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你是否身染重病?(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显然让他失望了,这种低阶的挑衅根本就没有入了夏征的眼,甚至都不用他出马,林媛就能将他打发了。

只见林媛双手托住下巴,双眼冒红心地柔柔问道:“敢问赫连太子家有几亩田几头牛?父母是否双亡?兄弟是否和谐?最重要的一点是,赫连太子是否身染重病不久于人世?”

赫连诺一愣,显然是被林媛的问题给问蒙了:“这,这跟你做我的太子妃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

林媛的声音拔高了两个八度,就连门外正要往隔壁送菜的小伙计都忍不住打了个机灵。

“别的暂且不说,赫连太子若是父母健在,那我岂不是还要等好久才能从太子妃升为皇后?若是赫连太子与兄弟们关系不和谐,时刻都有被弟兄扒掉太子之位的危险,那我这个太子妃岂不是会有生命危险?”

林媛扬了扬眉毛,道出了最关键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还有最后一个关键的问题,若是太子殿下没有身染重病,还能活到百岁的话,那我这个太子妃或者皇后岂不是要失去很多乐趣?啧啧,我还盼着你赶紧死翘翘,好让我逍遥自在地当皇后呢!养几个帅气的面首,时不时乔装打扮一番溜出宫逛逛小倌馆,哎呀呀,那样的人生才叫完满啊!”

看着林媛一脸憧憬的表情,赫连诺的脸都僵硬了,这个女人简直就不是女人,是个变态!

不过……

好不容易缓了缓,赫连诺挑事地指着夏征问道:“本太子听说,夏二公子的父母尚且健在呢,难道你不离开他吗?”

林媛无所谓地撇撇嘴:“他又不是太子,他爹娘在不在有什么关系?”

赫连诺被自己的口水噎住了。

夏征得意地抚了抚掌心,心情愉快。

赫连诺依旧不死心:“他的兄弟也就罢了,按照你说的最重要的一点,夏二公子身体强健,至少还会再活七八十年。在七八十年里,你肯定是去不了小倌馆,也不可能养面首的,难道,你就不想着离开他吗?或者,给他下个药让他早点死?”

夏征一看就是个身体健康长命百岁的人,不过赫连诺对于自己提出的给他下点药让他早点死的建议十分满意,若是林媛能够表现出一丁点的兴趣,他愿意无偿提供毒药。

药效最猛烈的那种!死相最难看的那种!痛所受苦最大的那种!

可是,不知道林媛是不是早已提前看透了他的心思,偏偏没有顺着他的心意说下去,而是愉快地勾了勾唇。

“我喜欢他,当然希望他长命百岁,永远陪着我了!我不喜欢你,自然是愿意你身染重病早日驾鹤西游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居然还能当上太子,真是太可笑了。”

赫连诺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儿,上不去下不来,真想直接憋死算了。

这么毫不羞涩地把喜欢不喜欢的话挂在嘴边,原来大雍的女人比西凉的女人还要开放豪爽啊!

不对,现在的关注点不是这个。

“那你的面首怎么办?小倌馆怎么办?你不是要逍遥自在地过日子吗?不是要过个完满的人生吗?”

赫连诺有些急了,他就不信不能成功挑拨林媛和夏征的关系。

林媛嘻嘻一笑,有些羞涩地垂了垂头,娇嗔道:“哎呀,如果对方是夏征的话,还用我再去找什么面首小倌吗?他一个人就好了啊!”

这么直白的情话,真的好吗?

夏征高兴地脸颊发光,真想当场就把林媛扒光吃净。

赫连诺紧紧咬唇,这丫头,若是跟了他就要找面首和小倌,若是跟了夏征就不找了,这是在暗示他床上功夫不如夏征吗?

苏天睿也被林媛这大胆的言论给吓到了,别说京城里的女子了,就是别的地方的女子面对三个大男人说这样的话,也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这样的女人,简直太不要脸了!

苏天睿看向夏征,期盼看到他黑如锅底的脸,然后好趁机怂恿他踢了这个不要脸的小丫头!

可是!

苏天睿紧紧地揪着自己的胸口,差点把血喷出来。

瞧啊,夏征那嘚瑟矫情受用的表情,那真的是夏征吗?

赫连诺干干地咳嗽了一声,一向自称脸皮够厚的他有些尴尬了:“那个,林姑娘是在说,本太子不如夏二公子吗?你都不试试怎么就知道本太子不行的?”

说着,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还向前挺了挺肚子。

林媛心里噗嗤一乐,面上却是无辜的很,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还用试吗?你当然不如夏征了,一看就看出来了!”

闻言,赫连诺和苏天睿都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那个地方,面上一阵红一阵白,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林媛。

这个女人,能透视?

