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海娘娘的座下莲女(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个子十分受伤地轻手轻脚地下了楼来,乖乖地站在一楼楼梯口等着赫连诺。

跟他高高的个子比起来,那两个在楼梯口负责迎宾的小姑娘简直就跟小宝宝一样,两人时不时地抬头看看这个大家伙,眼里满满的都是震惊。

不仅是她们,就连大堂里来吃饭的客人们也都纷纷停下了筷子,朝着高个子张望。

这么高的人还是头一次见到啊,要不是实实在在地见到了真人,他们肯定是不会相信的。

高个子原本是站在楼梯口抬着头巴望着赫连诺所在的雅间门口的,可是被这么多人看着,心里实在是不舒服。

虽然大家十分尊重地没有指指点点,更没有赤果果地直视,但是因为目光太多,饶是他脑袋瓜儿再不灵光也感觉到了。

抽了抽鼻子,高个子暗暗下定决心,下次再跟主子出来,一定要带上矮个子!

待高个子终于轻手轻脚地下了楼,林媛才总算是放心了。

刚把注意力收回来,就发现赫连诺正一脸嫌弃地瞥着自己,她顿时乐了,十分不客气地说道:“哎呀!你说我刚才是不是傻?为什么要让高个子走呢?我应该让他在洞天好好地跺上几圈才行,正好,我也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地把洞天翻新一下。”

夏征自然也注意到了赫连诺的神色,点头附和道:“娘子这个主意甚好!赫连,赶紧把你的随从叫上来吧,顺便再让那个矮个儿的回去拿上几万两黄金来,等他回来了,洞天应该也被高个子跺坏了。”

几万两黄金?

黄金?

赫连诺嘴角直抽,手中墨玉骨扇刷地合上了,闭着眼睛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哼道:“你小子还烧了我好多珍贵皮毛呢,几万两黄金?早被你烧没了!”

言外之意,本太子还没找你讨要赔偿呢,你居然还来找本太子要金子?做梦!

“切!”

看着赫连诺这高高抬起下巴的样子,夏征也把下巴翘得高高的,根本不从架势上输掉:“你还劫了爷一车琉璃呢!那车琉璃的价值可不是用金子银子能够估量的!”

林媛连连点头,深以为然。

说到琉璃,赫连诺的脸皮就僵住了,那可是他最近做过的最为尴尬丢人的一件事了。

白了夏征一眼,赫连诺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绣工精致的荷包,那荷包上用金线绣着云纹,还用猫眼石做装饰。

一个荷包都能这么讲究,林媛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过,这个西凉太子随便一出手就是上好的东西,看得林媛的小心脏砰砰地跳,真想把他当街给扒光了!

她敢打赌,这西凉太子身上的家当,足足顶她洞天两年的进账了!

赫连诺从荷包里取出了一个小小的圆圆的边缘有毛刺儿的平滑东西,这东西一看就不是新的,甚至上边还有一些斑驳的痕迹。

但是它却被赫连诺收在上好的荷包里,还随身放在身上,足见他有多么重视这个东西了。

待这东西一出现,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的苏天睿突然张大了嘴巴,指着那个东西啊啊了两声,震惊地看向了林媛。

这,这不是镜子吗?他当初为了给苏秋语弄一块儿,还在夏征和林媛面前吃了不小的瘪呢!

林媛和夏征自然也认出了那个圆圆的东西是镜子,只不过这东西绝对不是她送给田惠的镜子,而是夏家军里用来做瞭望镜的镜片。

“夏二公子,这东西你应该知道吧?难不成,你那车琉璃就是做这个的?”

拿着那小镜子在夏征面前晃了晃,赫连诺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楚是嘲讽还是敬佩。

夏征瞥了那小镜子一眼,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凉凉地说道:“呦,这个东西啊,这不是我女人用来臭美的家伙事儿吗?咦?西凉太子居然随身带着女人的东西,这简直太耸人听闻了!”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夏征突然八卦地凑近了西凉太子,挤了挤眼睛,哥俩儿好地说道:“怪不得世人都说西凉太子不近女色,敢情,太子殿下的心里就住着一位爱臭美的美人儿啊!哈哈。”

苏天睿果然是跟夏征从小一个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同伴,一听到夏征的话,立即兴奋地拍着桌子笑了起来。

“岂止啊,我看太子殿下的身子就是个女人嘛!你瞧这一身花里胡哨的,哪个正常男人会这样打扮啊!哈哈!”

