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槐花的小心思(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瞥了她一眼,挥挥袖子将裂成两半的茶壶和茶杯都扫到了地上,上好的瓷器立即开了花。

“哼!打你?”林媛冷冷一笑,手指在桌上敲了敲,不再言语。

一边的水仙立即接口道:“刚刚我怎么跟你说的?在小姐面前不能自称我,要自称奴婢。”

顿了顿,水仙又道:“还有,没有小姐的示意,当下人的就不要随意说话随意动弹,那茶壶也是你能动的?不懂规矩!”

看着水仙一脸不屑的模样,槐花心里又是气又是怒,但是她又没有办法发作,只能抬着水眸看着夏征。

而让她吃惊的是,原本还对她感兴趣的夏征,此时居然不理她了。

槐花有些慌了,难道自己刚刚做错了事,所以夏征觉得自己不可爱了?

就在槐花慌神沮丧的时候,夏征突然抬了抬手,眉头高高一挑,幽幽道:“可不是不懂规矩?乡下来的野丫头懂什么规矩?”

“水仙。”

林媛看了夏征一眼,对水仙道:“带她出去好好教导教导规矩,今儿是第一次,若是再有第二次,就不光是打手了。”

水仙点点头,行了一礼便要带着槐花出去“教导”了。

不过,在两人还未出门的时候,林媛突然又开口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刚刚水仙没有告诉你。”

槐花微微一愣,回过头来看着林媛,只觉得这个女子眼中的笑意十分寒凉。

只见她红唇轻启,慢慢吐出一句话:“主子要你做什么,便要做什么。要打你就打你,你有什么资格质问?”

槐花身子一颤,突然想起了签死契之前林媛问过她的话,若是打杀她怎么办,若是把她卖去青楼怎么办。

当时她还以为林媛只是随口一说,但是现在看来,她根本就不是随口一说,她是认真的。

这种事,她完全做得出来。

“将这些清理了。”

最后又说了一句,林媛便摆摆手让水仙和槐花出去了。

出得门来,槐花还未从刚刚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原本精神的眼睛也变得呆呆的了。

看着呆若木鸡的槐花,水仙心中一阵好笑,冷不丁地从背后拍了她一把。

“啊!”

槐花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发出一声惊恐地惨叫。

水仙也吓了一跳,拍着自己的胸脯剜了她一眼:“你小点声儿!让人听见了,还以为是我打你了呢!”

抚了抚砰砰乱跳的心,槐花回过神来,瞪着眼睛开口就骂:“你想死啊!敢打我!”

水仙一愣,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人这样骂呢!

不过,她很快便反应过来,这样的槐花才是在家里真正的她吧!

“呦!槐花,你行啊,厉害了,居然这样说话!”

水仙也不是好惹的,虽然她没有跟人吵过架,但是之前看到银杏屡屡被乔寡妇逼着拿银子,肚子里的火气早就压抑不住了。

现在槐花到手了,自然是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了!

槐花在骂完水仙之后,自己也傻了,她一时着急竟然忘了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家里那个说一不二的大小姐了,她已经卖给林媛了,她现在是个小丫鬟!

“水仙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只是……”

不得不说,这个槐花跟她娘一样,嘴皮子还是挺利索的,心眼儿也多,立即就开始巴结起了水仙。

不过,水仙才看不上她,又欺负银杏姐妹,又妄想小姐的男人,别以为刚刚她没有看到这贱人想要去摸夏征的手!

将自己的手从槐花的手里抽出来,水仙一脸地抗拒:“别,我可不是你姐姐!你也没姐姐,唯一一个姐姐还是后的!”

槐花一噎,还想要说些什么,就发现自己手里已经被水仙塞进了一个簸箕。

“去吧!把屋里的碎片清理了!”

看着水仙抱胸抬头不爱搭理她的模样,槐花睁大了眼睛问道:“我去?”

“怎么?你还想让我去?”

水仙瞪着眼睛不可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你是聋的还是傻的!难道刚刚小姐说的话你没有听懂?小姐说让你清理了,你不去谁去?”

槐花咽了咽口水,看着自己手里的簸箕,又道:“我去我去。可是,没有笤帚吗?”

只有簸箕没有笤帚要怎么清理?用手?

水仙冷冷抬了抬下巴:“用手!”

槐花不可置信地“啊”了一声,心疼地看着自己细嫩白净的小手儿。

她在家里的时候可是什么活儿都没有干过的,别说用手捡碎瓷片了,就是拿着笤帚扫地都没有干过啊!

这种粗重又低贱的活儿,一向都是三花和小花去做的。

但是今儿,却轮到了她。

槐花知道自己是不能反抗的,而且就算反抗也没用,因为这个水仙一心都向着银杏,是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的。

她抱着簸箕,紧紧地抿着唇角,瞪了水仙一眼便重新进了房间。

你等着,等老娘爬上了夏征的床,第一个处置的就是你!

再次进到房间里,夏征和林媛正笑着说着什么。

槐花嫉妒地看了一眼林媛,静静地蹲下身子捡碎瓷片了,头顶上传来林媛娇笑的声音。

“听惠姐姐说,你这几天一直在抓小贼?可抓到了?”

夏征叹了口气,沮丧道:“哎,别说了,那个小贼还真是贼!我在那里猫了好几天,他愣是没有出现!我想你想得很,这不,今儿就迫不及待来找你了。”

说到最后,夏征的声音变得蛊惑而甜蜜,听得槐花的心都醉了。

一个不留神,手指立即就被锋利的碎瓷片儿划到了。

“嘶!”

槐花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赶紧举着手指头到了跟前儿,使劲儿吹了吹。

不过还好,伤口不深,只有一道浅浅的红色血痕,连血都没有流出来。

槐花蹙眉,忍不住在心里埋怨着:“怎么不流血呢?流了血就不用干活儿了。”

想到这里,一个念头顿时涌上心头,是啊,若是把手指割破了不就不用干活儿了?不仅不用干活儿,没准儿还能得到夏征的怜惜呢!

槐花抬眼偷偷瞥了夏征一眼,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的坏笑。

低头,手指狠狠地划到了碎瓷片上!

------题外话------

我发现设置成八点上传的话,系统总会推后五分钟,所以,我改成了七点五十五,哈哈,是不是很机智~

另外,更新时间是一更八点,二更三点,三更九点,因为大家都习惯了所以不再改了~

谢谢大家的月票和评价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