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奸商,大大的奸商!(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刚刚没发现她吗?”

待刘掌柜出去了,林媛才歪着头问了夏征一句,这个她自然就是一直在门口听墙脚的槐花了。

连她都发现了,夏征不可能发现的,可是,这么机密的事,为什么夏征还要说出来让槐花听到呢?

夏征将她手握到手里,用手轻轻地拍打着,笑道:“不过是个小丫头罢了,还是个见到美男就走不动路的小丫头,就算我不说赫连诺的西凉太子身份,难道这丫头就不去勾搭他了?”

林媛挑了挑眉,这倒是真的,当初只是因为夏征的一个眼神,这槐花就能自卖自身,现在对方已经换成了西凉太子,槐花还不得抱着人家腿啊!

“罢了,反正那个西凉太子也没有把自己的身份当秘密,想必是不在乎的吧,那就让槐花再犯两天花痴吧!”

林媛将手从他手里抽出来,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斜着眼睛睨着他,挑着唇角道:“我问你,跟醉仙楼比赛的时需要的那二十个百姓评判,你是不是在这里边动了些手脚?”

林媛转移话题的速度太快,一下子就把夏征给问蒙了,甚至都不给他准备的机会。

看着他眼珠子快速转动的模样,林媛眯了眯眼睛,按着他的手背威胁道:“别想着胡说八道,跟我说实话!”

呵!

夏征被她这毫无威慑力的恐吓弄得大笑起来,举着双手投降道:“行,不胡说八道,说实话!咳咳,其实也不算是动手脚啦,就是,就是做了那么一丁点儿手脚而已。”

一听这话,林媛的脸色立即就变了,眉头也紧紧蹙在了一起,急道:“你该不会用银子把那些入选人的请帖买了过来吧?你是不是安排了自己人当评判?这不公平!不能这样做!”

因为激动,林媛的声音微微颤抖,显然是被夏征的所作所为给气到了。

这场比试关系着洞天和醉仙楼的名声,虽然很重大,但是也不是到了非赢不可的地步,更何况,林媛相信,以严向开和严如春那样直肠子的性子,铁定是不会做这样的勾当的。

既然醉仙楼的人光明正大,那他们洞天为何要在背地里使手段?这样就算是赢了,她的脸上也不光彩。

看着林媛气得鼻子都快歪了的样子,夏征莫名其妙地眨眨眼睛,顿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指着林媛有些哭笑不得。

“你啊你啊,难道在你心里我就那么不值得相信吗?我这么相信你,当然不会做那种收买评判的事了。再说了,我也舍不得花银子做无用功啊,因为,我知道,这次比赛赢的人一定是你!”

被夏征紧紧地拉住了双手,林媛看着他澄澈的眼眸,感受着他坚定信赖的目光,躁动的心顿时安定下来。

“你真的没有收买他们?”

夏征坚决摇头:“绝对没有!”

林媛松了口气,自嘲地笑了起来,抬手在他鼻尖上一戳,哼道:“幸好你没有收买,我可不舍得自己的银子就这么白花花地往外流!”

夏征呃了一声,敢情这家伙是心疼银子啊!

“不过,你刚刚说的动手脚是怎么回事?”

当初报名的人很多,通过抓阄的方式选出了二十个可以当百姓评判的人,这些人每人都有一张特质的请帖,上边有别人难以发现的记号,所以旁人想要复制一张以假乱真是不可能的。

现在夏征又说把那些请帖买了回来好多,不是想安排自己人去当评判是要干什么呢?

嘿嘿一笑,夏征挑着眉头冲林媛挤了挤眼睛:“你猜猜。”

猜?

林媛耸耸肩膀,她今儿已经够累了,可没有心思再去猜夏征的心思了。

看着林媛这有气无力的模样,夏征感觉自己的热脸贴了她的冷屁股,撇撇嘴,也学着林媛的样子双手垫在下巴处,趴在了桌子上。

“我派人花了十两银子买回来了十二张请帖,然后叫价五十两银子卖了出去,我是不是很聪明?”

什么?!

原本趴在桌上装死人的林媛顿时大叫着坐直了身子,满脸都是兴奋和激动:“一张请帖你居然挣了四十两银子!十二张那不就是四百八十两银子?!”

