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高个子(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怪人?哪个怪人?

苏天睿被这三人弄得一头雾水,可是不管他怎么问都没有搭理他。

这可把他气得鼻子都快要歪了,不过也更加好奇这个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让林媛和夏征齐齐地打起了精神。

正想着,雅间外边便响起了一串异样的脚步声。

苏天睿立即坐正了身子,将自己的衣襟好好地整理了一番,努力做出一副贵胄公子的姿态。

不过,再见到门口出现的人影时,饶是他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还是被惊得掉了下巴。

随着那串脚步声越来越近,苏天睿也终于察觉到异样在何处了。

这沉重的砰砰声,真的是人的脚步声吗?不是拉了头大象来吧?

正皱着眉头,苏天睿便见到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子!

是的,身子,只有身子没有头!

甚至连脖子都看不到,堪堪只能瞧见那人的肩膀。

“天哪!大白天闹鬼啦!”

苏天睿啊啊啊惊叫起来,好无形象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直往夏征身后躲,连声音都开始打颤了。

门口冷不丁出现这么一个没有脑袋的家伙在动,不光是苏天睿,就连林媛和夏征也被惊了一把。

只不过,也仅仅是惊到了而已,若说真的被吓到了,还是被苏天睿的尖叫声吓到了!

林媛抚了抚胸口,苦笑一声:“没被鬼吓到,先被你给吓死了!”

夏征也恨铁不成钢地一把将他从自己屁股底下拽了起来,怒道:“你还是苏丞相的儿子呢!瞧你这德行!丢人!”

说着,便将他一把甩到了旁边的凳子上,还嫌弃地甩了甩手,一副不想认识他的模样。

苏天睿撇着嘴,委屈地眼睛都快要红了,他是真的很怕好不好?

“啊哈,这位就是苏丞相的儿子?”

房间里闹得热闹,大家都忘了门口那个没有脑袋的大家伙了,冷不丁地都被这个好听的声音吸引了过去。

林媛更是好奇地挑了挑眉,刚刚那个大家伙肯定不是西凉太子赫连诺,现在说话的这个倒是很像。

他的声音微微低沉,很有磁性,令人听起来有一种浑身舒服的通透感,就像是有魔力一般,让人十分期待着他继续开口说话。

林媛的脸上刚刚露出十分享受的神情,便感觉到自己的耳朵突然被什么人给用力捂住了。

噗!

同时的发笑声在不同的地方响起,房间里林媛忍不住笑了一声,房间门口亦出现了一声好笑的闷响。

“夏二公子这个动作,在下能否理解为是在吃醋,亦或是嫉妒?”

只是说话时,这赫连诺的声音便已经足够吸引人了,现在笑起来,更是让人着魔一般地无法自拔。

怪不得槐花只是见了一面便已经被这个西凉太子给深深地吸引了,拥有这样好听声音的男子,任谁都会深陷其中吧?

不过幸好,林媛不是一般的女子。

给了夏征一个放心的眼神,林媛便将他的手拿了下来,不过却并没有将他的手松开,两只手就这样旁若无人地紧紧牵在一起,看得苏天睿直翻白眼儿。

赫连诺已经出现在门口,果然如刘掌柜所说,浑身透着一股尊贵荣华的气度。

说起来此人的模样不算是多么惊艳,至少在林媛看来,他跟夏征比还是差上许多的。

当然,最吸引人目光的自然就是这翩翩贵公子浑身上下的装扮了。

跟刘掌柜那天看到的不一样,今日的赫连诺穿的是一件十分低调的紫色华服,上绣同色暗纹。

而他脚上的靴子也不再是镶嵌了满满碎宝石的模样,而是换了一双黑色云锦缎面靴子。

若只是如此就太不符合传言中的西凉太子的形象了。除了这珍贵的缎面外,这位追求精致又极致奢华的西凉太子,愣是在靴子底部的边缘位置镶嵌了一圈大小一致的圆润黑珍珠。

这黑珍珠个个都有小娃娃的手指头那么大,晶莹剔透,圆圆滚滚,十分难得。

世上珍珠无数,最常见的便是透着荧光色的白珠,再难得的就是微微泛着粉色的粉珍珠,而最为难得的自然就是这浑身通透又泛着咄咄光泽的黑珠了。

一颗黑珠就已经够难得了,更何况还是这么多大小相当的黑珠。如此难得的黑珠竟然用来镶嵌鞋底,偏偏还给人一种神秘魅惑又冷傲深沉的感觉,这西凉太子简直太懂享受了。

林媛眼睛兴奋地眯了眯,心中直叹,这么人傻钱多的家伙,不坑他坑谁?

若说刚刚见到那个高高的没有脑袋的家伙,苏天睿是被惊到了,那么现在见到这么奢华的赫连诺,他就真的是震惊了!

“呵,看来你是想错了,爷刚刚堵住她的耳朵,是不想你那难听的声音污染了她娇小可爱又漂亮的耳朵而已,哪里有什么嫉妒和吃醋?”

