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虾扯蛋or瞎扯淡(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着小辈和刘氏的面这样说夏痕,安乐公主也是气急了,不过想想也是,他一个当长辈的,不说给侄子礼物也就算了,居然还去偷人家的聘礼,也真是太让人气愤了。

夏痕、安乐公主几人小时候都是一起长大的伙伴,后来她当了自己的打扫,夏痕对她更多了几分敬畏,被她这样一教训,夏痕立即就蔫了。

刘氏是外人,不好插话,可是看着安乐公主这样数落小叔子,也觉得脸上过不去,就一个劲儿地给夏征使眼色。

偏偏夏征这家伙不是装看不到,就是看到了再装傻,把刘氏给气得,鼻子都快歪了。

林媛干干笑着,一边低声劝着刘氏,一边给了夏征一个大大的白眼儿。

安乐公主气坏了,缓了好一会儿才将情绪平定下来,问他:“你是不是又在外边偷酒喝被人家抓住了?是不是拿那些东西去还账了?”

话说出来,安乐公主自己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库房里丢了的东西不仅是夏征的聘礼,还有几件其它的东西。

除了那几件聘礼有些价值,其它那几件,只要是家里稍微有些条件的,都看不上眼。

用这样的东西去抵账,人家也会乐意?

被安乐公主质问,夏痕低着头不说话,脚尖儿在地面上来回蹭着,跟他小时候被夏征的祖父责骂时一个德行。

安乐公主还未开口,那边老烦先“嘿”地一声乐了。

“臭小子!这么多年不见,本来以为你改了那些臭毛病了!嘿,还是老样子啊!哈哈,也不知道你老子知道你这个样子会不会气得从坟墓里蹦出来掐死你!”

“吓!臭老头儿,你才会被他掐死!”

夏痕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瞪了老烦一眼,不过被安乐公主的严厉眼神一瞪,又乖乖地不动弹了。

夏征知道这家伙肯定是不会把那些聘礼拿回来了,不过,他今儿的目的可不是要聘礼,聘礼少一件两件的他都不在乎,反正他自己也有不少银子庄子的,只要林媛喜欢,什么东西都能到手。

他今日的目的,就是要让安乐公主知道,这个家伙有了喜欢的人,居然还知道送礼物,嘿嘿,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以前可没见过他对谁这么上心呢!

咳嗽了一声,夏征便凑到安乐公主身边挤眉弄眼地嘀咕了好一阵子。

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是看着安乐公主脸上时而震惊时而神秘时而窃喜的表情,刘氏有些纳闷地看着林媛。

林媛自然是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的,不过毕竟是别人的家事,她也不好当着他们的面对刘氏说。

嘀咕了好一会儿,夏征终于从安乐公主的身边离开,挑眉道:“娘,既然二叔不肯把那些东西拿回来,那就从他的聘礼里边挑出几件相抵吧!”

安乐公主斜着眼睛嗔了他一眼,含笑点头:“好,我觉得这个主意就挺好。”

见母子两人十分愉快地达成了共识,夏痕顿时就急了,连蹦带跳地来到了安乐公主面前,连声道:“不行不行,我那聘礼已经送人了,不能少!”

送人了?

夏征和安乐公主乘胜追击:“送谁了?”

“送给城……”

夏痕下意识就要说,不过很快便反应了过来,立即闭紧了嘴巴,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没谁没谁,反正不能少!”

别看夏痕是个吊儿郎当的性子,但是也秉承了夏家男人的优良作风,也是个认死理的,只要认定了一件事就闷头做到底。

所以,刚刚诈他那个法子只能用一次,再用一次就不管用了。

安乐公主深知夏家男人的德行,也就不再问他到底心仪的女子是谁了,不过还是嘱咐了一句,万事都要守礼。

其实安乐公主早已置办了其它的聘礼来补充,念叨了几句就让夏痕回去换衣服了。

不过临走时还是让他再三保证不再去库房偷东西了才让他离开了,夏痕撇撇嘴,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暗暗琢磨着以后要换什么东西送给刘丽敏。

当然,在看到夏征那探究的眼神之后,夏痕还是十分聪明地决定这几天暂时留在将军府,哪里也不去了。他可不想让别人打扰自己跟刘丽敏的约会。

安乐公主留了刘氏在将军府吃饭,再加上老烦身上的伤也好了,林媛便自告奋勇下厨要给他们做一顿好的。

之前安乐公主一直不想让林媛下厨,就怕她累着,所以心心念念了林媛的厨艺好久,今日终于能够一尝所愿了。

田惠一大早就回娘家看妹妹了,夏远在军营没有回来,这两人是没有口福了。

将军府厨房的布局跟林府的厨房大致相当,林媛一进厨房就跟回到了自己家似的,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应。

夏征也跟着来了,以往他都是倚在门口看着的,今日不知怎么了,竟主动撸起袖子要帮她烧火了。

厨房里的厨娘们都被这个装扮的夏征给吓坏了,虽然之前她们也都听说了二公子跟未来少夫人之间那些不得不说的秘密们,但是今儿还是头一次见到呢!

果然很恩爱啊!