这个夏征,也太会做生意了!

刚刚趴在桌上的夏征,被林媛这冷不丁的叫声惊得心脏砰砰地跳,捂着自己的心口,夏征又好笑又好气,刚刚那个有气无力万事不放心上的家伙呢?

“岂止是四百八十两?人傻钱多的人多了去了,能一次性品尝醉仙楼大厨和洞天大厨的厨艺,这得是多么难得的事?有两张我卖出了一百两,还有两张卖出了八十两。”

说到这里,夏征还挑着眉头冲她勾了勾手指。

待林媛凑近了以后,夏征才神秘兮兮地低声道:“而且,我现在手里还有一张绝版的,已经放出风去了,应该能卖到二百两!”

二百两?

林媛惊得张大了嘴巴,看着夏征这贼兮兮坏笑的样子,双手紧紧地揪着自己的胸口,身子后退,侧头眯着眼睛看着他,痛心疾首地连声痛斥:“奸商!奸商!大大的奸商!”

夏征却是挑着眼皮,毫不在意地哼了一声:“无奸不商!”

这话说得对,林媛连连点头,颇为赞同:“对,无奸不商!你就是那个最奸诈最狡猾的奸商!不过……”

夏征挑眉,不过什么?

林媛脸上痛心疾首的表情一扫而空,转而变为大大的喜悦和崇拜:“不过,我喜欢!”

她还故意把“我喜欢”三个字音拖得长长的,音调也转了好几个弯弯绕,听得夏征浑身都舒坦的不行。

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笑,都有一种相逢恨晚的感觉。

嘿嘿笑了半晌,夏征突然又道:“对了,我有预感,咱们这最后一张请帖,一定能卖个大价钱!”

虽然只是个眼神,但是林媛也想到了,她挤了挤眼睛,嘻嘻道:“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哦!”

大雍朝有史以来最为狡猾奸诈的两个奸商,仅凭着一张请帖就挣了不少银子,甚至还在算计着坑某国的太子。

两人正在房间里盘算着坑人的时候,雅间的窗户便突然被某人撞开了。

顿时,寒风呼呼地从破掉的窗口里灌了进来,林媛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夏征一边用身子挡住了她,一边怒气冲冲地回头呵斥:“何方小贼!报上名来!”

“你爷爷是也!”

回应的同样是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夏征抓起披风将林媛裹了起来,怒喝道:“我爷爷就是你老子!你这样不敬,信不信他老人家从祖坟里爬出来掐死你!”

突然出现的人正是夏征的二叔夏痕。

许是知道自己破窗而入惹恼了夏征,亦或是之前被他整治得有些胆怯了,这次夏痕踹开窗子后便径直落在了窗棂上,说什么也不肯进屋了。

不仅如此,他还时刻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就等着夏征突然发难,自己转身就飞了。

“就算是掐死我我也不怕!”

夏痕梗着脖子,怒目圆睁,指着夏征护在怀里的林媛,劈头就质问起来:“快说,你把我那金刚如意勺藏到哪里去了?赶紧给我把它送回来!”

金刚如意勺?

林媛将身子裹在披风里,此时已经是冬月,虽然没有下雪,但是二楼的窗子里灌进来的风还是刺骨的很的。

她紧了紧披风,闷闷的声音从夏征的怀里冒出来:“什么勺?我不知道。”

“不知道?”

夏痕的叫声更响了,脸上神色也更加狰狞,好像丢了的不是一把勺子,而是他刚刚娶进门的媳妇儿一般。

“你怎么会不知道?你这个撒谎精!我就说那个什么虾扯蛋怎么会有一股淡淡的酒香!哈,原来你用的是我的金刚如意勺!你们这两个小贼,偷了我的金刚如意勺还这么厚脸皮地不还来?快给我快给我!”

听着他这连珠炮似的话,林媛终于明白他说的那个金刚如意勺是什么玩意儿了,敢情就是她用来做虾扯蛋的那个长勺子啊!

“谁是小贼?谁是小贼?你才是小贼!你是老贼!老贼!”

夏征也急了,不就是用了他舀酒的勺子吗?至于这样破口大骂?再说了,若说贼的话,还不知道到底谁才是贼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