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拿错了(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循声望去,便见到一个衣着异常华丽的贵公子,正在跟百姓评判区的位置跟苏家二公子争吵。

说是争吵,其实也只是苏天睿一个人在吵,那个衣着异常华丽的贵公子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只是挥着手里的墨玉骨扇,稳稳地坐在第一排的凳子上不动弹。

他不出面,自然有人出面。

这位贵公子面前站着两个怪人,一个高高的个子大大的身子,一个则正好相反,矮矮的小小的。

这两个人,高个子俯视,矮个子仰视,四只眼睛全都恶狠狠地瞪着苏天睿,弄得苏天睿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感觉到了这几人满满的恶意。

“你,你别以为有这两个怪人替你挡着,你就能为所欲为!那个位子是我的,你给我让开!”

看着眼前的高个子,苏天睿蓦地就想起了那天在洞天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景,他当时还以为撞鬼了,特别没出息地躲到了夏征的身后。

但是今日,明明已经知道这个高个子的真面目了,怎么他还是觉得瘆得慌?

特别是这个小矮子,明明比自己矮了一个头还多,可是为什么被他盯着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小命好像已经被他拿捏住了?

苏天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看了一眼正往这边投来目光的百姓们,强迫自己不落气势,愣是把腰杆子挺直了不少。

“赫连,你别以为你身份特殊,我就能让着你!我可跟你说,这个请帖可是本公子花了好多银子才得到的,你若是仗势欺人,本公子可就把你的身份公布出去,让你捞不到好处!”

苏天睿抬了抬下巴,点了点正往这边好奇看着的赵弘盛,勾唇低声道:“看见了吧?那边那个,就是当今二皇子,他当初可是最不主张跟你们西凉和亲的,若是让他知道你这个西凉太子悄没声儿地来了京城,肯定会大做文章!哼,该怎么做,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说完,苏天睿便双手环胸,扭过了头去,一脸地不屑。

高个子心实,不知道苏天睿说的话有什么危险,但是矮个子却是个通透人,当即便有些担忧地回头看向赫连诺。

赫连诺却根本没有将苏天睿放在眼里,手里的墨玉骨扇依旧不紧不慢地摇着,嘴角微微勾起,冷冷地笑了起来。

“苏二公子真是爱说笑,本太子提前来京城只是为了打个前站而已。至于为何没有第一时间就觐见贵国皇帝陛下,那是因为本太子一路舟车劳顿,再加上水土不服,生病了几天而已。怎么,本太子忧心会把病气过给贵国皇帝,也不对了?”

噗!

正暗自得意以为抓住了某太子把柄的苏天睿顿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什么什么?!生病了?这么勉强的借口也找得出来,这个赫连诺还要不要脸!

“你生病了?那你怎么不在客栈休息,跑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苏天睿一脸的嫌弃,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随意地摆着手道:“行了行了,本公子也不跟你废话了,你赶紧把这个地方让出来,你没看到大家都在看我们吗?丢不丢人!”

“咦?”

赫连诺手里的墨玉骨扇利索地合了起来,挑着眉好笑地看着苏天睿:“苏二公子觉得被别人看会丢人?不知道苏二公子觉得哪里不能让别人看呢?是不是觉得自己长得丑?或者是穿的很磕碜?”

磕碜?

苏天睿眨眨眼睛,虽然没有听过这个词,但是从赫连诺的神情里也知道,这个磕碜定然不是个好词。

当磕碜二字吐出口的时候,赫连诺自己也愣住了,这个词不是那个丑丫头的口头禅吗?

哎呀呀,真是的,像他这么帅气硬朗的男人,怎么能把一个丑丫头的口头禅挂在嘴上?不行,赶紧忘掉!

“你胡说八道,本公子怎么会长得丑?怎么会穿的磕碜?你这个鸠占鹊巢的家伙,赶紧从我的位子上滚开!”

眼看着比赛就要开始了,观众区的百姓们也都坐得差不多了,而百姓评判区的二十个人几乎已经坐好了,现在,就他们这里还在闹腾,苏天睿顿时就有些着急了。

苏天睿着急,赫连诺也不耐烦了,他花了两千两银子买来的请帖,刚坐下就有人过来说他做错了。

两千两银子啊,怎么会弄错呢?!

“到底是谁鸠占鹊巢,苏二公子心里很清楚!那天本公子从夏二公子手里买到这张请帖的时候,你也是在场的,我到底有没有坐错,难道你不知道?”

一说起夏征来,苏天睿顿时就被气笑了,嘿嘿着勾了勾唇:“对,我当时在场,所以我知道,你,坐,错,了!”

赫连诺眉头微微一蹙,眼睛也危险地眯了起来,眼角一道鱼尾纹若隐若现,若是了解他的人就会知道,这是赫连诺起了杀心的象征。

苏天睿不了解他,自然不知道,不过还是被他的眼神给骇得心里打了个突突。

他勉强镇定,将自己的请帖拿了出来,打开,越过挡在面前的高个子和矮个子,冲着赫连诺使劲晃悠,嘴里还一个劲儿地重复着:“看看,天字第一号,我的请帖上写得清清楚楚的!你才错了,你才错了!”