虽说是林媛下厨,但是吃饭的人那么多,又快要到吃饭时间了,林媛自己肯定是做不出这么多菜的。

所以,林媛只是挑了几样食材打算做两道大家都没有吃过的菜而已。

毕竟是将军府,厨房里的食材十分丰富。林媛瞧了一眼,便决定做一个水煮肉片,再做一个又好吃又好玩的虾扯蛋。

老烦前些日子受了伤,既不能生冷的东西,也不能吃辛辣的东西。这可把一向爱吃辣的他给馋坏了,所以今日一听到林媛说下厨,还立即跑过来点名要一道辣味的菜呢!

水煮肉片就是给老烦准备的,这家伙最爱吃肉了,林媛就特意给他多放了好多肉片,让他一次吃个够!

水煮肉片很简单,至于虾扯蛋就有些糊弄人了。说是虾扯蛋,其实就是虾和鹌鹑蛋的组合。

做虾扯蛋最好是有那种一个窝一个窝的平板炉子,将军府里自然是没有的。

原本林媛是打算用炒菜勺子的,可是夏征在听到她的描述之后,眼珠子快速地转了转,急急说了声“等一会儿”便跑了出去。

林媛又好奇又纳闷,就先处理虾了,把头和皮去掉,再把虾线挑出来,只留下尾巴上的硬壳,等下做的时候才能做成“扯”的样子。

虾要用盐和酱油蒜末提前腌制一下,吃的时候才会有味道。

等她把虾处理好了,夏征也已经举着一只圆圆的小小的长勺子回来了。

别说,这东西还真是挺合适的。

只是……

林媛凑近那勺子闻了闻,有一股淡淡的酒味儿。

“这是,用来舀酒的勺子?”

林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之所以不确定是因为她见过的舀酒的勺子多是竹子做的,用铁做的还是头一次见呢!

夏征挑了挑眉,眸子里一抹狡黠的笑意一闪而逝:“对,你若是觉得顺手便送你了。”

看着夏征这贼兮兮的坏笑的模样,林媛忍不住皱了皱鼻子,有酒味,难道……

“哎呀,别想那么多了,赶紧做那个瞎扯淡吧!让我看看你怎么扯淡!”

被夏征推着去了大灶旁边,林媛一脸无奈,嘟囔道:“什么扯淡?不是我扯淡,是虾,虾扯蛋!”

“对对,就是瞎扯淡!”

知道跟这个家伙是说不清了,林媛嘟了嘟小嘴儿不理他了,埋头做起了自己的虾扯蛋。

虾扯蛋这个菜名还真是挺稀奇的,不光是夏征好奇,厨房里的厨娘们也都探着头往这边瞧着。

面糊是提前调好了的,里边放了些盐,就再没有放别的东西了。

先把长勺子放到小炉子上烤热,用小刷子刷上一点油,然后舀上一点面糊放进长勺子里做底。

面糊的量不要太多,只到勺子的一半就行了,等勺子里的面糊固定地差不多了,就赶紧放一只虾插进面糊里固定好形状。

在做这一步的时候,林媛还特意把虾尾的部分一个一个地分开了,做成了小扇子的模样。

等做好了这些,在打进去一个小鹌鹑蛋就行了。

因为只有一个小勺子,所以不能像铁板子那样一做就是好几个,只能一个一个地做,而且还十分考验耐心。

不过,最考验的就是一直拿着长勺子的夏征。

林媛负责做,夏征则负责拿着长勺子,时刻听从林媛的号令,需要大火的时候就离小炉子近一些,想要小火了,就距离小炉子远一些。

看着夏征被林媛使唤地一声儿也不吭的夏征,厨房里的厨娘都惊得快要掉了下巴。

京城的人们私底下都盛传着一句话,那就是夏家的男人疼女人。她们都是在将军府待了多年的老人儿了,自然知道这些。

但是今日看到这样的夏征,还是大大地刷新了她们对这句话的认识,夏征简直就是这句话的忠实实践者,甚至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看着盘子里一个一个已经做好了的虾扯蛋,夏征一边小心翼翼地换了个手拿着长勺子,一边悄悄捏了一只迫不及待地放到了嘴巴里。

“唔,真好吃啊!原来这就是虾扯蛋啊!哈哈,真是太有意思了!”

一边唔唔地吃着,夏征一边毫不吝惜地夸赞着,看得旁边那些厨娘们也都馋的不行,纷纷决定回家以后也要给孩子们做一些尝尝鲜。

林媛好笑地斜了他一眼,将最后一个鹌鹑蛋打进勺子里,便走到一边把准备好了的西红柿切碎了。

西红柿之前是在热水里泡了一下的,这样很容易就能把皮剥下来,然后再去蒂切成碎泥就好了。

一个西红柿很容易变捣碎了,里边放一些盐调味儿,自制番茄酱便做成了。

番茄酱做好了,那边最后一个虾扯蛋也出锅了,十多个虾扯蛋整整齐齐地摆了一盘子,红的虾尾,金色的蛋黄,还有雪白的蛋清,还真是漂亮得很。

再淋上自制的番茄酱,一道美味的虾扯蛋便出炉了。

林媛做了两道菜,厨娘们则负责其它的饭菜,这边两道菜出了锅,厨娘们的饭菜也都完成了。

一大桌子饭菜可把老烦几人给馋坏了,特别是当淋着红艳艳番茄酱的虾扯蛋上桌之后,老烦和夏痕的口水就流了下来。

------题外话------

这个虾扯蛋大家可以试试,挺好吃的,就用做章鱼丸子的小炉子来做就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