嘻嘻一笑,林媛像是没有看到两人的动作,转头对夏征嫣然一笑,温柔道:“难道不是吗?你虽然很有钱,但是全都花在了自己的身上,连个女人都没有,一看就是不懂得哄女人开心的男人。跟你这样无趣的男人过一辈子,岂不是要郁闷死?那还不如去找个面首或者小倌呢,至少他们还懂得如何取悦女人!”

“夏征就不一样了,他是我见过的最懂我的男人,跟你相比,我当然跟喜欢跟他在一起了。”

听着林媛这一连串的话说下来,赫连诺和苏天睿都傻了,原来,她说的不如夏征,是说无趣啊!不是那里啊!

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捂住的地方,两人都尴尬地将手拿开,自嘲地咳嗽了起来。

赫连诺还嘀咕了一句:“原来是说我不如他懂女人的心啊,我还以为是说我床……咳咳。”

林媛眨眨眼睛,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你以为是什么?”

赫连诺咳嗽地更厉害了,脸却红得像只大苹果。

都说男人最懂男人,夏征挑了挑眉,勾唇尖声道:“呦!赫连太子把媛儿的话想成了什么?不妨说出来让本公子听听。”

休想!

赫连诺瞪了瞪眼,立即拿着请帖逃也似的出门去了。若是当着及人的面说他想歪了,还不知道这个夏征怎么笑话他呢!

不知道是不是走得太急,赫连诺一出门迎头就撞上了端着茶壶的槐花。

“哎呀!”

一声尖叫,槐花手里的热茶顿时就泼到了赫连诺的身上。

不过幸好赫连诺也不是吃素的,手中墨玉骨扇刷得打开,一挡一挥,便将那热茶扫到了地上。

这一连串的动作做得行云流水,潇洒异常,槐花的眼睛都看直了。

赫连诺只道她是吓傻了,随手用墨玉骨扇拍了拍自己的衣摆,若无其事地道了声“无碍”便下楼走了。

高个子等在楼梯口,见到赫连诺下楼来便紧紧跟在后边走了。

望着早已看不到赫连诺身影的门口,槐花的眼睛还迷离在刚刚发生的情境里,一颗心都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

“他说无碍?哦,我都这样冲撞了他,他还那么大度地跟我说无碍,他一定是喜欢我!对,一定是,一定是喜欢我的!”

喃喃自语着,槐花紧紧抱着楼梯上的栏杆,望着门口一脸的陶醉。

林媛和夏征自然也注意到了外边发生的一切,只不过他们可不认为赫连诺刚刚那句“无碍”是对槐花有意思。

撇了撇嘴,夏征将视线重新聚焦在林媛的身上,眼里满是宠溺和疼惜。

他还记得林媛刚才在赫连诺面前说过的那番话,真是太得他的心了。

望着两人这含情脉脉的模样,苏天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嫌弃地咧着嘴,十分不客气地挥手打断了两人。

“喂喂!刚刚本公子可是费了好大的心思配合你们演戏的啊,你们可不能过河拆桥,得给本公子一些好处才行!”

“好!”

虽然对苏天睿打断了两人的卿卿我我十分不满,不过夏征还是痛快地答应了他,毕竟刚才的确有他的一份功劳,不然的话,赫连诺也不会那么轻易地同意拿出两千两银子了。

林媛也笑着抿了抿头发:“苏二公子刚刚表现极佳,若不是知道你对夏征十分了解,我还以为你们真的闹翻了脸呢!”

哪个男人不喜欢被女人夸赞?

听了林媛的话,苏天睿十分受用地抬了抬下巴,嘚瑟地来了一句:“那是!他一个眼神本公子就知道什么意思,他撅撅屁股,本公子就知道他今日是要拉稀还是要拉……”

“是不是找打!”

被夏征厉声喝止,苏天睿嘿嘿一笑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还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再也不瞎说了。

看着两人这打闹的样子,林媛一阵好笑。

不过她刚才还真的差点以为这两人是要翻脸的,但是,以她对苏天睿的了解,在夏征说出把请帖给赫连诺的话之后,这家伙居然真的消停了,本身就有些反常。

再结合之后苏天睿的表现,她也就笃定了两人其实就是在一唱一和地演戏罢了。

“不过话说回来,本公子助你挣了两千两银子呢,就算不把银子分给我一半,你也得给我点好处才行……”

啪!

苏天睿的话被迎面飞来的请帖打断,嘟嘟囔囔地将请帖从脸上扒下来,苏天睿嘿嘿一笑,在看到那上边写着的字是顿时惊了。

“天字第……天哪!怎么会这样!你给了一张假……”

怔怔地抬起头来,苏天睿惊诧地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夏征却是神秘一笑,挑眉勾唇:“放心,你这个,保证是真的!”

愣愣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真”请帖,苏天睿突然“嘿”地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冤大头!傻蛋冤大头!”

林媛好笑地掩了掩唇,更加期待比试之日的到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