赫连诺眼神好得很,虽然不见他的头扭过来,不过眼角余光却是看到了苏天睿手里的请帖,上面的确写着天字第一号五个字。

不过,苏天睿拿着的这张请帖上还是有跟自己不一样的地方的,一股异样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到底谁的才是假的?难道自己的请帖真的是假的?

赫连诺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夏征似笑非笑的俊脸,只觉得心里突然忐忑地跳了跳。

莫非,真的被那个黑心的家伙给骗了?

正想着,某个黑心的家伙便笑盈盈地走了过来,还未近到跟前儿,便听到了他欠揍的话:“哎呦!赫连公子今儿真是好兴致啊,居然真的来参加比赛了,只是,你这一张请帖居然带了三个人进来,有些说不过去啊!”

赫连诺抬起眼皮撩了他一眼,挥挥手让高个子和矮个子站去了一边。

而后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夏征,勾唇低笑道:“夏二公子来的正好,请你给我解释一下吧,这请帖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两张一模一样的请帖的?”

问这句话的时候,赫连诺心里已经有了个大致的想法,只是希望这个夏征能看在那两千两银子的份上给他给交待。

却不想,他还是低估了夏征厚脸皮的程度。

夏征探头看了看被矮个子拿在手里的请帖,突然拍了自己的额头一把,十分懊恼地说道:“哎呦哎呦,瞧我这记性!”

一看他这个样子,赫连诺的心里就有些七上八下了,什么意思?记性差拿错了?

果然,夏征十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虽然连声说着对不住,但是他的眼眸里却是半分抱歉的意思都没有。

“真是对不住啊,赫连公子,那天你一下子拿出来了两千两银子,让我激动地有些头脑发热,一着急把请帖拿错了。其实吧,苏公子的请帖才是这个位置,您的请帖是十号,不是一号!”

十号?

赫连诺脸色一沉,将请帖从矮个子手里抢过来,指着上面的天字第一号几个字给他看:“你说十号就十号?你自己睁大眼睛看看,这是十吗?这写的明明是一,一!”

夏征挑了挑眉头,凑过去看了看,十分认同地点头:“对,就是一。”

本以为这家伙会狡辩,赫连诺甚至都做好了跟他对峙的准备,谁知道,他居然这么痛快地承认了,竟让他一时没了话。

“不过呢……”

夏征嘿嘿一笑,握住苏天睿拿着请帖的手,指着上边的字道:“赫连公子请看这里,天字第一号,这个一,才是真正的一。哦不对,或许我应该说壹才对。”

修长的手指在“第壹号”上点了点,夏征笑得人畜无害,一口白白的牙甚至还反着冬日里的阳光,看得赫连诺真想一拳头挥上去把他的牙都给打掉!

他就知道,以这家伙的坑性怎么会为了两千两银子跟自己的兄弟反目?敢情是在这里等着他啊!

但是,即便一和壹不同,但是赫连诺还是据理力争,自己的一虽然只是个一划,但是也是个一不是个十啊!

“夏二公子你这话就有些牵强了,不管他那个什么样子,反正我这个还是一,不是十!”

“不不,就是十!”

不等赫连诺说完,夏征已经摆着手摇着头纠正了他:“赫连公子真是不好意思,那天我事忙,手指上不小心沾了点别的东西,所以,你这个十也就不小心成了一。”

一边说着,夏征还将自己的手指头伸进嘴巴里沾了沾,然后举着满是口水的手指头伸到赫连诺面前,连声笑道:“来来来,让我把十还给你,来来来!”

赫连诺是什么人?那可是从小养尊处优长大的人,还是对待万事追求精致卓越的完美男人,怎会容忍旁人举着口水在自己面前乱挥?

“你,你起开!你这个肮脏的臭男人!”

连声说着,赫连诺胡乱地用手里的请帖和墨玉骨扇挥打着快要靠近自己的夏征的脏手指头,穿着镶有黑珍珠靴子的脚也连连地往后退着,差点就撞到了凳子上跌个大跤!

见他如此,夏征和苏天睿纷纷不厚道地笑了起来,谣言果不欺我,这个赫连诺就是个有洁癖的傻蛋!

感觉手指头上的口水有些干了,夏征又故意将手指头往自己的嘴巴里沾了沾,还十分恶心人的伸了伸长舌头,看得赫连诺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胃里也开始不停地翻滚起来。

“你,你走开,走开!快,拦住他,拦住他!”

一手捂着嘴,一手拿着墨玉骨扇指挥着高个子和矮个子拦住夏征,赫连诺手里的请帖早已被他丢到了地上。

夏征眼疾手快,趁那两个身高反差极大的怪家伙凑过来之前,就已经抢到了请帖。

“赫连公子,你瞧着啊,我这就把十还给你!”

挥着请帖给赫连诺看了看,夏征便用自己沾了口水的手指头在“一”的位置上一抹。

几人都瞪大了眼睛,果然看到“一”字受潮之后便慢慢出现了一竖,正好跟一合成了一个“十”字!

这,这就是其中的玄妙?

赫连诺瞪大了眼睛,再也不觉得恶心了,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那张请帖上恢复如常的十字,惊得张大了嘴巴。

原来是这个东西!

据说很久以前有位不世高人研究了一种墨,用此墨写字,干透之后字迹消失,等到遇水之后字迹再次出现!

本以为这东西已经随着这位高人的逝世而绝世了,没想到真的有人拿到了这墨。

大雍,果然是个人才济济的地方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