让两个妹妹去外边干活儿受苦。

翻了个白眼儿,槐花满心期待地等着林媛问她的打算。

不过,林媛好像将她给遗忘了,连个眼神都舍不得施舍给她。

只见她笑着看着三花和小花,说道:“你们也不用担心,你二姐也会经常去逸茗轩帮忙,到时候你们又能见面了。”

逸茗轩的后院有厢房,可以让她们安心住着,等她们两人长大了一些,再找个合适的人家配了,银杏也就放心了。

“不过呢,逸茗轩是茶楼,里边的人都是用茶叶起名字的,我给你们改个名字,你们愿意吗?”

古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名字更是不能随意更改。林媛自然是要问一问的了。

两个小姑娘不懂这些,全都看着银杏拿主意。

银杏立即行了一礼,点头道:“谢小姐赐名。”

两个小姑娘也学着银杏的样子行了一礼,齐声道:“谢小姐赐名。”

林媛一笑,眼珠子转了转,说道:“有一种茶叫做青城雪芽,那你们姐妹两人就叫青城和雪芽吧!”

正在喝茶的夏征眉头一挑,青城雪芽,这个名字还真是好听。

银杏带着两个妹妹立即行礼谢道:“谢小姐赐名。”

林媛一笑,便让银杏带着青城雪芽去后院玩了,她们姐妹三人好久不见,肯定有很多话要说。

银杏点点头,不过在走之前还是看了槐花一眼,有些担心地看着林媛。

林媛摆了摆手,知道她要说什么,笑着让她走了。

银杏一想,自家这个小姐可从来不是个被欺负的主儿,比槐花更厉害的人她都不怕,还会被一个小小的槐花拿捏住?

待银杏带着两个妹妹离开了,林媛便接过了夏征给她倒的茶,惬意地品了起来。

槐花骨碌着眼珠子,见这两人一个喝茶一个倒茶,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回事。

青城雪芽身上的衣衫,还有她们改了的好听名字,深深地刺激着槐花的神经。

那两个丑丫头什么都不会还能有那么好的待遇,她这个漂亮女娃儿一定能有更好的。

可是,等了半晌都不见林媛理会自己,槐花有些急了。

眼珠子转了转,槐花瞅准时机,在林媛的杯中茶只剩下一个根儿的时候,立即上前,抢在夏征之前抓起了那个茶壶。

夏征正准备去给林媛续茶,冷不丁就见到一只粗糙的手抢在了自己前边,还妄图去摸自己的手!

啪!

一声脆响,槐花抢在手里的茶壶转眼间就变成了两半。原本还在酝酿娇羞神态的槐花也立即傻了!

怎么,怎么茶壶坏了?

一愣之后,手背上骤然传来的疼痛钻心得疼!

“哎呦,我的手,我的手!”

紧紧抱着自己的手,槐花哪里还顾得上那个裂成两半的茶壶?她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郡主,你为什么打我?”

抬着头,槐花梨花带雨地看着林媛,虽然没有看清楚那茶壶是怎么裂开的,但是她却是看清楚了是林媛拿着筷子敲了自己的手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