被两人如此诋毁,赫连诺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不过还未等他发作,苏天睿就已经当先凑过来,瞪着大眼睛看着他,那期待的眼神里不知道在等什么。

赫连诺眨眨眼睛,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仰身子,他总觉得这个苏天睿来者不善。

果然,只听苏天睿十分遗憾地叹了口气:“哎呀,你怎么不生气了呢?我还等着你生气呢!被说了两句就生气那是女人干的活儿!真是的,你怎么不生气呢?”

扑哧一声,林媛好笑地用帕子掩住了唇角,这个苏天睿果然是个妙人儿,三言两语就把快要炸毛的赫连诺给怼了回去。

若是这家伙真的生气了,那就成了苏天睿口中的女人,他当然不愿意被当做女人了!

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把怒气忍了回去。

林媛清了清嗓子,立即转开了话题,看着他脚上的黑珍珠有些好奇地问道:“太子殿下靴子上的这黑珍珠很是难得啊,看样子,应该是海珠吧?”

淡水珍珠很少有这样纯正的黑色珍珠,所以林媛才对笃定这是海珍珠。

有了台阶下,赫连诺自然十分乐意地顺着下来了。

他把手里的小镜子重新放回了荷包里,妥当地安放回身上。这可是手下人在战场上找回来的,他还得拿回去好好研究呢,可不能丢了。

收好了小镜子,赫连诺才给了林媛一个“算你识货”的眼神,打开墨玉骨扇优哉游哉地摇了起来,声音里也多了几分得意。

“林姑娘果然好眼力,这黑珍珠正是海珠,是本太子出访东陵的时候从一个小姑娘手里买到的。”

黑珍珠十分难得,据说能够培养出黑珍珠的黑贝也很罕见。黑贝生长的地方不一定有多么深,但是一定是不能被轻易发现的地方。

所以,林媛还以为这样的黑珠会是经验老道的渔民找到的,却不想是个小姑娘。

“小姑娘?这些珠子都是她一个人采的?应该是她的家人采的吧?”

想了想,林媛还是觉得一个小姑娘找到这么多的黑珠不太现实。

赫连诺勾了勾唇,眼神里多了几分神采,似是回想起了那个卖给他黑珠子的小姑娘。

她一脸淡漠的样子,还有一双睿智机灵的眼睛,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啧啧,那个小姑娘啊,挺有意思。本太子听说,她以前是个旱鸭子,不知道怎么地,在海里淹了一回就突然会游泳了!不仅会游泳了,这姑娘还经常找到一些别人找不到的好东西,什么粉珠子啊,黑珠子啊的。”

赫连诺轻笑了一声,显然对这个小姑娘十分感兴趣:“原本她家是村里最穷的人,却不想一下子就变成了最富有的了。当地人都说她是被海娘娘救过的座下莲女,是给他们带来福气的幸运星!”

东陵滨海,几乎有一半的百姓是靠着大海过日子的。所以不会游泳的小姑娘自然更让大家瞩目,也难怪大家会这样说她了。

上辈子林媛就很喜欢大海,只是可惜因为工作太忙碌,根本就没有机会去海边。

不过此时,不知道为什么,相对于魂牵梦萦的大海,这个小姑娘更吸引她,好像,两人就是从一个世界来的同伴一般。

夏征没有注意到林媛的出神,微微挑了挑眉,撇了撇嘴道:“最富有的人?呵,太子殿下莫非是忘了东陵滨海,却也最多的就是海贼了?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果然是穷乡僻壤出来的啊!”

就连说别人的事,夏征都不忘趁机挖苦一番赫连诺,两人是得有多么地互看不顺眼啊!

原本还沉浸在甜蜜回忆里的赫连诺,顿时就被夏征的当头棒喝给敲醒了!

“你放心!”

赫连诺被他气得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有那个黑面战神在,那些海贼早晚被轰得干干净净,不用你多管闲事!”

夏征挑了挑眉头,唇角微微一勾,摊了摊手,无所谓地哼了一声:“当然不用我多管闲事了,相较于那些海贼,本公子还是比较喜欢海边的鲜味的,只是可惜,最近都没有再去过。”

“那我们去吧!”

夏征刚说完,林媛就兴奋地瞪大了眼睛,目光灼灼地看着夏征。

夏征一愣,宠溺地揉着她柔软的头发,连声笑道:“好,等你什么时候想去了,我们就去!带你看大海,吃海鲜,夏天的海边凉风习习,舒服得很。”

林媛点头,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够去东陵见见那个被尊称为海娘娘座下莲女的小姑娘。

------题外话------

关于这个传奇一般的采珠女,本文快要结局的时候还会出现的~若是让她当女主,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喜欢她的故事,有些小忐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