夏征说起话来向来不留情面,更何况还是个声音比自己好听,更半路劫了他一车琉璃的家伙,那就更没有好气了。

不过,夏征说话向来不是这么容易就放过别人的。

他挑眉看了一眼站在门口不进来的赫连诺,唇角情不自禁扬了起来,连声音都带了几分不难察觉的嘲笑和得意。

“哈!传闻赫连公子胆小如鼠怯懦异常,平时出门身边都要带着高手保护,甚至连别人的房间都不敢进。今日一看,啧啧,传言果然并非都是谣言啊!”

噗!

最先发出笑声的是一直处于震惊状态张大嘴巴的苏天睿,不过他一直张着嘴巴突然一笑,这声音还真是奇怪得很。

林媛抿着唇皱了皱鼻子,下意识地用手指摸了摸微微发痒的鼻头。

苏天睿也发觉自己刚刚笑出来的声音有点想放屁了,脸上顿时尴尬地时而红时而白,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此时最尴尬的人应该就是门口的赫连诺了,他只是谨慎而已,居然被夏征这个家伙给说成了胆小如鼠怯懦异常,简直是太欺负人了!

但是,在事实面前怎么辩解都是无力的,最有力的回击便是行动。

赫连诺紧紧蹙着眉头,感觉到身后那个大家伙传来的信息,他才哼笑了一声,抬起镶嵌了一圈黑珍珠的靴子进了房。

“素来听闻夏二公子口齿伶俐,今日一瞧,这传言还真是贴切啊!”

赫连诺一边摇着墨玉骨扇坐到了桌边,一边挑着眉头挤兑了夏征一句。

口齿伶俐向来是用来形容女子的,这赫连诺居然用来说夏征,是想说他娘娘腔吗?

夏征呵呵一笑,根本没有把这家伙的嘲讽放在心上,牵着林媛的手在他面前炫耀地扬了扬。

“本公子的传言如何,还真不用赫连公子操心,本公子的夫人会验证一番的。不过,倒是赫连公子你,听说你向来都不喜跟女子接触,啧啧,这都二十了吧,居然还没有个能看得上眼的女人,还得劳烦你那小皇叔四处为你搜罗美貌女子,也不知道真该担心的是你呢,还是你行将朽木的西凉王爹爹呢?”

夏征这一句话透露出来的信息很多,至少赫连诺的太子身份已然暴露。

正低头看着赫连诺靴子上珍珠的苏天睿突然抬起了头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张大的嘴巴都能塞进去一颗鸡蛋了!

林媛也颇有兴趣地扬起了秀眉,看不上女人?还得劳烦皇叔四处寻找美貌女子?这个西凉太子也是挺有意思得嘛!

房间里几人说着话,之前出现在门口的那个没有脑袋的大家伙也跟在赫连诺的身后进来了。

他不是没有脑袋,而是他实在是太高了,雅间的门已经将他的脑袋挡住了,所以看起来才会像个没有脑袋的身子在移动。

不仅是高,这个人看起来虽然不胖,但是走起路来落步十分沉重,好像每走一步都费了极大的力气一般。不仅这个高个子走路时在一颤一颤的,就连他们坐在凳子上的人都能感觉到地面在震动。

林媛有些担忧地看着这个高个子巨大号的脚丫子,担心自己的洞天会被这个人给跺塌!

心疼地揪住了胸口,林媛脸上露出一副痛苦委屈的表情,夏征最是了解她,还未等那个高个子走两步,便连声呵止了他,转头对赫连诺挑眉哼了一声。

“赫连公子,你今儿是故意来我们洞天拆台的吧?带了这么个人,是想把我的洞天弄塌了?我可告诉你啊,若是把我这洞天弄塌了,别说是你脚上的靴子了,就是把你的脚丫子剁下来也赔不起!”

被夏征如此威胁,赫连诺的嘴角顿时抽搐起来,手里的墨玉骨扇就像是千斤重的石头一样,怎么也摇不动了。

不过,看着夏征身边那个一脸肉痛的女子,赫连诺还是相信了夏征不是故意在跟自己过不去,而是实在是担心自己的房子。

他眉头微微挑了挑,觉得夏征身边的这个女子真是太财迷了,果然跟夏征般配得很。

“高个子,你去楼下等着吧!”

挥了挥手,赫连诺将高个子轰了出去。

高个子很是忠心,显然不想将赫连诺单独放在房间里,脸上表情虽然木讷,但是眼神里还是透出几分担忧。

赫连诺脸上有几分不悦,沉声道:“还不出去!”

感受到赫连诺语气不好,高个子顿时低下大大的头,有几分沮丧地应道:“属下遵命。”

说完,便转过身去往门外走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心情不舒坦,往外走的时候脚步更加地沉重。

林媛立即如临大敌,大声叫道:“劳烦你走慢点!走慢点!不要着急!”

高个子有些懵懂,自己走路向来这样啊,为什么要走慢一些?

不过,感觉到身后那个小姑娘的语气里没有恶意,他还是情不自禁地放慢了脚步。

看着林媛松了口气的样子,赫连诺斜睨着眼睛露出几分不屑:财迷!贪财!钱串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